天使阅读网
又是一个和往常无异的夜晚(一)
发布时间:2014-08-13 11:49:07
浏览:1914次

是的。我曾经是风尘女。可是我和你们一样,也有对爱的盼望,也有幻想。我也需要从容安静,充满小小幸福的一个家。是什么剥夺了我的权利?是什么让我失去被爱的资格?

   我叫游游,只适合在暗夜出没的幽灵。灯光迷离摇曳,我带着一张妖冶颓废的面容穿梭在男人的欲望边沿。奢靡跳跃的霓虹闪现着一张张盼望发泄的脸,我媚笑着尽可能的获取最大的利益。没有灵魂的躯壳疲倦徒劳地探寻着抚慰,而我却在机械的麻木中,领悟着或厚或薄的钞票带给我的快感。

   又是一个和往常无异的夜晚,又将是一个混合着各种体味发泄的欲望之夜。我碰到了子路。他和别的男人一样,有着一双因欲望而充血的眼睛,一样的需要用刹那的麻醉填补空虚和寂寞。

   可是命运,就是这般的弄人,在看见他的那一刻,一种久违的心动在我体内蓬勃着。他似乎就是我一直在等候的那个人,传说中的爱神没有理由毫无预兆奇迹般的眷顾了我。我感觉不到他是我的客人,在彼此爱抚激情四射时,我想像着他就是我的爱人。

   没有金钱和欲望的交易。我们肌肤相亲我们耳鬓厮磨。子路无比畅快的拥抱着我,双目含情凝望,他已经感应到了我的深情和投入。我们就象在深海自由呼吸的鱼,在情欲的欢快潮流里沉浸倘佯着。

    逐渐的,弥漫着欲望和金钱的暗夜里,再也看不到我妖娆的蛊惑。一名叫游游的女子,遁迹与世了。


   我已经习惯了天天黄昏,站在客厅的门口听着子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也已经习惯了天天夜晚,在子路暖和的怀抱里进入梦乡。我乐意为他做任何事,我乐意为他转变我自己。

   有一天,我们还沉浸在激情过后的缠绵缱绻时,子路吻着我的眼睛,轻柔的说:“游游,对不起。”我笑了,说:“子路,全世界就你自己对我这么好。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呢?”“游游,我有老婆了,我已经结婚了。”

   刹那间心里象插入了一根刺,我愣住了。片刻的沉默,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他递给我一支烟,我大口的吞咽着。身体仿肆有种被飞快抽空般的荒凉,却不曾对他有恨意,也没有一丝冤屈。我从来没有问起过他的私事,他完全可以不用向我坦率。我虽然很盼望能象普通人那样和他组成一个暖和的家,但我一直都知道这是奢求,我只要能得到他的心就已经满足了,我只要我们能快乐的在一起。

   我转过头,炙热的探寻他的唇,热烈的吻着他。“游游,我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你了,所以我不想瞒着你。你给我时间,我会离婚的。你什么也别做了,我养着你。”

   我知道子路没有钱,他还要供养他的父母和老婆。我拿出自己做小姐的全部积蓄,为我们共同的家付了首期房款,余下的钱子路拿去和他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而我开始一心一意的当起全职太太,专心经营着我们的生活,等候着他完成离婚的承诺。

   汽车修理厂慢慢走上轨道,生意也逐渐有声有色起来,子路以生意忙为理由,夜不归宿的频率也越来越多了,他离婚的话题从那以后一直也没有再提起。而我,由最初的甜蜜等候兑变成了怨妇似的自怜,我开始和以前的姐妹联络,陪她们搓麻将喝酒唱歌来打发自己守空房的日子。


   4月1日愚人节,我会永久记住这个日子,一道轻触就会灼疼的疤痕,一张自己编织的千疮百孔的情网,一幕自我沉醉的独角戏。不是愚人节的玩笑,我却很不幸当选为节日的主角。

   早上9点,我睁开眼睛,机械般的洗刷穿衣装扮,开始我无聊而繁忙的一天。昨天和姐妹约好,先去医院看望因阑尾炎住院的胖妞,然后再去



下一页
本文共 5 页,第  [1]  [2]  [3]  [4]  [5]  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5/5
上一篇我是多么的爱你
下一篇满屋子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