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阅读网
低头诱惑你一生
发布时间:2019-03-23 15:47:06
浏览:31次

范泽喜爱叫女人亲爱的。一叫亲爱的,他就觉得无比亲近。

  其实亲爱的对范泽而言就是一个代名词,和哎一样,比如在单位里上班,他会和同事说亲爱的,当然,只和女同事。

  所以,他第一次见到姜姜时,没说几句话,他就张嘴说:“亲爱的,麻烦你把胡椒粉递给我。”

  姜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是来相亲,范泽请姜姜吃牛排。两个人面对面,范泽爱开玩笑,并不拿相亲当回事。相什么亲啊,什么年代了,何况,他并不想结婚,才二十五,结什么婚。发了昏的人才会结婚。

  他没有想到姜姜会脸红,因为现在哪还有会脸红的女孩子啊。

  可姜姜的确是脸红了,并且小声说:“谁是你亲爱的啊。”范泽不好意思地说:“口头语,我们公司,亲爱的比较泛滥,你别在意啊,我们天天挂在嘴边上,和说‘你好’一个意思,嘿嘿。”

  那天范泽原本只想吃一顿饭就解散,可看到对面的女子红了脸,并且哧哧地笑着,他突然来了兴致。吃完牛排,他又提议看一场电影,看完电影,他又提议去喝一杯咖啡。到最后散了时,他叫了姜姜的名字,“姜姜”,他说,“嗯,好名字。”

  姜姜一直低着头,羞涩地低着头,范泽更感觉到美。原来,低头的女子这样美啊!他离她很近,问她:“你是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啊?”

  “没,”姜姜说,“我没。”

  “我没”两个字格外生动,范泽心跳加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拉着风箱,呼啦呼啦的。姜姜并不是长得多好看的女孩子,顶多中人之姿,穿着也不时尚,素色的连衣裙,一双半高跟鞋,头发是自然黑,没有染任何颜色。范泽突然觉得姜姜特别生动,似一朵初开的莲花,动人、漂亮。他腻了玻璃幕墙中那些太过时尚的女子,突然碰到这素颜女子时,范泽觉得特别地不一样。

  那天他留了电话给姜姜,并且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姜姜还是低着头,小声问:“真的吗?”

  连这声“真的吗”都如此好听,范泽点着头,“真的,真的,你放心吧。”

  在分手的时候,范泽说:“亲爱的,再见啦。”

  这次,姜姜提出了异议。她说:“范泽,你不能叫我亲爱的,因为,我们之间不是恋人。我想,你还是叫我姜姜吧。”

  范泽怔了怔,他想,这个女孩子,到底是有些不同的。

  他叫过很多女孩子亲爱的,她们都很雀跃,然后也回叫他亲爱的。喝多了时,她们坐在他的大腿上,背一些热烈的情诗,然后喝交杯酒,什么事情她们都干得出来。去年情人节,他们一帮人喝醉了,男男女女七八个人,倒在一间屋子里就睡了。

  范泽觉得自己活得很自由,可这自由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却让他厌倦,到底是什么呢?他努力地想,终于清楚了,原来,他没有爱情

  是的,他没有爱情

  有了爱情的人应当是什么样的?至少应当是魂不守舍的,像他现在的样子。他现在,坐在窗前,给姜姜发着短信: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这样的短信特别煽情了,范泽想,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而且,他不再随意地和那些女孩子们叫亲爱的了。太俗了,真俗,他想。

  他开始叫她们的名字,那些女孩子说:“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

  他这是怎么了?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发觉自己真是瘦了,从前的裤子,竟然挪了一个扣眼。三天看不到姜姜,就觉得心里失落,而看到了,却又不知说什么。

  姜姜还是爱低头,爱羞笑,爱脸红。

  他拉着她的手,问:“你一直这么爱脸红啊?”

  她就“啊”一声,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摸他的脸,“范泽,你长得忒好看。”这个“忒”字无比生动。两个人在小面馆中,你吃一口我吃一口,格外纠结。范泽说爱吃面,姜姜就四处去找山西面馆,终于找了一家口感最好的,于是,她带他来吃。

  后来,她学会了做面,拉面、削面。围着碎花裙子,她如贤妇,那样贤良,低眉顺眼。他终于清楚喜爱她什么了:她有一种中国女子最古典的东西,是那种外柔内刚,如花木兰,虽然不语,但却可以四两拨千斤。

  他开始叫她的名字:“姜姜,姜姜。”叫的时候,还得让她答应。于是,她答应着:“哎。”声音清脆好听。

  他们是熟悉十个月结的婚。

  姜姜问是不是太仓促了,可他说:“不,哪里呢?我早就想有一个这样的妻子呢,进了门,有热的茶,有一张笑脸,我想这就是生活吧。”

  婚礼办得热闹,朋友全来了。看姜姜不如她们好看,那些女孩子说:“哼,好汉没好妻。”一副妒忌的嘴脸。和那帮女孩子比起来,她的确是中人之姿,可范泽知道,姜姜无疑是最适合做自己妻子的。

  新婚夜,姜姜问:“范泽,为什么会选择我?”

  范泽笑了笑说:“因为你是个认真的女孩子,我和别的女孩子叫亲爱的,没有人脸红,而你,脸红了。”

  姜姜的手绕过范泽的手,两个人的手扣在一起。“亲爱的,从此,你不能和别人叫亲爱的,你只能和我叫亲爱的,而且,得天天叫。”

  范泽刮了一下姜姜的鼻子:“你变得可真快。”

  那是,姜姜满意地说:“现在,你归我接管了,你叫亲爱的吧,现在就叫。”

  “亲爱的,亲爱的……”范泽叫了很多声。

  姜姜翻身抱住他,然后拱在他怀里说:“亲爱的,我要让你叫一辈子。”

  范泽对姜姜的倦怠是从结婚后半年开始的。

  她仍旧羞涩地笑,仍旧不好意思开口说话,仍旧喜爱低头。范泽后来习惯了,终于觉得有些小家子气。

  是小家子气,对,就是小家子气。

  哪像公司那些女孩子,能干,雷厉风行,而且,个个火辣得很。姜姜在保险公司上班,业务实在一般,每个月拿一千多块钱,和范泽比起来,她的那点薪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不过她花得也少,大部分钱全让范泽花掉了,请客吃饭买范思哲。他只穿范思哲,男人不穿范思哲能叫有品位的男人吗?

  只是这亲爱的他越叫越少,开始是有激情的,后来,他叫,姜姜,姜姜,再后来,他连名带姓,柳姜姜。                      
天使阅读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低头诱惑你一生


上一篇信仰的力量
下一篇他便悄悄喜欢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