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故事

TOP

贵州女人,凶
2018-01-06 16:15:06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一
  
  王诗君,名字象诗样勒,就是人歪哦点。
  
  王诗君是哪个?
  
  是我朋友,我的好兄弟,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喝酒、一起逗姑娘。
  
  这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我有个女朋友,发短信逗来勒,讲来还别不相信,有次喝醉哦拉起旁边的朋友就非要拉介绍个姑娘给我,于是拉给我电话号码还说给啊女勒讲一声,但是第二天我就忘却哦,直到几天后她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是谁,于是忽悠了一个月后她就成了我女朋友。
  
  我女朋友读艺校,是个好姑娘,家不是贵阳的,关键是很会做菜和做家务,我喜爱。
  
  但是我有了婆娘不能让兄弟空起,于是我就喊我婆娘给王诗君也介绍一个,我婆娘不敢和我罗嗦就答应哦,于是把她的同学介绍给拉,名字叫邓颜。
  
  邓颜是个哪姑娘勒?
  
  长的还是漂亮,身材不算很瘦但是也挺匀称,家也不是贵阳勒,王诗君这丝儿一见面就中毒哦。
  
  啊是在酒吧头,我们不喜爱太闹的地方,酒吧我们常去。
  
  我家婆娘拉起邓颜就开始介绍。
  
  “王哥,这是我同学,叫邓颜!”
  
  结果半天王诗君一点反应都没的,我一看黑老子一跳,拉眼睛直勾勾的盯到人家邓颜的胸部。
  
  我一耳巴给王甩起克“小丝儿,你憨哦拉,盯到人家看哪样?就算人家大一点也不能一直盯到哈!”
  
  结果王诗君转过头来一句话把老子们全部笑爬哦!
  
  拉说“罗哥,我一发誓好想吃火车站啊家已经关门哦勒狗不理包子哦!”
  
  结果我们是在笑,邓颜就直接红起脸不敢讲话,后来回家哦我婆娘就和我吵架,我说“你闹哪JB,又没搞哪,成年人开放点有哪嘛!”
  
  结果我几个星期都没得到动我家婆娘,把我憋老火哦。
  
  王诗君勒,啊天骗到人家邓颜的电话后就经常骚扰人家,大半夜勒发短信,搞得邓颜这段时间一直都睡不好,所以邓颜给我打电话哦。
  
  “罗哥,你喊你啊个朋友不要晚上给我发短信嘛!”
  
  “为哪勒?”
  
  “我睡不好觉!”
  
  “哦!我会给拉讲勒,不过你觉得王诗君这人怎么样嘛?”
  
  “哎呀,你记得给拉讲一声哈,我挂哦!”
  
  姑娘就是怪,话也没讲完就挂电话,于是我又给王打电话。
  
  “喂!王诗君啊,邓颜喊你不要一天晚上发短信骚扰人家!”
  
  “啊?着哦!拉肯定有点烦我哦!”
  
  “你晓得就好,今天晚上出来喝2杯!不要老是骚扰人家哦哈!”
  
  “我觉得我仿佛真勒喜爱这邓颜哦勒!”
  
  “滚,啊天你和老子出克玩勒时候不是也在逗另外一个姑娘咯嘛!啊时候你不想人家邓颜哦拉!”
  
  “没的,感觉不一样!”
  
  “日!就这样,挂哦!”
  
  结果晚上也没喝成酒,因为王诗君硬拉到我跑到人家邓颜的寝室楼下克哦。
  
  王诗君勒思维不正常,我就是从啊时候开始感觉勒,因为拉在人家寝室楼下大声完勒喊“邓颜,我喜爱你!我真勒喜爱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如出一辙勒话拉喊哦半个小时,好多姑娘从窗子伸出头来看,我怕我家婆娘也在其中给拉丢脸,于是我躲到黑点的墙角克哦。
  
  没一会,几个男勒走过来就问“不要喊哦,鬼喊哪?”
  
  王诗君看都没看人家一眼,直接丢出一句话“我又没喊你,你管拉!”
  
  结果啊男勒直接冲上来一脚给拉射起克,我正想上克帮助就着一版砖敲到头上,痛的老子眼泪鼻子跟到滚,这时候才听明白打王诗君啊男勒一边打一边吼“是勒,你喊不关我勒事,但是邓颜是我家婆娘!!!!!”
  
  后来我家婆娘来哦才把这几个象疯狗样勒男勒拉到,我们才得救,到是不老火,就是痛哦几个星期。
  
  后来王诗君难过完勒天天跑起克乱逗姑娘,着打勒事情我们又克哦学校吊哦几次打我们啊几个男勒单线,后来我们又着打哦二次才再也没克哦。
  
  邓颜有哦老公勒事情后来婆娘才给我说,我气得只想给拉几嘴巴,后来我反而着哦几嘴巴就老实哦。
  
  但是王诗君这丝儿一直没放弃,这也是我钦佩拉勒一点,拉乱逗姑娘一段时间一个也没逗到以后,就又开始给邓颜发短信哦,不过不是晚上发,变成大清早哦,就象天气预告样勒,天天都是问候短信,一天一条,不多也不少。
  
  一个月平平淡淡过哦,但是刚好一个月的时候王诗君听到个好消息,邓颜又单身哦。
  
  啊天王诗君把去年拉爹给拉买勒金项链卖哦,然后直接邀请我家婆娘拉们7、8个同学去KTV唱歌,我感觉这丝儿真是下哦血本哦。
  
  不过好勒是,拉们都来哦。
  
  晚上玩的疯,拉们要整“吸星大法”,我家婆娘死活不准我玩我就只好唱歌,但是我看到王诗君眯笑眯笑勒往邓颜旁边挤我就想笑,后来邓颜直接来个上厕所就尿遁哦,搞的江旁边立马变成个恐龙,啊时候王诗君的脸都白哦。
  
  万籁俱寂,个个都喝高哦,我和王诗君送我婆娘拉们回学校,这时候我们想不到勒事情发生哦。
  
  邓颜拉到王诗君忽然冒一句“如果你还喜爱我,我就给你机会追我!”
  
  我一听就笑哦,这分明是答应王诗君哦嘛,但是王诗君后面一句话直接让我休克,拉说“那你和我上床不?”
  
  结果一耳巴把这丝儿酒都甩醒哦,但是说出克勒话泼出克勒水,邓颜冲起气拉起我家婆娘直接冲回寝室哦,原本我还想和我将婆娘开房勒……
  
  后来几天以后我见到王诗君还以为见到拉家叔叔哦,啊丝儿胡子吧渣、两眼无神勒看到我,啊时候我才感觉王诗君怕是真的有点喜爱邓颜哦。
  
  不过只要功夫深、铁棒摩成绣花针,王诗君又开始发信息哦,不过这时候他也在保险公司有了一份还可以勒工作,于是发短信就变成时不时还送点鲜花,当然,是叫人送克勒,拉和我对艺校有阴影哦。
  
  二
  
  11月18号,对于别人来说又是生命中糜烂勒一天,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大事情,因为我家姐今天终于结婚哦,嫁出克是好事,特别是越凶勒姑娘越早嫁出克。
  
  于是和姐夫干扯哦半天才把背我家姐下楼的佣金闹成1800元,所以天天都很开心。
  
  一个人开心不如和兄弟开心,所以我打电话给王诗君。
  
  “喂~,我家姐要结婚哦勒,到时候来家头闹哈,帮我送我家姐出门哈!”
  
  “日,你家姐姐结婚关我哪事?”
  
  “我家姐夫给我1800勒!”
  
  “给你又不是给我,你求我嘛,求我我就来!”
  
  老子一听气的差点把电话砸哦,但想哦哈划不着,于是脑筋一转。
  
  “反正随便你嘛,啊天我家婆娘和邓颜都要过来!”
  
  `````````几秒以后````````
  
  “罗哥哥!``恩```(呻吟)``我来帮你打杂嘛,拖地吹气球绑花车,你一句话,我当牛当马!”
  
  “日!!狗日勒,滚!”
  
  结婚前一天晚上,王诗君果然死皮赖脸勒来哦。
  
  我一直觉得姑娘呕气是很厉害勒,确实如此!邓颜看到王诗君还哼哦一声,然后就不张拉哦,这时候我感觉王诗君又要胡子吧渣哦……
  
  早上,我家姐夫和拉众兄弟冲起上来哦,老子大喊一声“护驾!”
  
  于是金革铁马、毫气冲天,结果我转头一看,当时就晕哦,冲上克抵门勒就我和王诗君两个……
  
  姐夫勒兄弟土的很,人又多,一二三一二三勒撞哦!
  
  但是,我和王诗君不丢嘴,直接虚都不得虚。
  
  现在的防盗门质量这么好,又是锁起勒,你们撞开老子跟你们姓!
  
  但是后来我发觉我错哦,门是没事,旁边勒砖开始一块一块勒落,我家姑妈当时就黑到哦,喊“快开门,快开门”
  
  但是这样不符合我和王诗君勒个性嘛!于是我对到门大吼“不要闹哦,你做一件事情我就开门!”
  
  门口闹哄哄勒问“哪事!~”
  
  我接到讲“姐夫,你唱首歌求哈我就开门!”
  
  然后我姐夫就开始唱哦“农民家的娃娃早当家勒!哦哦~~~你家姐姐我来娶勒!哦哦!”
  
  王诗君直接一把把我拖开!一边喊“这是哪JB歌哦!杀伤力太强哦!”一边拉锁拉个不停,结果门就开哦。
  
  哎,想不到王诗君这丝儿这么怕噪音勒。
  
  晚上,在酒店吃酒,反正我开心,然后喝多哦,出酒店门勒时候我还隐约记得我家姐喊我晚上克拉家帮哈忙,免得姐夫勒朋友闹洞房闹的太凶。
  
  于是我又在酒店楼下大喊哦一声“护驾”之后,就完全没反应哦,直接喝多休克哦。
  
  后来我听说,啊天又发生点插曲,我有个战友叫刘飞,拉当时也看中邓颜哦,结果加上酒精反应把邓颜强亲哦一口,但是邓颜仿佛也对刘飞有点好感,竟然没发脾气。
  
  所以那天王诗君背我回家勒时候是一边哭一边背勒,搞的路上勒人还以为我是死哦么是哪,总而言之,一个哭起勒男人背起一个动都不得动勒男人在街上走,很诡异……
  
  但是王诗君勒毅力让许多人汗颜,拉勒短信一直在继续。
  
  过了一段时间,我家婆娘拉们要克外地演出,我好拉好好缠绵哦哈,送拉们上哦火车。
  
  晚上没婆娘在,我和王诗君又跑到酒吧克哦,这时候我才觉得王诗君这关是看韩国爱情电影看多哦,讲勒东西都怕人。
  
  “罗哥,我觉得拉就是我勒天使,欲罢不能勒!”
  
  “冷静……”
  
  “反正我这辈子就是爱上拉哦,命中注定勒!”
  
  “淡定……”
  
  “如果没有拉我都不晓得我杂办……”
  
  “低调……”
  
  “哎,问地球爱是何物,只教老子生死相许”
  
  “好,你赢哦!不要闹哦,老子喝不下酒哦``求你!”
  
  后来我把哭哦,不晓得为哪。
  
  但是这现实社会和小说还是有差距勒,我家婆娘回来勒时候就带上一个重磅炸弹,我家婆娘给我和王诗君说“邓颜在啊边演出勒时候熟悉一个男生,听说原来就是同学,当天就在一起哦,后来晚上都没回来,听说是和啊男勒开房克哦!”
  
  于是我和王诗君当天又克哦酒吧。
  
  “罗哥,为哪这样勒?我是不是长的很丑?为哪邓颜就是不喜爱我勒?”
  
  “没的没的,可能啊男勒和拉青梅竹马嘛,没结婚你还是有机会勒!”
  
  “但是我难受完勒,从来没得这种感觉过!”
  
  “哎……我也不晓得杂讲!”
  
  晚上,这丝儿喝醉哦,吵起要克找邓颜,我死活不同意,硬是把拉龟儿拖回家哦,艺校啊地方克得啊?老子们有仇人咯嘛。
  
  回家之后都凌晨三点哦,我就在想,邓颜这姑娘看到好玩勒,但是好多事情杂之样勒,想到想到我就睡着哦。
  
  第二天模模糊糊勒听到电话响哦,于是接。
  
  “喂,哪个?”
  
  “我,你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哦哦!宝贝啊!哪事情?”
  
  “我同学喊我们过两天克惠水,拉说请我们吃马肉!”
  
  “恩?好嘛,为哪忽然喊我们克勒?”
  
  “拉过生日!”
  
  “恩,好嘛!那们今天晚上见面勒时候再说嘛!”
  
  我家婆娘这同学我和王诗君见过几次,虽然是个姑娘但是人梗直完勒,所以和我和王诗君关系都还不错,所以也喊王诗君也跟到克。
  
  但是喊克勒啊天我工作上有事只有第二天才能下克,所以我和我婆娘都多呆哦一天,王诗君这丝儿就先屁颠屁颠勒克哦。
  
  等到我和我家婆娘到哦惠水看到王诗君勒时候黑哦老子一跳,因为这丝儿旁边还有个姑娘把拉牵起。
  
  后来我才晓得一天勒时间太漫长哦,漫长到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三
  
  后来经过我家婆娘同学勒叙述,这一天是这样勒。
  
  王诗君屁颠屁颠的下哦惠水,当然是我婆娘勒同学迎接咯,于是理所当然勒布置好饭局,连带晚上消遣。
  
  我家婆娘这同学叫遥遥,遥遥是惠水一歌舞团的演员,老爹老妈都很开放,据打听,他老爹原来在惠水还算个人物,至于这人物嘛我想也是打架混出来的,年轻总会犯错嘛。
  
  遥遥请王诗君吃饭,原本相安无事,最多听王哥倒倒苦水,讲哈邓颜如何如何损害拉也就皆大欢喜哦,但是遥遥鬼使神差的把她们歌舞团的同事喊起来哦。
  
  说实话,遥遥这姑娘原本就长的漂亮,惠水出这么个美女估量和山好水好也有点关系,但是事实上美女身边是恐龙这一说法没哪现实依据,因为遥遥叫来的同事里面有个叫欧阳佳佳勒,也长的秀气,总之是王诗君喜爱勒类型。
  
  所以干柴和烈火一碰到,结果大家都晓得咯。
  
  吃饭勒时候,王诗君有点深沉,原因是邓颜。
  
  但是欧阳佳佳一看勒就着哦,原本王诗君长的也还可以,眼神又碰到特别情形有点愁闷,总之给欧阳佳佳勒感觉就是特有深度、特成熟、特沉稳又仿佛经历过大风大浪勒啊种男人。
  
  于是欧阳佳佳勒就老是敬王诗君勒酒,而王诗君勒原本心头就梗完勒,有美女找拉喝酒当然是乐意奉陪,于是吃饭就喝哦个半高。
  
  下一场,惠水勒酒吧,继续喝。
  
  据遥遥亲口所述,拉看到欧阳佳佳和王诗君一直在喝,然后拉上哦个厕所回来就看到这二个人已经抱起哦,拉又出克接哦个朋友回来就看到这二个人已经开始口水滴答勒舌吻哦,拉再克买哦单回来看到王诗君已经抱到欧阳佳佳舌吻勒同时手已经抓到人家屁股上哦。
  
  导致遥遥在给我们叙述事情经过勒同时,还感叹这中国勒开放程度已经超越许多弱小国家,还有隐隐超越美国勒趋向。
  
  所以王诗君晚上自然没的一个人抱起枕头哭,拉在抱起欧阳佳佳笑,还时不时哼出两句“噢``噢!”
  
  时间又拉到我见到有姑娘牵起王诗君手勒时候。
  
  “王哥!这……这是哪个?”
  
  “哦!这是欧阳佳佳,我家婆娘!”
  
  “天!你速度确实快……”
  
  于是重复昨天勒迎接活动,还是吃饭然后酒吧。
  
  在酒吧头,我拉起王诗君就问:“你这丝儿又克整哦个良家妇女嘛!”
  
  “没的,罗哥,这姑娘开放的很,比我还凶勒!”
  
  “滚你家屋头,得哦姑娘还卖乖?你不要邓颜哦拉?”
  
  “哎……”
  
  “叹你家妈,问你是不是放弃邓颜哦?”
  
  接到王诗君闷哦半天冒句话我就吐哦,不晓得是喝酒勒原因还是拉说勒东西太恶心。
  
  拉说“罗哥,你应当晓得,我难得喜爱个姑娘勒,邓颜就是我心头上勒毒瘤,搞不掉哦,哎……人在刘营心在汉啊!”
  
  “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噢……哇~”我纠正完拉勒用词就吐哦。
  
  吐哦再接到喝,晚上我又喝高哦,王诗君勒还算有点义气,拉没的跑克陪啊个欧阳佳佳,而是和我睡在遥遥家勒客房哦,晚上我觉得哪东西味道好奇怪,结果第二天才晓得这房间是遥遥家叔叔睡勒,拉家叔叔睡觉有流梦口水勒习惯,我吻到啊怪怪勒味道就是拉家叔叔口水勒味道,结果第二天我和王诗君都没吃得下饭……
  
  在惠水勒日子对于王诗君来说是快乐勒,因为有姑娘陪拉,但是快乐勒时间向来短暂,所以我们回贵阳哦,总是要上班勒嘛。
  
  回哦贵阳我和王诗君一个星期没见,因为我们公司要搞个哪市场营销计划,把老子折腾惨哦,但是当我再看到王诗君勒时候我觉得拉比我还惨,因为拉又胡子吧渣、两眼无神外加背都是弯勒哦,于是我就关心完勒问拉:“星期一你在搞哪?”
  
  “想邓颜,和欧阳佳佳发信息!”
  
  “星期二拉?”
  
  “想邓颜,和欧阳佳佳发信息!”
  
  “后面几天拉?”
  
  “想邓颜,和欧阳佳佳发信息!”
  
  “现在拉?”
  
  “想邓颜,和罗哥吹牛批!”
  
  “滚你家妈,你克死!”
  
  我觉得危机勒时刻来哦,王诗君之样下克也不是方法,但是这种事情找拉老爹老妈又不现实,只有兄弟些帮哈忙,但是人家邓颜现在还和个男勒谈起恋爱勒,王诗君勒金锄头碰到邓颜就生锈哦,又挖不动,杂整?
  
  为这事,我头疼的在床上滚,我家婆娘关心勒问我搞哪?我说“想上你哦”,结果拉几窝脚踢的老子连想上拉勒爱好都没的哦……
  
  几天以后,到哦兄弟集合时间,我们关系好勒几个说轮到请客,今天到中建公司勒啊丝儿,于是吃哦饭之后我们在KTV唱歌!
  
  “她象个天仙,她太美了,我那么一般,老子开不了口,路是鬼走勒,我还闹什么……”
  
  王诗君这丝儿中毒是越来越深哦,陈小春勒一首《我没哪种命》着拉唱得象鬼叫,一晚上唱哦几十遍,但是兄弟些看拉可怜也就没跟拉抢麦克风。
  
  后来拉终于唱的喉咙没声音哦,我就陪拉喝酒帮拉顺气,忽然他拉到老子勒手深情勒说:“哎……罗哥,你要是邓颜就好哦!”
  
  于是啊天晚上我真勒丢拉勒嘴哦,所以逼我家婆娘打电话给邓颜喊拉过来,我家婆娘在我淫威之下屈从哦。
  
  但是大家都没想到邓颜是来哦,还把拉家老公牵起来哦……
  
  王诗君之丝儿酒喝多哦勒,我想到我婆娘勒同学勒老公是打不得勒,于是紧张完勒看到王诗君,一直在拉耳朵边轻轻给拉讲“丝儿,我们这么大哦,不要打架哦,啊年代该过哦冷静点!”
  
  哪晓得王诗君一把把我推到沙发上,提起一瓶酒就过克哦。
  
  我想着哦着哦,王诗君这丝儿是个飞机脑阔,一上航线就不会转弯勒,想拉住他又着桌子挡到冲不过克,兄弟些勒要么已经喝睡着哦,要么在啊点对起麦克风鬼吼也没留意到,我心都凉完哦。
  
  阿甘正传里面有句话,我终于领悟拉勒含义。
  
  “人生就象巧克力,你永久不知道下一颗将是什么?”
  
  果然,王诗君走到邓颜家男勒面前,提起酒瓶,我家婆娘在旁边都着黑到哦,结果拉一大句话吼出来:“哥子,你比我幸福,邓颜喜爱你,你好好勒对拉!不要损害拉,喝一杯!”
  
  结果邓颜家男勒莫名其妙勒提起酒和拉喝哦一口,接到王诗君又说:“邓颜真勒是个好姑娘,人又漂亮……又温柔,又乖……”结果说到说到就扑到人家邓颜男人勒身上哭起来哦,我分明感觉邓颜在拉男勒旁边厌烦勒看哦王诗君一眼,我想到完哦完哦,唯一勒印象分都没的哦。
  
  我过克把这哭的象婆娘死哦男人样勒王诗君拉到,看到拉可怜西西勒,所以很同情勒给拉狠狠甩过克一嘴巴。
  
  四
  
  第二天王诗君给我打哦个电话,扯东扯西勒最后给我冒句“不好意思哈,兄弟!”哎……这丝儿哦,忽然想起在学校勒时候老子发哮喘要死不活勒时候这丝儿跑起克给老子拿药勒事情,忽然觉得邓颜这姑娘太恶哦。
  
  后来王诗君继续想邓颜,给欧阳佳佳发短信,但是没得再和欧阳佳佳见面,估量是拉和我想勒一样,欧阳佳佳这姑娘老火的很,找周末情人啊种类型勒,没意思。
  
  没婆娘日子还不是要继续过,王诗君继续上班,继续和我喝酒、继续和我讨论哪个姑娘漂亮、继续和我讨论要是以后有钱哦要不要也整个三妻四妾什么勒。
  
  但是我晓得拉不快乐,特别不快乐,所以搞得我也不快乐,我不快乐我家婆娘也不快乐,我家婆娘不快乐拉玩的好勒同学也不快乐,以至邓颜也不快乐,当我晓得这个影响就象蝴蝶效应样勒整到邓颜啊点克哦,我一发誓把快乐哦,但是王诗君却更不快乐。
  
  但是情不宁愿总要过一生,所以我和兄弟些开哦个小会议之后决定再给拉介绍个姑娘,因为忘却喜爱勒人最好勒方法就是喜爱上别人。
  
  又是在酒吧,我们有个兄弟叫小鑫鑫,这丝儿油嘴滑舌勒,熟悉勒姑娘多的很,于是当天拉喊哦个姑娘过来,叫芸芸。
  
  芸芸这姑娘我一看就晓得不是哪省油勒灯,但一想到是王诗君勒救命药我就感觉拉仿佛纯洁哦不少。
  
  王诗君象个机器人样勒和这姑娘划拳喝酒,简直就不象个会逗姑娘勒样子,我都暗暗捏哦一把汗。
  
  当时我战友给我来哦个电话说过来找我我也没想哪就喊拉来哦,结果后来我回想起来啊天是我一不当心把王诗君勒救命药给毁求哦。
  
  事情是之样勒,天气已经转冷哦,芸芸穿的比较单薄,酒吧头其实一点都不冷,但是我战友一进来看到芸芸之后呆哦半天,结果一脑绷弹到我脑阔上,对到我就开吼“这么冷勒天气,这美女穿这么单薄你们看不到么?冷生病杂办?”
  
  我正在想拉们仿佛才刚见面勒时候,我战友就把外衣脱哦递给芸芸哦。
  
  不晓得新世纪勒姑娘是不是思想防守都比较脆弱,我战友一来拉就不张王诗君哦,和我战友你一杯我一杯勒喝开心完。
  
  后来走勒时候我战友勒手已经顺理成章勒搭在芸芸肩膀上哦。
  
  这丝儿一件外衣就把芸芸搞定哦,高!实在是高!
  
  送芸芸上车时我战友对到我笑,我一生气给拉一猫鞭,大骂“笑你勒JB!杂种!”
  
  结果王诗君啊天晚上又喝醉哦,我送拉回家勒时候看到拉眼睛红完勒,可怜。
  
  又一段时间没见面,老子勒人生哲学是没方法勒事情干脆不想,在工作勒忙碌中我已经把王诗君和邓颜勒事情忘到脑后头哦,反正王诗君啊要死不活勒样子我都已经习惯哦。
  
  但是事情总是有转折勒,我家婆娘拉们马上就要放假哦,邓颜不晓得和啊个男勒杂会事分手哦,我家婆娘脑子又莫名其妙勒闪电,就忽然对到邓颜讲起王诗君在惠水和欧阳佳佳勒事情,结果起哦意想不到勒效果。
  
  还是在酒吧!
  
  我和我家婆娘还有拉几个同学在喝酒,邓颜也在,这时候王诗君打电话给我说拉无聊,我就喊拉也过来,还顺便提哦一句邓颜在勒,结果王诗君没哪反应,估量也无所谓哦。
  
  酒过三旬,王诗君来哦,邓颜在拉一进来就盯到拉看,搞的我都莫名其妙。
  
  结果王诗君刚坐下来和我喝哦一杯酒,也没敢看邓颜,反而邓颜先讲话哦。
  
  “王诗君,你家婆娘勒?就是啊个欧阳哪样!”
  
  王诗君莫名其妙勒盯到邓颜看哦半天,小声完勒冒句“在惠水嘛!”
  
  邓颜接到“哟!你幸福完勒嘛!”
  
  “没的,好久没和拉联络哦!”
  
  “你可以嘛,下惠水第一天就谈恋爱哦!”
  
  “……”
  
  一发誓我酒都醒哦,一?今天邓颜杂这么奇怪?我还没想明白邓颜接到一句话我就把刚进嘴巴勒酒喷到我婆娘身上哦,还着哦一嘴巴。
  
  拉说:“你还喜爱我不?”
  
  后来王诗君眼睛一发誓就发光哦,点头差点把颈项都点断哦。
  
  结果邓颜接到说:“我想明白哦,我可以考虑和你好好在一起,马上遥遥家爸爸生日要到哦,到时候我如果跟到你下克哦,我就答应做你女朋友,只是我遇见勒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心头难过,给我点时间让我放开自己,好不好?”
  
  王诗君想都没想就答应哦,于是精神饱满勒王诗君又回来哦,啊天勒酒估量是拉个把月来喝得最开心勒一次。
  
  后来回家我就在想这事情,想哦半天也没哪头绪,只是觉得邓颜讲勒东西象是在拍韩国爱情电影样,但是王诗君开心,我也就懒得研究。
  
  第二天王诗君和欧阳佳佳分手哦,意料之中,现在王诗君可以一心一意对拉心头勒天使邓颜好哦。
  
  于是后来勒一段时间王诗君象孙子样勒天天找邓颜,嘘寒问暖勒,把老子都丢到旁边不管哦,害得我经常喝酒找不到人。
  
  日子一天一天过,很快就到哦遥遥家爸爸生日,我感觉特别奇怪,上次生日都没喊邓颜勒遥遥这次老爹过生日为哪把拉喊起,但是人家想勒事情我管不着。
  
  我没时间克,工作上我抽不开身,我家婆娘和邓颜都克哦,当然王诗君也克哦,也就是说邓颜确实是拉勒女朋友哦。
  
  有情人终成眷属,皆大欢喜,大团圆结局,但是啊时候就觉得不对头勒我还是觉得邓颜和王诗君勒事情有点奇怪。
  
  终于奇怪发生哦,也是在邓颜和王诗君在一起一段时间以后。
  
  五
  
  有哦爱情滋润的王诗君不用我操心哦,但是一发誓觉得不操心拉勒事情有点不习惯,都罗嗦哦几个月哦,怪不的我家婆娘老是说我有点犯贱。
  
  王诗君这丝儿和邓颜在一起之后变的没哪义气哦,我经常找不到人喝酒,只好天天呆到家头玩游戏,现在勒游戏真JB无聊,但是日子还是在过。
  
  有天,刚在游戏头着怪虐杀勒我正不爽,王诗君打电话来哦。
  
  “罗哥啊!这关在搞哪?”
  
  “在游戏头着怪日!”
  
  “斯文点嘛,给你讲嘛,昨天晚上我克找邓颜,拉说要我晚上陪拉我就和拉开房哦,就和拉啊个哦!”
  
  “日你仙人,打炮就打炮,装哪JB斯文哦!还啊个哦,啊你家屋头!”
  
  “是嘛是嘛,拉现在人都是我勒哦,我觉得应当过两天带拉回家看哈,见哈我老爹老妈!”
  
  “恩!找个好姑娘不轻易,你好好和人家在一起,不要克乱逗哦”
  
  “晓得晓得,哪天请你吃饭哈,88”
  
  挂哦电话老子笑嘻嘻勒,王诗君顺利上垒,都要见父母哦,看来发展还是顺利。
  
  没哪操心勒我一心投到工作上,又过哦一段时间,我家婆娘拉们眼看就要放假哦,但是当人生最刺眼勒时候没人敢保证下一秒钟你会不会变成瞎子。
  
  酒吧头,还是酒吧头。
  
  王诗君端起酒杯眼中含泪看到深沉完,于是我就一直盯到拉看,越看越莫名其妙,忽然一不当心听到旁边走过克勒两个妹妹一边笑一边小声勒说“看,人家同性恋现在也浪漫深情完勒,所以说男人和男人之间勒感情也伟大完勒嘛!”
  
  老子听到起把反应过来哦,对到王诗君就是一弹绷!
  
  “小丝儿,你装哪深沉哦,你喊我来和你喝酒,你又不讲话,人家都把老子们当同性恋哦!”
  
  “哎……罗哥,我昨天喊邓颜和我回家见哈我家老爹老妈,拉死活都不干勒”
  
  “啊?有哪嘛,万一人家还没心里预备勒!”
  
  “但是我出来玩勒从来都不打电话找我勒,仿佛很放心我,我又觉得不对头!”
  
  “这个嘛……你问哈拉杂想勒嘛!”
  
  “啊天我问拉到底喜爱我不哦,拉说拉人都给我哦还问我嚎哪,我就不好讲哦!”
  
  “也是,所以你也不要多想咯,好好在一起么就行咯!”
  
  其实我也是吹牛批勒,讲起来觉得怪,这谈恋爱热心勒时候哪个不是巴到巴到勒,在高潮期咯嘛,但是王诗君和邓颜仿佛又平淡哦点,没事实依据我又不好讲哪,只好抚慰拉哈。
  
  当天王诗君又把喝醉哦,蹲到酒吧门口吐,我就在啊点给拉端水递纸勒,啊两个妹妹出门看到我啊恶心勒眼神老子至今都忘不掉。
  
  后来发生件事情让我哭笑不得,王诗君勒事情还没搞明白,我家婆娘反而发我脾气哦,也怪老子,和婆娘打KISS,K到K到勒忽然冒句“邓颜!”火山就撞地球哦,哎……都怪王诗君这丝儿,想拉勒事情想多哦害勒。
  
  婆娘不张我卷起铺盖回娘家哦,我一个人在家头对到电脑发呆,也不晓得该搞哪,只好给王诗君这丝儿打电话。
  
  “王哥啊!你在搞哪鬼?”
  
  “我在和邓颜逛街!”
  
  “哦,那么不打搅你哦,我挂哦!”
  
  “等到等到!!!”
  
  “搞哪?”
  
  “罗哥,借我500块钱嘛!”
  
  “你没钱哦?”
  
  “昨天买东西用哦,现在身上就100多”
  
  “你要500块钱搞哪?”
  
  这丝儿忽然小声完勒冒一句“买安全套……”
  
  老子一听气的脸都红哦“你买你家妈妈米!你拿安全套当饭吃啊?500块钱勒安全套你要整到明年!”
  
  “不是不是,还有开房勒钱!”
  
  “滚~~~”
  
  于是我把电话挂哦!结果我家妈妈正好进来找我,我一转身看到拉对到我冷笑……
  
  忽然感觉家头比艺校还危险勒我跑出克找战友刘飞,这丝儿正在新天地唱歌,于是我一趟车就打过克哦。
  
  到哦包房喝酒,唱哦半天歌听到个消息,让我对邓颜这姑娘勒感觉又恶劣哦点。
  
  消息是这样勒,我用和刘飞勒对话大家就清楚哦。
  
  “罗哥,你家婆娘啊个同学勒?”
  
  “哪个?”
  
  “邓颜嘛!”
  
  “哦,正在和王诗君这丝儿研究安全套是红烧还是清蒸!”
  
  “不会哦,给你讲嘛,我对这姑娘有感觉完勒!不是你家姐结婚啊天我喝多哦亲哦拉一口咯么?过哦几天我和朋友喝酒又喝多哦,我克拉学校找拉勒?”
  
  “恩?你找拉?你和拉搞哪哦?”
  
  “没搞哪,啊天我喝醉哦勒,拉陪我在拉寝室楼下吹牛,吹到凌晨6点过钟勒!”
  
  “拉给你讲哪?”
  
  “也没讲哪,就说觉得我这人好完勒,和我聊天快乐完勒!”
  
  “哦……”
  
  “可惜让王诗君这丝儿先下手哦,冤枉老子浪费表情!”
  
  “一```不讲哦不讲哦!喝酒!”
  
  邓颜这姑娘乖完勒,这是拉一直给我勒感觉,但是我觉得拉男朋友又换的快,还和我战友也有啊么点点暧昧,反正越想越奇怪。
  
  王诗君好几天以后又给我打电话,我一接拉就是满肚子勒苦水,我给拉讲姑娘发点脾气么都是正常勒,但是拉给我讲勒让我都感觉邓颜勒脾气是不是怪哦点。
  
  比如:
  
  王诗君克接拉,结果邓颜迟到哦,来哦之后就说王诗君憨,王诗君自然不服气咯,就问拉我哪点憨,邓颜就生气哦,理由是“我说你憨你就憨,等于你不憨是不是嘛!”然后就是连到几天没好脸色给拉看。
  
  又比如:
  
  王诗君在床上正在和邓颜做啊些是男女独处都会做勒事情,结果兴正高邓颜忽然就死活不让拉碰哦,王诗君就扣脑阔,然后不碰就不碰嘛,哪晓得邓颜又发脾气哦,说这丝儿一天就晓得搞这些事情,恶心不恶心,后来王诗君给我讲是邓颜先主动勒,郁闷的这丝儿哦。
  
  总之一切勒一切让我感觉邓颜脾气不是一般勒怪,是超级怪、无敌怪,有时候我做梦都梦到一个老和尚给我讲邓颜这姑娘是千年狐狸精,专门来收王诗君之丝儿勒,忽然醒来勒时候一身汗……
  
  拉是不是狐狸精我不晓得,我只晓得王诗君确实被收哦,拉神魂颠倒、万劫不复哦。
  
  现在和王诗君喝酒,拉动不动嘴巴头都是邓颜,看到一个姑娘还漂亮拉就说:“不行不行,没的邓颜勒屁股大!”
  
  又看到一个身材好勒姑娘,拉又说:“不行不行,脸蛋没邓颜可爱!”
  
  后来我婆娘进来给拉打哦个招呼,拉又接到讲“不行不行,胸部没邓颜挺!”
  
  老子跳起给拉一脚之后就在想,拉回家看到拉家妈妈会不会说:“不行不行,都没邓颜纯情”哦,我日!!!!
  
  忘却是哪个伟大勒人曾经说过:“爱情让女人盲目,有哦爱情勒女人是感情和矛盾勒结合体!”
  
  我觉得爱情让男人疯狂,有哦爱情勒男人是疯狗和发情公牛勒结合体!王诗君就是这样勒。
  
  六
  
  邓颜还有一个星期就放假哦,我也还有一个星期就放假哦,因为我婆娘一个星期以后就回家哦。
  
  于是我和几个兄弟一起吃饭,研究我婆娘走哦之后克哪点疯狂哈,王诗君也出奇勒没陪邓颜,和我们在一起。
  
  吃完哦我正在喝汤,听到我一个兄弟语重心长勒给王诗君说:“王哥,我听说你最近围到一个姑娘转晕完,不要这样嘛,你听我讲,我是过来人,不要为哦一个洞放弃哦很多个洞,清楚不?”
  
  我喝汤喝到一半差点着呛断气哦,怪不得我老总说我文化素养低,跟到这伙流氓,我有哪方法嘛!
  
  总之王诗君乐意在一个洞里面安家哦,还预备在这洞里面买床买米买家电,再把拉家老爹给拉最大的使命传宗接代给完成哦。
  
  但是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世界太诡异哦,诡异到你以为什么都是好事勒时候,其实是最大坏事勒开始……
  
  宁静的出奇过后绝对是狂风暴雨。
  
  邓颜和王诗君分手哦,忽然就分哦,一点征兆都没的,让众兄弟觉得莫名其妙。
  
  事情是这样勒,王诗君和邓颜为哦点小事吵架哦,结果第二天邓颜一短信过来,短信内容如下:
  
  王诗君,我很努力的让自己喜爱你、爱你,并尝试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想要也不想再想,只想接受你,但是经过这段时间我还是做不到,我晓得你很爱我、特别爱我,但是我没有方法,除了对你的爱说抱歉之外我没有更好的说词哦,不要恨我。
  
  于是晴天霹雳,汪洋大海,王诗君象条流浪狗,找不到家的方向……
  
  我可以很负责勒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一个男勒哭这么惨,拉在酒吧哭天哭地勒,还拉到我勒手,我直接拿衣服把脸挡到,实在见不得人。
  
  而邓颜勒?
  
  听我婆娘说拉继续天天开心完勒,该和男勒发信息发信息、该和同学打麻将就打麻将。
  
  那王诗君勒?
  
  天天行尸走肉勒活起,看到我就开始傻笑。
  
  王诗君问我“罗哥,邓颜是喜爱我勒哈!”
  
  “饿……这个嘛,你说勒这句话就象是一只蚂蚁骑到一只大象身上想上拉这么搞笑!”
  
  “罗哥,我要是再克追拉,能追的回来不?”
  
  “饿……这个嘛,你说勒这句话就象是一只大象想强奸蚂蚁样这么搞笑!”
  
  “那么我能不能天天都偷偷克看拉一眼拉?”
  
  “饿……这个嘛,你说勒这句话就象是蚂蚁和大象生哦个娃娃样勒不现实!”
  
  “杂都是蚂蚁和大象……”
  
  我实在是没方法,最可怕勒是王诗君现在把我喝醉哦拉都不会醉,和邓颜熟悉三个月来拉哪都没得,酒量把变好哦,好的黑人!
  
  后来我克找邓颜,我问拉“为哪样?”
  
  拉说:“我和王诗君勒事情,不关你勒事!”
  
  后来,王诗君还是王诗君,但是我却感觉和拉很陌生。
  
  在经过修饰写下这遍文章前,我询问过王诗君勒意见,拉说无所谓,反正拉勒事情很一般,也没哪见不得人勒。
  
  一边在敲打键盘我就一边在想,邓颜有一天会不会看到我勒这篇文章,我把拉们勒事情总结之后相信明眼人都能看明白他们之间感情勒本质。
  
  也许就好比蚂蚁和大象一样勒无聊。
  
  王诗君后来没得逗姑娘哦,也没的经常和我喝酒,前几天我才送拉上哦火车,拉克拉姑妈啊边打工克哦,其实我也没搞清楚保险公司好好勒工作不要为哪非要出克,还是在快过年勒时候。
  
  不过我又想起来上个月底拉忽然喊我陪拉克看病,拉身体好的完勒我一直晓得,于是我问拉看哪病,但是最后拉也没给我讲,后来明明约好勒时间拉没给我打电话,我也就没克哦。
  
  反正王诗君变哦,哪点变哦我也说不出来。
  
  最后把我和拉最后勒对话叙述出来,给大家一个不是结局勒结局。
  
  “罗哥,你看过一本书没的?”
  
  “哪书?”
  
  “菊花香!”
  
  “哦,仿佛有点印象!”
  
  “书里面勒感情很美,我一直觉得我们都还算是男人,起码没的这么虚假,但是想哦哈也好不到哪点克,一天就晓得逗姑娘克酒吧。”
  
  “可能嘛,但是现在哪个和我们都差不多嘛!天天跑到夜场克目的还不是很简单!”
  
  “是勒,我也觉得,但是我想我已经不适应这种生活哦!”
  
  “日你!你想搞哪?脱离组织你找死?”
  
  “不是,我想克我姑妈啊边克,不呆到贵阳哦!”
  
  “不要憨咯嘛,在这边好好勒你走哪点克嘛?”
  
  “不喜爱这空气,觉得黑JB浑浊!”
  
  “管你这丝儿勒哦!你开心随你!”
  
  “恩,对哦!你家婆娘是好姑娘,好好对拉!”
  
  “恩,我晓得!”
  
  “罗哥,等我回来我们再克喝酒逗姑娘,有钱哦还是继续我们勒幻想哈!”
  
  “三妻四妾?”
  
  “对咯!我们讲好勒,不要忘却哦哈!”
  
  “恩!”
  
  邓颜到底有没的喜爱过拉,我不晓得,但是我晓得王诗君也不喜爱邓颜,是爱!
  
  送王诗君上火车勒时候拉给我讲:“罗哥,其实邓颜是喜爱我勒!贵州勒姑娘,太凶哦”
  
  后来拉也没给我讲这句话从何而来,总之拉随到火车鬼叫鬼叫勒走哦!
  
  “飞机脑阔,下次上哦航线,还是转哈弯。”
  
  不晓得为哪把哭哦,我家婆娘也不在,于是我给拉打哦个电话。
  
  “宝贝!”
  
  “恩?”
  
  “我想上你……”
  
  终话:
  
  12000多字,主要还要上班喝酒,所以慢哦点,现在一爆发直接写完哦。
  
  其实这故事很平淡,是我兄弟王诗君勒事情,一开始我只是很想把拉勒事情叙述出来,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心,感谢大家!
  
  我也想哦哈,其实大家之所以喜爱那是因为我在叙述故事勒时候加哦点点修饰,把本很现实勒你玩我我玩你勒感情生活丰富哦哈,但是这种故事时时刻刻发生在我们身边,所以才更值得回味,其实每个人都想一哈自己身边发生的爱情故事,这时候你会不得不承认,爱情在今天还算是很重要的感情么?
  
  最后盼望大家看完以后给个说法,我想理明白的一点是我朋友走勒时候给我讲邓颜喜爱拉是为哪样?为哪样后来又要分手?如果有想法可以讲出来听哈,再次感谢你们倾听我勒唠叨!感谢!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贵阳 贵州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情人节啊,心酸忧伤的情人节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