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鸟兽、太阳星空、风花雪月、北风呼啸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4-02 16:13:55 人气:
  

  草木鸟兽、太阳星空、风花雪月、北风呼啸。这与平常的日子不同,她正在犹豫的一步一回头的向那沧桑的路里走去,看那冒着烟的烟窗,心里忍不住默默的哀伤,在那似水般纯真的眼睛里,是多么的期望,是多么的无助。在那深深眼迥里,似乎已经写好了他未来的旅程
  
  这里是她的家,她不想离开这里,她现在想与家人在一起的心空前激烈。但是这也是必不得以的,因为她长大了,她要到外地读书,她也知道她的父母不可能永远陪在她身旁,但是此刻她只想多一点陪在父母亲身边,因为这次分离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在她走到转弯的路口的时候。她回了回头,她希望在看看父母亲那张沧桑的面孔,当是她失望了,或许是她也知道她的父母亲知道她不喜欢那泪流满面的寒酸场面而没有出来送她,但那纯真的心灵还是唤着她应该多回头看看。在她走到了转角路口的尽头时她忽然听见了母亲的呼喊:〃依依〃。她听着心里一震,她知道父母亲也非常想念她,但她没有跑回去,她也不想看到那时会是个什么样的场面,她讨厌那些寒酸的离别,她讨厌那些伤心的事。
  
  她一直在父母的襁褓中长大得,他的父母亲的疼爱,关心。在她最伤心的时候给她安慰,在她快乐时陪她一起欢心,她知道或许只有父母亲才真正懂得她的心灵。因为爸爸工作较多,她就是和妈妈在一起在那百花齐放的花园的秋千下独过的,爸爸偶尔也会过来陪她一下,她很怀念那段日子。她喜欢那种简单又温馨,平凡而又隐含深情的生活。她的名字叫柳依。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家里人和同学都喜欢叫她依依。她现在也喜欢这样叫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只能说是听惯了吧,或许也只能这样才能解释了吧!
  
  来到学校的大们口,上面挂着大大的牌子写着纪念中学四个字,四字连笔,像人类滚滚流动的血液,过目总能让人牢记在那烦乱的心里。总能让人想起内心深处一些让人难望的往事,看过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觉。有的觉得悲伤,有的欢喜。
  
  在班上介绍时,她成了焦点,她单是一瞥他们,并不说一句话。似乎足够了,立刻敛了笑容,旋转眼光,在那微弱的灯光下,她那均匀的身材轻飘飘的,如仙子下凡般,似乎连脚都没有沾到地。自有一股轻灵之气。长得像柳树般匀称秀气,那无数的枝条正好深深的刻画了她那依依不舍的心灵,一对很亮很黑的眼珠,眼珠转到任何部分都显着灵动俏媚。看见她的眼,人们便忘了考虑别的,而只觉得可爱。她的眼能替她的心与脑开出可爱的花来。她的眼光走到人们的心里,使人立刻发狂。有时停滞不动,似乎和大家讲她自己那日夜不忘的故事。
  
  风里混合着湿气,那是正要落下的雨滴,微微的风吹来,成就了这场美丽的雨季。下课的铃声响了,雨没有停,依依还没有离去,也没有犹豫,她还坐在课座上写字,密密的但很流畅,像她的内心永远也不会乱。渐渐的十二点钟声响了、依依无忧无虑的响门口走去,好像有谁在门口拿着雨伞等着她的到来似的,当她走到门口时她的眼睛第一次发出犹豫的光芒,她第一次感到无助,心里头从离家又一次有些默默的感伤。慢慢的想起了从前的那些简单而隐含深情,平凡二温馨的日子。
  
  忽然,在她那最无助的心里听到了一声的问语,一个男孩正拿着伞站在后面:我送你回去吧!依依那用似乎被雨打湿的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他说:嗯
  
  回到宿舍,他是她第一个记着的男孩,她很感激他,可那时因为感激而忘记了问他的名字,现在记得后悔,但切也没有去找他的那种动力。或许他就是她生命中的一位过客罢了,就像有人说过,天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鸟以飞过,或许他就是依依生命中的那一只鸟吧!在依依难过时就会出现,欢心时也就隐居了。
  
  这些日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或许那些天天都会发生的事不算特别。依依还向以前一样每天都会收到一些礼物,这些礼物大多都会标上某班某人,希望对你有些用处,可最特别的是没天都会收到一个同种类型的布娃娃,每个都安顺序的标有1,2,3等数字,没有任何文字,切看起来非常可爱的样子,那布娃娃的头发有长有短,本来挺好看的布娃娃因这样而不太给人好感,似乎有谁特意整蛊她似的,有种特别的感觉,可切说不出来,也记得它有些时候也很可爱。
  
  算起来,时间过得还真快,期中考试到了,这一天依依起得很早,拿着书本念着,在那甜美的声中隐隐约约能感受出些想念家人的情感,她那憔悴的眼神中也隐藏着说不出的思念,或许是离开家太久了吧!或许是想念那段与母亲一起的日子了吧?因为她觉得那是她一生最喜欢的,也是最幸福的日子。可这里离家很远,回去要一天一夜,或许也是因为昨晚打电话回家说这两天会回去而想着吧!直到最后一科考完了,她准备收拾动西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依依、或许是时间的关系,依依猛然回头,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或许是因为上次没有问对对方的名字的关系,依依立刻底头看看座角的考试标签,才知道男孩的名字叫杨阳,依依缓缓的抬头问道:原来你叫杨阳啊,杨阳道:是的。依依说: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杨阳:你在学校名气那么高怎么会有人不认识呢!依依:噢,我再次谢谢你上去雨天送我回去,杨阳:噢,顺路的,也没什么要紧事,所以就和你一起慢慢的回去了,说起来我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我那时不小心踩了个水坑把你的衣服弄湿了,还害你差点跌倒,是我应该向你道歉的,依依:没关系的,要不是你我可能整身的衣服都湿了。还可能感冒呢!听到这里杨阳微微的笑了笑,依依急着说:喔,我今天回家、有什么事下次再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依依说完放下那张刚刚写好的纸条就收拾东西走了,杨阳看着电话号微微一笑,突然记得手中的布娃娃还没有给依依,就追着喊了声:依依。依依听了回过头了问:什么事。杨阳加快脚步走到依依面前说:这是我今日给你的,依依一看是那些奇怪的布娃娃。微微笑了笑,再点点头说:谢谢。杨阳:不客气。依依:在见。杨阳:拜拜。杨阳看看依依离去的影,又看看手中的电话号码。微微一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开心过。阳光缓缓照射进窗户洒在他的脸上,杨阳抬了抬头看着那些微弱的阳光,那阳光照在他脸上竟有这样的辉煌。
  
  依依迎着那被夕阳染红的大地,走向那被风吹落的树叶像樱花飞舞般的通向车站的大路上,眼神很凝聚着,恨不得立刻见到家,恨不得立刻见到那些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依依用手帮忙托着的背包,就想走快点,不要错过那班最早的车。
  
  在那转角的路上汽车巴巴声终于响了,依依忙着招手,害怕车不停下来似的。依依上了车,觉得自己这些日子来终于有些闲的时间了。这时司机关心的问道:去那里的?本来司机是不可以和成客答话的,看到她这么文静动人也就忍不住关心的问一下了。依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回答道:回家;司机唔了一声。依依突然觉得自己回答错了,忙着改说:喔,我到新木村,我家就在那里。哦,到了记得提醒一下我噢,先谢谢你了。依依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家乡都不知道吗?还要别人提醒吗?其实她也知道是自己想家的感觉太激烈了。汽车一路咛着,此时有谁又有游子归来的心更沉重。
  
  而另一边杨阳的爸爸开着刚上市的最新款的汽车来到了学校门口。他左望望,又右瞧瞧,切突然听到背后转来一声熟悉的声音:爸爸。杨凌回头看了杨阳。今天怎么从背后出来了。杨阳问到今天怎么这么有时间啊,司机呢?请假了,还是被你赶回家了。你着小子,这个暑假去旅游,等一下就出发,我来接你一起去的,快上车啊!杨阳:噢!
  
  杨阳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突然问道:爸爸,我不想去旅游了,杨凌:为什么。杨阳:下学期毕业考试,我要努力复习,杨凌:噢,是吗?怎么这么董事了,要个补习老师吗?杨阳:爸,都说多少次了,这些我自己会处理的,别在把我当孩子了,人家都快可以结婚了呢!杨阳说完了,面色微微的有些红韵,努力的望着路边一颗颗像影子飘过的树。似乎怕人看到似的。杨凌看了看杨阳,笑了笑。杨阳又申手进口袋握着那张纸条,心情特别的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明天,后天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总记得这几天会很不平常。
  
  依依下了车,走到家的门口,上面挂着个新的招牌,《乡馨花园》,这里是她的家,可这时连自己都觉得是如此的陌生,真的是离开的时间太长了吗?真的是很久没有回来了吗?柳权见了依依回来了,激动的叫了一声:依依,回来了!依依听到了,终于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嗯了声。妈妈,还要琴姐姐和欣姐姐呢?柳权:妈妈去接你妹妹了,小琴她们带客人去看花了。柳权:快进来吧。依依:这花园的名字什么时候挂上去的?柳权:噢,很多顾客都说想叫朋友帮忙买花都不知道怎么说这里,所以就挂个名称啦!依依:不是《无名花园》吗?柳权:那个牌挂在里面了,人家都说这样可以让人感觉不知道什么花发出的香味,让人有一个好的回意依依:噢。依依和她的父亲一边走一边聊着,好像很就都没有这么亲切了,走在那花园转角的路上,到了半园行的假山处,假山的模样也挺特别的,想一盆盆永不腐朽的花,但这些花真正的模样谁都没有见过,像人间没有似的,都不知道有过多少的客人迷倒于此,那一刻是多么的希望时间能够停滞,伴随着这转眼间就会更换的花景。走过的人真让人感觉到内心的一丝丝的温暖。叶玲,徐欣谢过客人后,看到依依回来了,两人你一句,我一语的问答道。叶玲双手握着依依的肩膀,又用手摸摸她的头发说:依依,在学校有谁敢欺负你,记得告诉姐姐哦。徐欣用手一边摆着描述依依的样子一边说:嗯,不要让他觉得依依善良可爱就以为欺负哦!叶玲像电视剧里面的英雄似的用双手当做剑在空中划着,嘴里发出,霍霍的声音,同时又一边说:姐姐一定让他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难看。徐欣:姐姐一定会把他的耳朵捏得比猪八戒的还大,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们的依依。叶玲:,徐欣:,
  
  

相关阅读:
  • 『亲爱的,下辈子让我来保护你。』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