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下辈子让我来保护你。』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3-06 14:55:39 人气:
  

  〖1〗
  
  高一年级的教师办公室里。
  
  “米小路,你说你最近像什么样子,居然公然在我的课堂上写乱七八糟的小说……你说你段考数学考了多少……就你那样能学好数学吗?”偌大的办公室里,颜强大哥坐在我面前口沫横飞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他的手机响起JAY的《甜甜的》,我差点就认为他更年期提前二十年到来。最后他甩下一句“好自为之”大步流星地离开,还不忘叫我留下等他回来。难道这老师有虐待嗜好吗?我不禁冷汗直冒。
  
  顶楼的门没有上锁,风肆虐地拍打着铁门发出“啪啪”的响声,那声音响彻被黑夜笼罩的校园,一阵接一阵,络绎不绝。我是那个关门的人,那声音实在让耳朵难受。隔着落地窗往下追寻,篮球场上依稀的几个人影儿让原本落寞的身体温暖了好多。就算三中此时显得比以往空旷,最起码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存在。
  
  沿着阶梯一直往下,突然内脏也跟着翻江倒海起来。身体某一处早就蠢蠢欲动,在这时刚好一触即发。一时间所有的知觉全集中在叫“胃”的地方,疼痛瞬间蔓延开来。我艰难推开右手的拐杖,用力撑着墙坐下,从口袋搜出“陈香露白露”胡乱塞进N片。反正说明书没说多吃有害,兴许这样会好快点。这么想着,疼痛似乎真的消散了不少。
  
  不自觉侧过身子,灯光反射的落地窗倒映出我苍白却依然五官鲜明的脸,过长的头发垂落在耳边,越显得消瘦。我盯着玻璃中的自己,只从另一个自己的眼睛里寻找到了一谭死水,心灰意冷的存在。终于,她向我轻盈走来。那个有点婴儿肥且笑得恬静的女孩儿,是我亲爱的图图。
  
  风清云淡的日子,图图总拿着一些繁复的数学题从七楼跑到二楼来找我。我们就坐在篮球场旁的枯树下我讲她听,画面温馨得不成样子。偶尔有风调皮把手中的吹走,图图也会微笑着捡回来。图图说,米小路,我现在是不是很幸福?我没有回答,跟随着她的目光定格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某个男生身上,然后微笑。
  
  〖2〗
  
  我和图图从小形影不离,也难怪叶蓝妒忌地说我们是连体婴。没错,我和图图是双胞胎,虽然我们除了眼睛其他看不出哪里像双胞胎。我叫米小路,她叫米图图。小时候她总是粘着我叫我路哥哥,然后我心一软,刚到手的糖果和玩具都归她了。这样一直到我们七岁。有一天图图不再称我路哥哥,她把玩具都还给我,稚气未褪地说:“米小路,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我,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我当场有点哭笑不得,却也不当一回事儿。
  
  可是,图图说到做到。
  
  上学时有个叫小小的胖女生老爱抢我东西,时不时还在我脸上作画,图图有几次都被激怒了,我却一副不关己事地说没事。谁知道小小得寸进尺,竟然把图图送我的铅笔刀偷偷送给叶蓝。图图忍无可忍,带上小琪她们就“教训”了小小,自此图图成了班里的大姐大,小小见了我都不敢靠近。
  
  自懂事起我便接受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米小路必须拄着拐杖走路。我笑着听妈妈说我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却也会感到无助。当图图和叶蓝他们藏猫猫和过家家时,我无一例外只能充当观众,默默看着他们有说有笑。不过偶尔也有过某些感动。那天图图又在过家家,叶蓝对她说:“米图图,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新娘,让我一辈子都保护你?”图图当时显得特委屈,好久才冒出一句:“不要。我要米小路做我的新娘,因为图图要一辈子保护米小路。”当时所有人都哭笑皆非,我却记住了。真是傻丫头。
  
  然而,有些事情已经冥冥中早已注定,却又始料未及。
  
  我们十五岁那年,他们离婚了。他们一再强调彼此早已没有感情,不如放手。我们不懂,却非常清楚我们都是受害者。妈妈收拾东西那天,我趁她不注意带着图图躲到顶楼。我们不说话,小手越发牵紧。好久,图图像做了重大决定,挣开我的手。她佯装一脸平静地说:“米小路,我们不能逃避,有些事情还是要面对的。放心,我们还会见面的。米小路,你是男子汉,一定要坚强。”对上图图好看的眼睛,我一时语塞。
  
  看着被妈妈牵着还时不时回头的图图渐行渐远,我忍着没有流泪,因为图图说男生是不能随便哭的。可是我暗暗发誓,傻丫头,终有一天我们一家人会再相聚的,那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们离开。
  
  图图,记得要幸福。
  
  〖3〗
  
  一如以往的夏至未至,风雨更加疯狂地肆虐起来。忽如其来的闪电映白了整片天空,接着下一秒重新回归黑暗。图图离开后的第二天,我依然不忘想念。图图,你最害怕雨天了,以前你老是跑来靠在我身上,可是现在你又在哪里?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突然打破了房间原有的寂静。握住话筒,我的脑子一下子空白无他。电话那头还在喊:“米图图出车祸了……人民医院……”“爸…爸…”黑暗中我的声音变得沙哑,无力。
  
  穿着白褂的医生面无表情地推开门,看着“太平间”的我行尸走肉般紧紧跟随。一个人就算有再多故事,进入这里都已经化为零了吧!图图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这里,是不是很害怕呢。我掀起白色的布,图图看起来很安静,像睡着一样,而且有一种随时会醒来的错觉。最后的防线终于抵御不住,悲痛已经攻上心头。图图,我亲爱的妹妹,快睁开眼睛啊,米小路看到就不哭了。图图,难道你不愿意再保护米小路了吗?图图……
  
  图图的葬礼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束白雏菊,一个毛毛熊和三个人。原来不管生活如何奢侈,到最后也只是一张永远定格的相片。阳光很灿烂,照在图图的笑脸上刺得我眼睛生疼。我转过头,才发现妈妈似乎蹲在地上泣不成声了好久。山风把她凌乱的长发吹得纷纷扬扬,像极了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我拄着拐杖在她身边站定,空出手理了理她的头发。也许她已经后悔了要把图图带走,一如我后悔没有把她留住。最后,我看了看前方屹立不动的男人一眼,轻轻跟妈妈说:“妈,回来吧,图图不想我们分开的。”
  
  图图,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4〗
  
  “米小路,你还没走啊?”颜强大哥的声音把我从入神的玻璃拉回。看着突然折回来的男人,我有点吃惊。接着他又说:“米小路,明天起我决定给你补课。”我不可思议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他一定也看到了。我不好意思重新望向窗外,阴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半轮弯月挂在夜空安安静静,周围依稀星光点点。那些星星都是保护月亮的吧?
  
  图图,米小路记得你说过风雨之后一定有彩虹,现在米小路看到了。在没有你的日子里,米小路已经学会了足够坚强,为了米小路爱的人,也为了爱米小路的人。
  
  图图,米小路一直把你放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守护着,永远都存在。米小路希望,如果真的有来生,米小路一定会向上帝祈祷,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兄妹,不过要换米小路保护图图。
  
  亲爱的,下辈子一定要让我保护你,再加个期限:永远。
  

相关阅读: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