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TOP

天使的翅膀受了伤
2016-06-29 19:24:11 来源: 作者: 【 】 浏览:281次 评论:0
  

  (一)回想
  
  2011年2月底,林静从长沙回家了,只是忽然多长出了”两只脚”,这是最初万万意想不到的结果。
  
  三个月后,她终于丢弃了那多余的“两只脚”,慢慢行走,慢慢好转,心病也好了。她来到久违的电脑前,沉思了一下,写了一首《长沙行》:
  
  长夜难眠不夜天,病魔缠绕舞蹁跹,不慎腿伤痛悲怜,久治难好苦相连,长沙求医行手术,平安健康在人间。
  
  写得不好,但只想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不禁又勾起了一些悲痛往事,不是喜爱写悲痛,而是遇上有些人和事,牵动着你的心,也许一生也难以忘却!
  
  静天天很早起来,散散步,做做锻炼。朝阳的柔光洒在青青的小山上,碧绿的田野上,她喜爱在阳光下走着,不在于领略阳光的明丽,而在于看看阳光下的自已的影子,走路的姿势是否正常,全力纠正。树木在伸展着枝叶,小草在舞弄着身姿,花儿在绽放着漂亮的容颜。呵呵,墙角下,一些水泥缝里,石头缝里,顺着缝隙,歪歪斜斜地迸出了一些青青的小草,虽然弱小,却依旧朝气蓬勃,绽放着生命的炫美!天边飞过几只小鸟,静思绪万千,眼前出现出小薇的身影,一个天使般的小女孩,绽放着天使般的微笑,展开天使的翅膀,在蓝天中自由飞行!耳边回旋着她的歌声:“......曾飞舞的声音,象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二)祸从天降
  
  事情发生在去年2010年3月份某天黄昏,静在家附近小厂下班回家,骑摩托车,一时不当心,不慎被一只狗撞了,伤到了左膝关节。当时在亲戚诊所拍了片(没做磁共振,后来才做),没有骨折,打了一个月石膏,取下时,发觉脚僵硬麻木肿痛弯不过来了。对医学一无所知的静最初还以为没有骨折没有大问题,很快会好,可伤及了半月板,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美好。自此,求医路漫漫,九曲桥上散步,走了很多弯路!她上了很多次医院,吃过很多药,熬过很多中药,打过很多针(其中打过两个疗程的玻璃酸钠注射液),做过很多次热敷,做过很多次弯腿,抬腿,行走等特别锻炼。她虽可以行走,可基本生活自理,干轻活,却一直有痛,有一点点瘸,特别是只能走平地,不能上下楼,蹲下及用重力等等;似好非好,不能全好,总无法达到完全正常的状态。静梦到脚被很多只蚂蚁包围着,咬着,啃着,直到脚被咬断,“啊!”,恶梦惊醒,心有余悸。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静一看到蚂蚁或毛毛虫都感到害怕。想着自己三十多岁不如一个老人,身体不再完美了,人生不再完美了,她哭过很多次,当身体得病时,随之仿佛又得了更严重的“心病”,“精神病”,甚至想了断一生。
  
  (三)长沙求医
  
  (2011年农历正月初)伤后在看病治病中过去了约十一个月(将近一年)了。新的一年又来了,她感觉不到新年的快乐,只有痛苦,勉强苟活。听说“南有湘雅,北有协和”。有个表妹在长沙,开车回来了,静便坐她的车去了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附一,想求医彻底治愈。来到长沙,恰逢星期六,星期天休息,便随表妹去了博物馆,烈士公园,岳麓书院,橘子洲头,湖南大学等玩下。游玩中,及上酒楼吃饭中,难免要爬梯,以前是轻松的事,现在却是如登“万里长城”一样艰难,每上一阶,左膝关节就不禁疼痛难忍,便只能用好脚先上,痛脚后上,不能玩得尽兴;看着运动场上,人们在打球,跳舞,跑步,却不能参与;望着岳麓山近在眼前,想爬上去,却是可望不可及;想着即使有免费旅行也可能去不了。哎,不由长叹,难道今生就是这样了吗?人生真是改变莫测,头一天还是正常人,第二天就成了病人。以前都是好好的,走多远都不累,不知病痛之味道,伤后的折磨顿使人一下换了个人似的。
  
  星期一下午,静随表妹开车来到了湘雅。医院门前到处是人,到处摆满了车子,草地上,随处可见站着的,蹲着的,坐着的求医者,听说附近宾馆内还住着很多求医的。把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后,走进医院,里面更是人挤人,进进出出,各个窗口前都排着长队。呵呵,这样的地方,还有人挤着要来,自己平常很少上医院,一辈子不来才好,偏偏事与愿违。听说有人一个星期都挂不到特需专家号,好在请人提前挂到了号,顺利看了病。专家看了,说半月板损伤,要住院,进一步检查,可能要做膝关节镜手术。于是表妹帮着上下楼奔波,终于办好了住院手术,好在有床位,房号是7楼骨科新6病区406号房。
  
  (四)偶遇小薇
  
  电梯也很挤,等了好一阵,坐上了电梯,来到了7楼骨科新6病区。医院内虽然洁净,却散发着一些药味,传来一些病人的呻吟声。只见走廊内,病室门前,几盆盆景,可能缺少护理,缺少阳光雨露,有些落叶,颓靡地站在那里。刚一进406号房,只见屋内堆放着很多鲜花,特别绚丽,仿佛走进了花房。“咦,是不是走错门了?”静思忖了下,再看下门牌号,没错,继续走进去。只见房内有三张病床和三张陪人椅。一病床上有个很有气质的约四十岁的女士卧着在做颈椎牵引,床前坐着一位年轻女士在给她按摩手臂;另一病床上有个约八,九岁的,面容俊秀的小女孩斜坐着在看书,床前坐着个年轻妈妈抱着个约不到一岁大的婴儿。大家都热心地向她微笑着打招呼,小女孩也微笑着,甜甜地叫着“阿姨,您好!”“哇,这么多漂亮的花,哪来的?”静询问着,和她们攀谈着。原来那女士是某交通大学院长,人称戴院长,春节前几天,开车在沪昆公速公路上,车子被人追尾,受了一点轻伤,脖颈,手臂疼,在做牵引,她妹陪着。她的医药费有对方司机理赔。住院其间,好多人前来送花慰问看望。同在一病室,也跟着沾一点光了。绚丽的鲜花绽放着,给病室增添了一份漂亮,散发着些许清香除去了一点药味。
  
  年轻妈妈抱着孩子,简述着小女孩的事。聊天中得知,小女孩叫小薇,来自邵阳某乡下,读三年级,去年10月她感到右膝关节有些酸痛,当时没说;后来越来越痛,越来越不能走路,且飞快又红又肿起来,只好告诉了爸妈。她停了学,她爸妈带她到附近两三个医院检查,治疗了一个多月没用,仿佛还更严重了,前天才转到湘雅来,医生说患了肿瘤,还待进一步检查。只见小薇掀起被子,右膝关节又红又肿得好大。“痛吗?”静问道,“不是很痛,一点点痛,阿姨,你的脚痛吗?”小薇反问道,“也不是很痛。”静回道。
  
  聊着聊着,“哎哟,哎哟!”小薇忽然又剧痛起来,趴在床上,抓住床沿,痛苦呻吟,汗珠直冒,脸色惨白,虽然极力想忍住不叫出大声,却仍是惊忧了旁人。每个人都为她的剧痛揪着心,仿佛痛在自己身上一样!静虽一直脚痛,却不曾痛得这么厉害过。小薇妈妈忙按响床头铃,叫来了医生护士,给她吃止痛药,打止痛针。小孩在此时偏凑热闹,哭哭闹闹。经过一阵折腾,小薇才总算平静下来,每个人才为她松一口气。小薇妈妈说,以前小薇发痛没这么久,没这么厉害,还能走,现在发痛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厉害了,特别是晚上,不能走了。不久后,一位忠厚的青年---小薇爸爸来了,小薇妈妈才抱着婴儿走了,这地方究竟不是婴儿呆的地方,对婴儿不好。望着这小女孩一家,心里不由一阵酸楚。表妹聊了一会,回去了(目前,静可自理,还无需护理)。
  
  (五)检查,手术
  
  入院第二天,医生叫静要做各项检查:血检,X光片,心电图,磁共振等。听说,小薇也要做这些检查,还要做什么全骨扫描。磁共振要预约,不用排队,但做X光片,心电图要排队。静做好了X光片,来到二楼做心电图检查的门前,只见门前排了长长的队伍。静也排着队,刚开始还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排上,左脚已很疼了,快站不住了,全力用右脚站,左脚稍微用力,身子越站越歪了,真想随地一坐。不排了吧,白站了那么久,也许下午来或是明天来,一样要排队。“大家让一下好吗?她病得很厉害!”“爸,还是排队吧!”忽见小薇爸吃力地背着小薇走过来,叫着。刚才前面还有点乱,挤的队伍,,竟自动向后退了一些,前面让出一个空位,让小薇先进,谁都不忍他背着人排队。静忍痛坚持着,终于做好了各项检查。医生说要预备做手术。
  
  静打电话叫丈夫过来了。入院第三天黄昏,签下了手术协议书,预备手术,医药手术费共约两万。静沐浴好,一夜未吃东西,喝水,做好了术预备。第四天一早,表妹夫妻俩带了汤,水果,牛奶等等过来了,老公也在一旁守候。工人推着担架车过来了,静戴上了手术帽,穿上了手术衣,挂了牌号,躺在上面,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内,放着一排排预备手术的病者。她只感到自己是个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经过半身麻醉,便任由医生摆弄,只听到沙沙沙地象磨东西的声音。手术做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出来了,已是中午。术后,麻醉药醒了,疼痛开始蔓延全身。术后六小时内不许喝水,口干舌燥,平躺着,想翻个身都很艰难。左脚上裹着绷带,挂着止血袋;膝关节处伤口热辣辣地痛,拿了冰袋冰敷;手上输着液,嘴里打着氧气;一整晚奄奄一息地躺着。想喝水,自己够不着;想上厕所,动不了;想洗下脸,有心无力,全要人服待。静感到生命游走在生与死的边沿,体验着生死的轮回。膝关节镜手术还只是个小手术而已,若是大手术,可想而知会更痛了。静是第一次做手术,也盼望是最后一次。她感到,病魔,不管人的贫富贵贱老少,悄然来临,人在病魔面前是多么的脆弱与无助,生命若一直如此,不如早早完结!
  
  (六)截肢!
  
  术后第二天早,小薇妈抱着小孩又来看小薇了,不久医生们来查房了。医生们先查看了下戴院长及静的情形,交待了下医嘱,接着,主任医生走到小薇床前,特别沉重地对小薇爸妈说;“你们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有话要和你们谈!”于是小薇爸妈随主任医生去了办公室。
  
  谈了很久,小薇爸妈才回来。小薇妈擦着泪哭着,跌跌撞撞地回来,瘫倒在床上,伏在床沿上,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发生在我女儿身上?谁来救救我女儿,不要,不要截,截肢啊!”小薇爸抱着小孩,脸色也特别难看,呆若木鸡,一动不动。手上的小孩看到妈妈哭得厉害,也跟着哇哇哭起来,而小薇爸也没有理会,似乎抱不住要掉下去了。戴院长的妹忙接住小孩抱着,帮着哄小孩。
  
  “截肢”,仿佛空中忽然丢下了一颗炸弹,每个人都震惊了。“妈妈,妈妈,不要哭,你说什么?截肢?我要截肢吗?”小薇一脸惶恐,摇着***的手问道。而小薇妈妈只是哭,不作答。“爸,你说,我要截肢吗?”小薇又转问她爸,她爸也呆立不作答,许久才说道:“小薇,没事,不肯定要截肢的,切掉肿瘤就会好。爸爸肯定想方法救你!爸爸要想尽一切努力来救你!”“妈妈,为什么说截肢?”小薇将信将疑地问,一脸愕然,惶恐,不安,眼泪在眼中打着圈。过了好一阵,小薇见妈妈哭的厉害,便止住泪,劝慰妈妈:“妈妈,别哭了,我不怕,老师常教我们说,要坚强!即使我截去了一只脚,还有另一只脚啊,失去了我,你们还有弟弟啊!”室内在哭泣,室外在下着雨,仿佛天也在哭泣!
  
  戴院长两姐妹及静的丈夫都劝慰着她们。静在打着点滴,想抚慰却又不知如何抚慰好。她不明白小薇的具体病情,但一听“截肢”,猛然一惊,不知所措。“截肢”,年轻的生命,花一样的年龄,以后该怎么见人,怎么上学,怎么生活,以至于将来怎么工作,怎么找对象,太可怕了!静如同看到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被人无情地活活地掐断,掐死了一样,这跟判了死刑有什么区别,生不如死,后果真是想都不敢想。天使一般的小女孩,失去了翅膀,该怎么飞行?同是天涯沦落人,由彼思已,由已思彼,静仿佛忘却了自己的痛,而为小薇的痛而痛,仿佛自己的也要截去一样,不由心痛,泪不禁自然而然地悄悄滑下,泪水模糊了双眼,仿佛眼前的鲜花也不再绚丽了,随着小女孩即将枯萎死去一般。“妈妈,别哭了,我不怕”,没想到小女孩说得这么轻松,静感到自己都无法如此轻松坦然面对,不及一个孩子,想想自己的这点伤,这点痛,相比之下,根本算不了什么,还寻死觅活的,真是羞愧!
  
  (七)小薇的画
  
  不久,当大家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医生和护士小姐来了。他们劝慰小薇一家别哭了,道:“不要哭了,现在要打针了,哭着,怎么诊治?心情放宽点!有很多人不是被病害死的,而是被病吓死的。有的人,得了小病,却被吓得成大病;有的人得了大病,却象得了小病一样看待,大病也没那么可怕了,也好得更快了。”于是大家止住了悲痛与哭泣,让医生诊治。静感到自己仿佛就是那种得了小病,却被吓得成大病的人,无颜以对。
  
  小薇打完针后,突然一阵阵恶心,呕吐,面色很难看。她爸妈帮她揉着,按着身体,稍稍减轻她的痛苦。医生说那是药物的正常反应。
  
  医院天天都有人送来费用清单,钱不够了,便要去交费。医生找小薇爸妈谈话后第二日,小薇爸便回去了,听说回去借钱,筹钱,给小薇治病。小薇由小薇妈照料,至于小孩,听说请小薇的姑姑帮着带了。小薇妈妈,成天忧心忡忡的,而小薇有时巨痛,不痛时看看书,看看电视,画画儿,说说笑笑,仿佛还很轻松没事儿一样。她画了一幅画,小薇妈妈拿给我们看了。上面画了一所学校学校前有树,草,花,喷泉,有运动场,还有一群学生手拉手笑着,跳着。学校上方画了太阳,云彩,还有小鸟,还有个可爱的小天使在展翅飞行。画上写着:我想回到学校去上学!我想做个健康快乐的小天使!这可能是小女孩的心声。静看了,眼睛湿了,多想帮帮这可怜的孩子,可是自己躺在病床上,又能做什么呢?术后天天早中晚打三次点滴(打头孢多钠米针,甘油果糖,鹿瓜多肽等注射液),手上扎了很多针眼,青了,还常肿起来,又做电疗,冰敷。四五天后,静更好了,没那么痛了,可以起来活动一下了,可以自己洗脸,上厕所,端水了,只是多长出了“两只脚”(双拐),还天天要做抬腿锻炼,以防肌肉继续萎缩。
  
  (八)骨肉瘤,是什么?从没......
  
  静慢慢感觉好些了,便经常拄着拐杖慢慢来到走廊内,稍做运动,不能走太远。走廊内几盆盆景,仿佛更加枯萎了。窗外,一片高楼大厦,车来车往,却无法走出去,只能望着天哀叹!戴院长没什么大问题,可以自由行走,而小薇却躺在床上不能走动,好在小薇妈妈借来了轮椅,有时推着小薇出去散散步;而小薇妈妈妈却常是忧心忡忡,愁眉不展,叹着气!慢慢地,静隐隐听到一些人对小薇的病小声议论着,说做什么化疗,有生命危险等等。戴院长经过走廊时,她悄声问戴院长,小薇到底得了什么病。戴院长跟医生熟,消息灵通,懂得也更多,她长叹一声,小声道:“哎,可怜的一家人啊!医生说小薇得的是骨肉瘤,一种恶性肿瘤,骨癌的一种。这病常发于青少年,比白血病还可怕。轻点的,可做关节置换,要一直几年一换,小薇检查时已经很严重,更可能要截肢,否则癌细胞会飞快扩散和转移,恐有生命危险。小薇现在在做化疗,术前要做四个疗程的化疗,控制病情,一个疗程约要两万元。手术后可能还要做十二到十八个疗程的化疗,手术风险很高,费用也多,到做手术就要十几万,还有后期化疗检查费用,可能共要四十多万吧!她爸只是一个机械厂普通员工,家里还有个小孩,每月只有两三千块,上哪借这么多钱啊?即使截了肢,还有生命危险,五年生存率为百分之五,六十左右。”听到这,静更是难受。谁能想象得到,一个天真可爱如天使般的小女孩会得恶魔般的病?
  
  “骨肉瘤”,是什么?静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可怕的病。在想象中,最多是截肢,落下残疾而已,而现实比想象还要坏许多许多。这才真的是生命难以承受之痛,换作自己,不知该怎么办?生命应当选择放弃,还是坚持呢?你能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治,任其痛苦死去吗?你又能忍心看着女儿截肢,还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活下去吗?又要那么多钱怎么办啊?也许这就是人生的“生死两难”,无论生与死都是种痛苦的选择。曾以为自己是世上很不幸的人,不知天下还有比她不幸千万倍的人。老天啊,为何如此不公?命运啊,为何如此残酷?生活啊,为何如此多难?
  
  (九)学校的捐助
  
  小薇家的亲戚朋友,相继前来看望小薇。入院第二个星期天,小薇的班主任带着几个老师和同学来了,提着牛奶,水果等等递给小薇妈,还带来了新学期的新课本。“老师”,小薇哽咽地叫着,见到老师和同学,如见到久违的亲人一般,激动得眼泪汪汪。“小薇,别哭,不要怕,坚强点,有老师在呢,肯定会好起来的!小薇一直都是好样的。”老师劝慰着,勉励着,询问着小薇的情形。
  
  同学们见到小薇也开心地叫着:“小薇,你好吗?很痛吗?”,“我很好,不痛”小薇道。小伙伴们纷纷递给她们自己给小薇的小礼物,有自采的鲜花,自折的千纸鹤,自制的风铃,书,笔,音乐盒等。有一个美羊羊的布娃娃,上面挂着一张贺卡,贺卡上写了很多同学们的留言:小薇,坚强地活下去!小薇,做个坚强,快乐的微笑天使!小薇,快点好起来!小薇,我们好想你!小薇,快点回到学校来上学!小薇......
  
  同学们和小薇叽叽喳喳聊着,说着一些学校里的趣事。孩子们童真的脸上,没有因小薇的病而疏远她,冷落她,奚落她,有更多的是同情与关爱,盼望能给小薇带来一些快乐。一个同学模拟着说道:“有一次上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成语‘扑朔迷离’,叫王强回答成语的意思。王强坐在第四组角落里,他戴着眼镜,没看明白,站起来道:‘老师,看不明白’,老师开心地说:‘回答得对,王强,请坐下’,下课后,王强跟我们说着,瞎蒙蒙对了,哈哈哈,我们听着,都哈哈笑了。”小薇听了,微笑了。“这不算,还有更好笑的呢”别的同学也说着笑着......
  
  她要好的同学丽丽道:“小薇,现在开学了,大家好想你回到学校来上学。无论学习还是体育,唱歌跳舞,总是你最行。大家不会做的作业,都喜爱来问你,你总是热心答题;搞劳动,都喜爱和你一组,你常挑重活,脏活,不怕吃亏;唱歌跳舞,和你一起表演才配合得更齐;体育竞赛,和你一组常得第一;玩游戏,都喜爱和你一起才有味。你知道吗?学校发动给你捐款时,同学们都喊道:‘小薇,小薇,我爱你,我要全力帮助你!爱是永不放弃,生命就会有奇迹!’我听着,都流泪了。”丽丽拉着小薇的手,又道:“我们一起唱段歌吧!好久没和你一起唱歌了。”“好的”于是,她们一起唱了《水手》中的一段:“:“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不要问为什么......”后来,同学们叫小薇独唱一曲,小薇唱了一首《天使的翅膀》:“.....曾飞舞的声音,象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病室中传来了久违的歌声。聊了许久,快要回去了。班主任拿出一大叠钱给小薇妈妈,说:“这是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捐给小薇的,共两万七千多元,零钱还来不及去兑换成整钱。也许太少,解决不了问题,但总是大家的一份心意,请收下吧!”小薇妈含着泪,接过钱,连连道谢。那叠钱中有100,50,20,10元的,还有5元,1元的,仿佛是一个个小天使在向着小薇微笑,病室中的鲜花也在微笑着。班主任又再三嘱咐小薇道:“小薇,我们要回去了,下次来看你,老师会一直支持你的。记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不要颓丧,不要哭泣,肯定要坚强,坚强地活下去,生命是可贵的,活着才有盼望!”
  
  病室中仿佛充满着爱的温馨,散发着爱的力量!此时此景,身处其中,你还能无动于衷吗?戴院长和她妹各掏出一千元钱,递给小薇,道:“小薇,小当心意,愿你快点好起来!”静也掏出五百元给小薇(虽然自己也是病人,治病自费,且家在农村不富),她觉得不给,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对于她的病来说,还给得太少,但是能力有限,如果人人给她献出一份爱心,就能移山倒海,冲破万难!静仿佛被某种真情与爱的气息感染着,振奋着,也许以后的路还很艰难,但她不会再悲痛,不会再哭泣,不会再气馁!
  
  (十)小薇的日记
  
  这天,老师和同学们走后,小薇脸上挂着快乐又失落,嘴里咬着苹果,刹那间微笑,刹那间傻愣,又在本子上写着,画着。本子搁在床边,小薇睡后,静偷偷看了一下,上面写了一篇日记:
  
  今天,班主任,老师和同学们来看我了,我好开心!老师们给我买了水果,牛奶,还给我带来了新课本,同学们还送给我一些小礼物,最后老师说学校捐了两万多块钱给我,我好感动!老师说,没有给我买花店的鲜花,省着给我买吃的实惠。好久都没和老师同学们在一起上学了。我好想回到学校和她们一起上课,一起玩,那是多么快乐快乐的日子!现在却是躺在病床上不能走,不能动,还说可能要截肢。我知道我的病很严重,又要许多钱。截肢,我都不怕,更怕的是连累了爸妈,为我操碎了心,连累了小弟弟不能好好照料,真想死了算了。但是老师一再对我说:‘小薇,肯定要坚强,坚强地活下去!’如果我死了,老师同学们,还有爸妈都会难过的。我不能放弃,如果自己都放弃了,那别人的支持与帮助,又有什么用?
  
  静看着,泪不禁滴落在本子上。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可能和病痛打交道,和残疾沾边。当意外发生后,曾经想过,如果残疾,情愿死了,也不愿苟活。相比起来,其实自己只是受了一点小小的损害,根本算不了什么,就要放弃生命,竟不如一个小小的女孩。曾经也一度告诫自己要坚强,坚强却总在脆弱的边沿挣扎,摇摆不定,不堪一击!生命是可贵的,人生怎能轻言放弃,痛过更要懂得珍视!
  
  (十一)辞别,互道一声珍重!
  
  十多天过去了,戴院长已出院。静也入院半个月了,更好些了,现在输的液减少了,医生说拆完线就可出院了。做手术时,膝关节两侧各开了一个小洞,伤口较小,绷带扎了两天,早已取下,伤口处裹了纱布。医生取下纱布,拔线头,消毒,重又裹上纱布,很快拆了线。医生原本说再观看两天出院,但有病人要来,床位紧缺,准允出院。于是,静的丈夫奔忙着办理了出院手术。而小薇,却还要进行化疗,间歇一些天,又要继续化疗,头发也慢慢掉。对于她来说,痛苦与磨难才刚刚开始,还要经历漫长艰难的“九九八十一难”,方能解脱。将来的路,究竟会如何?谁来陪她一起走过?
  
  这天,小薇爸来了。他来过几次,一直愁眉不展,这次伸展开了额上的皱纹,比较欣慰地对小薇妈说:“小薇妈妈,我已筹集了小薇做手术的费用。家里的积蓄约有四万多;到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五万多;厂里同事,朋友,邻居等等捐了三万多;加之学校捐的两万多,差不多可做手术了。至于术后的费用,只有边筹边治。我想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媒体,寻求社会的一些援助,拯救小薇。我们肯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来拯救我们的女儿!”大家仿佛看到了小薇活着的盼望,只要前一秒不扫兴,下一秒就有盼望,只有活着,人生才会有盼望!
  
  要走了,究竟医院非久留之地,多住一天要多一天的费用,而且要让出床位给新病人,若非求医治病,又有谁乐意来,且留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呢?只是......有点担忧,牵挂小薇......想留下来,看到小薇顺利做完手术......想看到她坚强地活下去......想陪她多走一段路,给予她生活的信念,勇气与力量......还是感谢她给予了自己生活的信念,勇气与力量......静想着,小薇并非她的亲人,只是求医治病中偶遇,相逢相识相处十多天,也许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为何却会象亲人一样为她担忧着,牵挂着?静想不明白,这种感觉,也说不明白,也许每个人都会这样。
  
  静走到小薇面前,抓着她的手,道:“小薇,我要走了,真不知说什么好,你肯定要坚强地活着,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回去后好给你打电话,祝你早日康复!”小薇拿出一串彩纸折的千纸鹤,在上面写下了电话号码,还写上了“小薇”两字,递给静,道:“阿姨,感谢你,关心我!也祝你早日康复!这是同学们送给我的千纸鹤,送给你一串,愿你一生健康平安!”彩色的千纸鹤在小薇手中摇摆着,摇摆着,仿佛一只只小天使,小精灵在飞舞着,旋转着......
  
  静接过千纸鹤,拄着拐杖慢慢走着,和丈夫一起离开病室,挥手辞别了小薇。再回首,小薇可爱的脸庞,特别的动人,呆立在病室前,走廊里的盆景仿佛又有了一点生机!静忍住眼泪,走出医院,她感到天,特别的蓝;空气,特别的清新;风景,特别的漂亮!
  
  “我回来了,但愿一切都过去了!”静在内心大声地呐喊着。
  
  (十二)天使的翅膀
  
  朋友,当你坐在办公室里敲着电脑时,当你和爱人牵手散步时,当你喝着茶,品着咖啡时,当你出差旅行时,当你接送小孩读书时,当你一家举杯庆祝时......你是否感受到生命的可贵,是否体验到生活的美好,每一种一般皆是幸福,健康平安是幸福之本,世上还有多少人不能享用这样的幸福!是否更应珍视所拥有的,珍爱生命的每分每秒,每点每滴?是否全力关注着,援助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一生无愧无悔?
  
  天边飞过一群小鸟,是可爱的小天使在展翅飞行么?
  
  可爱的小天使,
  
  绽放着漂亮的笑颜,
  
  展开雪白的翅膀,
  
  在蓝天上自由快乐地飞行!
  
  风儿向她招手,
  
  云儿向她呼唤,
  
  朝阳向她笑看。
  
  是什么恶魔,射穿了她漂亮的翅膀,
  
  摧毁着她的生命?
  
  天使忽然从云端上摔下,
  
  失去了往日的风彩。
  
  天使的翅膀受了伤,
  
  落下了难过的泪,
  
  舔着受伤的羽翼,独自悲痛。
  
  谁来拯救,受伤的翅膀,
  
  助她,重回蓝天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湖南大学 湘雅医院 岳麓书院 年轻妈妈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开始新一年的生涯 下一篇请台上来合唱一首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