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赚70万:我在美国废品站拆飞机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20-06-21 16:40:12 人气:

 吴钧是合肥市一家机械厂的高级技工,因陪读去了美国。在那里他没有成为工程师,却成了一家物资回收公司的拆卸工。拆解的报废物更是令人大吃一惊:从大炮、坦克、直升机,直至堪称“空中巨无霸”的大型客机。其间,他也了解到了这个行业鲜为人知的丰厚利润。吴钧说未来20年全球将有7000架飞机结束飞行,而中国目前还没有一家航空回收公司,2011年他将回国创办一家这样的公司,打破外国人对这个市场的垄断。他在异国有趣的打工经历,令人耳目一新。

  洋餐馆打工幸遇温州老板

  2006年,在合肥一家机械厂工作的吴钧因为妻子到美国留学,他便以陪读的身份同往。

  可是到了亚利桑那州的固特利市,夫妻俩才发现,美国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每月的租金就要1200美元。还有当地的物价高得惊人,在超市里他们看到3根迷你小黄瓜就要5美元,1盒小菠菜10美元,至于鸡蛋、牛肉等,价格更是国内的好多倍。凭太太那几千美元的奖学金,两个人根本无法生活。

  吴钧想外出打工赚钱,可在就业压力很大的美国找份工作并不容易。一次次碰壁后,这个安徽汉子十分沮丧。后来他好不容易才在一家餐馆当了一名洗碗工。洗碗的池子有三个:在第一个池子里,先用热水把油冲掉;第二个池子是洗涤剂,洗净;第三个池子是消毒水,先泡再烘干。

  老板递给他一副手套,可是,戴手套特别不方便,吴钧干脆把袖子一直撸到胳膊肘上面,光着手干。一整天,除了吃饭离开池子十分钟外,他从早上10时到晚上10时,不停地洗了12个小时,累得连饭都不想吃。

  回到家里,吴钧常常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最难过的是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从国内的高级技工到美国洗碗工,他觉得很憋屈:人生怎么就落到了这步田地?

  一次,吴钧结识了一名温州商人李先生,两人一聊十分投机。对方说:“干脆你到我家里干活去吧!”原来过去一直租公寓住的李先生,最近在远郊买了一套大别墅。看房时经纪人指着房子后院的一大片斜坡山地说:“这些土地都是你的!”李先生欣喜若狂,可等他买下别墅住进去一个多月才发现,这竟是个大麻烦。他家那片十几亩的坡地,都长起了荒草。不久,他便接到社区巡警的警告信:如果不在4个星期内将荒草清除,那么,社区管委会将派专业队伍来进行清除,所有费用将由屋主承担。

  了解这项法规后,李先生马上找来相关的除草队进行估价,估出的价格吓了他一跳,全部费用需要1.8万美元。这时,他才想起当时经纪人说的那句话:“这一大片土地都是你的。”实际上的含义是“这一大片土地都归你管,稍管不好,就得罚你款”。

  其实并非拔完荒草就万事大吉,你还要种花种草搞得跟花园似的,因为周围的环境十分优美,如果你不将自己的庭院收拾整洁,就会影响社区的整体形象。就这样,吴钧成了李先生的园丁,月薪2000美元。对他来说,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庆幸自己异乡遇贵人。

  在美国“废品站”大开眼界

  在吴钧的耕作浇灌下,那块荒地被弄得绿草茵茵,鲜花遍地。最令老板满意的是,吴钧还在花草中间搞了一个2亩地大的小菜园,里面种满了豆角、芜菁、西红柿、黄瓜等等。这位温州商人说,过去他喜欢晚上泡酒吧,扔掉很多钱不说,经常醉酒还伤了胃。现在,他更喜欢在自己家的小菜园里,享受一种“桃花源”般浪漫而美好的时光。

  太阳下山后,夜幕悄悄降临。看着一颗颗细碎的星斗挂满天空,深深地呼吸着田园清新的空气,两人总是聊得很开心。“老板这么有钱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吴钧一打听才知道,李先生竟是位“破烂王”!他把美国的旧纸板和废铜烂铁等,一次十几个集装箱运到国内,赚了大把的钞票。很多黑人每天开着卡车到各大垃圾站淘宝卖给他,据说这些捡破烂的收入都赛过了白领。吴钧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兴趣。

  因为平时有很多空闲时间,2007年5月,李先生就介绍他到当地一个著名的物资回收公司兼了一份工。一走进这家“废品站”,吴钧就吃了一惊,只见在几百亩大的空地上,黑压压停满了报废的汽车,他的工作是拆卸轮胎。活挺重,但每小时能赚20美元,这的确很吸引人!

  一天,从外面开进来一辆像小山一样的载重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吊车,吴钧十分纳闷。不久他惊讶地看到,竟从上面弄下一辆大约5米长、两三米宽的坦克,上面锈迹斑斑,应该是报废已久了。坦克上端炮塔上印有一个红角星,还有白色的阿拉伯数字编号。有人爬上去摇了摇炮管竟纹丝不动。但坦克肚子里已“面目全非”,电子设备及火控系统已被军方拆除,可能是出于保密的原因。因为美国人对自己的军事技术向来很自信,即使成了一堆破烂,也怕被别人偷了去。

  只见几个穿蓝色工装的技术工人赶了过来,马上拆卸坦克的履带。这个庞然大物重35吨,浑身都是好钢,收购价仅区区3000美元。吴钧想:这要是弄到中国去得卖多少钱呀!工友却告诉他,像坦克和自行火炮这类报废的武器装备是不让出口的,必须统一卖给定点的钢铁公司,回炉后用以重新铸造武器。

  听说吴钧是名高级技工,几位同事非常吃惊,很快就推荐他专门卸拆各种精密零部件,因为这是一项技术活。不久,他们被派到一个很远的废弃小码头上干活,到了这里吴钧更为吃惊。原来这次要拆解的不是坦克,而是一艘军舰!

  这是一艘二战时期的美制登陆艇,据说报废后曾被人买下收藏。后来那位富翁因做生意破产,就索性把它当破烂卖了。吴钧走过去,只见船头略显方形,雄壮异常,有两扇硕大铁门;铁门内如跳板的装置露出船舷两三米,直指天空。别看被海水腐蚀了半个多世纪,这艘自重600吨的登陆艇当年的豪气仍存:船体依旧结实、宽阔的船舱可装下多辆坦克……

  吴钧和另外两名工程师,专门拆卸各种仪表等贵重零部件,因为它们多是用金银等稀有金属制成的,非常值钱。其余的20多人负责用电焊切割,大伙整整忙了一个月,才把这个庞然大物一点点运到 “废品站”。

  2009年初,吴钧所在的这家公司又得到一条消息: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47飞机,飞行年龄已有24年,完成了最后一次航班,目前停放着等待淘汰。老板罗杰·豪吉斯大喜,马上飞往德国,商谈相关事宜。结果,不费吹灰之力,他就把业务给揽了下来。

  “飞机也可以回收吗?”当时吴钧十分诧异。同事告诉他:“飞机达到一定飞行年限,维修保养成本很高,只能退役。退役后的飞机,进行适当的回收作业,还能挖掘出不菲的价值。”

  当老板把胜利的消息传回来时,大伙开始欢呼“发财啦”。冷静下来,吴钧有些纳闷:从网上查询到的资料看,波音747可谓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七十多米长,机翼宽度也有六十米左右,重量就更不用说了。公司作业区又没有机场跑道,这个大家伙怎么降落呢?

  直至开始工作,谜底才被揭开。原来,亚利桑那州拥有大片的沙漠地区,艾克瑞夫特回收公司早就在沙漠中修建了停机坪。

  老板指定拆解这架大型客机的任务,由吴钧等6名技工完成,用时不得超过12周。这不同于那些“生锈的铁疙瘩”,怎么拆卸都行,抡起大锤砸都可以,反正是废铜烂铁。而这玩意儿可金贵得很!

  面对一架配置着世界上最先进仪器设备的豪华大飞机,精通机械的吴钧却一筹莫展。别说拆飞机,以前,他连飞机的零部件都没摸过。这名中国技工做梦都没想到,正是拆解这架大型客机,让他无意中发现了一座“金矿”。


天使阅读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年赚70万:我在美国废品站拆飞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