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国家安全局破获一起台湾间谍案,主犯吴兵落网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20-06-21 16:39:44 人气:

 2007年10月,杭州市国家安全局破获一起台湾间谍案,主犯吴兵落网。他本以为在澳大利亚通过互联网对中国大陆开展情报活动会很安全,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上了船”就不可能抽身

  吴兵今年44岁,是浙江省杭州市人。2000年,吴兵的妻子自费到澳大利亚留学, 2003年4月,吴兵也带着儿子去了悉尼。不久,吴兵获得了澳大利亚的永久居留权。

  2003年11月,吴兵到一家贸易公司应聘,经理对他曾经的参军经历非常感兴趣。事实上,这家所谓的公司正是台湾“军情局”秘密派驻澳大利亚专门用来招募间谍的掩护公司。刚出国时,吴兵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在国外过上好日子,却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现实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当面临高额回报的诱惑时,吴兵走上了当间谍的不归路。

  可是,间谍活动远非吴兵当初被告知的那么简单,几度回国搜集情报不力,吴兵的表现让上线很不满意,吴兵拿到的钱也比想象中少很多。后来的事实证明,一旦上了台湾间谍这条船,想抽身几乎是不可能的。

  2006年8月,一个操台湾口音、自称“杰克逊”的男子找到吴兵,成了他的新上线。杰克逊在请吴兵吃饭时说,这次希望他利用互联网搜集情报。吴兵当时想,这个办法比较新,而且在网上搞情报,在家里没事就能做,安全肯定没有问题,搞得好同样可以赚大钱。

  随即,杰克逊指导吴兵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大陆的军事网站、退伍军人网站和军事论坛。杰克逊“点拨”吴兵说,大陆的这类网站上有很多军事爱好者和现役、退役军人,他们都知道不少军事秘密,可以通过和他们在网上交流来打探、套取乃至购买军事情报,另外,一些大陆专业招聘网站也是值得好好打探的地方,在那里注册的人大多想找工作挣钱,只要有利益,不少人会主动找上门来。杰克逊还诱惑吴兵说,很多大陆网民在网上没有什么防范意识,“公司”内部有很多人都直接在互联网上搜集情报,收获很大,而且在网上操作还轻松方便,基本上没什么风险。

  吴兵回到家里就埋头在电脑上干了起来。刚开始,他按杰克逊教的以试探为主,在一些军事网站和军事论坛上寻找有可能掌握情报的人员,设法搞到他们的信箱,然后群发征稿启事,打着一家澳大利亚“防务周刊”的幌子鼓动大陆人员投涉及中国军事的文章,并许以高额稿酬。利用自己的军事知识,吴兵还在很多军事论坛上跟帖,和军事网友交谈,套取情报。他有时投其所好、大肆吹捧,引诱网友继续说出更重要的内情,有时又用激将法刺激对方拿出更准确、更内幕的信息。后来,吴兵还让台湾谍报机关出钱,在一些招聘网站上注册会员,以国外信息咨询公司的名义招聘大陆的信息人员,专门针对可能的涉密人员,许诺待遇从优。慢慢地,胆子越来越大的吴兵为了取得更好的“绩效”,早日拿到更多的钱,甚至公然在一些网站和论坛上提出“高价收购”中共党、政、军文件资料。

  “在网上活动也是会被发现的”

  有些人先后上套了,他们在网上回信表示对招聘信息或征稿内容很感兴趣。后来办案人员说,上钩的人中有一些根本不知道这是间谍机关在网上设的圈套,但也有个别人心里隐隐约约有所感觉,然而这些人觉得网络是个无边无际的信息海洋,自己偶尔在网上做点什么违法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注意,何况还能挣不少钱。然而,他们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种属于出卖国家机密的事情不可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对这些回信的人,吴兵和他身后的情报人员都不会放过,觉得谁身上有“料”,就会先给他们一些甜头,一来二去之后就会毫不掩饰地以涉密资料为交易条件,拉他们下水。

  吴兵在网上先后向200多人发了邮件,其中有的人在不知情间提供了情报。吴兵把经他细心记录的每个人的详细情况统统进行了交代,这些人中知情或不知情,有情报提供行为的有十多人,吴兵直接经手给3个人汇过钱。

  其实,在吴兵开始从事网上搜集情报和发展间谍初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杰克逊根本没有提给他报酬,即使给了杰克逊资料他也不讲吴兵可以得多少钱。吴兵和杰克逊交涉了多次才被告知,“公司”同意在获取资料后,吴兵可以和对方三七分成。但吴兵还是觉得“公司”给的钱实在太少,杰克逊就悄悄向他捅破“反正经费到了你手里,你想怎么分配都可以”,联想到杰克逊时不时让自己在经费收据上以不同的人名签收,吴兵顿时明白了:原来情报报酬是可以层层克扣中饱私囊的。于是,吴兵也开始上行下效,大肆克扣应该支付给别人的情报报酬。

  杰克逊曾几次向吴兵提出,要他把提供了资料、收到过报酬的那3个人转给他,吴兵都拒绝了。吴兵想,如果转给他,那我还有什么用处?到了2007年3月,杰克逊开始给吴兵按月发放一定的固定薪酬。

  2007年的五六月份吴兵发现自己的电脑老是出现异常情况,就报告了杰克逊。杰克逊让吴兵要多注意安全。这之后,吴兵才慢慢意识到,在网上活动也会被发现,网上搜集情报原来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和安全。他心里非常害怕,在8月份赶紧搬了家。

  害人害己,痛悔终生

  吴兵最终没有逃脱法网。在看守所里,吴兵反复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不是仇恨国家,我只是稀里糊涂地被小利蒙住了大义,只是想着从国内套点东西就可以挣钱,见利忘义。现在,我这一辈子彻底完了,背着背叛国家的罪名,永远都是个罪人,我的家里人也都被我害得抬不起头来!”他现在特别恨那些把他拖入深渊的台湾间谍。他说:“我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就是他们手里随时可以抛弃的工具,他们根本没有对我进行什么培训,就让我们去找关系搞情报,而他们自己呢,从没有进过大陆,杰克逊就更怕了,他说他连中国周边的小国家都不去。他们在安全的地方,我们搞来东西还要层层扣我们的经费。想起来,我真是愚蠢透顶!”

  对那些他在网上认识的人,他开始只是觉得那只是种生意,利益交换,并没有什么自己害了他们的感觉,但是,当他知道有的人因此受到法律严惩时,他还是深深地低下了头,声音颤抖地说:“是我害了他们。他们其实根本没有从我这里拿到多少钱,但是因为我诱惑了他们,他们这一辈子全完了。有了背叛祖国、出卖国家机密的前科,他们还能有什么指望!”

  这些人确实是被吴兵害惨了。有一个非常聪明很有电脑天赋的年轻人,当地的公司月薪8000元聘他,他因为嫌上班受约束不去,结果在网上看到吴兵发出的诱惑,觉得做起来不难,就发出去几份资料,一共收了一万多元钱,换来的却是法律的严惩。

  办案人员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吴兵这个案子里,别人吞下了台湾间谍和他们自己合种的苦果,东窗事发,追悔莫及。他们怎么就不深想一层,那些危害国家的事情,怎么能去碰呢?难道在互联网上做就没有人知道了吗!真是利令智昏啊!


天使阅读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一个落网台谍的忏悔


上一篇:成功之道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