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妈妈亲手做的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9-03-12 21:33:04 人气:

  周一的早上,公司总经理吴庆东到行政办公室作例行巡视,新来的大学毕业生李慧连忙站起身打招呼。李慧听同事说过,吴总是军人出身,虽从商多年却依然保持着严谨的军旅作风,吴庆东对李慧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开,突然,他的眼光不经意落到了李慧的坐垫上。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坐垫,一尺左右的正方形,粗粗的布面上用细密的针脚绣着两只蝴蝶,一上一下,翩翩起舞,十分生动。

  吴庆东身体微微颤了一下,问:“这个坐垫是你的?”

  李慧有些紧张地回答道:“嗯。”

  “在哪儿买的?”“是我妈妈亲手做的。”

  吴庆东“哦”了一声,说了句“你工作吧”,就离开了。

  李慧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她从吴总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从第二天开始,吴庆东每天都会去李慧所在的办公室,还没话找话地问李慧:“吃早餐了吗?适应工作环境吗?”

  年中,公司对部分员工进行了业务考核,吴庆东亲自担任主考官。考核中最重要的环节,是与吴庆东等高层领导面对面地谈自己对公司发展的设想。

  李慧在阐述完自己的设想后,吴庆东突然问:“如果让你当经理,你会如何管理你的部门?”李慧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眼睛盯着吴庆东,结结巴巴地不知怎么回答。

  考核过后,李慧心里很忐忑,担心自己的紧张会影响考核成绩。谁知没两天,吴庆东派刘经理去签一份重要的合同时,特意吩咐带李慧一起去。这分明意味着公司把李慧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了。

  一时流言四起,不少人怀疑吴总“看上”了李慧,可李慧既没有背景,又相貌平平,吴庆东看上了她什么呢?

  金融危机爆发后,吴庆东的公司也受到了影响,裁员不可避免,公司里的员工都惴惴不安。裁员结果公布后,正如大家所料,李慧不在裁员之列。

  有人不服,就悄悄地将李慧和吴庆东的事儿透露给了吴庆东的妻子张芸。张芸正为自己娘家的人被裁掉窝心呢,一听这消息,立即气势汹汹地来到丈夫的办公室,张口就问:“为什么要裁掉我侄女玲玲?不是说好不裁她么!那个李慧,你为什么不裁掉她?”

  吴庆东平静地说:“玲玲仗着是我的亲戚,不好好工作,裁掉她是应该的。至于李慧,她工作踏实认真,理应留下。”“少跟我打官腔,你是被她迷住了吧!全公司都在议论你们,你以为我不知道?”

  吴庆东沉默了一会儿,吩咐秘书说:“叫李慧来一下,让她带上她的坐垫。”

\

  李慧来到总经理办公室,见张芸面色阴沉,不禁吓了一跳。她转身要走,却被吴庆东拦住。吴庆东拿过李慧手里的坐垫,对妻子说:“你好好看看,眼熟吗?”张芸一愣,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丈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吴庆东说:“你现在回去,找出咱家那个坐垫,别的事等我回家再说。”

  张芸灰头土脸地回到家,果然从吴庆东的旧箱子里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蝴蝶坐垫。张芸心里一颤,这李慧莫不是吴庆东的什么亲人?

  入夜了,忙碌一天的吴庆东回到家,张芸刚想问个究竟,吴庆东却拿起那只蝴蝶坐垫,向妻子讲述了一段往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吴庆东在沈阳军区服役。一年冬天,部队接到一个协助电影厂拍摄战争影片的任务,任务期间要驻扎在辽宁塔山一带,由当地老百姓协助解决战士们的食宿。

  当时,吴庆东是班长,他和另外几战士被分配到村民李鸿家。李鸿和妻子秀珍非常热情,把家中好吃的全都拿出来招待这些解放军战士。当时李鸿的小女儿只有两岁,扎着两只羊角辫,像只跟屁虫似的围着吴庆东和战士们转。

  因为拍摄的是战争片,自然少不了激烈的战斗场面。在拍一组爆破镜头时,发生了意外,吴庆东的腿被炸伤了。部队让他在医院静养,可是他放不下心班里的战士,硬是在处理完伤势后悄悄赶回了驻地。拍摄现场是去不了了,吴庆东就每天就干些力所能及的杂活。

  李鸿和秀珍对受伤的吴庆东照顾有加,吴庆东拄着拐杖想帮忙做家务,李鸿和秀珍不忍心,总让他卧床静养,还把家里的老母鸡杀了,又买来了猪骨头熬汤给他喝,为的就是让吴庆东的伤好得快些。这令吴庆东感动不已,坚持要李鸿收下他这几年积攒下来的津贴,李鸿拗不过,只好收下了。

  可让吴庆东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李鸿便起大早赶了几十里山路,跑到县城,用那些钱买了补品回来给吴庆东。望着李鸿夫妇脸上憨厚质朴的笑容,吴庆东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电影在塔山拍了一个月,吴庆东也在李家住了一个月。部队临走前,秀珍把自己亲手缝制的一个坐垫交给吴庆东,说:“嫂子没什么好东西给你,就送你一个坐垫作纪念吧。”从那以后,吴庆东一直把这个坐垫当成宝贝一样爱惜。

  这之后,他给李鸿家写过几封信,可一直没有收到回信。第二年,吴庆东转业了。转业后他也曾托人打听过李鸿一家,才得知李鸿一家已经搬走了,就这么断了与李家的联系。那天早上,当他看到李慧的坐垫时,他立刻想到当年秀珍嫂送他的那个坐垫……

  “难道说,李慧就是李鸿的女儿?你怎么不早说!”张芸责怪道。吴庆东苦笑:“就你这德性,一根直肠子,能存下什么事儿?如果告诉了你,肯定没两天全世界都得知道。我现在还没打算告诉她这些,因为她的能力并不出众,我想……”

  张芸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尴尬地低下了头,说:“你别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谁想,就在第二天,李慧却突然向人事部递交了辞职信,然后离开了公司!

  吴庆东赶紧联系李慧,她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张芸说:“她会不会是回家了,咱们去塔山找找她吧,可别出什么岔子。”吴庆东点了点头。

  当吴庆东夫妇按照李慧在员工档案上留的地址,好不容易找到李鸿家时,却见冷冷清清的院子里满是荒草。吴庆东问邻居:“李家的人呢?”

  邻居告诉吴庆东,秀珍几年前去世了,李鸿住在大女儿家,离这儿不远。“您知道他们的小女儿李慧在哪里吗?”“她今天一大早刚回来,去给她妈上坟去了。”

  在邻居的指引下,吴庆东夫妇去找秀珍的坟。刚到坟地,远远就看见了李慧的身影。

  两人轻轻地走到近前,只听李慧在坟前轻声说道:“妈妈,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原来就是您和爸爸经常说起的那位吴叔叔。这真是缘分啊!因为您的坐垫,他知道了我的身份。这段时间以来,我默默地接受着他的照顾,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我现在明白了,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报答您啊。但女儿已经长大了,我不应该事事依赖吴叔叔,我要凭自己的努力……妈,您放心吧,我今后一定会靠自己好好生活!”

  吴庆东眼前仿佛又看到二十多年前那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姑娘。他望着喃喃自语的李慧,感叹道:“秀珍嫂子,您的女儿长大了。”

为您推荐: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