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酒驾事故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20-05-26 22:12:18 人气:

  他从外地赶来,已经是晚上八点来钟。离家近一个多月,他多想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家里,和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啊!

  一辆出租车停在他的身边,司机摇下车窗,似乎一股酒气隐隐传到他的鼻孔里。他微蹙了一下眉头,似乎有那么一点犹豫是否乘坐这辆出租车。但他环视四周,出租车们大都被蜂拥下车的旅客拦截了,归心似箭的他不再犹豫,毕竟他也有那么几次酒驾的经历,似乎并不像媒体渲染的那么可怕。

  “先生去哪里?”司机问,听得出,舌头有发短。

  “康德小区。”他简短回答后,绕过车头,打开另一侧的车门。

  忽然,一条身影先他一步毫不客气地挤进前排副驾驶的位置,坐车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大汉,脸通红,一脸络腮胡须。

  他装傻充愣地道着谢:“谢谢,谢谢!”

  他气急了,吼道:“先生,是我先谈好的。”

  “可是是我先坐进的呀。”大汉狡辩道,豪不退缩。

  他试图进一步理论,司机对大汉发问道:“先生,您去哪里?”

  “光明路口。”大汉说。

  “正好顺路,可以搭车,还能省车费。”司机息事宁人。

  他很不情愿地唠叨着,并不是反对司机的提议,而是责怪大汉的无理,打开后门的车门坐了进去。

  夜很黑,窗外光怪陆离的灯光愈发显得迷茫而晃眼,车流不时发出刺耳的笛声,整个世界透出一团莫名其妙的神秘与惶恐。

  大汉回过头来,神色比原来明显客气了许多,可他仍旧感到他身上似乎有些地方令人莫名的不自在的地方,他只求赶快到家。

  大汉递过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天宫运输公司副经理,吴九甲。出于最基本的礼貌,他还是强挤出一丝笑脸接了过来,心想:什么天宫天龙的,叫得越响,越没有正宗东西,瞧他的名字,不伦不类的,真可笑。

\

  大汉一指他的身体,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提醒道:“先生,安全带。”

  他心里责怪着:一会儿就到家,系安全带干什么,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虽这么想,但他还是不情愿地把安全带系在身上。

  出租车进入快行道,不时超过一辆又一辆的大小汽车。大汉赶忙劝阻着司机:“先生,您好像喝酒了,开慢点好不好。”

  “不爱坐请下车”司机不满地回绝道。他也怪大汉的多事,从他心里倒是希望司机能够把车开得再快些,好早些到家。

  出租车左摇右晃地在车流中穿行,大汉不时向无动于衷的司机发出焦急而惶恐的叫声和哀求声。

  就在出租车试图超越一辆依维柯时,迎面开过来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接下去就是刺耳的急刹车和两车相撞的巨大响声。

  第二天,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守护他的是他的老婆和儿子。

  见他睁开眼,老婆高兴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老公,都把我们吓死了。没了你,我们娘俩怎么活呀!”

  儿子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亲昵地叫着:“爸爸。”

  护士上前换掉输完的液体,安慰道:“先生你真命大,只轻微脑震荡,可怜那司机,死得好惨。幸好你坐在后面,还系了安全带,要不……。”她没有接着说下去,而他却知道她要说什么。

  “那位吴经理呢?他伤得怎么样?”他急切地问,此时他由衷地感谢那位大汉,让他捡了一条命。

  “哪位吴经理?你是不是脑子还没有清醒?车上就你们两个人,哪里有别人?”

  他努力回忆着所发生的的一切,猛然往包里去取那张名片。等他把手拿出来,取出的竟是一张黄烧纸,他感到恍惚,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大一会儿,交警前来询问调查当时的情况,并告知他车祸双方司机都属酒驾,让他把当时的情况作详细说明。当他再一次把经过详详细细说过一遍之后,交警也感到很诧异:“吴九甲?这个名字很熟悉。他是我去年经手过的一起酒驾事故的死亡的小货车司机的名字,因名字特殊,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交警接着说,“真奇怪,在我最近处理过的另两起交通事故的幸存者的口述中,同样出现过这个神秘的名字……”

上一篇:李默的女朋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 以眼为镜
  • 大学的四年生活充实而幸福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