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亲情故事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怪

TOP

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
2018-11-04 12:36:08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一、无法攀比的艺术

  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整理好书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时,冉雅抓着我的衣袖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快看!死人了哎!”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的确,百货大楼的门口有许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四周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着白布,身下淌了许多的血。

  冉雅赶忙掏出背包里的相机,冲着围观的人群冲了过去。看着她脸上惊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冉雅就是这样。看表面她和我们这些女生都一样,可怪就怪在她的性格上,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冉雅意外地看到了一幕惨死,竟喜爱上了这种场面。似乎越惨她就越兴奋,总是随身带着相机,把这些她自认为漂亮的照片拍下来,洗出来好好欣赏。

  那回她拍到了一个跳楼的女人,从二十楼跳下来,当然是必死无疑。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整个身子摔成了肉泥,血溅八方,虽然没看见当时的场面,可只是瞟一眼冉雅捧在手里的照片,我就不禁干呕起来。

  冉雅则是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瞪我,用一种很生气的语气别扭道:“切,早知道就不给你看了,真不懂得欣赏!”什么?欣赏!这么恶心的场面冉雅竟然用来欣赏?

  冉雅把照片举过头顶,用一种十分享用的眼神注视着上面的情况,嘴里还不住发出赞叹:“啧啧,真是一种无法攀比的艺术!”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她心里一阵寒。冉雅此时真可怕。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冉雅做朋友,似乎只是因为小时候离家出走时冉雅把饥饿的我带回了她的家——显而易见,我也不是什么好孩子。

  不过离家出走这样的喜好和冉雅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冉雅慢吞吞地向我走来,“真是的,有什么可保密的?还不让拍,厌烦死了!”显然是她没拍到,表情沮丧极了。

  “算了,那就别拍了!”我拉着她往家走,尽管不乐意可她还是随我走了,只是恋恋不舍地又看了看那里,抿了抿嘴,皱起眉头:“谢蓝,你说我这么大,杀人会不会要偿命?”

  我并不在意她说的问题,不过潜意识一惊,侧过脸去问她:“你要杀人?”

  “喂,我就是说说,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瞅你那个样。”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把相机当心翼翼地放进背包。

  我的额间已经渗出了汗珠,盼望她最好只是说说,但是我保不准她的性格会不会真的做出这件事来。

  二、你的房间

  和冉雅分别后,借着路灯的灯光,我慢悠悠地朝我最不想回的家里走。其实我喜爱离家出走是有原因的,只是不想和他待在家里。这个他,就是我爸。他是一个警察,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不是工作就是工作,甚至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女儿,所以我妈和他离了婚,哪想到他愣是把我的抚养权要了过来。

  说实话,我不是很厌烦他,只是从小被妈妈灌输的思想影响了,总觉得这个人不好,而且他的脾气确实很坏,不顺心的时候动不动就拿我撒气,我实在烦透了就离家出走了。本想到我妈那里去,可想到她又结婚了有些别扭,一赌气就离家出走了。

  终于站在了家门口,看到厨房亮着灯,从里面传来炒菜的声音,我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关掉手机,在夜色的城市中游荡。

  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冉雅家门口,二楼便是她的房间,她坐在对着窗户的书桌前,似乎在想什么,那副神情让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似乎是留意到了我,她从神游中清醒过来,朝我笑着招招手,示意让我进去。

  我只来过一次,而且还是小时候了,那时冉雅还没有现在这么神经质,是一个善良天真的女孩。站在门口,我深深地领悟到她真的完全变了!借着台灯的光,可以看到她屋子里的墙被刷成了暗红色,好像是谁不当心把血泼在了上面,进入卧房更是让我大为吃惊!墙上整整齐齐地挂着一墙用相框框起来的照片!——竟然都是那些血淋淋的场面。

  此时此刻,我好像置身于一个大冰窖,浑身上下都寒冷无比!

  冉雅的声音把我叫回了现实,看我一副呆呆的模样讥笑起来:“哎,谢蓝,你是不是看呆了啊,这么喜爱我的收藏?”

  我咽下一口气,按压下心中的恐惧和厌恶,就这么和她互相对视。她的眼神让我更加感到寒冷,好像寒风直往穿着半袖的我毛孔里钻:“你就这么喜爱这些照片?晚上睡觉不会害怕吗?”要是我,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怎么还能这样的自在?可是问完问题之后我才发觉我有多么蠢笨,她是冉雅啊!

  “为什么要害怕?”她不解地看着我,“多美的艺术啊!你看。”她指着离我们最近的一张照片笑道,这个是我在去年去郊外的时候拍的。

  我心里暗叹道,我这交的是什么朋友啊?那张照片里的人死得很惨!背景是乡间的杂田,尸体身边是一根粘着血的铁棍子,不用说,那个人的脑袋已经裂开,像一个摔烂的西瓜,脑浆混着血流在地上。怎么也没看到冉雅所谓的“美”,不过倒是让我有了一种想要吐的冲动。我面色灰白地听她继续说得眉飞色舞。

  因为没有地方去,我今天只能和冉雅共处一室,这让我十足地不自在。不是因为她,而是那满满一墙的照片,我觉得我要抓狂了!似乎深夜里哪个死者就要从里面爬出来站在你面前捧着他鲜血淋淋的脑袋问你:“要不要试试?”想到这儿,我真的是睡不着了,于是,彻夜未眠。

  三、志同道合的朋友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冉雅,我觉得我离她越来越远了,可能是因为她变态的喜好让我避而远之,也可能是因为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于小渔。

  我从来不知道除了冉雅,竟然还有人有这样的喜好,于小渔是她前些天在一个案发觉场熟悉的女生,年纪和我们相仿,她竟然和冉雅一样疯狂,甚至比冉雅更加痴迷于这种“艺术”。

  好久没有孤身一人走在放学的路上了,没有了冉雅的陪伴真的好不适应,我知道她和于小渔在一起,说不定早已经把我忘了。

  转过一个弯,我的目光停留在两个女生身上,那一抹了解的身影坐在花台上和另一个人正在秘密讨论什么。

  我正在思索要不要绕道的时候,她们两个的目光同时看向我,好像一道闪电震得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扎在我身上生生的疼。

  “谢蓝!”冉雅笑眯眯地朝我招着手,让我过去,我的脚却好像生了根,无法前进一步。我承认,我害怕,心里乱乱的,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忧什么。冉雅见我不过去,就拍拍身上的土冲我走过来,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跑,还不住地回头看,冉雅愣在原地,身后的于小渔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我……

  终于,到家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已经是凌晨了,才听到钥匙插进门里的声音。他带着一份疲劳望着我,把外衣挂在衣架上。很久没有和他见面了,我正想离开,听见他的手机响了,心里忽然一阵恼火,他真就这么忙吗?他接了电话,深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诧“什么?”他挂了电话,又穿上外衣要出去的样子,我很好奇,忘了我们之间的尴尬,看着他的背影问:“怎么了?”

\

  四、我愿为艺术而死

  我着急地跑进教室,冉雅正在美滋滋地看着什么,我的心凉了,快步走到她面前,看见她手里的那张图片差点儿没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但冉雅却不慌不忙地收好照片,静静地看着面色发白的我:“谢蓝,找我有什么事吗?”表情那样的无辜,让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可事实是,她刚才收起来的那张照片分明就是昨天那起事故的照片,我想我的心里已经有数了,我要是说了她会被抓起来!

  “西郊仓库外面发觉了一具尸体,似乎都被砍成了烂泥。”这是我爸昨天晚上出门时对我说的。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浑身一颤,心里的情感不是惊诧,不是恶心,而是一种史无前例的恐惧——郊外一个仓库旁边死了人。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关键在于那个人死亡的模样。

  被砍成了烂泥吗?竟然被砍成了烂泥!!!!

  我的脑子里飞速闪过一个情况,不知道该用什么感情来表达!因为我已经想不到除了她谁还会那么的疯狂!而且前些天她又说过那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说我这么大,杀人会不会要偿命?”

  “你,刚才的那个照片是你拍的?”我试探地问道,“不是,是昨天我在网上找的。”她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自豪地点点头大声说“是”,甚至于口气还有点心虚。我完全绝望了,我的想法,是没错的!

  就算是警察,也是昨天凌晨时才发觉的尸体,进行处理和现场勘察,大约早晨三四点左右才完结,可是她刚才拿的照片,却是白日照的!她去哪里的网站找到的?这根本不可能!

  我哭了起来,我就这么一个朋友,我真的不想失去她!她看见我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慌乱起来,一时间竟也六神无主。

  她问:“谢蓝,我知道你最好了,你不会说出去的对不对?我求求你不要说出去,好不好?谢蓝,不要说出去!”

  她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花,迟疑再三,我终于咬咬牙,用劲点头,我说:“好,我不会说出去!”

  那就让它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我乐意,冉雅,只要不失去你这个朋友,我乐意为你保住这个秘密。

  就这样,我们之间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但又好像发生了一件很严厉的事情一样,一下午没有说一句话。

  晚上她和我依旧一起回家,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没有和于小渔一起走,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怀疑,眼中闪着光:“你知道昨天死的人是谁吗?”

  我愣住,茫然地摇了摇头。

  “死的人,是于小渔。那是她让我干的,她说她乐意为艺术而死,主意也是她出的,我只是帮助,再顺便把照片照下来。你信我吗?”

  我的脑子瞬间空白,是于小渔?!真的是她?她竟然乐意死?为这什么狗屁艺术?怪不得她们昨天好像在预谋什么一样。我无话可说,但是我相信冉雅,她是不会骗我的!

  分手时冉雅转过头一脸严厉地又和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其实她为最完美的艺术死亡,是她的荣幸!”

  霎时,我觉得漫天吹着寒风,冷到极点!

  五、定格在相机中

  我一直在想冉雅的那件事,心里无比慌乱,虽然这次冉雅是依照于小渔的话做的,那么以后呢,我怎么能保证她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真是让我痛苦极了,她是我的朋友啊,可是事关人命,我真的要帮她保守秘密吗?

  带着这样的一个疑问,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决定了,最近还是躲着她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潜意识里已经把她消除在外,换句话来说,我真的无法接受她。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吵醒了,我模模糊糊地接了电话,却听见冉雅有些低沉的声音:“谢蓝,你说在什么样的场景里死去会更加好看呢?”

  我踌躇了一下,当心翼翼地问:“你要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问你什么样的场景比较好。”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子“轰”一下爆开:“够了,冉雅!你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疯了吗?”

  半晌没有回复,我咬了咬嘴唇,总觉得有那么一种不祥的感觉。

  “没错,我是疯了,呵呵,我想死,我也想试一试这种感 觉,我觉得我已经无法满足于看着别人死去,我好想自己尝试尝试,很有趣呢!然后用相机拍下来,你说好不好?一想到用我的生命拍成的照片会有那么漂亮,我真是快要开心得疯了,只是我自己看不到了。”

  我的脑子里好像装着一个炸弹,“轰”的一声炸开,“冉雅,你不要想了!委托你不要再沉迷在这种奇怪的东西上面了!”

  她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依旧低沉着嗓子继续说道:“算了,那么就把照片送给你吧,呵呵,你说好不好?”

  还没等我开口阻止她混沌的思维,电话里已经响起了“嘟……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谁攥住了,呼吸也变得难处起来。摁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传来我爸的声音。

  “爸,出事了,出事了,快到冉雅家,她出事了,快点!”我瘫在地上,带着哭腔。

  “蓝蓝,怎么了?别着急!行行,快把事情说明白!”

  ……

  然而,当他们赶到冉雅的家里时,已经晚了,因为冉雅已经永久地死去了,只留下了自己最后的模样——用相机。

  这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虽然我踌躇过,想过把这件事告诉我爸,但是我最终还是忍住了,情愿为了冉雅永久守住这个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成为我和她永久的秘密,可是,她却不在了……

  尾声

  因为冉雅留了遗书,所以直接确定为自杀,一直放在现场的相机就随着遗言留给了我。这时,我正蜷缩在床上死盯着床角的相机,我不敢打开它,我觉得这个相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可是同时脑子里又充满了可怕的好奇心——我想看看冉雅是怎么死的!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也吓了一跳,但是我最终还是哆哆嗦嗦地拿起了相机,翻开一张张照片,那是冉雅所拍下来的所有照片,一张一张……诡异又血腥,我忍住反胃的感觉继续浏览,完全不知道心里的哪一个神经被触动了,竟然惊异地发觉这些照片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堪入眼,而且还带着那么一点奇妙。

  最后是冉雅的,只不过,不是照片而是一段录像,上面清明白楚地记载了冉雅死亡的全过程,到最后,只剩下满眼的红色,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可怕景象,却又使我感到史无前例的兴奋,那些照片在脑海里出现,啧啧,似乎形成了一种妖异的唯美,无与伦比,原来这些照片,竟有如此大的魔力,堪称完美!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冉雅 只是 场面 欣赏 就是 百货大楼 真是 十楼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他们喜结良缘成为了夫妻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暂无...

相关文章

暂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