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风姿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9-06-09 22:15:24 人气:

 1134年,南宋抗金战斗旭日东升。三十三岁的抗金豪杰岳飞屡战屡胜,已迁升到清远军节度使,位置与其时的上将韩世忠、张俊等相称。

  其时韩世忠的军队驻扎在淮河南岸的楚州。一天,韩世忠上校场观察练习;时近正午,火伞高张,校场上只有少少的士兵;韩世忠不觉一惊。再抬眼一看,只见士兵们大多围在远处的小河畔。韩世忠好生奇异,快步朝那儿走去。

  他不动声色,站在几个矮个子士兵背面,眼光超出他们盔甲上的红缨,朝圈子中间望去。士兵都沉醉在重要高兴的状况里,竟没有一人发明他。

  圈子中间,两个赤着上身的人在剧烈地搏斗。一个身躯三大五粗,肌肉蓬勃硬朗,这是韩世忠军队里著名的“赛猛虎”。另一个身子却相称精瘦,个儿也较矮,皮肤漆黑,行动迅速,活像山公。韩世忠从没见过这小我。眼下,“赛猛虎”的拳法疾如闪电、密如雨点,瘦个子看来只有抵挡之功、无还手之力。韩世忠很观赏赛猛虎猛冲猛打、勇弗成当的气概。

  忽然,剧烈的搏斗停滞了,“赛猛虎”抬头朝天躺在地上。这统统是那么敏捷,产生在刹时。场子静了几秒钟,便发作了士兵们的嚷声:“又输啦。”

  韩世忠端详那个“瘦山公”,年事约二十七八岁,眼光有神,性格豪放,韩世忠悄悄有了几分爱好。

  这时,“赛猛虎”涨红脸爬起来,跳进小河洗好澡,钻出水面,发明了韩世忠,急速狼狈地爬登陆来,向韩世忠行了礼。韩世忠问:“那人是谁?”

  “山东人李宝。”

  韩世忠一听是山东李宝,知道他是一位素有名誉的抗金烈士,便浅笑颔首约请李宝进入营帐小叙。李宝在客堂坐下后,韩世忠便说:“久闻李将军台甫,世忠思贤慕才,将军可愿留下?”

  李宝脸上笑颜马上消逝,答道:“李宝已投岳将军麾下。”

  “岳飞?”韩世忠听了有点不愉快,接着又问,“岳飞待你若何?”

  “岳将军待全部将士恩重如山。”

  韩世忠眉头一皱,又问:“岳飞军队的气力呢?”

  “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敌兵破胆,庶民拥护。”

  “那我的军队?”韩世忠紧跟一句。

  李宝双目明灭一下,说:“岳家军与元帅的军队同是中流砥柱。”

  “你真不愿留下?”韩世忠盯着问。

  李宝果断地摇摇头:“除非岳将军亲令。”

  韩世忠沉吟一下,就嘱咐侍从把李宝带去好生安置,再作决议。

  李宝刚走,门卫传递张俊来访,韩世忠急速起家欢迎。

  张俊与韩世忠齐名,岳飞曾是他的部属,现在他见岳飞位置与他相称,便暗怀猜疑。他因有事去京都临安(即如今的杭州),顺路来访问韩世忠。

  宾主坐定,张俊微笑而问:“适才我见一后生出来,脸有难色,不是挨训吧?”

  韩世忠道:“我爱他的技艺,故意挽留,他执意不从,说除非岳飞亲身有令。”

  张俊“哼”了一声说:“你我久战疆场,才得此盛名,理所应得,岳飞无名小辈,竟如斯自高自大……”

  “依张将军之见,岳飞是否会把李宝给世忠?”

  张俊思考少焉,挑逗地说:“岳飞岂肯放得力将才为他人添翼?如果别人,此事又算得了什么,可偏偏这岳飞,从没把你这朝廷名将放在眼里。”

  韩世忠果真被激愤,觉得伤了自负心。实在,他是一个正派、豪放、很有军事能力的猛将。几年前,他带领八千精兵,转战在镇江黄天荡一带,抵御十万金兵达四十八天之久,以少取胜,今后威名大震。此时,岳飞忽然升官与他齐名,李宝对岳飞的崇敬又赛过本身,内心就不愉快了。当下就依张俊之计,写了封语气狂妄的信,差人送交岳飞。

  张俊别后,韩世忠把这事跟夫人梁红玉说了。

  梁红玉虽说是妇人,却颇有胆识。黄天荡大战时,她亲身上阵,伐鼓助战,鼓励士气,成了名传一时的女中丈夫。她听完韩世忠的话,便婉言道:“元帅错了。眼下国度危机,合法联结统统抗金志士,光复华夏,岂能为一将而两虎相斗?”

  “岳飞年青,蓦地升到上将,利少害多。”

  梁红玉不禁“扑哧”一笑,直说:“元帅不也是出生清贫,从偏裨升到上将的吗?”

  韩世忠愣了愣,也笑了。

  梁红玉还想说什么,可韩世忠已上床自管自睡去了。

  一晃就曩昔了十几天,韩世忠每天在等岳飞来信,信还没等着,倒先等来了一位稀客。

  这位稀客名叫吴玠,是个镇守西北的名将。

  韩世忠愉快地见了吴玠,但是当他听吴玠说是慕岳飞之名而来华夏与岳飞相见时,不禁瞠目,继而不认为然地说:“岳飞恐是盛名之下,实在难副吧。”

  “不,”吴玠高兴地说,“岳飞确是英才,既有壮士的豪放,又有儒将的精致,忠义、勇武、仁厚,集于一身。出来尽忠宋室时,他母亲还专程在他背上刺了‘精忠报国’四字哩!难怪各地志士纷纭投靠他。”吴玠又接着说,“我已见过岳飞。我看他住得很大略,也无侍女奉养,提出给他几个名媛驱使,但是他说,国度危机,为将怎能苟安享乐?嗨,倒把我说得愧汗怍人。”说到此,吴玠解嘲地笑了几声。

  韩世忠这时心才有点动了。他沉默少焉,便把话头转到他向岳飞要李宝的事。

  “嘿,”吴玠听了嘿嘿笑了起来,“想不到将军竟像三岁小儿,为了一将,却动了那么大的火气,我劝你快把李宝放还吧!”

  韩世忠有点忸捏起来说:“听君一席话,胜读三年书。李宝我放了,不外我还充公到岳飞的信,言而无信,岂不给人笑话?”

  吴玠颔首道:“也罢,就等复书再作处理。”

  数月之后,张俊从临安返来,又来探望韩世忠,并问及李宝之事。韩世忠一反其时立场,开朗地笑起来,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张俊。那信上写着。

  “均为国度,何分相互,元帅既爱李宝,当请留用。飞久仰元帅盛名,今特送楼船一乘,备有战士东西。张俊元帅处也当另送。鸿毛之物,泰山之情,乞望笑纳。”

  张俊看着看着,胃里冒出一股酸味,吐也不是,咽也不是,真不是味儿,韩世忠却在一旁感叹道:“看来你我都气宇不大啊!”

  张俊见韩世忠立场已变,也只好钳口不谈了。

  今后,韩世忠与岳飞齐心合力,抗金报国。几年后,当岳飞惨遭卖民贼秦桧谗谄时,韩世忠愤然责备秦桧,为岳飞辩解;张俊却与秦桧一伙,害死了岳飞。现在跪在杭州栖霞岭岳飞墓前的四尊铁像,就有秦桧和张俊两人,永受众人的咒骂。


天使浏览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上将风姿


相关阅读:
  • 他平生服膺母亲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