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崛起,还是自欺欺人?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6-08-14 18:18:33 人气:
  

  中国,敢问中国,是崛起,还是自欺欺人?
  
  一位19岁的少年再次来到我的治疗室,这是一位被唤醒的灵魂倔强者,我感动于这些“叛逆”的灵魂,因为他们敢于对现实说“NO”。于是,第一次来到我的治疗室就留意到这是一位不同寻常的男孩,那一刻做完治疗之后我庆幸于他来到这里,我留下了一位智者的灵魂。多年来被国内多家医院诊断为一群病名:“秽语抽动综合症、暴怒症、抑郁症、强迫症、人格分裂之类。。。。”。来到我们海天心理研究所之前,是在北方一家知名的临床医院就诊,在父母的关爱下正准备前往“开颅手术”,意在切断大脑冲动神经,来阻止这位男孩的一切外在症状。我对于临床医疗非常敏感,因为从事了12年的临床医学工作,当这位孩子的父母告知这些病史的时候,我在为这位男孩庆幸,庆幸没有被“医学残害”。孩子父母在治疗室里说,在北京那家医院门诊处遇见了户籍当地另一位病友,告知他们一家人说:“你到温州海天心理研究所找一位林仕锟医生看看吧,开颅手术还是很危险的!”爱子之心又回到家乡,过了一段时间才来到我们治疗室,这个孩子初诊看起来确实很多情绪蠢蠢欲动。而正是因为这份内在的蠢蠢欲动说明孩子内心充满了自己的智慧因子,他无处被表达,无处被接纳,无处被关注,只能通过他潜意识里的希望去表达。也许愤怒、暴怒、抽动是最好让大人们接纳和关注的方式。
  
  第一次的治疗访谈让这位孩子深深的被开启,同时我也一样被连接上了智慧的互动。他并非胡言乱语,他也并非易激惹的情绪,而是在寻找一种可以让他的灵魂表达的方式。没几次,我们建立了非常信任的治疗关系,同时他也成为我在全国带领财富能量心理学课程中年龄最小,连接很深的学员。治疗一直在持续到今天,孩子又向我约了时间,这一次分享与互动中,他连续三次起身拥抱我,当然我会敞开的接受这份礼物。从一小时的治疗室里发生了很多智慧的撞击,你无法发现这是一位少年,而是一位充满智慧的小大人。从他语言中我再次触碰出内心的感慨,在我创立民俗心理学的动机,这一份“小我的大爱”,小我是因为我存在大同世界的分别心,将智慧分别为东方智慧和西方智慧。其实,我并非分别心在作祟,而是因为生活在一方水土,一方人的认知中,做出如此疯狂的“自我”。这位少年内心同样充满了这份疯狂的“自我”,我认同他的这份流动能量,也会时而唤醒他流动的方向。他说:“看了一本书,大概意思是中国被西方列强称为东亚病夫,自己内心非常愤怒!”于是,让我连接到的深意是,中国在今天何尝不是“精神的东亚病夫”呢!从清末开始中华民族活在一种被欺压的世道里,于是唤醒了中国人开始拿出身体与灵魂对抗欺压。而到了解放之后的今天,人们再一次活在被文化和科学欺压的事实里,不管电视媒体如何报道“中国多么好!”事实告诉我们,这个民族除了存在的智慧之外,大部分人们活在一种集体的自卑里,这是一个民族的自卑导致一个国家的卑微。人们意识里潜意识里多认为西方的东西是比较好的,从宗教到科学,从文化到科学,没有不进口的好。
  
  我们不怕科学进口,这叫取长补短,可是人们对于精神进口,给予一个堂而皇之的好听名字叫做东西合璧。今天的整个中国,人们宗教信仰离开了本土化,喜欢西方的欢歌笑舞式的现代化,传播走家串户式的营销。而本土信仰在慢慢的退却,因为民族文化的谦卑,不会类似西方信仰的大爱传播。于是我们的信仰在大批量的进口,我们的民族在慢慢的西方化。我们的高端科学技术复制化,很多高端科学只有去复制西方的可能性比较多,当然也有很多“中国发现”。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一种现象,毕竟科学是一种发展史在驱动,我们落后于西方数十年的科学时代,这是必然的结果,接受吧。这个少年咨客讲到,连医学、心理学、制度多是效仿西方,模仿西方。他说的很对,当我们失去连接本土智慧,就会把总书记说的自主创新误解了,众多科学专利只是在别人的外壳、路线上做一些变动,然后就申请了科学创新。这不就是自欺欺人吗?同样,我们的心理学,这是负责人们的精神文明的智慧,也在受到巨大的挑战,在几年前中国的心理学家们口里只有德国导师和佛洛依德,却没有了孔子和老子。当国外心理学家拿着森田疗法告诉大家这是老子的智慧,拿着家族系统排列疗法的海灵格告诉你这是中国智慧老子之道,人们不知道有没有反思,我们必须觉醒了。
  
  如果不在学术和智慧领域觉醒,我们很快就会让这个民族成为“精神的东亚病夫”。因为政府也在做这样的事情,人们就会跟随,我们的很多政策在“不中不洋”,当然这种尝试是需要的,同时如果没有更深层的探寻民情民风民意,政策只是引发公信力不足的管道。那么,精神文化一样需要留意这部分的存在,我们不断意识西化,行为欧化,文化恶化。这是一种民族悲哀,老子却能让道行走地球,而2500年之后的后世后代却无法发扬光大。去年2010年度,我带着爱的大道--家族系统排列疗法从南走到北,传播很多个省市,去过山东济宁孔子的故乡,我告诉所有参加过课程的伙伴们,我只是带着老子、孔子之道来到这里和大家分享,这是中国的智慧,并非来自德国海灵格。他发现了中国的智慧可以这样方式帮助痛苦的人们而已,而我要做的是传播东方智慧,融入身心灵疗愈中。因为我们活在这样的国度和民族文化中,只有适合这样文化的技术或是智慧才能让一个生命蜕变。
  
  太多进口的学术技术,令人眼花缭乱,而实际上我们依然活在某些入侵“被知识里”。如果华夏民族意识不再本土化,这将是一个民族的悲哀。我坚信一句话:“一方水土一方人”,身心灵疗愈技术、心理学技术理论一样适合这句话,如果今天中国的精神分析专家们还在佛洛依德时代,还在德国学术里,那么你们将是一群废物。精神分析学也同样需要历史来融入华夏民族的文化中,如果今天的西方智慧东方行,我们一味的模仿和复制,没有任何借口,我们只是一种“知识的商人”,卖给无明的人们而已。当很多学术专家们把大量的知识和科学理论拿回中国叫卖的时候,那只是买的人暂时不知道这些。当拿回中国的时候,人们要做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融合,如何无缝融合知识与智慧,才能保持在中立不被带向那个方向。人类的头脑如同电脑一样,当从中国制造之后,就被植入“华夏芯片”,结果西方出了一款最新芯片的时候,看上去很好,但是并不一定适合这个中国制造的头脑。强行安装的话,就可能会出现一种现象就是水土不服(不兼容)。
  
  在大同世界里,依然存在无数的分别心,大同世界只是对部分人来说,而大部分人都还在觉醒的路上。那么,我们需要让兼容的文化存在我们生活之中,这样才能够水土相服将人类精神升华到独特性中,适合这个民族的精神状态就会绽放。如果,我们依然只是进口精神文化,进口学术技术,进口科学创新,那么我们自己是不创新的事实。同样,会有另一个现象就是我们正在“被文化”的可能性会出现,那我们只能成为连自己都无法发现的“精神东亚病夫”。这种不能发现是因为自卑里面的强悍,不承认而已。而实际上我们要让民族精神文化崛起,返璞归真,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回到自己祖宗的文化里,因为这些根源的智慧一直在传承,直到今天。我们要从骨髓里开始倔强一些,叛逆一些,才能独特性被展示出来,才能将智慧呈现出来。
  
  也许我和这位少年拥有同样的叛逆,在学习大量西方心理学之后,转向追根溯源,研习华夏民俗文化与佛、道洞见,发现这些根源的智慧是那么的深刻解读人心人性。这才是智慧的疗愈之法,于是我开始着迷于传统文化以及民间民俗习性,深刻认知到一点,所有的法都是为人存在服务,所以在民俗民间现象存在着众多智慧之法、疗愈之法。于是,最早创立一种禅鼓疗愈技术,通过身体力行的方式来疗愈抑郁症等神经症问题,疗愈效果优于传统心理学技术。而后来开始带领爱的大道--家族系统排列的时候,融合孔孟之道来跟随老子互动于这些爱的道场里。发现这样的团体才在中国人的精神磁场中各自疗愈,这些疗愈场是她们每一个生命共建出来的结果。就这样经历了7年心理学到身心灵学得路途,让我更加坚定的发展与华夏民族匹配的民俗心理学体系。前阵子,我收入四位弟子中有一位是深入在文化中的天使,引领她开始走向传统文化心灵方向,以茶道为媒介,创造疗愈身心灵的品质,这就是结合民俗文化而构建的心灵疗愈体系-----茶道心灵疗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她可以带领着中国茶道文化历史,穿越在心灵印记之间,以茶道为媒,以文化为养,以宇宙为道,一切疗愈之法就发生了。我们将不断壮大本土文化心理学队伍,未来50年是我们努力的时间,大同世界传播是我们的空间,民俗心理学将会在更多的有洞见的天使们共同崛起。我们不在让华夏文明落寞,我们不是精神的东亚病夫,我们要让文明水土相符。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