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人生

TOP

小 站
2016-05-29 12:27:13 来源: 作者: 【 】 浏览:130次 评论:0
  

  文/布衣粗食
  
  我兜兜转转去过许多地方,来来回回坐过许多次火车,路过的车站我无法记得起、数得清,只有离家最近的火车小站,我时刻记得。这个小站名叫‘木根桥’火车站,座落在县城边近郊,可能你不认真看地图,你都无法发觉这里还有一个火车停靠的小站,打这里过往的火车不多,十年前这还有客运火车经过,现在已经取缔淘汰了,只有运煤和运木头的火车偶然在这里歇息一会,然后奔向远方去。
  
  因为小站离家只有一公里的路程,所以有空的日子我也常来。站台边,上世纪种植的松柏郁郁葱葱,锈迹斑驳的铁栅栏里,圈起羞涩的艳山红,低矮卑微的兰花草努力地盛开着红白相间的小花。只要闭上眼,站在月台上,踩着远去的脚步,脑海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挨挤着,匆匆忙忙地路过,从蒸气式火车里进进出出。
  
  但是,今天小站里,极少看到有人出没,连这的工作人员也不常见到。只有月台边搭建的伞状水泥建筑可以看出曾经的故事。曾经这里有许多工作人员挥动着彩旗,站在伞状水泥建筑下,吹响口哨,大汗淋漓地指挥着呼啸而过的火车。今天的小站里,唯有电线杆上还未熄灭的红绿灯提示着人们,这里还有火车经过,还有一丝生机。
  
  来小站的次数多了,我惊异地发觉,住在我家单元楼对面的阿姨每星期都去小站,每次都会在那待几个钟头。然后若有其事般地回来。难道,这几近消失的小站还有许多东西值得眷恋?莫非,孤独的小站里有道不尽的情缘?我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推测着。
  
  直到去年年底,单元楼对面的阿姨病倒了,我去探望她的时候,她郑重地请我替她星期六去小站看一位老大爷。嗯?小站的旧房里还会有一位值得阿姨每星期都去关怀的老大爷?看着我诧异的样子,阿姨讲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改革开放初期,阿姨和老大爷的儿子一同去参军,报效祖国。那年,阿姨和老大爷的儿子是从小站踏上火车,奔赴到祖国各地去。很不幸的是,老大爷的儿子在一次扑灭山火的抢险中牺牲了。老大爷中年丧妻,严重的双腿风湿,行动缓慢,和儿子相依为命。这样的噩耗要是传给老大爷,他是否经受得住呢?部队在百般考虑下,决定要阿姨撒下一个弥天大谎。要阿姨回家后经常照料老大爷,还告诉老大爷,他的儿子因为在部队表现好,被指使到遥远的新疆进行地质勘探工作,因为工作特别,需要为国家保密地质资源情形,多年都无法回来。
  
  阿姨转业后,觉得自己无法自圆其说,于是决定每星期以儿子的名义写封信给老大爷。时隔几个月后,老大爷要求搬到小站来住,只为等候凯旋归来的儿子,只为可以看到儿子戴上红花从火车上跑下来样子。老大爷说,儿子是从这去部队的,就肯定会从这儿回来。在阿姨和民政局的努力下,老大爷搬到了小站居住,这一住就是三十多年。
  
  在一次探望中,阿姨发觉,老大爷只拆开了第一封信,后面的信都原封不动地摆在家里显眼的地方。阿姨以为老大爷老眼昏花,也没有读过书,看不了信,于是决定每星期把信读给老大爷听。久而久之,每个星期六都去给老大爷读信成了阿姨生活的部分。每次去小站,阿姨都会带上许多生活用品,讲一些部队里的故事,读完信后就整理屋子,做一些可口的饭菜,帮老大爷按摩一下双脚。即便,阿姨坚持去照料老大爷,老大爷还是下肢瘫痪了,只能坐在轮椅上过日子,双眼也几近失明。
  
  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我欣然答应了阿姨的请求。那个星期六的早晨,我提了提上一些日用品,怀揣阿姨写好的信,寻了小站里好几栋旧宅才找到老大爷的家。
  
  “你好,老大爷,我来看望你,还有你儿子来信了,每星期都来看你的阿姨有事情耽搁了,今天就换我来了。”我尽量大声说话,怕老大爷听不见。
  
  “哦。”老大爷指了指屋里的老式八仙桌:“放这吧,找个地方坐坐。”
  
  我找了一张条凳坐下,拆开信封:“爸爸:你好,这次我随部队里的勘探队到了塔里木盆地,你知道吗?这儿到处都是沙漠……”
  
  “哎!算了,小伙子。我都知道了。”老大爷摆摆手示意我停下来。
  
  我很不解地问道:“怎么啦?老大爷。”
  
  “什么都别说了,我儿子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老大爷开始哽咽。
  
  “不会的,不会的……”我脑子里嗡嗡作响,不知道该如何劝告。
  
  “你知道吗?我儿子去的时候和我有个约定,只要是我儿子写的信,一律称呼我为‘老爹’,要是转变了,那肯定不是儿子的信。”老大爷泣不成声:“当我拆开第一封信的时候就清楚了一切。”
  
  “啊~那你怎么没有拆穿那位阿姨。还固执地要搬到小站来住。”
  
  “因为这些年,我失去了一个儿子,却得到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外甥(他指的肯定是我)。我搬到小站来,是我的心还没有死,每当听到火车经过时的‘咔哒咔哒’声,我都会梦见儿子回来了。可前些年,‘咔哒咔哒’声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几天都不曾听到。我的心慢慢死了,儿子回来的盼望越来越渺茫。”从老大爷断断续续的话里我听懂了这些。
  
  我一时无法用语言来抚慰老大爷。我整理好屋子,做好饭菜,心如秋后的悲凉。看着老大爷吃饭后轻轻地睡着了,胸口滑落下一张旧照片,是当年儿子带上红花站在小站月台上的样子,笑容依旧灿烂,声音回荡在耳边,身影清楚如初。
  
  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坐在月台上,重新去审视小站的风景,重新去搜索这里的旧貌旧事,那些上世纪的旧宅和小树,还有那伞状的建筑总是更加的模糊,慢慢褪色。如果把小站画成一幅水墨丹青,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哦,我知道了,是画面里没有了客运的火车,没有了载着红花归来的英雄军魂。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Tags:工作人员 地质勘探 生活用品 红绿灯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故事发生在一个大家庭 下一篇往昔(连载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