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义务教育中的我,奔波在三点一线上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5-04 10:32:45 人气:
  

  风起,风落,终究是一场梦,一场醒来就该忘记的梦。
  
  我十六岁,一个从来不相信命运的人,天大地大,我只信我自己。天蝎座的自己,冷漠,孤傲,神秘,存在于人世间的冷血动物,但是依然不会脱离俗世烟云,我也有着纠纠缠缠,难割难舍的情谊,我叫怀梦,高一学生。
  
  我不喜欢独自处在欢乐喧闹的地方,那些所谓的快乐对于我早已属于过去,一把枷锁,锁住了所有童年的回忆也就是快乐的时光。我不属于那里,走吧,前路还很漫长。
  
  九年义务教育中的我,奔波在三点一线上。从十一岁开始,我就和我的过去挥手告别,于是我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孤傲。只是习惯了。“如果你一直沉默你将会失去所有,怀梦”纭落和我这样说。
  
  纭落,小学同学,初中分开后却莫名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纭落是个很开朗很开朗的人,她的世界里只有欢笑,当然是从我的角度看待,纭落和说“怀梦,你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太孤独了”我笑了,抬头,一眼望穿的碧空,浮现了风起云涌,久久不能平静。
  
  我和纭落是两个世界的人,初中都不是同校,但是我们依然是别人眼中的好友,只有我和她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其实仅仅因为毕业时那张纸条,我写的“你是个快乐的人,但是这里只会是你的一个过路点,你没有在意沿途的风景,我在意过你,但是过去了,走吧。”
  
  进入初中的新环境里,我只会独自仰望天空,这里没有一个朋友,我只是一个局外人。然而她闯入我的世界,一切都不再是那么孤独。
  
  雪陌一个和纭落类型相似的女孩,她是我的初中同学,她和纭落对于我始终是一个谜,我看不透他们的世界,同样他们也看不透我的世界,但是依然对我很好很好,有时我觉得他们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让他们陪在我的身边,从此让我不再那么孤独。
  
  我依旧冷漠,只有在他们面前我才会笑声连连,他们会用他们的快乐感染着我,久久的一点一点改变我的习惯,然而只会是在他们面前。
  
  汐诺也是初中的同学,而且是邻班的同学,但是也成为了我很好的朋友,她很直率,我能很清楚的了解她但是我对于她仍旧是个谜,我只是习惯了我的方式,而她却习惯了我的习惯。
  
  或许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把过去的东西翻出来再看看,很想回到过去,但是终究是一场梦,梦落的尽头是我在细细珍数。
  
  

相关阅读:
  • 一个沉郁的男人匆匆地从玻璃中穿过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