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了,人瘦了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4-08 10:41:52 人气: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序)
  
  那一年,我们还在为高考而努力拼搏着。高二升高三,进入了关键的时刻,本是暑假时间,但学校还是让我们继续上多一个月的课。就这样,没有经过假期我们就从高二上高三了,周围的气氛也变得很沉闷。-
  
  受老师和同学的厚爱,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学生,一直在担任班干部的工作。那时,当个班干部并不困难,班上的同学很团结,很友好。至少,我和每一位同学都有着那纯纯的情谊,哪怕是班上最捣蛋的同学,对我也很好,能友好相处。至少,他们犯错的时候能听我的劝告。其实,我很荣幸,很欣慰,也很轻松。感谢你们!-
  
  高三了,人瘦了。不知何时开始,体质下降了。高二开始,经常身体不适。偶尔还会莫名其妙的晕倒。到是,高三了这关键时刻,我不能轻易倒下!-
  
  新编位置了,呵呵,由于身上有点权利,给自己挑了个单桌的位置,整个班就一个单桌。或许想一个人静静吧!但是,搬位置时出问题了。班里有两个女生不愿意坐在一起。班主任无奈,对其中一个女生说:“你搬到那个单桌旁边去吧!”而我,愣住了。那我怎么办?“班主任,我不管,我坐这位置不走了!”“那你们俩坐在一起吧!真是的!”班主任无奈地说。
  
  就这样,我旁边多了个同桌,还是个女同桌。自己霸占一个位置的计划泡汤了。呜呜…-
  
  这样的日子不是很长,一个月而已。一个月以后,根据成绩分配班别。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我却越来越心急。脾气也变了…-
  
  我的同桌叫丽燕,我们都叫她丫头。在我们前面一桌,是君容和燕娟。她们三个是很好的朋友,算是密友吧。可不知怎么,丽燕和燕娟俩闹脾气了,那应该是在编位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吧。-
  
  丽燕喜欢把君容叫何晓忧,她说这名字更适合她,晓忧、晓忧。丫头的写作很棒,我觉得她以后应该是个作家。她答应过我,在我生日那天给我送份礼物,给我个惊喜。后来,在我生日那天,我收到丫头送给我一个笔记本。一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整个笔记本。丫头把它取名,叫《左边投影,右边拾影》。我看完之后,真是内牛满面,感动…-
  
  如今,即将迎来我20岁的生日。这份礼物可以让我享用一生!谢谢丫头,谢谢各位友友!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1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
  
  原汁原味,我们在一起的二十五天,定格在这里
  
  ——延伸,延伸到永远……
  
  一段最纯真的友谊记实
  
  关于感伤,
  
  关于努力,
  
  关于我们……
  
  臭同桌:
  
  你曾说,到你18岁生日来临之际,希望我把我们同桌之间的点滴“复制”。
  
  而我,亦答应过你,当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便静悄悄地为你捎去一份惊喜……
  
  如今,则是我来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这里的一切,都是关于我们的曾经……曾经的对话,曾经的字条,以及远离,以及努力,以及吵闹,以及憧憬……所有的一切,原汁原味地记录下来……
  
  所以,没有华丽的辞藻,不是明了的逻辑,看起来,显得凌乱而乏味……
  
  只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是我们曾经感受着……
  
  可惜,现在是高三最关键的时刻,我没有时间把它扩展得更好,甚或是一本属于原汁原味的关于纯真年岁的小说……
  
  有些东西,却是珍贵……
  
  握住,紧紧地握住,错过了最美丽的时间,再回首,再寻觅,却失望地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了……
  
  那么,我们的故事,也是珍贵的吧!
  
  那么,我们的友谊,更是珍贵的……
  
  不知道,我们的明天会怎么样,可是,现在我们都应该勇敢地向前冲!
  
  梦想在前方,希望在坚守中萌芽……
  
  高考……
  
  之后的明天明天,我们便都可以“释然”了……
  
  18岁咯,别让自己在遗憾里叹息……
  
  用进取书写成长,用辉煌记录青春。
  
  好好的!
  
  生日快乐!
  
  榜上天伦,张贴人红……
  
  丫头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2
  
  你好,我叫丫头!
  
  丫头,一种无知的天真,一份任性的倔强,一点肆意的野性,还有一股淡淡的感伤。如淡淡的云漂浮时的轻轻叹息,不想黯淡那中依依不舍,却只能在夕阳老去之前悄悄回首。
  
  其名如我其人。所以,我总喜欢别人拉长嗓子,亲切地叫我——丫头
  
  这样的甜,这样的亲!
  
  只是,我害怕,那甜甜的呼唤会在颓废的年华里跟着颓废,徒留一个落寞魂儿,徘徊在那个空洞洞的回响里,再也无法承载那个悲残的梦,再也无法拥有……
  
  我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怕伤害。
  
  哦,那是曾经的我。
  
  现在我已走过了那潮湿的沼泽地,走过那痴痴醉醉的梦,走过那一次又一次的绝望……终于,我走进了19岁!
  
  19岁,是个美丽的邂逅,是踮脚张望的孤影,是静静聆听的声音。或遥远或亲近——
  
  他,在我的左边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
  
  今天,让我用我的笔墨,将我的真诚挚意留在这里,把我们的故事记录。然后,送给你!
  
  18岁,你要好好的!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3
  
  越是心心念念的东西,越是会让人心伤。
  
  女孩子的世界,似乎是用水做成的感伤片段串连起来的湖泊,盈满是沉重,舍弃便干涸。
  
  而我,似乎从来都无法卸下与我有关的一切,无法放下……
  
  高三,补课,是乏味的!我总是习惯把我自己比作是一只孤燕。而逆来顺受,惯了。于是,便不再反抗了。
  
  当班主任把我再次安排到一个角落的时候,我的心,偷偷的乐了!
  
  或者,我就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只有在最不显眼的角落里才会有我的歇脚之地。只是,我也喜欢这样的角落,可以安静,可以不张扬,可以避世……
  
  只是,我的同桌,是张天伦—是班长——是男生。因此,我的心,静了,苦了!
  
  这必定又将引起一场风波!
  
  我想,我是难以承受的,毕竟,我是一个人,人单力薄——可是,又将怎么样呢?徒手的情愿总会变成肥皂泡,无力的挣扎也只是令自己更加身疲力尽。
  
  ——只要,只要给我一席空间,我就满足。即使再小,我也可以拼出我的一片小小天地!
  
  只是,我的上位,是娟。她的左边便是何晓忧。
  
  心,沉甸甸的……
  
  幸好,我和娟之间有一堵很厚很厚的墙柱,我抬头也看不到她的背影。她转身,亦看不到我的落寞。
  
  墙柱,就是我与她之间距离的最好印证吧!谁都不曾首先打破那一片寂静。
  
  一连两天下来,我都是很安静的。班长问一句,我答一句。四目相对有时还会偷偷的脸红,转脸时偶尔会心跳加速。或者是因为在这一年里拒绝与男生交流的缘故吧。
  
  这样的静,让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歌,就叫——《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
  
  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象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
  
  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
  
  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洞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好象你已经远去
  
  你听起来好象是悲叹
  
  一只如同歌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
  
  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
  
  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
  
  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而且哀伤
  
  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
  
  一个字
  
  一个微笑
  
  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
  
  因那不是真的
  
  然而,这么一个缄默的丫头,她沉睡的心灵,谁又会把她轻轻唤醒?谁又能把她唤醒?
  
  很早很早以前,她就开始呼呼熟睡,不愿再醒来了……
  
  而我寂静的样子,不是被别人喜欢的。
  
  因为,那只是绝望的堕落。
  
  “丫头,我请你吃荔枝!”一个声音,瞬间让我措手不及。
  
  被打破沉默之后的轻轻喘气,抬头,便看到班长笑着把一只红艳的荔枝递过来。眼里溢着真诚的等待,让我不容拒绝。而他的手里,还有一个一样红艳的荔枝。
  
  我淡淡地笑了,说不清是感动还是感激。只是。我知道,异性同桌,是可以这样的有福同享,如两个稚气的孩子,在演绎着一场最真最纯的童话,那种天真内是永远不苍老的记号!
  
  心,似乎被一股海浪猛烈的撞击了一下,揉一揉双眸,残碎的浪花不知是冰凉的,还是要我清醒的……
  
  班长,我这有个馒头,我根你一人一半,好不好?”我侧着脸看他,等待他的答复。
  
  我知道,自闭或是伪装得自己很好,终究会累坏自己。所以,不如学着重新敞开心扉……
  
  “好啊!”他欣喜地笑了。
  
  于是,我把馒头分成两半,大的给他,小的留自己。
  
  “不,我要跟你换——我吃小的!”他拿着馒头,还迟迟不愿吃掉。似一个懂事的孩子,稚气的脸上有着成熟的标志,那种调皮却让人心畅。
  
  我没有理他,劲直地往馒头咬了一口,便说:“你比我小,理应吃小的啦!”
  
  “哪里?……”他辨析道:“你比我大?哦……我明明比你高比你大!你呀,不吃大的永远也不可能比我大哦!”
  
  “死班长!臭班长!”我纠正道:“我是说年龄好不好!”
  
  “我不跟你说年龄!”
  
  我,无语……
  
  只是慢慢地嚼着我的馒头,却发现——
  
  原来,异性同桌,也是可以分享快乐的!
  
  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比较任性,随意。或者,18岁,是一个不喜欢整天被束缚着的青春,总爱探头张望外面的精彩——看小说,搞恶作剧,发发小呆……无知又叛逆!
  
  而我,就是这样的“败类”。
  
  “丫头,听课啦!”班长边说边抢过我的课外书,我愤怒地向他翻白眼,可因为在课堂上,我不敢跟他“斗”到底!
  
  放下手中的书,回归止途,一如一个迷失了赶路的迷茫小孩。被人拉着前往寻觅方向的那种欢欣与豁然开朗,埋怨是假装的,感激是真实的。
  
  …………
  
  “死同桌,臭同桌,你也快点听课啦!”我轻轻地叫唤着那个在傻傻发愣的他,心里偷偷地生气:自己还一样不认真听课,竟也叫人认真!哼……
  
  只是,我开始懂得,异性同桌,是可以互相监督的!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4
  
  一个人的时候,当无依无靠的那一瞬见,是最容易选择堕落的。但,我却不再是那个徘徊不前的女孩。
  
  “呼……从头到尾,一道也不懂!”我把地理练习册一扔。
  
  已经不可拯救了!!!
  
  “不懂也不问我!”班长探过头来,继续说:“丫头,说不定我懂呢!”边说边拿过练习册……
  
  看着他的专注,我似乎找到了出路,于是,在迷茫夜海里,不再害怕迷路!
  
  从那以后,他也会偶尔探过头问我其他的习题。
  
  从那以后,共同上进!
  
  “嘿,我对丫头和班长他们俩好无语……”
  
  某夜回到宿舍,我听到一MM的高音分贝,直在耳边清脆回响……
  
  我,似乎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流言蜚语洋溢在宿舍那狭小的空间——
  
  只觉得很累,很累!
  
  “丫头,晓优在我床边轻轻坐下,说:“或者,又不是吧!或者,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
  
  她见我没有出声,接着说:“既然知道异性同桌会引起这场风波。既然已经选择了,就要坚强地走下去……”
  
  我静静地听着。可是,我却委屈得哭不出声来—
  
  只是叹息!
  
  只有无奈!
  
  我追问青天
  
  逼迫八面的风
  
  我问
  
  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
  
  总问不出消息
  
  我哭着叫你
  
  呕出一颗心来
  
  ——在我心里
  
  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转到另一个位置这个问题。
  
  突然,下位的女孩子用诚恳的口吻和我说:“丫头,你不要到那边的位置去好不好?”
  
  我惊讶地看着她,可只是淡淡地笑……
  
  如果娟和班长知道我要走,他们会不会把我挽留?或者,不会吧?
  
  ——一个是已经陌生了
  
  ——一个是才刚刚开始
  
  远离,是唯一的解脱
  
  祝福,是唯一的谢罪
  
  而最终,我并没有走——至少,我还有晓优。她曾在我即将堕落时,留下了一句温暖人心的话:
  
  “我与你同在!
  
  是的,我与你同在!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给我的许诺。我知道,这是她用真心编织成的温暖爱窝。从此,让我有了归宿。
  
  而我,不知道是太过于单纯还是太过于愚蠢。宁可独自承受不能忍受的痛苦,也不愿把自己变成那样冷漠的同类,仍然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真善美!
  
  只是,我只能痴痴的等待,因为——
  
  我害怕开了口,终究没有回应。
  
  我害怕再次受伤
  
  虽然,只要她的一个举手投足,我便会一如当初的把她视为“铁哥们”.可是,她也害怕受伤的吧!
  
  人是会思想会呼吸会晓得疼痛的动物。而情感,永远是柔弱的!
  
  所以,我们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先跨出那一步!
  
  ——那堵厚厚的墙柱,到底隔着怎么样的一个世界呢?
  
  “班长,帮我拿两个香蕉给娟好吗?可是,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给的哦!我怕她不接受……
  
  你就说:“今天你帮我打开水,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香蕉!谢谢啦!”
  
  班长接过我递给他的纸条和香蕉,滑稽地笑了。
  
  我的心欣慰了……
  
  “娟,今天的开水是你打的,对吧?”班长打趣道。
  
  “嘿,哦!是的……”娟应着。
  
  “哦!”班长故作拉长了嗓子:“那我请你吃香蕉!”
  
  “OK,谢谢!”娟乐了,笑了!
  
  可我的心却又忽尔的凉了。
  
  ——就算是印证了娟曾经跟我说过的那句话:“有时候我感觉到我无法承受这一份爱了!”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努力,或者是挽留,有时,只会是一种负担。总有一天,对方会觉得很累,总会喘不过气,总想放弃!
  
  于是,MM便说:"你让她为难了,你的孤单她很自责.她试着去安慰你,你却总是说"我没事!
  
  你让她自责了,你的哭泣她很痛苦.她试着去靠近你,你却总是说:我习惯了!
  
  你让她受伤了,你的黯然她很在意,她试着去温暖你,你却总是说:我喜欢!
  
  那一刻,我哭了……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5
  
  你每一次静悄悄的离开,都会让我的心有空洞洞的感觉。只是,你每一次的匆匆归来,都不会感觉到我逆流成海的泪。而你,又只是转过身,再一次的远离。
  
  你,一个人,那么落寞,让人心疼。
  
  你,一个人,那么惆怅,让人想靠近。
  
  我无法触摸到你的软弱之处……
  
  然而,你终始都是把自己封闭着。
  
  ……
  
  突然,班长做出了一个吓人的决定:不进重点班!
  
  于是,他叛逆了,上课看课外书或者是不听课……
  
  他心中的悲伤是永远没有人能理解的……
  
  他一定也很无奈,无助。一定也很疼,很痛……
  
  他经历了多少次心灵的抗战?
  
  我终究不知道—
  
  他只是淡淡地说:“我宁愿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也不愿意从上面跌下来。”
  
  我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一个人,从地平线怕到最顶端,那是一种无以言达的欣欣然焉。
  
  一个人,从最顶端跌落到深不可测的深渊里,那种痛才叫撕心裂肺,那种痛苦才叫难以面对……
  
  我懂的——只是,我不想道破。
  
  要承载不是失败的失败,不是叛逆的叛逆,不是是堕落的堕落,是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啊?
  
  班长,
  
  或者又溜到七楼了吧!
  
  他已经习惯,不把自己的丑态表露给别人看。他开始,逃课……:开始,不回家……:开始,很少理会别人……;开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匆……;开始,徒留一个空位……;开始,一个人……
  
  而我,总希望能为他做些什么。
  
  因为我已经把他当成好朋友了。
  
  只是,还来不及伸手,来不及问候,却要承受冷漠的苦水;努力之间静静尝试着新的煎熬,我的痛楚,那冷风凄凄般的,漠然洋溢开来,如疟疾一样随风飘雾般地穿越我寒冷的心灵。
  
  我承受着……
  
  不曾生气,不曾冷漠,不曾远离……
  
  生命在表面的死之下继续奔流。一种永恒的精神在世界的废墟中百花齐放。
  
  只是,一抬头,我又看到了那个落墨的影……
  
  我没有勇气靠近……
  
  记得要尽快好起来,在我心里默念着。
  
  然而,他又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
  
  “不知何故,我竟然莫名的悲伤起来……那个支离破碎的梦,装载着我那落寞的影。他,似一个流浪儿。
  
  “我不知道我该和你说些什么。我怕我无力的片言只语成为你的负担,或者,沉默将是一种劝慰了吧…
  
  只是,我真的很害怕,我一抬头,便看到那个落寞的你。我怕…怕世界又将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请…请早日振作吧!
  
  看着你的落寞,听着你的叹惜,感着你的惆怅…我又一次掉进了潮湿的沼泽地…
  
  却又总是没有勇气靠近…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6
  
  你习惯把心事往心里藏,习惯了以另一种形式如释放,然而,我却没有发现你能越过感伤。久久…你,亦在追悔那一切么?…-
  
  我在我的便条纸上宣泄着,心抽紧了,又放松了。放松了,又抽紧了…-
  
  他又一个人逃到7楼自习去了…-
  
  她又落寞了…-
  
  我把头埋进书本里,用零乱的刘海遮住了我那感伤的双眸。-
  
  可是,我热切的等待,却没有他的声音,打趣道-“丫头,我回来了!”-
  
  可是,我伸长了脖子仰望,却只能呆呆的…-
  
  心,已经是麻木了的思想。-
  
  目光,已经变得呆滞。-
  
  只渴望,谁都不曾,从我身边远离。-
  
  岁月这样的在寂寞中疯狂。
  
  心灵这样的在疼痛中挣扎。
  
  “丫头,你怎么一回来就在那里发呆?”班长看着我的沉默,纳闷了。
  
  “不关你的事!”
  
  以为我很想管啊?!可是,你这样会影响到别人!整天这样,你就不能…”终于,他吼我了。
  
  是的,他吼我!
  
  我无力地伏在桌子上,泪,一滴一滴地滑落…
  
  终于,他不再理我,我也不再理他。
  
  他读不懂我的悲伤,我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痛楚。在争吵候,或者,我们都应该好好地静一静_
  
  因为,我知道,他心情也很糟糕。
  
  “何晓忧,安慰一下你的班长朋友。下回,我不敢跟他吵了。今晚不知为什么,我和他…”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给晓忧写了纸条,发出求救信号。
  
  _“班长,你怎么啦?”
  
  “好一个丫头,你到底说了什么?”
  
  班长把草稿本扔到桌面,愤愤地…
  
  “我说什么了,好冤枉啊!!”
  
  大哭!-,-//
  
  草稿本又被我扔回晓忧的桌面。
  
  “你们俩,干嘛呢?就不能和平一点吗?班长,你冤枉她了,我只是关心你。丫头,你先别哭,好好说,好好说…”
  
  晓忧把草稿本传下来,无助地叹了一口气。
  
  -
  
  “我没事,我很好!真的,只是…”-
  
  还没等班长写完,我就抢过草稿本,写道:“只是什么呢?高三04班最尊敬的班长大人!以后,死丫头,臭丫头不说你了,也不骂
  
  你了,也不跟你牛了,好不?以后,叫你,就叫‘高三04班最尊敬的班长大人!’满意了吧?”-
  
  “我就是这样被你气出问题来的!
  
  不关晓忧的事,别打扰她!”-
  
  班长叹了口气,把草稿本递过来!-
  
  而我,不服。-
  
  “那好,以后我客客气气地跟你说话,野丫头就是疯狂。但以后,我会慢慢改,行了不?高三04班最尊敬的班长大人!”-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7
  
  “越来越不可理喻,别再气我!做回你自己,OK.”-
  
  “喂,什么叫做做回我自己啊?哦,对了,我原来是怎么的一个人?今天出去,回来什么都忘记了!”-
  
  “我无话可说,别再气我嘛-你变得比我更快更令人捉摸不透。”-
  
  “什么跟什么嘛!?哦,你都不知道,女大十八变,一岁一大变!何况,我就将19岁了!”所以理所当然要变得比你快啦!”-
  
  可是他却没有理会,于是我迅速把草稿本拿回。-
  
  心,却比先前轻松多了…-
  
  我试着不再在乎那些流言扉语,试着把一切顾虑抛到九宵云外,我努力地对自己说:丫头,要笑,要笑,要开心地笑…笑着笑着,便风干了泪水。笑着笑着,便敞开了心扉。笑着笑着,便开始了憧憬。晓忧曾说:“以后不管怎么样,也要努力让自己微笑。尽量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感伤。”-
  
  后来,她努力做到了-只是,她的微笑,落寞而无奈,犹如一朵滴泪的百合花。绽放美丽,却轻声抽泣。是别人读不懂的。-
  
  我又开始拉长嗓子:“死班长,臭班长-”-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子去叫他,包括晓忧-“死晓忧,臭晓忧!”-
  
  只是,我的呼唤,始终没能亲热地喊出:“死娟,臭娟。”我和她,已经不可能在一起嘻哈了…-
  
  但,慢慢地,我可以学着潇洒了。关切是一种在乎,远离也是一种在乎。远离了在乎,不过是在乎的另一种形式。不同形式的在乎,给予人同一种体验:那便是学会珍惜!-
  
  只是,她还是不懂!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8
  
  也许眼泪根本代替不了感伤,眼泪也无法诠释伤心。眼泪是情感的香料,偶尔点缀一下悲喜而已。有些东西,我不再特意取追悔了,只是,静下来之后,惦记的永远是对方的好。考试成绩出来了,班长成绩排到了年级前列,可他却更加悲伤了。-
  
  他开始频繁地离开…-
  
  一回来,又没有看书…-
  
  “班长,从你回来到现在20:13分,你没有看过书耶…啊!是我多嘴了!”-
  
  “我已经麻木了耶!真不明白这次考试发什么神经,不是改卷老师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对待学习,只有这段时间我才敢放纵自己,以后绝对不会这样子了!绝不!这段时间我学会了逃课,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更不是一个合格的班长,带坏头!”
  
  我看了他的纸条,无奈地摇了摇头…
  
  “哦?麻木了?所以我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所以我保持沉默了!所以我视而不见了!所以我亦不必费力跑上七楼了!所以我实现“个人主义”了!…嗯?麻木了,还能看得懂吗?或许,这什么也不是了…”
  
  最后,我竟然有些激动了。
  
  “你本来应该那样,只是你因为我而改变。如今只是做回你自己,我不应该对你有怨言,不是么?”
  
  “好!这是你说的!”我无力地继续写着:“或者,我只是以个多嘴,爱管闲事的同桌。仅仅如此而已!”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想你因为我改变太多。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只是希望你能像以前那样那样开心,而不受我这家伙的影响,明白麽?”
  
  “我没有改变什么啊?我已经习惯了要疯狂时疯狂,要消沉时消沉…
  
  -
  
  哦,看书吧,不打扰了!”
  
  -
  
  其实,我是怕,我们一闹,又不可收拾…
  
  “为什么?连你也有这种想法?‘不打扰别人?’你知道吗?我讨厌‘不打扰你’这种想法!但如果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或者,到时候,我们连同学也谈不上!
  
  -
  
  我无言以对了。一时间只觉得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咫尺天涯”来形容。曾经那些随意的时光,融了化了…
  
  “晓忧!”我已经习惯了在心情无法释然的时候去找她。“以后,我不敢再跟班长斗下去了!”
  
  -“你们两个呀!”她只是偷偷地笑,说:“整天都是这样。不过,有时候倒是觉得你们蛮有趣的呢!”
  
  “有趣?!”我元气大伤了。“可这次是真的!”
  
  “或者吧!但我知道你么会很快好起来的。”她顿了一下,接着说:“其实,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同,有时候,或者他习惯了那样去生活,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改变不了的,不是吗?”
  
  我点了点头。转瞬,执起笔,写道:
  
  “班长,我对我刚才的话表示深深的歉意,有时候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尽相同,而我则太天真了。对不起!我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静静的听我说,sorry!
  
  而我,也相信,你能战胜你自己,加油!”
  
  很快的,他回了我的纸条: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有打扰我学习这种想法而已。你越自责就是对我越大的伤害!我无所畏惧!明年我18岁了。我也该适应一下长大的压力了。什么我都捱过来了。”
  
  我倒吸了一口气……呼……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09
  
  中午打饭的时候,遇到了林。她老远就和我打招呼,于是,我便轻松的走向她……
  
  似乎又回到了以前……
  
  只不过,身边,却少了一样更为重要的东西,总让人难以释怀。
  
  ——我和娟,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真正说过一句话了吧。
  
  不习惯——习惯——惯了……
  
  回到宿舍,她们都瞪着眼看我,我能理解,因为我与林走在一起嘛。
  
  可是,却和某些人有着一个永远也无法解开的结,而我,永远也不可能可以去解开它。
  
  “晓忧:
  
  你说我为何变得那么偏激?哎……有时候,又忘了度……疯狂无比……我从来没有打算去恨一个人,或者,我的内心也不想……我……瞬间发现,对林,我依然能以平常心对待,似乎,从头到尾,都不曾发生过什么……于是,我又可以轻轻松松的和她走在一起了……
  
  只是,对于某些人,那样自高自大,我永远于是鄙视!说我怎么样都好。可她什么事情都爱搅合,让我痛失很多美好的东西,而且也让小蓉受伤了。
  
  我不知道,我这种偏激的心理会不会有错,我只知道,我,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以前,从没试过。
  
  现在,已无法释怀。
  
  ……”
  
  我悄悄的把纸条递给晓忧,心里也便得到了一份安慰:
  
  “看到你和林又走到一起,我先是吃惊而后是开心。开心,是因为你能正视她!自始至终,你兵马俑恨过谁,你只是在某一种情况下心里的某一种反逆心理,堆积……以致……这是我的看法!
  
  你没有偏激,当一个人对自己的伤害已不能用言语来阐述的释怀,你的心已被刺得千疮百孔,甚至于无法找出言语去原谅她。你没有错,可是,不哎哟永远用一种敌视的目光对待她,好吗?我不希望你的生活过于有负担与劳累。
  
  ……
  
  对她的看法——她的所作所为,是很过分!甚至不可原谅。但退一步想,这也许就是她的缺点,也许她的为人并非如此。但这只是局限于我个人的看法而已。
  
  所以,丫头,不管以后别人怎么说,怎么想,关键在于,你想怎么样去做,你想要怎么样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要怎样的结果?娟和她那么好,不容分说,如果我和娟和好如此,将又会是怎样的一场风和雨……
  
  那么,娟呢?她想要怎么样的结果?
  
  她应该比我更害怕,更没有勇气去面对别人的冷眼吧!所以,我只能与她保持半米的距离——一睹墙的距离。
  
  ——你,一定要比我过得幸福。
  
  我默默地念着……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10
  
  “等我把硬币弄成两半,一边留给我,一边给我同桌。让你记得我这个同桌哦。可是,我已经留了半年了,才弄得一点点!你等着,几年之后,一定弄成两边。”
  
  班长把纸条传过来,便又低下头,用小刀弄他手中的硬币了。
  
  “这是什么逻辑嘛?”我在心里偷偷地乐了。似乎,这是一个遥远的约定。
  
  只是,瞬间发现,有些认识很久的人还是觉得从未认识一样,而有些刚刚认识不久的人则像认识很久了。
  
  依然还是在那个阴影中徘徊,于是,和班长斗嘴也是暂且的放松与遗忘-那个越想忘记的曾经越是忘记不了…
  
  晚自修,班长又消失了。左边的位置,又开始是空空的。
  
  他回家了还是又在大街上闲逛了…我不知道,只知道,他身体一定又不适了。抬头之际,晓忧也不见了-哦,她跟‘榨菜’说是聊天,怎么还不回来啊?我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这些人,怎么都人间蒸发了呢?
  
  天气闷热得很,似乎不把人炸出油便誓不罢休。我百无聊赖地发起呆来。
  
  …晓忧回来了,她冲我甜甜一笑,尔罢,坐到了她的座位上。
  
  “丫头,刚刚我跟丫头请假出去了。
  
  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可明天你是属于别人的,所以,我们提前为你庆祝了-生日快乐!
  
  接着,她把两小袋东西递给我-
  
  蛋糕!西瓜!
  
  这一瞬,我感觉到了夜百合静悄悄地开放般的惊喜,而我,也差点叫出声来…
  
  可是,我的左边依然是空空的。我想和他一起分享我的快乐,分享西瓜的甜蜜和蛋糕的芳香。可是,他的桌面上却赫然地张贴了一张小纸条-“我有事暂时离开,你有事请留言!”
  
  一句留言,把所有的猜疑的心封闭住。我还想说些什麽,却终究只是在心里默念:死同桌,臭同桌!
  
  可是,却没有回应。只清楚地听到,心失落的呼吸。
  
  “生命有时是无奈的,生命有时又是残酷的。当他觉得生活似一潭死水,寂静得没有一圈涟漪,泛起时,他会心慌;当他觉得生活如一棵枯树,风干得寻不到一点生命的迹象时,他会心悸。他怕被生命吞噬
  
  班长的伤感,似滚滚江水不停地向东流去,不曾停止。他一定也会累的,可他,迟迟没有归来。
  
  我静静地等待着,可他也曾说过喜欢吃西瓜的。
  
  可班长在哪呢?那晚,开始失落了。
  
  许多时候都会如此,害怕在等待里,最好的没有出现;害怕挽留时,却要远离。
  
  不光是他,还有晓忧,娟她们。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生日快乐!”
  
  同样的祝福却有着不同的心情,我看到了他们笑着乐着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暖融融的。
  
  于是,我倍想向全世界宣布:我19岁了!我长大了!!!
  
  我无意中在桌子里看到一张纸条:
  
  丫头,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过得开心哦!”
  
  -是娟,是的,那字迹,我早已熟悉…
  
  明明很在乎,明明想靠近。
  
  而此刻,她的心情或者就像当初她生日时我的心情吧。
  
  我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的背影,忽尔发现变得那么凄清,落寞…
  
  这么一段时间,谁伴在她的左右,谁又走进她的内心世界了?她也会觉得孤单吗?她也试着追忆么?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完结)
  
  终于看到班长的影子了,可是,越来越来憔悴了。我没有勇气和他大招呼,于是,和平时一样,我写了张纸条过去:
  
  “班长,你怎么啦?看到你这个样子,我连跟你说话的勇气也没有了……你要好好的哦!”
  
  “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但请你原谅,在你生日时我却开心不起来,只能在心里替你开心。祝福你,千言万语祝福你,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时间,我不知道怎样是好,努力平静自己之后,似平时一样写道:
  
  “呵呵……查我户口了?不然你怎么知道?恩,我们是好兄弟,很想让你分享一下我的快乐,我亦很想为你分担一部分痛苦……真的!恩?要尽快地好起来哦!很久没有人跟我斗了,我还真的不习惯呢!还有,谢谢你的祝福,我会携着这份祝福走完今天,走过明天,走向未来……你呢?也别忘了在最痛苦的日子里,积极点,乐观点!能捱过来的都捱过来了……还有什么能打垮我们伟大的班长大人呢?对吧?”
  
  本以为,至少,自己可以在他最难熬时,为他打打气,加加劲。而我,能做到的,只是这些而已了。但是呢——
  
  “我坚持不住了……
  
  够了!够了!什么也不用说了!
  
  谢谢你的好意,可我想我办不到!”
  
  他冷冷的回答冰封了那颗热切的心,我瞬间便觉得我存在的无所用处了。我想再写些什么,可是,泪却来了……
  
  我把脸扭向窗外那片很蓝很蓝的天,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一个人的天空很蓝,蓝得有些忧郁。
  
  一个人的日子很自由,自由得有点孤寂。
  
  我的眼被那片忧郁刺痛了。我无可奈何地闭上双眼,不敢眨眼,害怕一不小心便泪留满面。这样,疼痛的,便不只是两个人了——
  
  而且,我亦不想加重他心中的负担。
  
  他也是无意的啊……
  
  我努力地说服自己要原谅他,原谅他……而我,却只是沉默着……
  
  晚上,我没有勇气主动和班长说话。
  
  终于,他又给我写纸条了:
  
  “今天真的很抱歉!我控制不了我的情绪,我以后绝不带情绪和你说话了,你别不理我!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小气的!好,就这样了,原谅我了!今天你必须开心!别受我影响,知道吗?——都是我不好啦!没有关系啦,是吧?同桌!”
  
  这家伙灭亡在心里偷偷地埋怨着,却还是被他逗乐了。沉默了一小会儿,便回他的纸条:
  
  “死同桌,臭同桌……我哪里有那么小气啊?我会是那样的人吗?其实,我也知道我的问候,你会以冷漠来回应……我又不是今天才跟你同桌,更不是今天才认识你!呵呵……无论你今天怎么对我,我都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所以,我能谅解……只是,别再自责了,好吗?这自责他们又说我以大欺小了……”
  
  他又回了纸条过来——
  
  “今天很不同,我不是冷漠,是很难控制自己,害我要跑到外面哭完,洗完脸,而且稳定自己的情绪才敢回来上课。
  
  或者,今晚我也不打算来上晚自修,但我要为我同桌着想,今天特殊点嘛!”
  
  我笑了:
  
  “为同桌着想?呵呵,你好伟大哦!”
  
  恩恩!没事啦!不过,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你可要控制你自己,别对他人发脾气,别人会误会的。实在忍不住,就对我发发牢骚吧!我……我还是可以承受的!
  
  他没有再回我的枝条,只是神秘兮兮地从桌子里面拿出两个小兔子,并特别强调到:“这个穿裙子的就是你!”他顿了一下,继续说:“这个嘛……是我……!”
  
  我笑了——这是什么科学道理嘛!
  
  我没有反驳他,只是乐呵呵地笑……
  
  有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可以珍惜的。我们,吵了,闹了,伤了,痛了,哭了……
  
  可是,伤感过后,我们可以从头再来的
  
  埋怨多了,便失去了。
  
  计较多了,便失落了。
  
  努力过了,便无悔了!
  
  补课时间,已经走到了最最尾。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跑到药店为娟买了止咳糖浆——
  
  她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疼……
  
  而和班长,仅仅只是做了二十五天的同桌。又或者,真正同桌的时间还不够20天吧!
  
  只是,我知道,从此以后
  
  我们是好朋友。
  
  …………
  
  最后,挥挥手,笑着说声——
  
  再见。
  
  是的,再见!
  
  再次相见!
  
  …………
  
  后记
  
  我知道,谁都不会永远的留在谁的身边……
  
  分开……铭记……
  
  只希望,这个“25天”
  
  我们都真真正正地记得……
  
  许许多多年之后,
  
  也不要忘了,那年那日
  
  我们是同桌……
  
  同桌,
  
  左边投影,右边拾影!
  
  一缕、迟暮
  
  原创
  
  

相关阅读:
  • 一个沉郁的男人匆匆地从玻璃中穿过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