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见面会结束了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3-19 10:32:00 人气:
  

  毕业季,再见旧时光(连载三)
  
  文/浅夏乐缘
  
  原创QQ:382060400
  
  Part.2[邂逅]
  
  深深浅浅的三叶草,熙熙攘攘,凉白的装扮,衬着绿群,对阳光的热意如驱车直过无人之境。那段铺天盖地,沧桑华丽的邂逅,也许只在此刻流离。
  
  (1)
  
  第二天早上,在学校礼堂召开了新生见面会。全系五百多名新生到到齐了,系领导,各班主任也都来了。礼堂里到处是一张张兴奋的脸庞,毕竟是刚从高考的苦海中脱离出来,蓝桑班的班主任先自我介绍姓姚,同学们都叫他姚老师。
  
  接着是领导发言,讲述外语系的情况和以后的工作。不愧是领导,面对着这么多的学生都面不改色,蓝桑心里想,要是自己,肯定在台上抖擞,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随着一阵雷鸣般掌声的响起,新生见面会结束了。散会后,大家陆续回到寝室,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两个多小时的会太折磨人了,光是坐着,屁股都快长痔疮了。
  
  刚躺下没多久,郑燕回来了,她一进来就嚷了起来,说要发布一条重大新闻,大家忙问是什么新闻。原来她从高年级学生中得知,学校按惯例要在近两天举行为期两周的军训。
  
  于是大家就纷纷起来,围绕军训的话题聊开了。杨如柳抱怨说:“早不搞,晚不搞,为什么偏偏在这么热的天搞军训。我看学校是存心想把我们晒成国宝。”炎紫忙跑到镜子前,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可怜我这白皙的皮肤就要遭此厄运了。”说着,用手假装揩了揩眼睛,引得宿舍一阵大笑。郑燕忙对她们连连摆手:“军训并不像你们所的那么可怕,军训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强健了我们的体魄,看你们一个瘦骨嶙峋,弱不禁风的,看我的。”
  
  说完,她就学男孩子那样摆弄着手臂,向她们展示自己的肌肉。
  
  “哇噻!这么发达的肌肉,要是长在男孩子身上,那该有多好,可惜了,长在你身上,只能是肥肉,白忙活了。”一向沉默寡言的左岚如是说,全宿舍的人都捧腹大笑,气得郑燕直跺脚,嘴里嚷着要跟左岚没完,然后又是大笑。
  
  
  
  
  
  (2)
  
  果然不出所料,学校下午就宣布,第三天就开始军训,同学们纷纷换上了迷彩服。郑燕穿戴好之后,兴致勃勃的往镜子前一站,然后庄重的敬了个军礼,边看边问:“你们看,我像不像军人。”这时旁边的杨如柳笑嘻嘻地走过来,说:“像,太像了,不过像刚吃了败仗的军人。”刚说完,郑燕就一把抓住她的长发,直到她多次求饶,保证下次不敢了,才放开她,引得宿舍哈哈大笑。
  
  全校学生都集中在学校大操场,每个人都穿着整齐划一的绿军衣,从远处看绿幽幽的如小草般。
  
  按照程序,校长慷慨激昂的动员大会开始了,看那样子,没一两个小时是不会轻易收场的。人群中开始慢慢的晃动着步伐,左右摇摆。
  
  蓝桑的目光也在一排排的人群中不断回缩,突然一个男生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她看到了开学那天帮她提行李的男孩,他居然在离她不远处的人群中,只可惜,只能看到他的侧面,不过也好,穿上迷彩服的他比先前帅多了。他应该去当兵的,她这样想。
  
  女孩们躁动的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她们都在小声谈论自己的教官会是怎样,一定会是高大魁梧,玉树临风的,加上一身戎装,肯定帅呆了,说着,脸上洋溢出欣喜的笑容。
  
  两个小时的动员大会终于结束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把那些还沉浸在幻想中的女生拉回现实。
  
  接着,一派教官从操场边朝司令台走来,那整齐的军姿和刚劲的步伐,赢得一阵阵的惊叹声和掌声。
  
  队长稍微介绍后,大家被各自的教官带队分开了。蓝桑一个系的学生被带到靠东边的直线跑道上,蓝桑和室友分在同一个排,叫四排,而后来知道整个系叫做二连,所以在蓝桑的记忆中,二连四排就是一个非常亲切而又感伤的词,至于为什么感伤,那自是后话。
  
  教官先做了自我介绍,复姓慕容,名晓,声音很温柔,蓝桑暗自庆幸。“很好听的姓,慕容。”蓝桑在心里嘀咕着。
  
  然后教官宣布了一些规定:头发必须盘起来,指甲必须剪得齐根,不得染指甲油,不得化妆,不得戴首饰。天啊!从头到脚全都束缚了,对于爱美的女生来说,这无疑是要命的,不过没叫女孩子剪掉头发已经算是仁慈了,不然,杨如柳肯定第一个哭死。教官并没有一开始就进行对列训练,而是教大家唱《团结就是力量》,虽然这首歌很多人都听过,也会唱,但刚刚开始,大家还是小心翼翼的,慢慢地便也扯着嗓子吼了,蓝桑感觉心中有股力量,使得她不得不大声歌唱,歌唱着一股力量,这也许就是团结的力量。
  
  就这样持续了半个多钟头,操场上洋溢着团结的气息,歌声在操场上空不断地回荡。哨子声起,早上的军训就这样结束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操场上也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教官们把各自的队伍都带到食堂,一路上有说有笑,但是教官下了命令,队伍前进不能讲话,于是大家只能默默地走着。这正也合蓝桑之意,她可以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蓝桑从来不和花痴沾边,但是他的话却扰乱她的心绪,他的背影好像有很大的引力,不断地吸住她的视线。
  
  教官把她们带到食堂门口,然后转身离开,正好从蓝桑身边走过,她假装没事的向前走,并不看他,等进了食堂大门,她忍不住的回头,可他已走远,留给她一个背影。
  
  
  
  
  
  (3)
  
  集合时间是七点,卫生间六点就开始吵闹起来,哗啦啦的水声和谈笑声,接着是走廊上走动的声音。
  
  蓝桑她们宿舍也是六点起床的,指甲已经加工好了,只有炎紫花功夫去涂抹防晒霜,以致于不让自己成为黑豆腐。杨如柳的头发很长,花了好些时间才把它们老老实实的藏在帽子里。
  
  洗漱穿衣在一片混乱声中完成,然后集体奔赴食堂,再以飞快的速度奔赴训练场。
  
  第一天,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所以等蓝桑她们赶到操场时,已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刚开始大家都还不熟悉,所以都是一寝室的聚在一起。
  
  稍微等了一会儿,教官就来了,温柔的声音又在蓝桑的耳边响起。昨晚,蓝桑已经对自己进行深刻的反省和批评教育,自己来大学的主要目的是学习,怎么可以把自己从“正人君子”归到“花痴行列”。于是,她对这声音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可是,直到教官走过她身旁时,她的脸唰的一下都红了,心跳加速得厉害,她知道,什么批评教育通通都见鬼去了。她不敢正视着他。
  
  等到他走到前面时,她才抬起头来,视线又再次被他吸引:高高的个子,不胖也不瘦,大大的鼻子,甚是迷人,不时的露出微笑,说话很温柔,并没有很凶。再看看其他女生,眼光也被他吸引了,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出紧张。
  
  队伍整合完毕,真正的军训正式开始,首先是检查指甲,每个人都齐唰唰的伸出双手,活像僵尸一样。慢慢地,蓝桑用余光看到他往自己这边过来,接着就在她旁边停下。此时的蓝桑,心里好像有只小兔子在活蹦乱跳似的,看到她那与肉平行的指甲,他走开了,嘴角带有一丝的微笑。蓝桑这才稍微平静下来。
  
  检查完毕,接着就是着装,皮带,帽子,直到每个人都符合标准。
  
  军训的第一个正式项目就是站军姿,从眼到脚,一处都不可以放松,教官不断重复着:“眼睛正视前方,身体保持前倾。”
  
  等大家站定之后,教官就开始一个个的检查,手上拿着几张扑克牌,看谁夹不紧的,就往她的手指与身体接触处放牌,偷懒者牌就会掉下来,这招够狠的。
  
  “身体不要动,有什么问题,就喊报告。”
  
  出汗没?等到你们都出汗了,就不站了。”时间一晃就过去大半个钟头,汗水早已湿透衣襟,操场上不时有人晕倒。
  
  “报告!”
  
  “什么事?”
  
  “我想擦汗!”
  
  “报告!”
  
  “大点声!”
  
  “报告!!”
  
  “什么事?”
  
  “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休息?”终于有一女生忍不住的问,同学们个个都对她心怀感激。
  
  “快了,再过十分钟。”教官故意提高了嗓音,生怕其他人没听到。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十分钟,大家唰的一下都坐到地板上。
  
  “起立,先不要急着坐下,先活动一下。”教官温柔地说,大家很不情愿的站起来,摆摆手,踢踢脚。
  
  “拿水壶,喝水…”教官话还没说完,大家就如饿狼般扑向自己的水壶,咕噜咕噜的喝起水来,那情形不亚于在沙漠中行走,突然发现绿洲的欣喜和激动。接着,教官就在树荫多的地方和那里的人聊天,而蓝桑在另一边,她只是不时地抬起头看他,心里好像有很多话,可终究没有说出来。
  
  
  
  (4)
  
  虽然九月份已经开始了秋天的前奏,太阳也不像夏日一样炎热,可它散发出来的热量还是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是要在太阳下一晒就是几个小时。一杯水喝下去,好像马上就会从体内变成汗蒸发出来,体会着这汗流浃背的滋味。
  
  刚休息没多久,训练又开始了,接着是踏步。踏步是踩着口号的,所以很多人都慌了脚步,跟不上节奏,好在教官的耐心指导下,大家才勉强地踏上节奏。
  
  晚上是拉歌,刚开始是排与排,到后来是连与连。那场面如两军对峙,甚是壮观,同学们个个都喊破喉咙,哪边声音大哪边就赢,谁都不愿意让自己的连队丢脸。
  
  结果很显然,蓝桑她们连队输了,谁都知道,外语系阴盛阳衰,再怎么拼命喊,也喊不过人家计算机系的那帮男生。这惹怒了连长,于是她们整个连队都被罚站军姿半小时,包括教官。
  
  教官过来时,大家都是抱怨,明知是意料中的结果,为什么还要让她们受罚,但教官却一声不吭,站在最前面。望着那个背影,蓝桑很难受,替他难受,而且心疼他。她差点流泪了。蓝桑是个坚强的人,无论什么苦都能承受,受了委屈也能忍受,但是只要看到心里很亲的人,眼泪就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她没有太多的抱怨,即使真的受委屈了,但是一看到那个背影,她竟有了流泪的冲动。无疑,她已经把他看作亲人了。但军队是不讲那么多人情的,所以她们只能默默地接受惩罚,教官也只能说:我也心疼你们,可是他们不肯。蓝桑知道,从那一刻起,她打心里开始讨厌拉歌。
  
  
  
  
  
  (5)
  
  一个星期过去了,大家每天都在数着过日子,在汗水中细数每天的趣事,比如说劣势的衣服。一次大家在练习起立和蹲下。
  
  “裤子来了。”
  
  第一排的一个女生站起来,仔细地检查着裤子,发现裤裆裂开了,脸顿时红得很秋天的苹果似的。人群中哈哈大笑一片,但是教官下过命令不许笑。
  
  “笑什么笑,牙齿白是不是?牙齿白做广告去,不要在这瞎摆。”
  
  所以大家继而转换成偷偷的笑。
  
  蓝桑觉得教官什么都好,只有一点让她不满意,那就是他总是跟一边的人聊天,却从来没有光临她们那一边。
  
  “报告!我有意见。”斟酌了一下午,蓝桑还是勇敢的站出来。
  
  “我们都是你的学员,但是你只跟那边的人说话,和我们这边都没有交流过。”说完,她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天知道,此时的她有多尴尬。教官只是朝她笑了笑。
  
  从那以后,教官开始慢慢的转移阵地,主动跟他们那边的人交流。蓝桑知道有一种爱情的草蔓延开来,并且开始疯长。一天,两天,三天,蓝桑总在休息的时候,经常看他跟其他女孩子聊天,但她还是很少主动跟他说话,毕竟心里有一种因素在作怪。
  
  
  
  
  
  (6)
  
  最后几天都是在队列训练中度过的,为了最后的检阅。蓝桑学得很认真,动作也很规范。教官小小的夸奖了她一番,让她当了踏步模范。慕容晓很早就注意到了一个说话不多,一直默默努力着的女孩。他渐渐的在休息时间主动找她搭讪。
  
  其实蓝桑安静只是表面,她是个很能说的人,只不过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她希望的是先了解他人,况且面对着这样一个人,心里的作怪让她说话总是很紧张,又怕这种紧张被他察觉,所以很少说话。
  
  当踏步模范要求很高,蓝桑一时无法适应过来,慕容晓就经常陪她一起走,一股暖流在她的心里头涌动。
  
  那天晚上,在休息时,蓝桑唱了一首《预感》和一首《一直很安静》,慕容教官一直静静地听着,默默地看着,这让她的心里很是感动。
  
  
  
  
  
  (7)
  
  最后一天了,早上教官们都穿戴整齐,一一坐在主席台上,观看检阅。蓝桑对自己在检阅中的表现还算满意,她很开心。
  
  检阅结束后,蓝桑默默地送上自己前一天准备的礼物和书信,那是一只手表,花了蓝桑身上所有的钱,那封信倒是没什么,只是一个学员对教官最基本的情感,但只有蓝丧自己知道那个中滋味。那平淡的文字背后是怎样一种情感。他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的点了下头,但这已经足够了。
  
  蓝桑知道,离别就在眼前,她心里很难受,是一种离别的痛,她想化悲痛为食欲,可怎么也吃不下。以前无论遇到什么事,她总能强迫自己吃下应该吃的东西,可是今天不行,她给不了自己一个理由吃饭。胸口一直堵得慌,心里总是酸溜溜的,她一直精神恍惚。脑海里不断浮现他那熟悉的背影。
  
  回到寝室,她哭了,很伤心,眼睛都肿了,却还在一直流着泪。
  
  “我们在第三餐厅,两点离开,记得要来看我哦!”这是慕容晓的短信。
  
  “教官,你们就要走了哦,以后再不会见面了吧!我一定会去的。”
  
  “是啊!有人哭吗?”他想知道此时蓝桑是否在为这离别伤心。
  
  “嗯,我的泪水还挂在脸上…”蓝桑还是告诉了他自己现在的伤心。
  
  一点多,食堂外面都站满了人,都是来送别的,没有队长的允许,教官们只能隔着玻璃与前来送别的学员们对望。蓝桑看到了他,鼻子酸酸的。
  
  两点到了,教官们飞速地跑出来,直奔大巴,一来是队长的要求,二来是他们不愿看到离别的场面。好些女生都哭了,都默默地跟随着。
  
  蓝桑站在大巴前,期盼着,他来了。
  
  “教官!”泪水忍不住划过被烈日晒黑的脸颊。
  
  “蓝桑,傻啊你,哭什么…”他想说什么,但是被推着往前走。他向她伸出手,像其他教官和学员一样握手告别,蓝桑握住了那只手,她多么想就这样下去,时间在这一刻定格,好让自己可以“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只匆匆一刻,她看到他眼里异样的温柔,她更喜欢这只是幻觉。
  
  他上车了,坐在靠窗的位置,蓝桑还可以看到他,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从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伤感,他渐渐地转移了目光,不再凝望,而是痴痴地望着前面的座椅。
  
  “…我的地址,记住哦!”蓝桑拿出手机,带着泪水笑了。
  
  “嗯,我会的。”
  
  车开动了,蓝桑挥手,车已经在视线中消失了,而他的背影却一直在眼前。紧握着右手,蓝桑默默地回到宿舍,默默地任泪水流淌。
  
  “我是为离别而流泪,为不能再有的岁月而流泪,不是为了某个人。”日记的开头是这样写的,有时自我欺骗也是疗伤的一种。
  
  

相关阅读:
  • 一个沉郁的男人匆匆地从玻璃中穿过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