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TOP

不本分的节奏
2017-09-14 23:11:02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8次 评论:0
  

  偶然泡起一杯浓浓的咖啡,回味起那些尘封的往事,在冷冷暖暖的感觉中,有谁能领悟那些苦涩的味道。
  
  窗外的天空告诉我一天又是这样悄无声息的成为了过去,当我还在留恋不止时,昨天俨然已成回忆,也就无法去追寻。
  
  -题
  
  一.不本分的节奏
  
  当唯涵开着拉风的法拉利跑车预备到城田司昂面前炫耀一番时,
  
  [高三c班的城田司昂为了保护校花夏沫沫,和街头混混大打出手]。
  
  这个谣言已经在罗贝利亚学院疯狂传了几个小时了。
  
  她一个措手不及,红色的跑车便直直的往树上撞去,车身立马凹凸了一大片。
  
  唯涵从方向盘抬起头,腥红的血液便从头上直流下来,吓得一旁的女生手忙脚乱的抬着她去医务室。尽管本人在途中舍命挣扎,最终还是包着白色纱布一脸淡然的显现在城田司昂的面前。
  
  城田司昂坐在位置上,看着少女包着白纱布的样子,先是一愣,然后就是满脸:对不起我忍不住了的表情。
  
  唯涵二话不说就抓起书包砸向他:“你这混蛋,什么表情啊你,我还没找你算账了,要不是因为你...”她说到这里就停顿了下来。
  
  城田司昂还是满脸戏谑的笑容看着少女,轻易地躲开她的攻打。
  
  “喂!你头包得跟粽子似的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坐在唯涵前面的城田司昂一脸的坏笑。
  
  唯涵甚至有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和司昂搭上这种冤家的关系了,只记得那一天下着大雨。
  
  一年前那个阴霾的雨夜。
  
  一年前的那天,唯涵的父母出席了一场葬礼,说是世代交好的朋友家里有人逝世了。唯涵没有去,之后半夜看到父母还没有回来,她便披着外套拿着伞出去找。
  
  打着自己的雨伞路过墓园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唯涵就一眼看到了那个少年。
  
  在雨夜下,浑身湿着的,少年靠在一块新的墓碑前,不在乎高档的黑色西服被雨水完全弄湿,顺带着泥泞。
  
  金黄色的短发被雨水打湿,贴在灰白的脸颊上。躲在刘海后的那一双失神的眸子闪着不符的灰色光。
  
  唯涵打着雨伞走过去,拿手里的另一只雨伞戳戳似乎和背景融到一起的少年的肩膀。
  
  “你是人是鬼?”唯涵问。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雨伞下的唯涵。
  
  “你是人是鬼。”唯涵再次问。
  
  “不要管我。”少年抬头,闭着眼睛。
  
  唯涵眉头皱了皱,凑过去看着墓碑,灰色的背景下是两个小小的亮堂的笑脸。镶嵌在相片里的女子有着姣好灰白的笑容,笑得很是快乐,唯涵握紧了手中的伞柄。
  
  “呐……姐姐会很寂寞的吧……”少年忽然开口,苦笑着。
  
  “一个人睡在那里。很寂寞难过的吧。”
  
  “可是为什么,在走的时候还能笑着对我说,我很快乐。”
  
  自嘲了一声,少年低下头,蜷起身子抱住双腿,将头埋进膝盖里。“可恶。雨下的真大。”
  
  声音闷闷的,带着让少女莫名其妙心痛的脆弱。
  
  她留下了那把伞。撑开后,架在少年的肩膀上。
  
  宽大的圆遮住了少年全身。
  
  “还人情什么的就不用了。好自为之吧。”
  
  记忆就卡到了这里.....
  
  唯涵就记得当时说了怎么一句话,然后剩下的事情已经很模糊了,只是到了现在两个人还会天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至于为什么会吵,她只知道城田司昂这个臭小子很欠揍。
  
  二.总是很想揍你
  
  “混蛋,你还敢说,要不是因为…。”最后一句她说的特别的轻,轻到连城田司昂也不是听的很明白。
  
  唯涵从手臂中抬头,瞄了一眼他。
  
  金黄色的碎发在太阳的照耀下却更显得更刺眼,一双墨色眼睛充满这倦意,眼前懒散无比的少年,唯涵从来不承认他是学院女生口中的第一美男。
  
  [要不是因为,听到你和夏沫沫的谣言,我才不会惊慌的一头撞到树上去。]
  
  不过她绝对不会跟城田司昂承认这些,她可以想象眼前的少年知道真相后一脸满意的欠揍脸孔。
  
  “因为什么?”
  
  “没什么,听说你为了夏沫沫和人打架了。”
  
  “对啊!你吃醋了哦。”怪声怪气每个音拖着,他歪头看着唯涵。
  
  然后,唯涵笑了,哈哈大笑,就像听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话
  
  她抬起了头,满眼鄙夷,“我是为那个夏沫沫感到抱歉哦。被这样一个混蛋缠上。”
  
  “告诉你哦,小屁孩”她站了起来,附身看这他,脸上的大笑还没有完全退去。
  
  “我啊,可以为爸爸吃醋,可以为哥哥吃醋,全世界所有的男人,我都可以为他们吃醋。”唯涵的脸上是不屑一顾的笑容,“你啊,没有资格哦。”
  
  [你啊,没有资格哦...]
  
  “啊,刚好呢。”城田司昂舒了一口气。“我啊,还担忧你会吃醋呢。”
  
  “啊?”
  
  “如果你吃醋的话……我会很为难哦。因为你会去烦扰夏沫沫的。”说的郑重其事,然后满脸苦恼,似乎这是真的。
  
  [因为你会去烦扰夏沫沫的。..]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唯涵仰头鼻子朝天鄙夷地看着城田司昂“我才不会去烦扰她呢。我反而会去告诉她你有多么地卑劣无耻。”
  
  [因为你很烂。你是我见过的最烂的人。]
  
  城田司昂的脸更为的靠近了,眼睛对上了趴在桌子上唯涵的眼眸,而他本人更没有发觉此时的他对眼前少女的宠溺。“原来你这么在乎我啊,我的缺点你多知道的这么明白。”
  
  “混蛋,谁在乎你了。喂!你喜爱夏沫沫吗?也是啊!她那么漂亮你会喜爱她很正常。”她越说,越把脸往手臂里面埋。绝对不能让眼前的少年发觉她不满的情绪。
  
  城田司昂望着窗外的天空,若有所思的样子,“夏沫沫啊!她的确很漂亮,家境也很好,人又温柔善良。将来要是有人柔娶她做老婆肯定是幸福死了。哪像你啊!不漂亮又不温,人又笨,以后谁娶你谁就倒霉了。”
  
  “混账,那你去娶她啊!”唯涵一脸怒气的从教室跑了出去,城田司昂你这混蛋小子。
  
  城田司昂在教室里面是乐翻了天了,唯涵你这女人,果然是笨的可以。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如若可以。
  
  —让我一个人静静地不受任何打搅的继续下去。
  
  —那怕我的心已死,我的爱已死。
  
  三.下午阳光很刺
  
  唯涵无精打采的走在学院的中心花园,脚一边踢这不存在的物体,一边在口中喊着:“城田司昂你这混蛋,混蛋,踢死你。多放学了也不出来找我,等等..干嘛盼望他来找我。姑奶奶我才不喜爱那个自大的臭小子。”唯涵否认着,却没有发觉她脸上洋溢的笑意。
  
  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唯涵收回了视线抬头,便看到夏沫沫一脸光阳的看着她。唯涵愣了愣,暗自打了自己一巴掌,她既然会被夏沫沫的样子给迷得失神了。
  
  “夏沫沫,你档着我去路了。”
  
  “唯涵喜爱司昂是吗?”夏沫沫说的很明确也很认真。
  
  “这和你什么关系,我喜爱不喜爱是我的事情,在说了谁会喜爱那个混账小子。那么自恋又自大的臭小子。”
  
  司昂,司昂的说着那么亲昵,真的很难想象两个人真的没有一丝关系。
  
  “呐!还说你不喜爱,司昂的缺点优点你知道的那么明白。”
  
  “那是因为,…是因为那小子欠揍。”
  
  “哈哈,你真有意思,唯涵我喜爱司昂,所以你能离开他吗?大家多在传你们两个有关系,这真是让我很烦闷呢。”
  
  唯涵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多愣住了,司昂也喜爱她吗?
  
  为了她既然和人打架,那个一直很斯文又懒散的少年什么时候会认真了。
  
  [真是可笑,可笑的想去探究。]
  
  “你喜爱他那是你的事情,你先叫那个臭小子不要再来惹我。”
  
  “这样啊,我会跟司昂说的。对了,下个月我要和司昂去日本见他父母了。”夏沫沫一脸温柔的笑意,却看的唯涵一身的鸡皮疙瘩。
  
  “和我没关系…”
  
  唯涵说完这句话就直接从夏沫沫的身边擦肩而过,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吗?那小子不也说夏沫沫怎样怎样的好吗。他自己不也是很喜爱夏沫沫,那我该去祝福他吗?
  
  那个臭小子既然….既然…既然想..想怎么样了,她也不知道了。
  
  夏沫沫对这唯涵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真是有趣的人。
  
  —不晓得自己为了什么苦恼,也不清楚为何会哭泣。
  
  —就想这么呆呆地坐着,想着……多少个夜晚
  
  随着叮咚的一声,时针指向了五点。黄昏将近,学校里面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人,唯涵直到这时候才从学院的天台走了下来,不想看到城田司昂,忽然的很不想理他。
  
  停车场,看着空荡荡的本该是自己停车的位置,现在却空无一物,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位说着唯涵真是个笨女人的,城田司昂。晃了晃脑袋不在想这些,她徒步的走出了学院。却在看到不远处的城田司昂在像自己招手,决定不理他,哼了一声,便直接离开。
  
  二十分钟后…
  
  “混蛋,我在也不想见到你了。”唯涵扯了扯湿漉漉的淡蓝色长发,一脸怒气的瞪着城田司昂。
  
  就在刚才决定不理城田司昂的时候,一不当心她没有留意掉入了水池里面,头发紧贴着衣服,湿漉漉的衣服,又隐约把她完美的身材体现的很好。
  
  城田司昂嘴角微微勾起,原来你也能怎么可爱啊。
  
  “当心生病了。”他脱掉了校服外套,一点也不温柔的仍在了唯涵的头上。
  
  接着他很潇洒又帅气的杨了杨下巴:“我送你回去吧,湿成这样还在街上乱跑,当心给你按一个影响市容罪。”
  
  “啧。”唯涵很不客气的,继续往前走。“你以为是谁才把我弄成这样的,我要影响市容,你就是罪魁祸首。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理你吗?”
  
  “你现在不是理我啦。”身后的少年,懒洋洋地骑着靠着车身。
  
  唯涵忽然转过头:“城田司昂,我才不稀罕,一点也不稀罕。”
  
  “走吧,我是怕你被抓了,就没人让我欺凌了。还有你的车不是送去修理了吗,还逞能。”也不管唯涵的拒绝,司昂直接提起她的领子,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凭什么是你欺凌我啊~!”
  
  “你能欺凌到我?走吧,别在罗嗦了~”城田司昂把书包塞进她的怀里,然后问道。
  
  无奈之下唯涵只能任由他摆布着,被毫不留情的仍到车座上,唯涵柔这脑袋,:“你就不能轻点,不知道我是病人啊。”
  
  城田司昂笑了笑,一脸的毫不在乎。:“看你这声音,也好意思说伤员。”
  
  四.不和谐的曲调
  
  [其实,你一点也不坚强,但这是秘密哦,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嘟了嘟嘴,继续和他冷战,黑色的敞蓬便在城田司昂的*作发动了起来。
  
  风温度柔和的让人心动...
  
  夏日的风呼啦啦的如鸽子般从耳边撩过,打乱了一头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
  
  白色的教学楼在下午的阳光中显得如此的皎洁,坡道四周的梧桐树也在风中摇曳着茂郁的枝叶与树冠。
  
  好刺眼的太阳,唯涵伸出了手挡着太阳光,天空是怎么近,一不当心就可能深陷下去了,回头看看身边俊逸的不像正常人的少年。
  
  唯涵有些时候很不清楚,城田司昂为什么会那么乐此不彼的和她拌嘴,打斗。可是两个人又总是能在对方最难过的时候彼此陪伴着。
  
  还记得城田司昂生日的时候她送了一个亲自制作的蛋糕,然后仍下一句,臭小子特地为你做的有毒蛋糕,快点吃下去吧!
  
  城田司昂当时是笑的很快乐的对她说,你做的就算是毒药我也喜爱。
  
  那一刻她多不敢相信这句话既然会从城田司昂的嘴里面说出来,而她只能无所谓的笑笑。
  
  谁也不可能知道为了做一个蛋糕,花了他整整一个晚上。
  
  她还记得有一次下着很大的雨,而当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学院门口,无法回家的时候便看到城田司昂撑着雨伞浑身湿漉漉的从远处走来。
  
  [你怎么会来这里,]
  
  [只是来散步的]
  
  [你当我笨蛋啊,下着暴雨跑到学院只是因为散步。]
  
  [那么啰嗦干嘛,走了,你不是没带雨伞吗。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回去吧]
  
  城田司昂把雨伞递了出去,而他整个人便浩大的雨水埋没了,嘴角是微微勾起的笑意。
  
  唯涵直到现在也不会去承认,当时的她并不认为那个因为雨水而凌乱不堪的男子,是那么的可笑,在她的眼里当时的城田司昂是那么的美好。
  
  而第二天唯涵才知道,当时去学院的路口因为山崩已经封路了,那么城田司昂是怎么去学院的。
  
  只有一条路,那是车子过不去的,只能徒步行走,而且至少要走一小时才能到学院。
  
  “干嘛一直看着我,现在才想承认我长的很帅是吗?”城田司昂转过头,对着出神的唯涵调侃的说了怎么一句话,就又回过头看着前方。
  
  唯涵的脸有了一丝红晕,矢口否认着:“哎呀!有些人啊就是自认为好看,我说那是自恋,却,你有本姑奶奶的漂亮吗?”
  
  “笨女人,男人要是漂亮,还是男人吗,连这点常识也没有。”
  
  “总比你自恋好。”唯涵扭过了头。混账,该死的,说好不再理他,却总是没方法真的不去理会。
  
  城田司昂嘴巴微微张了张最后还是要把说的话吞了回去,两个人便沉默了下来。
  
  这种氛围使得唯涵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至今回想起来她和他还好像没有怎么沉默过,只要有两个人同时在的地方,就有两个人没完没了的争吵。
  
  “喂!你不反驳吗。平常总是喜爱到处为难我。”
  
  “总觉得唯涵今天火药味特别重,我知道了,是不是在吃夏沫沫的醋啊!”
  
  “混账,***啦。我才没有,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才不在乎,一点也不。”唯涵大声狡辩着。
  
  城田司昂的眼眸沉寂了下来,嘴上却还是带着笑,“原来是这样啊。其实你也挺可爱的,我想以后谁娶了你肯定会很幸福把!因为你很笨,可以随意欺凌你了。哈哈。”
  
  为什么,为什么呢。有了夏沫沫还跟她说这些话,厌烦那种有了盼望,又落空的感觉,我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混账,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是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你和夏沫沫…干嘛还和我说这些话。”她接近低吼。
  
  到把城田司昂吓的不轻,“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发什么脾气?”
  
  “你还装啥,不是要和夏沫沫去见父母了吗?”
  
  “你说的是这事啊!那是因为沫沫说想见见我的父母,所以..”城田司昂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就是事实了啊!你还想骗我。”一直以来我只是把你当玩具而已,玩腻了我可以就这样仍了,为何现在却舍不得了。
  
  [厌烦的感觉,厌烦这样。]
  
  “停车啊,我要下车。”唯涵伸手想去抓方向盘。
  
  城田司昂一个紧急刹车,有些莫名其妙的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多危险!”
  
  一转头却看到了唯涵眼中的泪水,他立马呆愣住了,这是第一次见到唯涵哭,看的他心里面也跟着生疼.
  
  城田司昂轻声又温柔的说道:“别哭啊!到底我是哪里惹着你了,你说啊我改就是了。”一只手已经轻轻擦掉唯涵的泪水。
  
  “混蛋,一开始就不该招惹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以后不要现在也不要。”
  
  怒气冲冲之下,唯涵打开了车门,也不管现在是在马路中间就跑了出去。
  
  “喂!搞什么啊!你真是笨蛋啊,白痴女人~~!”城田司昂喊叫的声音越离越远,唯涵捂着耳朵,不想在听了。
  
  [对,我就是笨蛋,白痴的喜爱上你这混蛋。]
  
  —我想说,其实我不坚强。
  
  —我知道,我看不到你的不坚强
  
  —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
  
  五.真相是特别的
  
  第十天,唯涵已经使尽各种方法不和城田司昂碰面了。而与此同时她也很意外的发觉,城田司昂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显现她的面前了,以至于她有时候会去胡思乱想。
  
  然后当班主任的办公室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学生会长夏沫沫有些意外地看到,唯涵窝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满脸阴沉。
  
  夏沫沫温柔又有气质的声音,询问道:“唯涵,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这里占领你的领地的。”唯涵阴沉着脸,从角落里站了起来。
  
  夏沫沫差点喷血,不过还是极力的忍住笑意,抽搐着嘴角和眉角“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啦!只不过是学校里来了一个我很厌烦的人。”唯涵嘟囔着,食指在地上画着圈圈。
  
  “哦,我知道了,然道是为了司昂的事情。唯涵还说不喜爱司昂。”
  
  唯涵忽然站起身,“我干嘛要躲在这里装郁闷啊。”
  
  看这唯涵即将走出门口,夏沫沫的笑意更浓了,“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得什么是坦率。”
  
  唯涵跨回了一只要出去的脚,回过头满脸的鄙夷,:“胡说八道什么,原来你是四五十岁的欧巴桑,这么我一直没有发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夏沫沫勉强勾了勾嘴角,:“你真是..算了。唯涵如果我说司昂其实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你信不信啊!”脸上是微微大的笑意,说的很理所当然。
  
  “你说什么..”高分贝的喊声。
  
  使得夏沫沫不由自主的用手指勾了勾耳朵,才一脸淡然的继续说道:“谁叫司昂,明明就是很喜爱你的,却还总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没方法啊!为了不让亲爱的弟弟将来后悔,我就来试探试探你了,没想到啊!”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眼前目瞪口呆的唯涵。“没想到,你们两个多不坦诚。现在好了,司昂以为你很厌烦他。”
  
  唯涵控制着怒气,不爽的说道:“你以为是谁,才变成这样的。”
  
  “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爸爸来学院,也就是说想接司昂回日本了。”
  
  “可是..”唯涵低下了头,平常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转眼变成了小绵羊。
  
  “也就是说啊!你们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在也见不到了..]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围绕着唯涵整个人。有没有搞错,怎么可以不再见面,好不轻易知道了对方的心意。
  
  “让那混蛋自己决定,如果他想离开的话。”
  
  “可以吗,这样就行了?你不会难过,不会觉得难过?”夏沫沫有些意外,唯涵会这样回答。在她的印象里,唯涵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却可以为了重要的东西,不惜一切的人。
  
  “哼!我才不会,难过。因为那混蛋,才不会离开。”夸张的笑着,唯涵的眼里是自信。
  
  他才不会离开,不是有约定吗!在你下一个生日之前,我会先杀你了。
  
  这是城田司昂生日的时候,她离开宴会时说出的最后一句祝福的话。混蛋不能言而无信。
  
  夏沫沫第一次笑得这么没有形象。
  
  [你们两个真的很有意思啊!司昂应当很幸福吧!有你这种笨蛋女人..哈哈!]
  
  六.离别让人难受
  
  当城田司昂从夏沫沫哪里知道,唯涵的事情之后,就开始疯狂的在罗贝利亚学院查找着唯涵。
  
  找到唯涵的时候,她正坐在天台。两腿伸出围栏,在墙壁上一蹬一踹。双手也抓在暗红色的栏杆上,额头抵住两个栏杆之间的空隙。看着对方有些高难度的坐姿,城田司昂笑了。
  
  “喂,笨蛋女人.”
  
  唯涵没有回头,也没有动。
  
  “你是在学电影里的女主角跳楼,然后和这个世界永别了吗?”继续没心没肺地笑。
  
  “你很烦啊~”没有回头却狠狠甩下这样一句。
  
  城田司昂没有接话,只是踱步走近她。
  
  “哦?难道你是在为了我即将离开而难过难过?”
  
  [混蛋,还能笑的出来,明明要离开的是你。一点也不在乎吗?]
  
  “激将法什么的没用啦!你离开了,我才更应当开心,整个学院就是我的天下了。”她仰头,笑得很难受。
  
  “你是老鼠吧。”
  
  “哈?”唯涵侧眼看他,眼睛满是怒气和不解。
  
  “而且是只又笨又丑得大老鼠。”城田司昂边说着边靠着少女的背坐下。
  
  “喂你找死!别靠着我。”唯涵伸出手向后打去。
  
  回头斜眼看着少女张牙舞爪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城田司昂心情很好地笑了,于是恶作剧地向后压。
  
  “你好重抓紧给我起来啦!”唯涵由于两条腿在外面伸着,被压的难受。
  
  “你这只老鼠,真是胆小呢。”城田司昂收回力道,将少女的另一只手也困住,靠着少女的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抬头看着水蓝色的天空。
  
  “你才是老鼠,是只又坏又混蛋的老鼠”唯涵不甘愿地挣扎,想把背上的那头比猪还重的人摔倒楼下去。
  
  城田司昂忍不住笑了。“果然是笨女人。”
  
  “你才是!喂,臭小鬼,你为何说我是老鼠。”唯涵直直的看着栏杆。
  
  “因为你和老鼠一样啊。”少年叹息般摇摇头。“一样地胆小。”
  
  “谁胆小啊!……”唯涵顿了顿,自嘲般的笑了一声,“混蛋,他在等你吧?”很简单的一句话,很短很短,平静如水。
  
  城田司昂再次笑了,无声地,嘴角牵起来。金黄色的刘海被天台的微风吹来吹去,挠的鼻子有些痒。
  
  时间似乎就固定在这里。透过刘海的缝隙少年看着天空。白云随着风在天上匀速地移动,牵扯着的是什么。
  
  “这和你没关系吧。”
  
  城田司昂的声音有些沙哑。唯涵听到了一丝不沉稳的呼吸。
  
  将手从对方放松的禁锢中抽出,握上栏杆,唯涵猛然站起身。“确实没有。”像这门口走去。
  
  “也许许多年以后我们还能再次见面。是把!唯涵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呢。”城田司昂松开栏杆,从小台上跳下来。
  
  唯涵苦笑,原来你决定离开了啊!
  
  “最好是不要再见面了,谁碰到你,谁倒霉。趁我还没有彻底反感你的时候,快离开吧。”
  
  [挽留的话说不出口。]
  
  “彻底反感……你还没有反感我?”城田司昂笑了。
  
  “……”唯涵的背影顿住刹那间,然后继续向前走。
  
  听着铁门被关上的声音,城田司昂抬头看着天空。
  
  七.你占据了这里
  
  床上凌乱地摆了自己的衣服。城田司昂一件件当心翼翼地叠起来尽管叠的很是难看,夏沫沫站在房门口看着一脸淡然的弟弟。
  
  “你就这样决定走了?而且还走的一点也不难过?真不懂你在想什么。”
  
  城田司昂点点头,从衣物中抬头。鬼魅般的笑了。
  
  “那么我怎么办?”
  
  “有我没有我,姐姐不也照样的会过的很好吗。”
  
  “说的也是哦。”夏沫沫饶了饶头发,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那唯涵呢!那女人可是一直坚信你不会离开呢。”
  
  城田司昂的手彻底停了下来。愣在了那里。修长的手指僵住,围巾从手指缝中滑落下去,碰到旅行箱的边沿却因为伟大的地球吸引力掉到地上。
  
  “和我……无关吧。”
  
  原本就是无关的人吧。
  
  “唯涵也是这样想的吧。不然怎么会一点挽留也不说呢。”
  
  只不过一年前的偶然相遇,两人打打闹闹。不是朋友不是同学关系恶劣到水火不容。
  
  夏沫沫叹了口气,“没想到司昂怎么聪颖也会变成笨蛋。”她从地上捡起掉落的围巾,“唯涵啊!可是很喜爱司昂的,只是因为所谓的傲娇,却一直没有说出口。”
  
  “以前我也一直这样相信这,可是后来发觉唯涵没有我,会过的更快乐吧!…也许是我多想了。”城田司昂笑笑,从夏沫沫手中拿过围巾。
  
  “想放弃?我想唯涵,会更难过才是。从她误解我和你的关系之后,你不就能看出来了吗?那个女人啊!很在乎你呢!”
  
  “那还不多是姐姐的错。害的我被那笨蛋女人,臭骂了一顿。”
  
  “因为唯涵认为自己配不上司昂,所以即使让自己难过,也要让你过的更幸福。”
  
  “那个笨女人,才不会这样伟大的。”城田司昂虽是这样说着,嘴角却有这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原来,我是混蛋,你真是笨蛋啊!]
  
  才不需要你这种伟大的付出。
  
  ------------------------------------------------------------------
  
  早晨醒来的时候,唯涵意识到有什么不同,房间还是自己的房间,天花板上贴满了自己收集的一些奇怪海报。不是,违和感不是这里。
  
  唯涵坐起身,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愣住,空了的书柜旁边站着一个人,透过窗户的阳光在他的头发上画出一道道光晕,淡墨色的眼眸也染上了淡淡的金光。然后是扬起的嘴角,带着让自己蛋疼不已的笑容。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城田司昂捂住耳朵一脸你好吵,可是我听不见所以不关我事的样子。
  
  顺便飞快地躲开唯涵砸过来的闹钟,枕头,台灯,玻璃杯。幸好床头柜比较硬比较重唯涵一时半会儿举不起来。
  
  等着一段时间后。城田司昂悠然地坐在窗台上,看着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女,笑了。“笨女人,你的身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别担忧我不会偷看的。”
  
  “你闭嘴!!”
  
  “你这个小偷.跟踪狂.精神病患者.偷窥狂.在这里干什么?”唯涵瞪着城田司昂。
  
  [不是应当离开了吗?为什么还会显现?]
  
  城田司昂耸耸肩,无视了少女给自己安上的一大堆不雅的名词,只是歪头宁静地看着少女的脸。
  
  一直到她感到胆战心惊往被子里再缩了缩。“干嘛……”
  
  “呐~笨女人”终于说话了。
  
  “哈?”
  
  “昨天你有说吧,和我无关是吧。”城田司昂脸上的表情描画不出,只不过比刚才的平静多了一丝不同。不知是嘴角的角度多了一秒还是眉毛角度多了一秒。
  
  唯涵闭上嘴继续等候。
  
  “你有说你不想彻底反感我吧。”
  
  “你是在暗示我你喜爱我么?”
  
  “什么?”少女姣好的面孔挤到了一起,眉头皱的能掐死苍蝇。
  
  城田司昂的嘴角彻底扬起一个角度,笑了。将手圈起来放到嘴前,十分欠揍地优雅地笑了。
  
  “你果然患有妄想症么?”唯涵问。
  
  “我没有妄想症。”城田司昂放下手,从窗台上跳下来,向前走了两步。
  
  “干嘛……别靠近我!”
  
  “如果你不喜爱我,怎么会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失眠了一个晚上。”
  
  再往前走一步。少女往后缩了缩。
  
  “呐。如果你不喜爱我,怎么会花了好久给我做了蛋糕。”
  
  更接近了。
  
  “呐。如果你不喜爱我,怎么会那么在意我喜爱的女生?”
  
  到了床尾。唯涵也快缩到尽头。
  
  “那是……我有解说”
  
  来到唯涵身边,城田司昂俯下身,一条腿跪在床上,更靠近少女。
  
  “你给我闪开……”
  
  “呐。笨女人”
  
  唯涵闻到城田司昂白色衬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咬紧嘴唇,努力撑住自己的身子。
  
  “因为喜爱,所以才会和你拌嘴。”
  
  “因为喜爱,下着大雨徒步去学校接你回家。”
  
  “因为喜爱,所以看着你头上有伤,想让你忘却不快乐,才去讥笑你。”
  
  “所以,我喜爱你。”
  
  原本预备了一大堆反驳的语言,盘算将他反驳得体无完肤,顺带让他痛哭流涕改过自新,可是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却让大脑瞬间停止了工作。
  
  唯涵抬头,天蓝色的眼睛满满的都是城田司昂俊美到天神妒忌的脸,带着奇妙的笑容。
  
  “我说,唯涵,”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慵懒沙哑磁性的声线,将每一个音每一个音都发的那么好听。“我啊!果然还是,不舍得离开你呢。”
  
  [我啊!果然还是,不舍得离开你呢。]
  
  “还有,你真的很霸道哦。”嘴角斜斜地挑起,满眼邪气。“你已经霸占了这里。所以等价交换,我也要霸占你的同一部位。”城田司昂将唯涵的手抓住,按上自己心脏的部位。
  
  “所以啊,不准你走。”
  
  “混蛋,要走的是你吧。”
  
  你已经霸占了这里,不准你走。
  
  语言是世界上最美妙最强大的魔法。
  
  那一个个字符交织成一片片漂亮的图画动听的音乐,解开了束缚住少女的枷锁。
  
  纤细修长的手指抚上少女的脸颊,轻轻滑到下巴,一勾一抬。
  
  天蓝色对上淡墨色。
  
  唯涵忽然就笑了。笑得极其快乐的那种,还有着不可一世胜利的成分。“你是在求我么?”
  
  城田司昂摇摇头,俯下脸。“不是求……是早已定下的事实。”
  
  嘴唇和嘴唇的接触,柔软温热的触感,伴随着细小的电流游遍全身。
  
  “看你这么虔诚,我就勉强答应吧。”
  
  在金黄色的晨光下,一切都显得那样恰到好处。
  
  “喂笨女人.不能勉强。必须百分之百答应的哦。”
  
  ——我啊!果然还是,不舍得离开你呢。
  
  ——你已经霸占了这里。
  
  ——不准你走。
  
  ……
  
  原来那些彷徨无助,那些迷路的日子,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虽然不爽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迟钝。
  
  因为归宿明明就在最近的地方却一直没有发觉,在原地打着圈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贝利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草戒指(二) 下一篇好多的朋友都离去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