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TOP

我的世界
2017-03-26 13:48:57 来源: 作者: 【 】 浏览:52次 评论:0
  

  时间给了我太多,我却用睡眠背弃,人群太过于喧闹,只好固起自己的城堡,十八岁的黑色城堡,遮掩右耳,左耳听见,风与沙的故事。
  
  写在前面的话
  
  文/苏瑾涵
  
  壹
  
  窗外的卷面定格到很远很远,远方的天空蔚蓝的刺眼,围栏边的四叶草嫩绿的叶片正在细语,诉说有关幸福的旋律,每逢这个时刻,我会拿起饶雪漫的左耳,下颚紧贴着书本,静静地倾听风的诉说,随着淡淡的字墨香,我会背离我的世界,静静地安睡。
  
  我叫苏瑾涵,在自己的乐土上坚守着没人相信的永久,把自己禁锢在一个人的城堡,记载着孤独的传说。
  
  .我的世界,简单这两个字可以充分阐明,除了上课吃饭之外,我都在演奏单调的韵律.
  
  拿起雪白的纸张,折起纸飞机,然后用力把它丢掉窗外,看它在半空摇曳的模样,就像我自己随它飞舞一样,我想要我自由,在这个封闭的学校,我待了整整两年,现在身在高三的我,早已心不在室内,而是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是个不喜爱学习的孩子,英文我根本不看,数学我从来不屑,我只喜爱文字,只喜爱在文字的海洋去寻觅我的海豚,去描画我要的情况,幸运的是老班是语文老师,我才不至于变成没思想的娃娃,形同木头一样生活。
  
  无聊的时候,左耳插着耳麦,依偎着墙壁,听那音符的跳动,左耳的歌,也只是左耳听见,左耳的旋律,记忆深处的蔚蓝。
  
  
  
  贰
  
  人生如若只是初见,遇见了就不要错过,错过了就不要悔过,即使那人远去,起码他还留下一处风景任你留连。
  
  和林子轩的相识,是我今世不悔的选择。
  
  那天天特别地蔚蓝,教室也特别的宁静,即使有根针的掉入,也能清楚的听见,而我依旧听我左耳的歌,静静地闭上眼,依靠着墙壁。
  
  “同学们,下面让我们欢迎新同学”老班什么时候进来的无人知晓,高三紧张的似乎许多人忘却了他的存在,虽然只是刚开学,我依旧是原来的动作,似乎这一切真的与我无关。
  
  “林子轩同学,我看你就先做在西墙壁,靠窗的位置好了,那里很宁静,可以让你静静地读书”
  
  “老师没关系的,坐在那都行”
  
  西墙壁?靠窗的位置?有没有搞错,这不是我的位置吗,不对,严格地说不是我同桌的位置吗?对了,我不是有同桌吗?怎么会让陌生人做呢?好像忘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同桌冷嫣然是学艺术的,基本上没来过,我一直是一个人,我也乐得寂静,只是老班现在的决定…
  
  睁开困惑的双眼,去探索这意义。却不知某人已经来到我身边,微笑地对着我。
  
  “同学你好,我叫林子轩,以后就是你同桌了,请多多指教”友情之手的伸出,我并没有理会,而是换个姿势,继续我的浅眠。趴在书桌上,右耳被右臂遮掩,面朝窗外,依旧听风流的节奏,直到微微闭上眼。
  
  浅眠中似乎听到“你高傲冷漠的面具,我林子轩,会打破”左耳听见,心中莫名一颤,忽然想起冷嫣然跟我说“一个人,一座孤城,苏瑾涵的城堡虽然巩固的很高,其实很好进入,苏瑾涵冷漠的面具下有颗热忱的心,只是被那该死的面具遮住”的确我的冷漠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损害,自己一个的宁静,只是去感叹时间吧了,这一切,只有冷嫣然一个人明白,只不过她很少在我身边,我依旧是一个人,一座空城。
  
  叁
  
  “你的心里有一道墙,打开就能看到天堂”吃完饭,依旧听着左耳的歌,一步一步走进教师,回到属于我的领地,预备我的安眠。
  
  “你们说刚来的林子轩帅吗?像不像童话里走出的王子”
  
  “就是呀,只可惜我不是公主…王子从来只有公主才能配得上”
  
  “那不肯定,不是还有灰姑娘吗?我就不信”
  
  “人家灰姑娘有水晶舞鞋,我们又没有”
  
  …
  
  莫名其妙的女生讨论无聊的问题,什么时候只留意学习的她们,也开始花痴了,微微翘起的笑颜爬上我的嘴角,却不经意间被那些花痴女好到。
  
  “苏瑾涵,你笑什么,别以为林子轩跟你座在一起,你就是公主了,你也只不过是变成白日鹅的丑小鸭,依旧是丑小鸭。
  
  “你是谁呀?林子轩又是谁呀?我熟悉你们吗?我干吗变公主,我苏瑾涵就是苏瑾涵,也只能是苏瑾涵”
  
  “吆,火气那么大,要不要我买一罐王老吉给你去去火呀,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一阵阵笑声传入耳膜,满意的模样却掩盖不主那颗妒忌的心。
  
  “你…”气的我说话都不知怎么说了,所有的欺辱及冤屈占据了心头。
  
  “你什么你,连话都不会说了,还高中生呢,我呸…”她打落了我指着她的手,她对我来说只是陌生人,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眼泪将要落下。
  
  “你们在干什么,苏瑾涵招惹你们了吗?干嘛要对人家进行语言攻打,如果我林子轩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你们海涵,请不要把我的错,强加在别人身上,那样让我觉得是一种罪过。”
  
  “子轩同学,我们只是跟苏瑾涵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苏瑾涵对不起,我们说的太过分了,你不要介意下”花痴女们说完就一轰而散了,本以转过身,暗自悲痛的我,回到我的座位,静静地座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安宁静静的。
  
  “苏瑾涵,你没事吧,手都红了”牵起我的手,查看伤痕的林子轩,急切的关心,让我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移,因为除了冷嫣然,她是第一个关心我痛不痛的人。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林子轩的自责是我没想到的,这件事原本就跟他没有关系,如果说长的帅也是一种错的话,那也只能说是上帝的错,上帝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好了,我没事,这件事到此为止”推到他的手,开始翻看我的左耳,他一味地自责让我很不自在,只能恢复我原有的姿态。
  
  林子轩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乖乖地看自己的书,我却看不进去一个字,虽然手里拿着书,眼神停电在书上,我还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我那颗慌乱的心正在怦怦地跳个不停。
  
  肆
  
  “苏瑾涵上课不许睡觉”
  
  “苏瑾涵上课不许分神,想看风景下课看”
  
  “苏瑾涵,不许用左耳听歌”
  
  “苏瑾涵不许吃泡面,对胃不好,要按时吃饭”
  
  …
  
  最近一段时间身边多了个“管家婆”_林子轩,天天唠唠叨叨的,不许这不许那的,所有的习惯都被打破,宁静的世界多了种吵闹。
  
  “林子轩你喜爱左耳吗?”
  
  “还行吧”
  
  “那你盼望成为里面的谁?”
  
  “如果让我选,我谁都不选,我只做我自己。”
  
  “我喜爱李耳…”
  
  我只喜爱李耳,也只喜爱听张漾叫她小耳朵。
  
  “苏瑾涵现实与小说往往有差距,你不可能是李耳,你只是苏瑾涵,你也只能是苏瑾涵”林子轩越来越认真的模样,使我想起了过去一味执着的我,可一路走了那份单纯早已不在,我早在开始的地方遗失。
  
  “林子轩左耳的幸福,记忆里待续,就像四叶草一样成为永恒的童话”
  
  目光转移到窗外定格的话面,向四叶草投向深深地赞赏。
  
  
  
  伍
  
  那是一个星期天,星期天没有课,我继续我的动作。
  
  浅眠中感觉有人在推我,睁开隐约的睡眼,我看见林子轩的轮廓,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拉着我走出教室,我不知道他拉我去那里,我也懒得去想,由他拉着,不知不觉来到一堵墙边,这好像是学校围墙的后墙林子轩到底想干什么?
  
  “林子轩你拉我来这里干吗,我要回去睡觉了”不理会他,甩开他的手往回走,却被他拉回。
  
  “林子轩你到底想怎么样?
  
  “翻墙出去”
  
  “不会吧,老师眼中的乖乖牌,女生的白马王子翻墙,肯定跌破大家的眼球,等等我拿手机记载下来”
  
  “别损我了,跟我走就是了”
  
  已越上墙的林子轩向我伸出手,我停留了一下,还是把手交给了他,有人跟我说如果你把手交给一个人,也就阐明你把心叫给了那个人。
  
  
  
  陆
  
  眼前的景色美的让我忘却了呼吸,无边无际的原野,给人一中美的享用。伸展双臂,放松心情,这就是我要的自由。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我只盼望我自由,不想成为木偶娃娃。
  
  林子轩并没有打搅我,任我去享用自由时间。
  
  我喜爱的原野,我要把我的脚印印在它的记忆中,我开始了我的奔驰,一个人的奔驰,边跑边露出久违的笑颜,当我没力气时,我转说身,大声对林子轩喊
  
  “林子轩,苏瑾涵感谢你”
  
  “苏瑾涵你肯定要幸福,要让你的笑颜停留在每个时刻”
  
  林子轩喊出的那句话,让我觉得我不再是一个人,微微一笑,继续我的原野美景记载。
  
  天黑了,我们已经开始了回学校的路,一路上我和林子轩谁也没说话,肩并肩地走着,不知是太黑的原故还是我的心思太飞舞,不当心被石子羁绊,身体不由得像林子轩靠拢,林子轩准时揽住我,才不至于让我跟大地来个亲昵接触。
  
  抬起头,我看见林子轩正望着我,那眼神足以把我湮没,逃离暧昧的姿势,恢复到原有的原点,极力掩饰自己炯的模样。
  
  “苏瑾涵对不起,刚才…
  
  “不用说了,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真的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果可以我盼望,我怕损害需要披上我应有的面具。
  
  接下来好几天,我们都是沉默,有时林子轩想说写什么,总是被我打断,我不想提那天的事。
  
  
  
  柒
  
  有时候沉默只是我的错,经历了那天的事,我开始避开与林子轩的接触,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会那么在意。
  
  “也不知我们班的苏瑾涵有多么大的魅力,把林子轩迷的团团转,我今天中午还看见林子轩为了她在操场边找什么东西,到了几个小时,好像午饭都没吃呢?”
  
  “不会吧,这苏瑾涵有什么好的,我看她还不及我一半…”
  
  花痴永久只会在别人后面乱嚼舌根,看见我走过来,立马完结了她们的对话,我假装没听见,依旧抬起我高熬的头。
  
  回到座位,翻开左耳,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封信。
  
  瑾涵:
  
  请答应我这样叫,转到这个学校我并没后悔,熟悉你我觉得是上帝对我的抬爱,让我在仅剩的时间开始这场意外。
  
  许多年前我跟你一样,是个孤独的孩子,一直待在自己的世界,不理任何人,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告诉我,林子轩你可以过的更好,我才走出我的世界,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我的生活有了意义。
  
  那天的事真的很对不起,虽然那是一个意外,也是个漂亮的意外,我会专心铭刻,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乐,真的盼望永久和你在一起,只是我不能,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说不定那天我就会向上帝报告去了。
  
  瑾涵我离开了,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在离开前的时间好想告诉你,但我没有勇气,而是跑到四叶草的生长地,找寻四叶草,幸运的事,被我找到,我现在把它送给你,盼望你能带着它一直幸福下去,好了,车来了,我要走了,瑾涵再见。
  
  子轩亲笔
  
  看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已经显现在老班面前,一路上不顾别人的眼光“林子轩呢?他不是刚转进来没多久吗?怎么又走了”
  
  “他走了,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从小他就得了一种罕见的病,一直都没好,最近病情加重,出国去看病了,听说活着的机率很小,哎,真的个不幸的孩子”
  
  疾病、死亡,好残忍的现实,我没有再听老班的话,一路走,不知不觉来到林子轩带我来的原野,只是身边没了他,到现在我才知道,他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走进了我的世界。
  
  信封里,那颗四叶草静静地躺着,似乎在说他走了,是真的走了,泪不会什么时候落了下来,伸手把左耳的书扔了,书瞬间全部散落,我拿着四叶草,抱紧自己微凉的身躯,在只有回忆的原野上,回忆我们的所有。
  
  “林子轩,我答应你要幸福,你要平安回来”
  
  最深的呐喊,左耳的离别,靠不到肩膀,我在原地守护青春流年。
  
  
  
  捌
  
  站在那年的那片原野,梦回最初时间,只是那人已不再来,独自听左耳的歌,左耳的思念,无边的蔚蓝。
  
  苏瑾涵我回来了
  
  面对远方的天空,似乎听见林子轩的声音,依旧那么暖和,闭上眼睛静静倾听
  
  傻瓜,我林子轩是真的回来了,只要你转过身
  
  不知我怎么有勇气转过身去,害怕这一切都是在做梦,当梦醒了,我还是一个人,但我还是转过身,因为我还有所期待,期待林子轩会回来,当我转过身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傻了,真的没想到期待也能变成真,林子轩是真的回来了。
  
  苏瑾涵,我喜爱你,很久很久就喜爱你
  
  听到林子轩的表露,我的眼泪落下,整整等了他三年,所有的思念聚集成泪水奔放,得到想要的答案这颗心是喜悦的。
  
  林子轩走了以后,我的生活全变了,不再沉默,不再孤寂,做勇敢的女孩,我盼望有一天,他能看到苏瑾涵面向阳光,暖暖的微笑。
  
  傻瓜,一直以来我都坚信我能活着回来,因为有你在,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可以永久的在一起了
  
  林子轩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紧紧地抱着我,似乎永久不想放开,我又闻到了解的闻到,薄荷的气息。
  
  那篇原野只有我们两个人,背靠背,静静倾听左耳的幸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Tags:陌生人 灰姑娘 高中生 丑小鸭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谁可以比我们更懂得彼此 下一篇梦里Ta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