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之人,忘情之剑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4-17 17:53:59 人气:
  

  (一)
  
  一叶扁舟北上。沿途山水一程一程的换,从江南水乡到狂情塞北,沧桑流浪。
  
  我手中的剑,名叫忘情。只因铸剑的人叫无情,无情无念,所以一心铸剑,一剑十年。十年之后,剑成,人却不再无情。十年心血铸就绝世宝剑,也将一腔心血付诸于剑。无情有了情,这情,不对人,只对剑。
  
  于是,此剑名为忘情。无情余生,捧着忘情剑,意在忘情,却始终不忘。
  
  江湖上传说,得忘情剑,意在忘情。
  
  多情之人,忘情之剑。
  
  (二)
  
  荒芜的大漠,烈酒当歌。一剑,一人,一江湖。浊酒一壶,美人独舞。
  
  我喜欢在长河落日的余晖里,携一壶烈酒,一个人,独自坐在沙丘上,望着夕阳埋进大漠。然后看一勾残月,又或是一轮圆月,缓缓升起,洒一片清辉,湮没大漠荒烟。然后感受温度在刹那陡然的下落。
  
  这样,烈酒的暖意就会回流在身体的各个角落,我就会感觉,自己还是活着的。又或者,江湖并不寂寞,它那么炽热,在我的胸腔,鲜明地跳动。
  
  桃枝是这荒漠里最好看的女人,她好看在哪,我不知道。只是大家都这么说,我便也这么觉得。她常在黄昏的时候,在酒肆临时搭建的舞台上,跳舞歌唱。她的嗓音很美,我常常是在她的歌声里,看天边那一轮寂寞的月亮。
  
  江湖,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可是很多人都想进去。因为好奇,又或者只是因为不进去,才会觉得太寂寞。
  
  (三)
  
  大漠里,除了黄沙,除了阳光,除了月亮,除了女人,除了酒,还有江湖。豪情侠客喜欢在大漠里,展现豪情万丈,所以,江湖的人,喜欢在北,不喜欢在南。南方太过旖旎风光的景,太过温柔多情的人,太会消磨浪子的剑,折了剑客的志。所以江湖不需要美人,所以桃枝成了美人,美人,美在生对了地方。
  
  很多人都以为我和其他的侠客或者说是浪子一样,来大漠,只是为了一展侠客的豪情。其实,我只是为了等一个人。
  
  一个故人。
  
  (四)
  
  我等了半年。这半年,桃枝为我洗衣做饭,为我买酒缝衣。只是我从来不愿意让她和我一起,看大漠夕阳,月升骤冷。我知道她的情意,手中的忘情剑总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这是把多情的剑,忘不了情。
  
  我又如何不是?只是,我不是多情的人。我等的那个人,叫夕月。夕阳落下,新月初生。是大漠特有的风情,却是江南特有的诗意缠绵的名字。所以,她走过千山万水,到了扬州。
  
  我遇见她。那时,我刚刚得到忘情剑,一心想试一试自己的定力,又或者这只是借口。因为夕月,不仅是江湖的美人,也是市井的美人。她的容貌,很清晰,可是我描述不出。
  
  (五)
  
  我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在这里半年,风沙侵蚀,我的白衣不再。后来我喜欢上了灰色的衣服,可是却始终没能喜欢上大漠。
  
  夕月说,三年后再见。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所以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有时候我常想,我之于她,或者她之于我,到底是什么?仅仅只是当年的一场相识,当年江湖人一场笑闹的戏言?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发现,或许我对她只是多情,并非至情。
  
  我等她,只是为了一个承诺,一个江湖的承诺,以及对忘情剑的承诺!
  
  一个月后,夕月如期出现,她依然美丽,笑意吟吟。她说,她愿意随我至天涯。我问他为什么,她说,她是夕月,也是桃枝。在这里半年,她看出我是一个至情的人,所以愿意相随。
  
  我说,在这半年,我看出了自己不是一个至情的人,我只是多情。
  
  她笑而不语。或许她不相信我,我知道,在这半年,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是对她至情。
  
  忘情剑狂饮。这柄剑,太过多情又或者是滥情。或许,它真的不适合我。
  
  (六)
  
  此时,正是夕阳漫过沙丘下滑至天边,月亮有凸显的意味,风里夹了丝丝冷厉,然后越来越冷。
  
  我说,我想念江南了,然后望了望我一身灰色的衣衫,说,我也想念我的白衣。
  
  她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留在江南吗?
  
  我说,这是江湖,你喜欢江湖的风烟,那感觉太烈,江南的柔情承载不起。
  
  她摇头,因为我喜欢黄昏的时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随意歌舞。
  
  哦。我点头,那么,告辞。
  
  我手中的忘情剑一直在挣扎,似要破鞘而出。我想,我果然不适合忘情,当然,刚才的一瞬间我忽然明白,其实我也不是多情之人。
  
  是该把它交给一个适合它的主人了。
  
  (七)
  
  月色很亮,把我的影子倒映在沙子上,很潇洒。我想,我该回去了,回江南,回扬州。十年一觉扬州梦,江湖,或许不适合我。我是个愿意沉醉在梦里的人,喜欢丝竹管弦,喜欢美人美酒,独独不爱大漠红颜。
  
  正想着,有刀锋自胸前穿出。
  
  其实这个时候,我本该难过,为生命的消逝,为再回不到江南,可是我莫名其妙的想笑,然后就真的笑了。我转头,看夕月一脸惊慌的样子,就笑的更加肆意了。似乎好久没这么笑了。
  
  她的眼里蓄满泪水,可是还是那么美,那么我见犹怜。
  
  我看着她,眼里全是笑意,你应该生在江南,不在江湖。
  
  (八)
  
  她蓦然垂下了手。抱着我,泣不成声。
  
  我说,你不要哭,来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今天。我握着她的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忘情之剑,多情之人。
  
  你早知道,她的眼泪更凶了,眼泪缀满她皎洁如月的脸颊,像是江南雨后的白莲,很美。
  
  她是月影阁的杀手,杀我只是任务。三年不算太短,却也不长。
  
  闭上眼的一刹那,仿佛看见了久违的江南,那一汪水乡氤氲的雾气,就像她此时的眼眸。
  
  (九)
  
  忘情之剑,多情之人。果然,我至情却不多情,所以,无缘。
  
  江湖寂寞,忘情江湖。
  
  

上一篇:乐祭
下一篇:就怕你太自大了
相关阅读:
  • 死国年纪之死神传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