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仙途· 第六章 唉,师兄弟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3-08 10:19:14 人气:
  

  站在韩浩的洞府外,张凡很是无奈
  
  修士除非闭关,一般情况下,守护山门的阵法禁制是不会开启的,毕竟消耗的灵石也不是小数目,没必要不是。
  
  韩浩洞府的阵法自然也是关闭着,只是在洞府的门口,设了一个小禁制,也就是起到类似门铃的作用而已。
  
  就这,在张凡近前的时候,直接把他弹了个跟斗。
  
  怎么办呢?传音符在乾坤袋里揣着呢,可是还没开始修炼,哪来的法力?修士的洞府就这点不好,窜门不方便呐!
  
  正犹豫着是不是另找个时间,卓豪从洞府内走了出来,笑着看着他狼狈的样子,随手打了一个法诀,仿佛平静的水面投入了一颗小石子,波纹一闪而过,禁制消失了。
  
  “师弟啊,努力修炼吧,你看,连自己师父的洞府都进不来像话吗?”卓豪笑着说。
  
  是有点丢脸,张凡只好讪讪然道:“是,师兄。”
  
  “好了,进去吧,师父他们都在里面呢!”卓豪也不多说,带着他便进了洞府。
  
  他们?除了师父还有谁?
  
  张凡疑惑地跟着卓豪前行,到了大厅一看,就明白过来了。
  
  偌大的大厅中,师父在上首端坐,下面两男一女,三个人肃立成一排。
  
  看见张凡进来,韩浩脸上露出了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道:“内外明澈,净无瑕秽,效果不错。”
  
  什么东西效果不错?韩浩座下的三人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尤其是中间那个女子,目光简直称得上肆无忌惮,把张凡从头打量到脚。
  
  “这是张凡,你等的二师兄,还不上前见过!”
  
  “是,师父。”三人齐声道。
  
  “姜拓”
  
  “许萦”
  
  “申屠弘”
  
  “见过二师兄。”
  
  张凡连忙回礼,心中暗暗摇头苦笑不已,师父他果然没有什么教徒弟的经验呐。
  
  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张凡就瞥见他们腰间佩戴的乾坤袋,是宗门配发的那种土黄色,补丁一样货色,相信他们也发现了这点,要不,见礼的时候许萦这丫头为什么死命地遮掩着,一副生怕露了怯的模样。
  
  再加上见面第一句话韩浩就露了口风,张凡本身又没有修为在身压不住场面,怎能不让他们浮想联翩?
  
  “好了,你们下去吧!记得为师的话,好生修炼,不要懈怠。”韩浩对他们师兄弟之间兄友弟恭的气氛十分满意,抚须微笑道。
  
  “是,师父,弟子告退了。”
  
  张凡可没有韩浩那么感觉良好,特别是他们三人离开的时候,不用回头,也能感应到一道道如有实质的目光正“刺”在他的背上。
  
  “凡儿,昨天不怎么好过吧?”韩浩微笑地问道,语气之温和,与在许萦他们面前的威严大相径庭。
  
  张凡尴尬地点了点头,现在一想起洗髓丹三字,腹中就习惯性地绞痛,可想而知那罪受得实在不算小。
  
  “这是为师为你挑选的功法,回去后好好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说着韩浩掏出一块玉简递给了他。
  
  “是,师父,徒儿一定努力,争取早日超过……”张凡顿了顿,才接着道:“超过师弟妹们。”
  
  虽然还没有开始修炼,他的眼力却着实不差,那三个师弟妹实在不是省油的灯,每一个都有不弱的修为,来头应该小不了。
  
  张凡脸上那个燥,没想到踏入修仙界的第一目标居然是超过自己的师弟妹……人生,真是唏嘘啊!
  
  “好,有志气就好。”韩浩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喜道。
  
  紧接着,又皱着眉头道:“凡儿,你三师弟姜拓、四师弟申屠弘出身修仙世家,许萦则是我们法相宗水脉许师弟的直系后人,只是传承了火属法相这才拜到为师的门下。你要超过他们的心是好的,却也不要急功近利,仙路漫漫,太过求成反而会伤了根本,凡儿你要切记。”
  
  “徒儿谨记师父的教诲。”张凡紧紧抓着记载着功法的玉简,心不在焉地道。
  
  “好了,你回去吧!”看着他心痒难耐的样子,韩浩哑然失笑道。
  
  ……
  
  张凡离开后,卓豪眉头一挑,略带忧虑地对韩浩道:“师父,三师弟他们……不会出事吧?”
  
  姜拓他们仨离开后并没有回自己的住所,而是等在洞府的门口,以师父的神识,不可能察觉不到。令他奇怪的是,以师父对二师弟的疼爱,居然既没有干涉,也没有提醒,就这么任其自流,实在是不像他老人家的作风。
  
  韩浩沉默了半晌,叹道:“师兄弟间的小龌龊,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凡儿是大师兄的后人,以后要面对的事情,比这要严重的多,让他适应一下也是好的。”
  
  卓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大师伯的事迹他也是听说过的,摊上这么一个曾祖,真不知道是二师弟的幸还是不幸了?
  
  ……
  
  韩浩的洞府外,姜拓他们三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三人中申屠弘的耐性最差,团团转了几圈,抱怨道:“三师兄,师妹,我们这是要等的什么时候?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话说。”
  
  “等着就是,着什么急。”姜拓慢条斯理地说道,“没准我们这位‘二师兄’还是师父俗世的后人也说不定,当然比我们有话说。”
  
  “也不一定是师父的后人。”许萦在一旁插口道:“也许这位张师兄天赋过人,所以才让师父他老人另眼相看。”
  
  “哼!我非要……”申屠弘不屑地冷哼一声,话到了口边,又忽然顿住了,狐疑地看着姜拓与许萦俩人道:“三师兄,小师妹,我可没得罪你们,怎么听你们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要把我申屠弘当枪使啊?”
  
  “师弟言重了。”“就是,申屠师兄,小妹可没那意思。”
  
  这个申屠弘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傻,两只小狐狸暗暗想道,不约而同地把这个貌似粗人的家伙高看了一眼,眼看着楚汉争霸就要变成三国演义了,张凡适时地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二师兄!”三人齐声问候道。即便是心中不屑,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你们好,这么巧啊!”张凡好似对他们三人的出现毫不惊讶,脸上挂着堪比和煦阳光的温暖笑容回应道。
  
  看到张凡能用如此和蔼的口气,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么巧”三个字的时候,三只小狐狸也不由得暗叹了一声,心想这也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沉默良久,眼看着这位二师兄笑容不改,最终还是申屠弘打破了僵局,只见他抬手放出了一把火红色的巨型飞剑,居高临下地问道:“二师兄,天色已晚,你看,要不要师弟我送你一程?”
  
  张凡好似对盯在他脸上的灼灼目光毫无所觉,大刺刺地踏上了飞剑,拍着申屠弘的肩膀说:“那就有劳师弟了,为兄生受了。”
  
  听到这声“为兄”,他的三个同门的脸上不由得一僵,三人中最小的许萦都有十六岁了,申屠弘更是过了二十,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家伙拍着肩膀口称为兄,真真是情何以堪呐。
  
  罢了,三个小狐狸对视了一眼,终于收起了进一步刺探的心思,抱着留待日后的想法,各回各家了。
  
  申屠弘最是无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好悻悻然地给张凡当了一回车夫。
  
  

上一篇: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下一篇:桃花祭
相关阅读:
  • 死国年纪之死神传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