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2-26 09:29:14 人气: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那一天]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烟花细雨,莫如扬州城。纸醉金迷,莫如醉君楼。
  
  她是扬州城,醉君楼里最有名的花妓,唤倾言。鸳鸯瓦冷霜言重,翡翠倾寒谁与共。自是她的自比。若说她的美貌在这扬州城里怕是无人能及,她的才艺在这扬州城里更是无人敢比。多少王侯将相,王公贵族都欲将她重金娶回家。可她确是,卖艺不卖身。由此,这倾言之名便响彻整个扬州城。有人说她是故作高姿,可她却抿嘴浅笑,不予理会。
  
  青衫红髻阁,闲庭信碎步。
  
  点绛朱唇笑,轻挑身姿妙。
  
  夜月梨花泪,偏偏佳人子。
  
  由来红颜少,却道情未了。
  
  这是她现如今在醉君楼里最好的写照。清淡简出。虽为扬州城里最有名的花妓,但却不轻傲。
  
  [倾言,你会是那天山上最冰丽的雪莲吗?]
  
  [那一夜]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这一夜,是扬州城里最热闹的一个夜晚,花朝节。二月十五日,这一天传说是“百花的生日”,于是,这一天就被定为“百花节”。在扬州城里有一个风俗,在百花节这一天,扬州城里最有名的佳人子要在高20米的木台上当众表演月下舞。作为扬州城里最有名的佳人子,倾言当然要当仁不让。所有人都围观在这木台之下欲观赏倾言的醉人舞姿。她坐在竹椅上,由四个粗犷有力的汉子抬到木台前,玉指轻移,那罩在她头上的面纱便轻抚开来,一袭青衣,一袭笑。她踏着月色,袅绕而上。
  
  歌起,曲响。
  
  彩袖殷勤捧清风,
  
  月下拚却醉颜君。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歌尽,曲罢,众人欢掌。倾言微姿袅娜,迈着三寸金莲从20米的木台之上缓缓走下。月色洒落在她的青衣上,清脆的铃声随着她的碎步从脚腕传来,[倾言,你是那天山上最冰丽的雪莲吗?]她抬头,望见人群中一对清澈的萌子。他身披金色袈裟,手拿佛藏,傲然的站立在那里,身后纵僧跟随。是你吗?别来一见竟不相识。她飞奔而下,人群中却不见了他的影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自前世一别,等来的却是这世不相识。但她深信,自己定不会看错,他就是他要等的人。
  
  奈何桥上我奈何,孟婆汤里去幽魂。前世她先她而去,留下他孤独苍生,这一世她先他而来,为的是等他一世。她生生害怕她会在过奈何桥时喝下那碗孟婆汤会忘记与她有约的他,就和孟婆做了交易,用她这一世必在青楼了然至死来换取不被锁住记忆。这是何苦,孟婆轻笑。但她已然心决。
  
  [那一月]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前世往尘,不忆也罢。她站在醉君楼的月台上,轻拨琵琶。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前尘道了情。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尽事。
  
  轻拢慢拈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倾言,你会是那天山上最冰丽的雪莲吗?]
  
  她抬头,他立于身前。她望着他,容颜丝毫未变。右颈那痣,左手那疤。丝毫未变。可他于这一世却是,六世达赖喇嘛。是身披袈裟,手拿佛藏的达赖喇嘛。她眼神沧桑,已然不像一个年芳二十的佳人子。
  
  倾言,你怎像我的一个故人。他轻吐。
  
  她转身,潸然泪下,我怎会只是你的一个故人?于前尘往事,你却了然忘记。
  
  终成空。
  
  她轻笑。若你在,我在。若你亡,我亡。
  
  低眉弄笑妆罢泪。
  
  倾言,我名,仓央嘉措。又唤,君安。
  
  君安。君安。她眼里闪过一丝光彩。
  
  君安是她前世的名字。你即没有的前世的记忆又怎知我前世的名。她望着他。
  
  这名,是刻在我锁骨上,自出生时便有。或许,这便是天命吧。他缓缓道。
  
  她望向她锁骨的方向,君安两个字刻在那里,深入骨髓。她伸出手,轻抚他的锁骨,泪划清庞。
  
  原来,你还记得我。原来,你还记得君安。
  
  君安已经深入骨髓。
  
  我便是你的君安啊,可是,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呢。
  
  [那一年]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前尘往事已了然,只道是故人。
  
  前世,她先他而去,她说,会在下一世等他。
  
  你若不来,我便不老。
  
  前世,她先他而去,他说,会在下一世寻她。
  
  你若不来,我便不老。
  
  她用她的这一生永待青楼,换她的不抹记忆。
  
  他用他的这一世用执佛藏,换他的刻骨君安。
  
  这相思,是两世。
  
  枕上潜垂泪,
  
  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这世,
  
  何必恨前尘。
  
  可这相逢,却是无言。
  
  他说,我愿放弃这佛藏,与你共天涯。
  
  她泪眼婆娑。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执子之手,共赴天涯。
  
  她与他的约定,在两个月后,待他回去处理好达赖一事,便放弃佛藏,与她共奔天涯。
  
  扬州城外,夕阳西下,依依惜别。只待两个月后,执子之手,共赴天涯。
  
  [那一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两月,秒如分,分如时,时如天。
  
  她在等,等他于她共奔天涯。
  
  她知道,这一世,她一定会等到,故来人。
  
  醉君楼,今天是她最后一场。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待到与君相携手,共奔天涯。
  
  最后这一场,便是她在醉君楼的末场。
  
  她朱唇轻起,歌声袅袅,舞姿偏偏。
  
  扬州城里无人不惋惜,这一名角即将离去。怕是以后,再无人能与她堪比。
  
  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她心情愉悦。
  
  终于,终于能与他白头偕老。
  
  这一场后,她便可欣然离去。
  
  完毕。
  
  台下已是掌声不断。
  
  有七八个僧人围上,她想,来了。
  
  一个带头的僧人上前,耳边轻语。她应声倒地。备注:
  
  [1701年(藏历金蛇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与第巴(即藏王)桑结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锐。1705年(藏历木鸡年),桑结嘉措买通汗府内侍,向拉藏汗饮食中下毒,被拉藏汗发觉,双方爆发了战争,藏军战败,桑结嘉措被处死。事变发生后,拉藏汗向康熙帝报告桑结嘉措“谋反”事件,并奏称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是假达赖,请予“废立”。康熙帝准奏,决定将仓央嘉措解送北京予以废黜。火狗年(1706年),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去世,据《圣祖实录》“拉藏送来假达赖喇嘛,行至西宁口外病故”,时年24岁。]
  
  [那一瞬]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她再没有醒来,在她听到噩耗的那一刻,她拔出头上的玉簪,划过手腕,鲜红的雪滴落在地上,像盛开的雪莲。妖艳而美丽。诡异而安详。
  
  前一世,我先你而去,这一世我定与你一起。
  
  不论,生或者死。
  
  她知道,这一世若是再与他错过,便终不再相遇。
  
  她嘴角上扬,眼神安详,静谧。
  
  这一世,我定要与你在一起,
  
  不论,生或者死。
  
  山无棱,天地合,怎敢与君绝。
  
  执子之手,共赴黄泉。
  
  她笑,我来了。
  
  在奈何桥上,你要等我。
  
  [青丝醉]
  
  三千青丝惹人醉,却是离人泪。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罢了红妆,换了眼帘,
  
  亡了尘颜,断了想念
  
  举首回念,辗转却已千年
  
  悠悠一念,已换了人间。
  
  安小暖原创。QQ;406379247
  
  

相关阅读:
  • 死国年纪之死神传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