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灭门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2-26 09:07:47 人气:
  

  老者微微颔首,旋即说道:“化解这灾难倒是不难,只是……”少年心里本来疑惑,听到老者这话,脸色微微不喜,旋即轻声说道:“老先生还请说明,这只是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妥?还是老先生要些报酬?”
  
  少年言语激烈,老者听了也不发怒,只是微微一叹,说道:“这灾难化解却是不难,只要小兄弟找个无人的地方,闭关修炼,做一辈子平凡人便可,只是我看小兄弟也不是那样的人,这次高中状元,小兄弟自然很是幸喜,也很想让家人知道,一享荣华。”老者缓缓说道。少年听到此言,旋即答道:“却是如此,家中生活本就窘迫,这么多年来,家父一直期盼小子有出头之日,能光宗耀祖,因此小子才有十年苦读,有着中状元之日,要是让小子做其它事情,却是可以。但是让小子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却是万万不可。”少年话语坚定,脸上更是一脸的坚毅。
  
  老者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赞许,等少年说完这话,老者忽然轻叹一声,道:“既然让老夫遇上,便不可不救,你遇上的那对夫妻本来却是无意得到那块玉佩,但是却不知道其秘密。然而虽然其不知,倒是却又一些有心人看到,因此便有了抢夺之意,而恰巧你便遇上,出手救了其,夫妻想来是感谢你大恩,却不知道如何报答,便把玉佩送于你。那夫妻本来是好意,但奈何却如此一举却害了小兄弟。我看小兄弟实力不凡,想来是有高人指教,但是俗话有云‘双拳敌不过四手’,如今江湖之中高手如云,虽然小兄弟实力不凡,但万万不是其对手。此行小兄弟回家,恐怕家中已然有了变故,如果真是那般,还望小兄弟冷静相对。”
  
  听到老者缓缓说来,少年也觉得很是有理,但是当老者说道其家中恐怕有变故之后,少年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双手更是不住的颤抖,显然是内心伤痛。许久,少年忽然开口说道:“老先生所言可是属实?”少年言语之间竟然有一丝颤抖,语气之中竟是不信。
  
  老者看在眼里,自然明白少年的心情,旋即长叹一声,道:“恐怕确实如此,江湖之中,宵小之辈无数,恐怕他们惧怕小兄弟实力,便会作出如此行为,还望小兄弟冷静!”少年本来脸色就苍白无比,但是当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不带老者说完,少年忽然腾的一下站立起来,嘴里更是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怎么知道我家所居何处?”少年眼色迷离,神情竟然是十分古怪。
  
  老者看了一样,旋即轻叹一声,道:“世间能人才士辈出,这般事情恐怕早就知道了!”老者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听在少年耳中,无疑却如同一个重锤击在心间一般,身子更是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才站立起来。此时少年脸上早已经血色全无,显然内心不能平静。嘴里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老者看在眼里,脸上不由的露出不忍,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叹息:“命运多舛,你这般经历,却正好锻炼你心智,随是坏事,却未尝不是好事!”
  
  许久,少年双眼忽然猛地一睁。而后叫在地上一踏,身子比猛地向前跃出。老者看在眼里,忽然长叹一声,道:“小兄弟,只怕此时你回去却是迟了!”少年听在耳中,兀自不理会,只是脚下越加快速,飞也是的向前飞奔而去。老者看着少年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叹息。
  
  良久,老者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奔,竟然向少年飞奔的方向跑去,其速度比起少年来说却要快上几分。不多时,老者的身子便消失在一片茫茫之中。兀自留下一个金色的鱼竿在那横卧。
  
  少年一路狂奔,也不管周边,一路之上,遇上不少人,都以为少年发疯一般,不停的对少年指指点点,想来是在说少年为何狂奔吧。本来少年家距离大运河处很远,但是少年心里焦急,速度自然快上许多,而少年有不像从前那般走正常道路,几乎便是遇山翻山,遇水渡水,因此速度更是快了几分。然而,少年不知道的是,在其身后不远处,一个白发老者紧随其后,再看那老者,只见神情自若,显然是毫不费力。
  
  如此这般下来,少年足足狂奔了三天三夜,眼前才出现了一个小山村,远远看去,只见那山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端的一个风水宝地,但是此时,那山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虽然距离远处,但是依稀看见山村之中,缕缕青烟冒出,房屋更是倒塌在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来,竟然人不由的打个冷颤。】
  
  少年本来不太相信老者所言,但是此时看着那几乎面目全非的山村,少年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无比,身子竟然一个颤抖,脚下一个不稳,踉踉跄跄的跌倒在地。眼里更是泪花不断狂涌,显然内心很是伤痛。
  
  不远处,老者看在眼里,。本打算上前搀扶,但是脸色微微一变,终究没有想起走去,只是站立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少年。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少年忽然猛的一下站立起来,而后嘴里竟然哈哈大笑起来,随着少年哈哈大笑起来,脚步也陡然向前迈出,而后迅速的向小山村飞奔而去,嘴里不断的说道:“爹、娘孩儿来看你了!”少年边说便走,一路跌跌撞撞的向小山村奔去,老者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脸色不由的一痛,但是终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跟了上去。
  
  眨眼只见,少年便来到了村中,放眼望去,只见到处都是断臂残体,血迹斑斑,那原本在少年记忆之中还活蹦乱跳的村民,现在却尽数倒在地上,有的更是脑袋断裂。只留下一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那些村民眼睛之中带有恐惧和不明,显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遭受这无妄之灾。少年看到眼前的一幕幕惨象,身子不断颤抖,竟然不由的双膝跪地,大声痛哭起来。
  
  有风轻吹,少年忽然脑袋猛地一醒,而后站立起来,向村子中寻找而去,然少年翻遍了整个山村,兀自没有发现自己双亲,脸上的悲伤之情微微减少,但是就在此时,一声低声惨叫声传入少年耳中,听到这声惨叫声,少年顿时一楞,旋即眼里精光猛地一闪,而后脚步飞快,猛地一下便来到了那惨叫声发出的地方。只见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草垛,少年听到清楚惨叫声便是从这草垛之中传来。
  
  少年站立在那里,神色古怪异常,微微一顿,旋即猛地向草垛上扑去,而后死劲的拨开草垛,待到拨到深处时,只见一个五、六岁左右小孩团缩着身子,待在那里,仔细看去只见后背之上,一道长长的剑痕横卧在其后背,好不恐怖。少年看到那孩童,本来很是欣喜,但是当看到其后背之上的伤痕之时,顿时脸色无光,身子猛地向后退去。一个踉跄,坐立在地上。
  
  少年本事习武之人,自然知道那剑痕已伤及内附,显然活不成了。那孩童浑然没发现少年,兀自不断的惨叫。少年听在耳中,只觉得心头似乎有尖椎在猛刺一般,疼痛无比。
  
  许久,少年终于强忍心中痛苦,向那孩童走去,而后缓缓抬起手,将那孩童抱住。那孩童本来惨叫不已,突然被人抱住,顿时一愣,大大的眼睛猛然睁开,入目处,只见一个少年正抱着自己。看着那少年,孩童忽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而后呜咽的说道:“萧大哥,萧大哥……”
  
  少年听在心里,顿时觉得难受无比,喉头一天,终于“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孩童兀自没有发觉,只是不断的叫着“萧大哥”。少年心里痛苦,听到孩童的叫唤,少年只是不断的应着“萧大哥在这,在这……”
  
  “告诉萧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村里这般摸样。”
  
  “萧大哥、萧大哥……”那孩童兀自不知道,少年的问话,只是不断的叫着。如此少年继续问了几次,但是那孩童终究只是不断的叫唤。少年知道在问下去也是枉然。便不再继续问,而是紧紧的将孩童抱住,眼里泪水不断滑落。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想起昨日还一热闹非凡,很是快乐小村庄如今却变得这般荒凉,到处都是死尸,少年心里痛苦无比,就这样,一大一小紧紧抱住,如亘古不变的雕塑一般。兔起乌沉,恍若间已是晚上,皎洁的明月照着大地,整个小村庄更显得一片苍凉。
  
  不远处,一白发老者静静站立在那里,看着在那紧抱的二人,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长长叹息。
  
  

相关阅读:
  • 死国年纪之死神传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