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法相仙途· 第五章 易筋洗髓
2017-12-11 18:53:11 来源: 作者: 【 】 浏览:49次 评论:0
  

  卓豪刚刚离开,张凡盘坐在云床上,望着眼前的一大堆东西,目光有些呆滞
  
  这是一处单独的院落,就在师父韩浩的洞府附近,环境清幽不说,就连药圃、阵法禁制之类的东西都一应俱全。
  
  此处原本是师兄卓豪的地方,不过现在他筑基成功,身为筑基期修士,自然也有在灵脉上开凿洞府的权力,现成的院落,就这么便宜了张凡。
  
  别小看有一处单独院落的重要性,光是拥有私人的药圃就可以让那些内门弟子、普通弟子羡慕的口水直流了,至于外门弟子,那是想也不敢想的。
  
  在法相宗这个灵气充盈的地方,随便种颗草,过个百来年也有不凡的药性,更别说那些灵药了。
  
  张凡身为核心弟子,现在就可以开始种植一些灵草,待以后筑基、结丹了,百八十年也就过去了,到时整个药圃都是百年以上的灵药,无论是拿来炼丹帮助修行还是直接卖出去,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与他眼前的这堆东西相比,这点特权又显得不怎么起眼了。
  
  紫芯草编制的蒲团,清心定性,盘坐其上更轻易入定,达到人境两俱夺,心物双忘的修行状态。
  
  冰蚕道袍,通体用雪山冰蚕所吐的丝织就,穿着在身上,清而不凉,内熄燥热,外御水火,不落尘埃,也是修行的良助。
  
  除此之外,还有峨冠、芒鞋、玉佩等物,就差没连内衣裤一起预备了。
  
  这些对修仙者来说,称得上是穷奢极欲的配置,法相宗的核心弟子人手一份。每个月还可以领取二十块下品灵石,培元丹、辟谷丹、金创丸等常用丹药十颗,有了这些东西,基本上不用再为修行之外的事烦心。
  
  原本还有一个下品的乾坤袋,一把下品法器柳叶剑(就是老爷子脚下踩的那一种),这两样是宗门弟子人人都有的,不过已经被他收起来了。
  
  一日暴富的张凡眼里,已经看不见这些大路货色了,面前托盘上摆着的,师父特别赐下三样东西,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紫金色的乾坤袋精致细腻,捏在手心似乎是握着一条游鱼,直欲从手中滑出,挂在腰间,更添一份雍容华贵的气息。
  
  一个墨玉制成的药瓶,上面写着“洗髓丹”三字。
  
  一把通体银白的舟状法器,纤细狭长,光华流转,静静地躺着便有乘风破浪之感。
  
  乾坤袋和上品法器飞云舟都是师父韩浩亲自所制,韩浩在宗门内能有今日的地位,与修为有关,但更关键的是他远超同济的炼器手段。
  
  按卓豪的介绍,以炼器水平来说,整个法相宗,即便是结丹期的前辈,也罕有人能超过他。眼前的乾坤袋和飞云舟是他的精心之作,更见不凡。
  
  紫金色的乾坤袋外表精美,自然不是宗门配发的那种土黄色,四四方方,臃肿的大口袋能比拟的,里面的空间更是大的吓人,足足有丈许方圆,比得上一个房间的大小。这些还显不出韩浩的手段,这个乾坤袋的好处主要是坚韧,按卓豪的话说,结丹期之下,任何攻打都损坏不了它。
  
  这样的乾坤袋韩浩只做了两个,师兄弟一人一个,可见它的珍贵。
  
  飞云舟也不简单,这把上品法器专攻飞行,除了防风罩外没有任何的攻防手段,正因其专,所以在飞行方面表现极其出色,单论速度,更在顶阶法器之上。对练气期的修士来说,算是一件保命的好宝贝了。
  
  这两样无论哪一个,都能让那些散修抢破头,不过在张凡的心中,还是那瓶丹药最为重要。
  
  洗髓丹此药,他是久闻其名了,具体的描述却很少看到,还是曾经有个散修走了狗屎运用一块偶得的矿石交换到了一颗,庆幸不已觉得占了大便宜,于是郑重其事地记载到了玉简上,这才让他有了模糊的了解。
  
  低阶丹药之中有几种价值高昂,可与结丹甚至元婴修士服用的丹药相媲美,赫赫有名的筑基丹是如此,洗髓丹也是一样。
  
  说起来没有什么玄妙,这几种丹药之所以如此罕见金贵,原料是其中最大的因素。要炼成这几种丹药,需要用到的一些药材稀有也就罢了,偏偏还与几种高阶丹药相冲。
  
  比如洗髓丹,它的一味主药恰好是筑基期修士冲击结丹期的重要帮助药材。这就纠结了,除开大宗门为了培育弟子会少数炼制一些以外,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奢侈。
  
  正因为了解这些,张凡才把这枚洗髓丹看成重中之重。
  
  代价如此高昂,功效自然也不低,第一次服用的时候,能固本培元,提高筋骨内脏的强度,加强体质,更能一次性消除积聚在身体内部的毒素,使身体更适合修炼。
  
  可惜的是从第二次服用开始,效果就微乎其微了,不然的话,价格再翻上几翻也不奇怪,究竟身体是修道的基础,灵根之外最大的资质。
  
  据张凡所知,九层九的宗门弟子也是与洗髓丹这种丹药无缘的,向来只有天灵根、异灵根这种天之骄子,才值得宗门花费一枚用来打牢基础。若不是看在死去曾祖的面上,以他的资质,别说服用了,闻都闻不上。
  
  感叹了一番自己的好运气,张凡将屋外的禁制全开,盘坐在紫芯草蒲团上,把这枚难得的丹药纳入了口中。

  
  十二个时辰后,张凡身着冰蚕道袍,腰佩紫金乾坤袋,神清气爽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走了两步,他忍不住回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了的神情,想起刚刚度过的一天,顿生往事不堪回首之感。
  
  整整拉了一百二十八次啊!药刚入口,喘口气的时间,连忙腹中雷鸣,汹汹欲崩,有了这第一次后就没完了,均分下来,一个时辰十次都打不住。
  
  这也就罢了,更糟糕的是,没完没了的跑茅房的同时,身体上不停地分泌出黑的黄的各种杂质,黏在皮肤上把毛孔都堵住了,于是每隔刹那间就得洗上一次,免得影响了排毒的效果。
  
  这下乐子大了,经常显现“啊”的一声,一个半大少年从浴桶里蹦起,洁净溜溜地窜往茅厕的搞笑场面。
  
  总算是完结了,张凡感慨不已地叹道:
  
  “唉!药是好药,就是忒猛点。”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漠流沙 下一篇书剑恩愁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