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亲情故事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泪若倾城,你为谁心动
2017-09-28 20:22:23 来源: 作者: 【 】 浏览:90次 评论:0
  

  不管再怎么当心她还是摔倒了,现在已经是半夜三点了,她不想打搅已经熟睡的阿姨。为了不让肚子着地,她用两只手费劲的撑着地,静静的一动不动。有了上个月的教训,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就在上个月,她差点就弄丢了孩子,为了那件事她自责了很久。那天早上她起得很早,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睁着眼睛细数着过往。凌晨五点她爬起来站在窗口吹风,盼望清醒一下自己。朴阿姨煮好早餐叫她出去吃时,一转身她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朴阿姨惊慌失措的扶起她时却怎么也唤不醒了。当她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了,朴阿姨又惊又喜,“总算醒过来了,你这孩子可吓死我了!”她看见阿姨深陷的眼眶就知道她守了她一天一夜,不由得一阵心酸,“阿姨,对不起,让你担忧了。”朴阿姨本想好好责备她一番的,看她现在这样又心有不忍,只好温和的劝导她。“你这傻孩子,就算不爱惜你自己,也要为自己肚子里孩子想想啊,多少女人想做母亲都没机会呢!”她惊诧的看着阿姨,“阿姨,我当然爱惜孩子了,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爱惜他还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一夜不睡,还吹冷风。你知不知道,孩子差点就没了!”她万没想到结果这么严重,巨大的恐慌涌上心头,顿时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扑在阿姨的怀里她泪如雨下,阿姨抱着她,泪水也湿了脸。如果没有了孩子那该怎么办?想想她都觉得后怕。她乖乖的听从医生的吩咐,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回去,每一天朴阿姨都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她,她在心底很感激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她们初见时她的肚子还没有这么分明。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文明卫生的拾荒者,朴阿姨不仅自己穿着整齐,她还很爱惜环境卫生,每一次翻完垃圾后,她都会一丝不苟的整理好,不留下一丝脏乱。届时她正想找一个保姆,顺理成章的朴阿姨就成了她的保姆。其实朴阿姨是有女儿的,只是女儿家境不好,她一直都坚持独居,自食其力。朴阿姨和她住到一起后她把她当母亲一样尊敬着,事实也证明了朴阿姨值得她这样尊重。她为她勤俭持家,把家里打理得秩序井然。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事只要她不愿说,她从来不打听。她们给了彼此最大的信任。住了半个月的院回来之后,朴阿姨更是对她严厉看管,什么都要听从她的布置,她倒也乐意自己这样被宠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她的幸福也贪恋的滋长着。每当孩子在肚子里踢她时,她就会欢天喜地的告诉阿姨,两个人乐呵呵的分享着那份淘气的喜悦。说到忘情时,她会天真的问阿姨:“阿姨,你说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阿姨也会饶有爱好的反问她:“那你盼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呢?”这时她便会坦然的脱口而出:“我盼望是个男孩,那样就可以像他爸爸一样帅了!”待自己反应过来之后就又沉默不语了,阿姨也心有灵犀的不再问。她只是默默地对她好,把她当女儿一样照料。就在今天拗不过她,她就让她多吃了几颗荔枝。没想吃坏了肚子,大半夜起来上厕所就不幸的摔倒了。她就这样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声不吭的撑到了早上六点,整整三个小时。阿姨惊恐的看到她时,她露出了微弱的笑容,倒在了阿姨的怀里,阿姨问她撑了多久时,她只是摇头。阿姨心痛的责备道:“为什么不叫醒我呢?”“我不想打搅你休息。”“傻孩子,说的什么话,你可是有身孕的人啊。我可怜的孩
  
  子啊,到底是谁造的孽啊。”说着放声大哭,她却平静的抚慰阿姨:“我没事的阿姨,我很幸福,也很知足。”阿姨正扶她躺回床上,听了这话彻底的爆发了,“你这叫幸福吗?让你一个人挺着个大肚子不问不管,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天天被人家说闲话,遭人唾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就是你住院差点流产了他也不来看一眼。还有......”“阿姨,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如果你真的是为我好的话就别再骂孩子的父亲了,他是个好人,不关他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心甘宁愿的。听着你这样骂他,我比遭受什么苦都还难受。”阿姨被她歇斯底里的哭声震住了,抓紧抱着她怜爱的道歉:“不哭了,是阿姨不好,阿姨再也不提这事了,不哭了。”筋疲力竭的她慢慢睡去,看着她熟睡的样子,阿姨疼惜的抚摩着她的头发,又一次潸然泪下,“真是个傻孩子!”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生产的日子越来越接近了,她的喜悦也越来越浓烈了,甚至暂时覆盖了她那厚重的忧伤。那份即将做母亲的心情难以言谕,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做母亲,而且还是为自己喜爱的人。有时候她甚至会忘乎所以的想象着他们一家三口牵着手在夕阳下散步的幸福景象,她经常责备自己不该有如此贪恋的想法,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那深远而厚重的忧伤才会钻出来一点一点的啃噬着她的心,而她亦疼得很享用。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无论是孕育的生还是噬心的痛。刚刚得知的消息更让她的幸福扩大了,膨胀了。她没想到在即将离去的时候还可以再听一次演唱会。为了抢到门票,她接连熬了几个晚上的夜,当然是背着阿姨干的。终于她抢到了门票,却忘了是半夜,兴奋的大喊大叫。被吓醒的阿姨生气的把她猛批了一顿,她按捺不住心中激动,全不顾阿姨的严厉,满意的搂着阿姨说:“阿姨,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去看演唱会了,我买了你的票,你不激动吗?”阿姨一脸茫然的说道:“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为了一场演唱会也能这么疯狂。好了,票也拿到了,该去睡觉了吧。下次再背着我干这种事我可要和你睡同一屋了。”听了这话,她总算宁静下来,讨好地说,“我发誓,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阿姨放心了。”“你要是真能让我放心就好了。”说着阿姨叹息着出去了。只有她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她天天把票拿出来看几遍,真恨不得时间快点消失。朴阿姨看她那傻样,忍不住打趣她:“就这么想看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追星。孩子都快生了还去凑这种热闹。”她意味深长的说:“让孩子去见见***妈的偶像也好嘛。”“现在他怎么看得见啊,以后生出来了再带他去也可以啊。”“他可以听得见嘛,以后又是以后的事了。”说着无限的忧伤在她脸上蔓延开来,她只是一个劲的反复念叨着“以后”。好不轻易,总把这天盼来了。早早的她便催促着阿姨出门,阿姨被她搞得手忙脚乱的,直骂她是疯子。到了才知道演唱会的大厅还没有开门,可是早有粉丝云集,到处被堵的水泄不通。她戴着太阳帽和一大副墨镜,站在人群中臃肿的身体寸步难移,阿姨在旁边搀扶着她。不用说,见这阵势,阿姨苦不堪言,直后悔遂了她的心。忽然一下子人群中一阵骚动,当她回过头去时,只见柯洋在保镖的保护下款款而来,那一刻她醉了,症状跟所有花痴一样。四面瞬时爆发一阵歇斯底里的嚎叫,在柯洋即将从她身边经过时,有一女粉丝奋不顾身冲破保镖重围,誓要将偶像拥入怀中。慌乱中,她被推倒在地,阿姨也被人群冲散了,眼见很多双疯狂的脚就要踏破了她的肚子,她无助的大喊着救命。命悬一线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上方飞快的扶起了她,轻声说道“留意安全,没吓着吧?”她什么反应也没有了,只是呆呆的摇着头。他温柔的笑了笑“那就好。”那叫一个销魂。他离去时,她看到了他洁净的衣服上留下了几个刺眼的脚印。任惊魂甫定的阿姨怎么叫她也痴痴的不肯回头。舞台上的柯洋如此的优秀,迷人,他的一个微笑就可以征服全世界。纵使心里有千万般的痛苦,他还是竭尽所能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显现给观众。她心里无限的心疼,此时此刻她更坚决信念,要让这微笑永久维持下去。
  
  临预产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她时常拉着阿姨上街给孩子买生活用品和衣物,由于还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她各预备了一套。阿姨嫌她太浪费了,说生出来再买也可以,她说到时候坐月子她就买不了了,并坚持这些事情她肯定要亲自为孩子做。有一天她们刚从外面逛街回来,阿姨去菜市场买菜去了,怕她累着,所以就叫她先回家。她刚爬到楼梯口就看见对门一阿姨正把垃圾袋往她的门前扔。现在她终于清楚为什么每次去倒垃圾时垃圾都会无故的增多了,那位阿姨转过头看见她时冷不防吓了一跳。竟生气的责备起她来,“不会说话啊,想吓死人啊。”看着满堆的垃圾,她也没说什么,不过还是忍不住瞪了那位阿姨一眼。谁知那阿姨受不了她这一瞪,理直气壮的骂起她来,“你算什么东西啊,敢瞪我。没人要的小***,看你都嫌脏了我的眼。倒点垃圾怎么了,我把它倒你身上你也活该。”她用劲的压抑着自己气愤,她清楚自己不能动手,不能激怒她,孩子最重要。她心平气和的回敬道:“阿姨,请放尊重点,这事我也没计较,你骂的也太过分了。”“你计较,你还没资格跟我计较。这你就受不了,我还没骂最难听的呢,下贱胚子!”“你不知道吧,你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可以认出你来,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脸上清明白楚的写着***两个字啊。”她真的气愤了,她怒目而视,那阿姨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却还不松口,“怎么,你还想吃了我,当心我把你这肚子里的野种给打掉,免得他一出生就像他娘一样被看作***。”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你说够了没有?”正在这时朴阿姨赶到了,她扔下东西,把衣袖挽起。那位恶毒的妇人赶忙惊慌的问道:“你想干嘛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跟你这种女人讲理简直脏了我的嘴,就看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太太经得起我几拳,看是你的舌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朴阿姨的狠劲把妇人逼了回去,她弱弱的警告道“走着瞧”,抓着房门像抓着救星似的逃回屋里。她像个木偶一样看着眼前这一切,阿姨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轻轻的搂着她的肩旁,温柔的说道:“没事的,有阿姨在呢,谁敢欺凌你。”就在刚才她分明看到了母亲,那个不顾一切保护孩子的母亲。这是在多少年前就失去的母爱,而今天朴姨给她了。是悲是喜她已分不明白了,只知道尽情的挥洒着泪水。这一次阿姨真的不盘算再沉默了,看着这孩子受了这么多冤屈,她决定追根究底,肯定要把这个男人揪出来。看着朴姨笃定的神情,她已然了解了她的想法,但她还是坚决的一语不发。阿姨流着泪求她,“孩子,你就告诉我吧,你到底有什么苦衷,说出来让我帮帮你吧。难道你想让你的孩子一辈子都没有父亲吗?你知不知道这将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损害,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这么多,不公正,知道吗?对你也是,对孩子也是。”她知道阿姨是真心真意的为她好,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她,给她最好的帮助就是成全她的沉默。她哭着跪下来央求着阿姨:“阿姨,我求你别逼我了。我知道你为我好,我不告诉你自然有我的原因。但是我向你保证,我很幸福,一切都是出于我的意愿。”“我就怕你自己在犯傻都不知道啊,好了,我也不逼你了。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在阿姨转身的那一分钟,她知道她伤了她的心。她就这样一直呆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起身去翻出一张唱
  
  片,静静的看着,没有泪水,没有痛苦,只有无限柔情的幸福。淡定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朴姨已经站到了她身后,这一切全被她看在眼里。:“就是他吧,怪不得你一直都不肯说。”回过头,她吓了一跳,长大着的嘴半天也合不上。“我明天就去找他,给你讨回公道。”她知道这次是瞒不住了。
  
  十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她在家打扫房间,一不当心就被橱柜的棱角刮伤了胳臂。她急赶忙忙的开车到医院,还好没什么大碍,刹那间医生就给她包扎好了。她刚预备离开时,抢救车送来了一个急救病人,医生护士乱作一团。出于好奇她随意的瞥了一眼病人,刹那间病人的脸紧紧的攫取了她的神经,她再也无法把视线移开,她紧张的随着医生奔去。在急救室门口她被护士挡了回来,“家属请在外面等候。”焦虑的她也没顾得上反应,待护士走远了,她才如梦初醒的“啊”了一声。此时她只有一个强烈的念想“肯定要呆在他身边。”是的,他就是柯洋,而她叫尹冰倩,在她升初二的那一年,在政府做官的父亲因为贪污东窗事发,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父亲没她想象的那么坚强,最后在牢里自杀而亡。母亲一时接受不了这接挫而至的打击,也割脉自杀了。一瞬间世界就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告诉自己,肯定要活到最后。从那以后她的亲戚、朋友,全都躲着她,她成了灾难的代名词,全世界都唾弃她。人情世故的残酷反而让她更加坚强,她依旧像个公主那样高傲的鄙视着这些人。初三那年,他们班转来一个新同学。他就是柯洋,那时的柯洋也是这样阳光帅气。他似乎就是爽朗的化身,她是那么的羡慕他的无忧无虑。她想,如果父母还在她也会像他一样活着。可是没有如果,也没有父母,一切都只有靠她自己了。一天课间休息,她去上厕所回来时在走廊上碰到了班上几个爱挑事端的女孩。她们叫嚷着:“哟,公主来了,还不快让路。”她没搭话,只是冷峻的瞪了她们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去。旁边的几个男孩子哈哈大笑,谁叫她们自讨没趣。放学后,几个受辱的女孩子把她拦在篮球场。“你拽什么,落毛的凤凰而已。”面对挑衅她不屑一顾,只是从容而淡定的盯着远处。“嗨,你凭什么这样高傲啊,你算什么东西啊?”她鄙夷的看着她们“肯定要像这样才能证明你们不如人吗?我没有心情关注你们,是你们自己瞧不起自己罢了。”“臭三八,你说什么?”说着就要动起手来,不知道柯洋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他爽朗的笑道“嗨,美女们在这干嘛呢?正想找机会熟悉熟悉大家,去喝一杯奶茶,赏不赏脸呢?”像翻书一样,几个女生马上换了一副假惺惺的笑容,讨好的随着柯洋去了,临走时还不忘回过头恶狠狠的瞪她一眼。她并没有因此而和他走近,大家都说她太冰冷了,其实又有谁知道那是她对自己残存的尊严的最后捍卫。从此以后她在班上再也没有被谁为难过,虽然那句感谢一直没有说出口,但在心里她深深的感激着这个男孩,无形之中,她觉得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可惜的是,一个学期还没有过完他便被转学了。为了追女孩子,晚上十二点他抱着吉他在女生宿舍楼下大唱情歌,被老师捉住了。那时初中生谈恋爱影响很恶劣,学校正在严厉打击,所以他又被转了学。事隔十三年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成了闻名的歌手,她在哪里都可以看得见他的身影。而她的身影又可曾在他的心里逗留过,其实她很想知道答案。今天,她万没有想到会再见到他。
  
  她焦虑万分的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医生终于出来了。她急切的拉着医生的手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你放心吧,暂时没什么危险了,你可以进去看他了。”她迫不及待的跑进病房,一声不吭的凝望着他。这张脸,过了这么多年还依旧如此亲切。可能是感到被人注视了,柯洋猛的睁开了眼,怀疑的看着她。她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连忙解说道:“噢,我是医院的义工。”他毫不在乎的继续合上眼装睡。她出去打水回来的当儿,在门口听见了柯洋和另一个男人的谈话。从他们的谈话中她清楚了这是柯洋的助理,他是在交代他这几天的工作。她偷偷地退到一边,如果他看见她的话,一番盘问她就完了。助理刚走,医生又来了。他给他大致检查了一遍身体,忧心忡忡的叹息着:“现在虽没有什么大碍了,但你的身体你可知道,你已经服了一段时间的药了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呢?”“那你的家人知道吗?”“不知道,不要让我家人知道。”“可是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如果一年之内找不到心脏移植的话......”听到这里她的心揪紧了,“我知道,每年不是有许多人死于心脏病吗,我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如果一年以后我有什么不测,又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话,请帮助把前不久我保留在医院的精子交给我母亲。通过人工代孕,她至少可以抱上孙子。”他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平静的交待着自己的后事。然而她无法超越他的安然。如果这是见面的结果的话,那她情愿永久不相见。“不行,肯定要救他!”她本能的反应到。如果把心脏给他可以救他的话,她一点也不会小气。反正她这么孤独而寂寞的活了这么多年,也够了。而他不一样,世界上有那么多爱他和他爱的人,他需要活下去。“把心脏给他!”做出这个决定时,她没有半点纠结和不舍,如果真有不舍的话,那该是对那段青春年少的追忆和缅怀。自从父母离去之后,那是她今生仅存的暖和。她默默地守护着他,他不言,她亦不语。大家都以为她是他的女朋友或是亲人,每当医生或者其他人来看望他时,她就会刻意的避开。她给他插上新鲜的百合花,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他没说喜爱,也没说不喜爱,一晚上过去了,他没和她说过一句话。什么事都不闻不问,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低落的情绪里。她鼓起勇气提议带他出去转转,他抬起头凝望着窗外,一言不发。晚上,他的助理又来了。他听到了他正发脾气,“不是叫你不要告诉我母亲吗?谁叫你自作主张的?”对方被他的火气镇住了,怯懦的答道:“我想有个亲人在你身边照料你总是好的。她跟我阐明天待她把加拿大的事务处理完了,后天就会赶过来。”他怒吼着:“出去,给我出去,谁叫你管我的事了,滚出去!”她发愁了,在他母亲来到之前,她必须离开。她想着反正早晚要走,现在走了也好。不过在走之前她萌发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她想为他生个孩子,属于他们的孩子。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她记起了昨晚他跟医生提起的精子,她蹑手蹑脚的来到精子库,等了半天才见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预备进去。她躲在后面几下就把他们搞定了,在学跆拳道的时候她就知道有派上用场的一天。当她战战兢兢的在查找贴有柯洋标签的试管时,柯洋的医生走了进来。他诧异的看着她,“你不是柯洋的女朋友吗?你怎么在这里?”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事已至此,那只有随水推舟了。“医生,我真的很爱他。我很想为他生个孩子。可是他却说不想连累我,果断不同意。所以我才想到了他的精子。”“那就是说柯洋不知道了?”她瞬时泪如泉涌,“你就成全我吧,我求你了,医生,我真的很爱他,帮帮我吧!”见她如此情深意重,医生也受了感动,壮士的豪情一时涌上心头,就真的成全了她。过了刹那间,他交给她一个试管,“这是我从柯洋的精子里提取出来的,你抓紧走吧,别让人发觉了!”她捧着试管如获至宝,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她通宵达旦的给他折了许多的千纸鹤,把它们穿成一串一串的挂在窗前。风一吹过,五光十色的千纸鹤随风飞舞,漂亮极了。她分明看到了他脸上露出的笑容,虽然很短暂,但她看到了。他依旧那样愁闷,不管畏惧与否,死亡总是有它潜在的巨大的控制力。她盼望自己能早日把他从死亡的阴影里解放出来。临走时,她对他说了有史以来最长的独白:“我要走了,要去美国进修。以后再也不能照料你了,请您多保重,盼望你天天多一点笑容!”他竟然出人意料的回应了她,“感谢,一路顺风!”她给他留了一张字条:只有勇敢面对难处的人才有可能战胜难处,只有追求盼望的人才有可能获得盼望!
  
  在楼梯口她遇见了医生,医生热心的和她打招呼,“去哪里呢?”“我要走了。”她不冷不热的答道。“走,什么意思?不回来了吗?”医生不解的看着她。“不回来了,我想过了,这种病是没什么盼望了。既然不能同生,又何必拴在一起死。”见她一副冷漠无情的表情,医生气愤至极,“女人啊女人,善变的女人。”“你现在才知道啊,你该不会傻到把我们的事告诉他吧?”“你放心吧,我不会去做让我病人病情加重的事的。我在他的面前也不会提起你,你这种人忘了最好!”她冷笑了一声,从容淡定的消失在医生的视线里,没有半点不舍和内疚。用尽了一切方法,受了种种磨难,她终于成功的受精了。她喜极而泣,在街上大呼小叫着“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其实幸福很简单,不要去计较太多的幸与不幸,愿望达成了就是胜利。孩子一天天在她肚子里成长,直到现在朴阿姨看到的样子。在整个故事中,她唯一隐瞒着朴阿姨的一点就是,她将会把心脏捐献给柯洋。阿姨听完这一切之后,深深的沉默了。她清楚,这孩子是下了狠心一直要傻到最后了,她能给她最好的帮助就只有成全。
  
  伴着漫天纷飞的秋叶,她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很像她父亲。自打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再没有看过她第二眼,朴姨只当她不乐意生了个女孩,所以全力的抚慰她,可她哪里又知道她只不过是不敢贪恋现在的幸福,怕自己会舍不得走。她以一个粉丝的名义给柯洋写了一封信,要求他为孩子取名字。很快她就收到了复信,他给孩子取名“清月”,并诚心的表示了他的祝福。她在心里对孩子说:“孩子,你也算得到了父爱吧!”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她如愿的死去,当朴姨把她送到医院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她走得很安详,没有半点痛苦。看过她挂在颈项上的捐献卡以后,医生要求手术取出她的心脏,朴姨死活不同意。她不清楚她为什么要自杀,所有的苦难都完结了她怎么还想不开呢?一切的疑问都在她留在上衣口袋里的遗书中得到了解答。遗书是留给朴姨的:朴姨,对不起!我知道这次你肯定不会原谅我了。当我知道他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要把生命交给他了。在我没碰到朴姨之前,我一直孤独而寂寞的活着,在这之前是他给了我在人世间最后的暖和。也许你会觉得我太傻,但我不后悔,我真的认为很值得。朴姨,现在你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可以托付的人,我的卡和房产证都放在你床头的抽屉里,密码是清月的生日。我最后的遗愿请朴姨肯定要替我完成,如果手术成功了,他活了下来,我就把孩子交给你了。记住永久不要去打搅他,我不想他背负任何的内疚和痛苦,这一切都是我心甘宁愿付出的。如果不幸,手术失败的话,那就请朴姨替我把孩子转交给他的母亲。朴姨,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只能信任你了。既然你都成全了我这么久,就请成全到最后吧!朴姨看完遗书,抱着她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此情此景,医生护士的眼眶都湿润了,还有几个护士哭着跑了出去。泪流干了,声音也嘶哑了之后,朴姨起身,平静的对医生说:“你们带走她吧,记得下手轻一点,她很怕疼。”
  
  五年之后,他在一次慈善晚会上再见到了当年的医生。医生看到他,激动的跟他攀谈了起来:“还是挺过来了,见到你真开心。没事就好,想起五年前的那件事,我现在还心有余悸。现在看你康复了我也放心了,那种女人早点忘了好,不值得。”他一脸困惑,“什么女人?”“就是你的那个女朋友啊,当年她背着你来求我把你的精子给她,她说你怕连累她,她要给你生孩子你不同意。我当时被她的深情感动了,于是就给了她。可是没想到,她第二天就把你放弃了。我当时怕你难过就没再提她,也警告护士不能在你面前提起她。还记得那天你忽然问我‘她呢?’,可接着你又如梦初醒似的说‘哦,我忘了。’当时我真捏了一把汗。没过多久你就出院了,我也去了国外进修。回来之后听说你已经康复了,真为你感到开心。”他越听越糊涂,“医生,你在说什么?我那时没有女朋友啊。那个女孩不是你们医院的义工吗?”“什么?她不是你女朋友吗?”“当然不是了,她说她是你们医院的义工。临走时她还给我辞别,说要去美国进修,她有留下一张字条给我。”“什么义工,有义工照料你我会不知道吗?糟糕,我们都被她耍了。那她到底是谁?她想干什么?”他们来到医院查遍了所有那个时期的义工的资料,就是没有看见那个女孩。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有一天医生在整理心脏捐献资料时,偶然看见了尹冰倩的照片,他觉得这个女孩特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隔天他去精子库时猛然惊醒,“噢,就是她!”他再回去把尹冰倩的资料认真的看了一遍,心脏受赠者就是柯洋。他心想,这也太巧了吧。于是他抓紧给柯洋打了电话。柯洋看了资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医生问他,“难道你当初连捐赠者是谁都不知道吗?”“妈妈告诉我,她的家人让我们不必追查捐赠者的身份,也不接受我们任何形式的感谢,更不要我们联络他们。当时我们只当她的家人会触景伤情,所以就尊重了他们的意愿。”“那你知道死者的死因吗?”“不知道。”“她是自杀的。”刹那间,一阵恐惧袭上他的心头,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另有隐情。在医生的帮助下,通过当初朴姨签字的确认死亡文件,他找到了朴姨的地址。那是一处宁静的院落,虽陈旧但很整洁。“请问这里是朴美芳女士的家吗?”随着他的声音,朴姨手里的鱼缸“砰”的一声,碎了一地。满地的鱼儿痛苦的挣扎着。朴姨惊慌的问道:“你来干什么?”他没有想到朴姨的反应会这么大,“阿姨你熟悉我吗?”“你化成灰我也熟悉,你......你不是天天在电视上显现吗?”“阿姨,你好!我是尹冰倩小姐的心脏受赠者,我想了解一些她身前的事,我相信你可以帮到我。”“心脏都在你身上了,有什么好了解的,不是叫你们不要来打搅我们吗?”“我也不想的,但近来发觉这件事有许多疑点,所以才冒昧的来打搅你。”“疑点?怎么,你还担忧心脏是假的不成。你这没良心的,你可知道我那闺女为了你.....你快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你误解了,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刚说你闺女为了我怎么了?”“你抓紧走吧,别逼我动手赶你走。”正在这时,只见一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她快乐的叫着奶奶,“清月回来了,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当然乖了,哎呀,奶奶。我的鱼怎么全跑到地上来了?”两只小手急切的去拣鱼去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女孩就心跳加速,似乎很早就熟悉。“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清月,你是谁啊?”“是谁给你取的名字啊?”“奶奶说是爸爸给我取的。”他顿时瘫在地上,他痛苦的央求道:“阿姨,你快告诉我吧,求你了,把一切都告诉我吧。”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我曾答应冰倩永久不去打搅你,可是你却自己找上门来了。哎,是命啊,一切都是命啊!”时隔五年之后,这位老人不得不再揭伤疤。他听了一切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在潮湿台阶上整整坐了一夜,他似乎觉得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那个久远的遗世而独立的小女孩,有那个心地善良的护士,有那个惊慌求助的年轻妈妈,有那个求他给孩子取名字的歌迷,然后,一切戛然而止。早上朴姨送清月上学,看见他还坐在哪里,一夜之间,他就老了许多。看着孩子,他温柔的笑了,“我是你爸爸,知道吗?”说着便虚弱的晕倒了。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医院 希望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第一百颗头颅 下一篇大漠流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暂无...

相关文章

暂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