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亲情故事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一碗江湖,任我飘
2017-08-20 11:32:51 来源: 作者: 【 】 浏览:88次 评论:0
  

  一碗江湖,任我飘
  
  小鑫米
  
  嗯,很久没有写了,盼望有你支持。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晚上,一个侠客走在大街上,暗自叹道。(等等!风和日丽?还晚上?形容的好像有点不切贴吧?)(喂喂喂,你什么水平啊,那叫不贴切好不好?)(不好!你还没解说呢,风和日丽的晚上是什么意思?)(额……话说我也不会写景,所以就忽然想起这个词了)(形容晚上应当用什么月黑风高,伸手不见手指头啦,应当用这样的词语,可是你呢。)(对了,你是谁啊,干嘛上来教训我啊,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废话连篇的小鑫米是吧,那么好,看我的庐山升龙霸!!!)就这样,废话连篇的小鑫米被一招给打飞了,消失之前还不忘台词(我肯定会回来的,的的的的的……)回音久久不能消失,好了,赶走了他,我们开始继续。
  
  “哇,真是好酒呢。”侠客走在街上喝着酒葫芦里装的酒,暗自叹道。
  
  “接下来该去什么地方呢?”侠客边走边想着,摇摆着手里的酒葫芦。“咦?没有了呢,再去打一些酒回来吧。”说着说着,就向一家客栈走去。
  
  “小二,打壶酒。”侠客走进了客栈之后,喊道。
  
  “来嘞。”小二答应着,然后接过了侠客手里的葫芦,走到了酒坛旁,开始往酒壶里装着酒。
  
  “客官,您的酒。”店小二把酒葫芦交到了侠客的手里,说道。
  
  “谢了。”侠客把银两付给小二之后,就离开了。
  
  “一碗江湖任我飘,亘古今生谁逍遥,毋须问君欲何处,看我腰间一把刀。”侠客边走边唱着,过往的人都向他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但他不往心里去,仍自顾自的向前走着,直到前方的路,被堵住他才停了下来。
  
  “诶?发生什么事了么?”侠客看着前方拥挤的人群,疑问着,其实他不喜爱看热闹,但是要向前走,只好向前看看了。
  
  “这位老哥,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么?”侠客询问着身旁的一位大哥。
  
  “前面死人了,小兄弟,还是别过去了。”那位大哥好心的劝告着。
  
  “哦,是这样啊,谢了。”侠客道谢过后,就向前走着。
  
  “嘿嘿嘿!你是什么人?”附近的官差看着侠客径直向前走着,于是问道。
  
  “哦,我只是赶路的。”侠客答道。
  
  “赶路的,看你就不像什么好人,过来!”那个官差看了看侠客,然后没好气的喊道,也许是抓不到凶手,拿侠客出气吧。
  
  “好。”侠客答应着,然后驾着轻功,走了过去。
  
  “你你,你,你会武功?”官差看到侠客纯熟的轻功,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转眼间就没有了。
  
  “嗯,会一些。”侠客点点头。
  
  “你不是赶路的么,抓紧走吧,这是案发觉场,没什么好看的。”那个官差说道。
  
  “哦,谢了。”侠客看了看那个官差,然后就继续向前走着,走着走着还在纳闷,为什么官差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
  
  就这样,侠客一直走出了城门,向未知的方向走去,而此时的楠宫府里,似乎炸开了锅一般,府里好像在查找着什么,可是谁也不说为什么,大家都很着急的样子,那让我们把镜头推进一些,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吧。
  
  “少爷不见了!!!!”这个消息好像如同炸弹一般,在府里炸开了,老爷和夫人都很着急,命所有家丁去以前少爷常去的地方去查找,可是一点线索也都没有。
  
  “找到少爷了么?找到少爷了么?”每个家丁碰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少爷跑到哪里去了?”家丁们互相埋怨着。
  
  “谁知道啊,谁知道少爷这次跑到哪里去了呢。”家丁们拿他们的少爷没方法,只好乞求着少爷赶快回来。
  
  “老爷,怎么办啊,鑫儿他还不会来,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啊。”南宫府的夫人一边哭着,一边看着门口,盼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快些回来。
  
  “这个臭小子,等他回来,看我不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都挑断,看他还怎样跑!”老爷生气的说道。
  
  “老爷,这可使不得,如果鑫儿回来了,你可不要再对他那般严厉了。”夫人在为她的儿子求饶着。
  
  “哼!”老爷生气的哼道,然后吩咐旁边的随从。“无影,那个臭小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尽快给我把他找回来,如果看到了他,绑也要把他绑回来,听到没!”
  
  “是,老爷。”那个随从说完,驾着轻功,消失掉了。
  
  “好了,不要哭了,我已经吩咐无影去追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他的消息了。”老爷抚慰着夫人,虽然夫人的脸上没有了泪水,但是还是凝望着门外,盼望显现的会是她的儿子。
  
  而就在这时,南宫府少爷丢了的这件事,不知什么原因,传到了上官府,上官楠楠听到了这个消息,赶快跑到了南宫家。
  
  “南宫叔叔,南宫鑫他真的不见了么?”上官楠楠跑到了南宫府,见到南宫鑫的父亲,焦虑的问。
  
  “楠儿,莫要担忧,鑫儿很快就会回来的。”南宫鑫的父亲,抚慰着上官楠楠。
  
  “可是,叔叔,过两天就是我和他成亲的日子了,还没当成亲的时候呢,他就不见了,这可叫我怎样见人嘛。”上官楠楠不依不饶的说道。
  
  “莫要担忧,莫要担忧,我已经派人去寻他了,肯定能在你们成亲之时,带他回来的。”
  
  “真的吗?”上官楠楠开心的问道。
  
  “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话么?”南宫鑫的父亲反问道。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不放心他。”上官楠楠说道。
  
  “好了,你回家等着吧,我肯定会在你们成亲之时将他交予于你的。”南宫鑫的父亲肯定的答道。
  
  “那……那我先走了。”上官楠楠见他那样肯定的说道,于是转身离开了南宫府,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南宫鑫母亲难过的模样,自己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了起来。
  
  “哼!该死的南宫鑫,等你回来,我要你好看!”走出了南宫家,走在大街上,上官楠楠恶狠狠的说道,而路过的人都赞叹着“好浓重的杀气”
  
  而此时的南宫鑫,还在向未知的目的地前进着,可是他这一路上,却没少打喷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去在意,就继续向前走了。
  
  “对了,我就这样出来,也没给他们留封信,是不是有些失礼啊?”南宫鑫忽然想起这件事,不禁觉得后怕起来,就算他在外面漂流一生,可是家还是终究要回的啊,可是要这样忽然回去,死罪可免,可是活罪难逃啊,就算他们都能饶了我,可是那个上官楠楠……我们可是有婚约的啊,我这样,算不算逃婚呢?应当不算,应当不算的,上官鑫自认为着,看到前方有个茶棚,走到了茶棚,坐了下来。
  
  “客官,您需要什么?”店小二问道。
  
  “一壶茶。”南宫鑫答道。
  
  “好嘞,一壶茶。”店小二说完,把一壶茶和杯子都放到了南宫鑫的面前,然后就去忙别的了,而南宫鑫则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
  
  “鑫鑫,你等等我好不好?”回忆里,上官楠楠和南宫鑫一起在外面放风筝,而鑫鑫手里拿着线轴,在前面跑着,上官楠楠看到他跑了,也追了上去。
  
  “嘻嘻嘻……”南宫鑫快乐的笑着。
  
  “哼,你再跑,我就不理你了。”上官楠楠坐到了地上,生气的喊道。
  
  “楠楠,给你。”南宫鑫跑了过来把线轴放到了上官楠楠的手里,然后把她拉了起来,继续说“我们一起跑吧。”
  
  “嗯!”上官楠楠一手拿着线轴,一只手被南宫鑫握着,向前奔驰着。
  
  两人就这样一直跑着,一直跑着,一直跑到了山头,而这时候,夕阳正浓,漫山遍野都被染成了红色,好美啊……
  
  “鑫鑫,夕阳好美啊。”上官楠楠和南宫鑫都坐到了地上,看着太阳一点点的下沉。
  
  “嗯,太阳累了,要回家了,但是他还是想在回家之前,送给人们一幅画呢。”南宫鑫说道。
  
  “嗯……”上官楠楠看着即将要掉下去的太阳,答应道。
  
  “客官,客官。”此时已经接近黄昏了,茶棚也要打烊了,可是南宫鑫还是坐在那里,壶里的茶一杯也没有喝,只是那样一直的握着茶杯,店小二不解,于是叫了叫一直坐在那里的南宫鑫。
  
  “啊?”这时,南宫鑫被人从回忆中惊醒,回头一看,原来是店小二,然后问道。“何事?”
  
  “客官,我们都要打烊了,你还一直坐在这里,这……”店小二犯起了为难。
  
  “哦!抱歉,万分抱歉,我这就走。”南宫鑫把茶钱付了之后,就离开了,要去哪里,他也不知道,慢慢的,他消失在了无尽的夜色之中。
  
  就这样,除了南宫鑫之外,其他人都在紧张之中,过了一夜,第二天………………
  
  “啊,还是天当被,地当床的感觉好哇。”一大早,南宫鑫就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之后,拿起了随身的酒葫芦,又喝了起来。
  
  “这个酒,是不是兑水了呢?”南宫鑫喝着喝着,忽然想道,喝了几口之后,就又起身离开了,估量是害怕被人搜寻到吧。
  
  而此时苏州城内,满街都贴满了这样的一个告示,告示上有南宫鑫的画像,还有一些密密麻麻麻的字,上面写着;吾昨日丢失一子,甚为思念,望谁人见到,必照此地址送还,归还之后,必有重谢。
  
  在上官府,一早就吵吵闹闹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姐,您要去哪啊?”身旁的丫鬟看着正在整理衣物,于是问道。
  
  “我要出去一阵子,如果南宫少爷回来了,你就飞鸽传书给我。”上官楠楠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说道。
  
  “小姐,这万万不可啊,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老爷和夫人交待啊。”丫鬟紧张的说道。
  
  “放心吧,就算出了事,也不会怪罪到你的头上的。”上官楠楠虽然这样说,可是丫鬟还是不放心,然后跑了出去,把老爷叫了过来。
  
  “你要去哪里?”老爷看着已经整理好东西的上官楠楠,然后问。
  
  “我要去找我的夫君。”上官楠楠直接的说。
  
  “你晓得他去了何处?”老爷问。
  
  “不知道,但我可以问,我相信我会找到的。”上官楠楠坚决的说。
  
  “天下之大,寻一个人谈何轻易,不行,我不答应你去。”老爷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肯定要去!”上官楠楠依旧坚决的说道。
  
  “你和他虽有婚约,但还没有到成亲的日子,所以你们算不得夫妻,他不是你的夫君,你也不是他的娘子,我虽与南宫家是世交,他们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深表同情,可是他又不是死了,只是忽然失踪了而已,南宫家也已经命人追寻了,你就在家等着就好。”老爷抚慰道。
  
  “不要,我就要去找他。”上官楠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唉……”老爷无奈的叹着气,转身对身旁的丫鬟说。“小姐一路就由你照料,切莫怠慢了小姐,要好生照料她。”
  
  “是,老爷。”丫鬟答应着。
  
  “爹,那我走啦?”上官楠楠快乐的问道。
  
  “去吧,去吧。”老爷无奈的挥着手。
  
  “嘿嘿,感谢爹。”上官楠楠快乐的道谢之后,就离开了家,踏上了查找南宫鑫的路,当然了,多少年后,对这些南宫鑫全然不知。
  
  而此时的南宫鑫在做什么呢?
  
  “咱们上回书说道,刘关张大战了曹操老贼三百回合,倏然,张飞大喝一声,哇呀呀呀,纳命来!曹操听闻撒腿就跑,边跑还一边嚷嚷着,强力老鼠药,一粒就见效……”原来是在听说书的,唉,现在的说书的,也都是说些听不懂的。
  
  “额……现在的说书之人,怎么尽说些我听不懂的?”南宫鑫把钱放在了桌子上,就离开了。
  
  “对了,去喝酒。”南宫鑫离开了茶馆之后,就向客栈走去。
  
  刚走进客栈,就发觉了一个了解的身影……
  
  “那不是……”南宫鑫刚要转身离开,就被那个人给抓住了。
  
  “嘻嘻嘻,抓住你了吧,让你跑。”那个正在笑的人,正是上官楠楠。
  
  “额……”南宫鑫一时哑口无言。
  
  “哼!你跑了,干嘛不和我打声招呼,你好歹也给我留一封信嘛,怎么什么都没有。”上官楠楠气愤的说道。
  
  “这个……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又丢不了,我觉得,就不用了吧。”南宫鑫辩解道。
  
  “怎么不用!你知不知道还有几天我们就要成亲了!”上官楠楠指着南宫鑫气愤的喊道。
  
  “我……”南宫鑫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不过,他决没有想要逃婚的意思。
  
  “鑫鑫,你是不是不想娶我了?”上官楠楠忽然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了。”南宫鑫赶忙辩解道。
  
  “那你为什么走,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就走,为什么……”上官楠楠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别哭,别哭啊。”南宫鑫抚慰着上官楠楠。
  
  “那我们回去成亲好不好?”上官楠楠看着南宫鑫,问道。
  
  “好,好吧。”南宫鑫只好答应了。
  
  “小翠,今晚就住在这里了,明天我们起早赶路。”上官楠楠快乐的吩咐着身旁的丫鬟。
  
  “这下跑不掉了……”南宫鑫看着快乐的上官楠楠,欣慰的笑了下,然后自言自语着。
  
  就这样,他们回到了家乡,举办了婚礼,婚礼当天,来了好多人,南宫府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恭喜啊,恭喜。”大家都一同说着这句话。
  
  “同喜,同喜。”而南宫鑫也一直说着这句话。
  
  “雷德森俺的占特闷,先生们和女士们……”额………,发言的是南宫府的一个家丁,他自告奋勇说自己会什么婚礼主持,大家都感到好奇,于是就让他上了,这件事后来登上了苏州晚报,报纸上是这样写的;在苏州城里的南宫府,有这样一个人,他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是一个热心的人,他是一个细心的人,他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他是一个……反正大家知道他是人就好了,他是一个婚礼主持,简单的说,他是苏州城里的第一个婚礼主持,这件事轰动的整个苏州城,轰动了整个苏州城,也许这将是苏州城最大的一条新闻,本报记者XXX为您全程报道。
  
  回到婚礼现场……
  
  “那人在说什么呢?什么闷不闷的?”有人不解主持人的话,连南宫鑫也感到困惑。
  
  “金秋十月,硕果累累,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来迎接这场婚礼,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我结婚了,我终于和我最爱的人结婚了。我……”还没等那个主持人说完,南宫鑫就走了过来,打断了他,并把他推到了一边。“喂喂喂,是我成亲,是我成亲,你是谁啊,我怎么不熟悉你,快下去!”
  
  “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南宫鑫不好意思的说着。
  
  “大伯,委托你了。”南宫鑫对身旁的大伯说道。
  
  “嗯。”大伯点点头,然后待南宫鑫拉着上官楠楠走了过来,就喊道。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就这样,成亲典礼完结了,来宾吃完饭,也都一个个的散去了,在房间里,南宫鑫和上官楠楠互相望着对方,终于,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其实有些时候,一个简单的拥抱,比那些千言万语,更家的暖和,一个简单的拥抱,比那些嘘寒问暖的话,更加的受用。
  
  我……也在等着那个拥抱……
  
  (完)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打飞 庐山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落寞一枝玫瑰 下一篇成为野兽的腹中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暂无...

相关文章

暂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