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亲情故事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若有来生
2017-04-15 11:22:39 来源: 作者: 【 】 浏览:114次 评论:0
  

  《南乡子/魂归处》
  
  琴曲动金銮,
  
  笙歌寥寥夜娱欢。
  
  犹有多少难过处,
  
  望断,伊人何时又归还。
  
  幽魂飞暮晚,
  
  月明画中有情观。
  
  可怜世间红尘事,
  
  谁叹,结局实是太凄婉。
  
  亿里寻她QQ980490352
  
  一:【美人如花妖且闲,一曲天籁动金銮】
  
  晓自深阶的宫前,几个鎏金的大字横镶在重门中间。玉华殿。
  
  殿顶满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中相轮火焰珠顶,宝顶四周有八条铁链各与力士相连。殿前两明柱各有金龙盘柱,殿内为梵文天花和降龙藻井。
  
  都说皇宫三千繁华,玉华殿,此一间便占尽两千。
  
  清光疏淡,华灯碍月,才刚入夜,大殿里很多的碰杯声、欢愉声却早已寥寥不绝。
  
  然而冷卓的深宫,纵是繁华奢靡,也觉少了声乐作伴,便逝者而孤。随暮光西沉,一女子窈窕的身影在琉璃光下目送芳尘而来。
  
  殿内,方才还笙歌夜舞,甚是欢愉,吟曲***,且自欢快。而如今,却是满堂哗动。
  
  此女子的到来,不看不要紧,等到看清了女子的相貌。大臣们顿时眼珠斜睨,全神贯注,皇帝萧炎硬是将送在嘴边的酒杯生生停顿了下来。适才喧闹的大殿,顷刻间便已寂然无声。
  
  什么原因,令混迹在烟花柳巷里的王公大臣们如此痴迷,令坐拥后宫佳丽很多的皇帝失态。
  
  无他,只是,因为眼前的女子太美了,完全不像是长于世间的容颜,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薄唇俏鼻,孕带秋波,目含萦纡,在琉璃色的黛色中美目顾盼流转,榔榭间,粉靥生花。一丝青碧的发瀑垂然而下,一身蓝衣似堇,安之若素。
  
  坐看此蓝衣女子,婷婷艟炝的姿态,信眉低手间,展现的无一不是绝代的风华。
  
  只见她手捧瑶琴,步履款款,碎步蹁跹地走进大殿,待向皇帝低了一下头,问好了一声后,找一席位,便自顾自的弹起琴来,收起,音发。长弦短弦在如葱玉的指尖相互挑弄,相互交融。似是鸳鸯谱的痴情恨断,又像是化蝶飞的缠绵悱恻。余音寥寥,韵律无穷。
  
  如此佳人,岂不闻天籁绝音。
  
  一曲终了,众人是听得如痴如醉,遐想不止。残暮、寸心、绵情,如丝如缕的情绪尽而从琴音里纷沓至来,在场的众人都是颇通音律之人,众人岂会听不出这曲子的寄欲哀婉,单从声色来讲,技艺天下更无出其右者,如是高绝。
  
  众人方在感慨之间,蓝衣女子却已起身,怀抱瑶琴,蓝衣飞翻间缓缓退下。
  
  待众人回过味来,蓝衣女子已消失在深宫的金铃玉瓦中。
  
  曲终时,蓉烟。你可知,你便是如此埋下了祸种啊!
  
  二:【倾城女子知是谁,清帐罗帏可曾安】
  
  “咳、众位爱卿,刚才抚琴的蓝衣女子,你们可知是何人啊?”皇帝萧炎见蓝衣女子已走,便问殿中的人道。
  
  皇帝的威严还是有的,只是,此时殿里众人皆是一阵愕然,都面面相觑,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神情似乎都在说我不熟悉此女子。
  
  过了半响,一人便起身说道:“皇上,此女子是慕博穆大人的义女慕蓉烟,前几日,臣到慕太人家中做客,有幸见过一面。”
  
  皇帝萧炎听到是穆博的义女,嘴边漾起了一丝莫名的微笑。心想,前几日穆博上宫里来说,他有一义女,貌美如花,绝色倾城,看来果真不假。
  
  “好了,众爱卿,今日便散了吧。还有小李子,传我的话,叫穆博明朝辰时入宫来。”皇帝萧炎说完后,挥一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人都走却之后,皇宫此刻已宴散茶凉,幽兰几瓣,罗袂生尘,不变的始终是旧日的阑珊。
  
  皇宫远处,京都的一个宅邸里。朱阁绮户中,一绝代女子身着蓝衣,巧目对镜梳妆,睫毛在微闭微闪。
  
  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适才在大殿里弹琴的女子。慕容烟。说起慕蓉烟,原名黛月儿,三年前,曾是江南温歌里的青楼名怜,芳名远播,琴色双绝。有一日,出门游赏西湖,碰上了几个歹人,见她貌美,便要轻薄她,她当然不肯,死命挣叫。最终,被偶然碰到的慕博慕大人所救。在于慕大人的交谈中,得知他老来无子无女,慕大人言语中又想收她做义女,思前想后,做一风尘女子终究不幸,况且慕大人情真意切,也不忍拒绝,然后,便做了慕大人的义女,随后随慕大人到了京都。
  
  想来转眼回眸间,芳华目睹,流年暗度,才匆匆,在这里,已又过三年。
  
  三年以来,自问过得很好,义父慕博待他像亲女儿一般,天天关心问候。如此这般,慕容烟也算是幸福的了。
  
  今日,便是应了义父的话,义父有事无法赶去赴宴,她,慕容烟便去宫中为皇上弹一弦天上仙乐,奏一支人间独曲。
  
  只是,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想着今日的情形,哎、到如今,她也唯有自求多福了。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月上帘钩,疏星点点。
  
  她浅吟了一声叹息。
  
  “花深留翠钿,花熟待红妆。小姐,绣被已熏,请小姐安睡去吧。”
  
  ”恩,知道了。”
  
  吹灭红烛,挂上珠帘,褪下黄花修鞋,盖上稠棉锦被。
  
  如此,便缓缓入睡。只是心里有些莫名的隐隐不安。
  
  蓉烟啊!蓉烟!幽咽里,寸寸生忧莲,如你,奈若何。
  
  三:【浮云殿里几人谋,谁说此事尽相关】
  
  翌日,辰时。
  
  微澜宕跌,日起西泊。
  
  此时,宫外传慕博觐见。
  
  一个鹰鼻圆脸的老者便缓缓地踏进宫来,朝服披冠,白鬓眉生,此人,正是慕博。
  
  倏尔,浮云殿中,皇帝萧炎负手而立,目光望向慕博,不急不缓的说道:“慕博,你可知我找你来是为了何事呀?”
  
  “回皇上,老臣知道,昨天我叫小女来为皇上抚琴,照如今看,想必皇上是看上小女了吧。皇上,前几日我便与您说过。老臣前几年收的义女,如今已绝色无双。当年便于皇上说过,我定会找一个绝代的女子来做您的妃子。如今,也定不食言。”慕博信誓旦旦的说。
  
  “呵呵,慕老真是干脆,不错,朕是看上你的女儿了,过几天,便向你家提亲,下诏纳她为妃。”
  
  “皇上,不妥,想来还是臣没看好小女,前些日竟然在外碰到了一个叫秦轩的卖画书生,似乎小女已经倾心。”
  
  “哦,如此,那应如何是好呀?”皇帝萧炎一边说一边用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慕博,言语中尽是玩味。
  
  “皇上,不必担忧,这些事我自会处理好。等到小女心死,无它念时,我就把小女送进宫里。”看见了皇帝萧炎的目光,慕博吓出一身冷汗。
  
  “好,那朕就在宫里等你的消息了。好了,退下吧!”皇帝萧炎说着随手一挥。
  
  日追流云,天眷青光。
  
  慕博已从皇宫出来。乘上轿子,便急急的赶赴家中。
  
  马蹄纷沓间,雕车滚动下,尘埃四处飞散。
  
  容烟啊!哎,如此。你可知,你不知。
  
  四:【更需怜得一片情,欢喜落在谎言间】
  
  最爱荷塘,清水斜照花。
  
  风清叶熙,晨景多迤逦。
  
  慕家后府的庭院里,慕容烟醒却多时了,一大早便来此散心。在绯红残落间,只见她在娇眉宛目里,玉容带倦中唤渡清风。想是昨夜,又犀帘黛卷,凤枕云孤。
  
  微澜风起,燕蹴红英,不一会,庭院的荷塘前盈满了花香。
  
  芳华潋滟间,一人匆匆的入了亭,径直向慕容烟走来。细看,果是慕容烟的义父,慕博。
  
  “义父走得如此匆忙,可是有事发生?”慕容烟见义父匆忙到来,褶皱的眉角间隐有愁意,不由问道。
  
  “女儿啊,你可知,今日皇上叫我去,都是为了你啊?”慕博见慕容烟问来,怅然的说道。
  
  这一句话,落入慕容烟耳里。彷如晴天霹雳,让她直直愣住了。
  
  “皇上说你的琴音天下无双,想纳你为妃,在宫里日日为皇上抚琴,今日唤我去,便是说的此事。”见慕容烟愣住,慕博便继续说道。
  
  慕容烟没有想到,一把瑶琴会造就终生的寂寞,一曲清音会带来一生的含恨。
  
  “那今日,义父答应了没有啊?”慕容烟心里思潮暗涌,表面上却不得不平静下来。
  
  “女儿啊!我也只是来问问你的意思。那个书生秦轩无功名在身,一深山闲人而已,与他在一起,只怕会衣食不安啊?我看,入了宫未必不是好事啊。”见慕容烟说话,慕博便故作感叹道。
  
  “义父,我不想入宫,宫里虽繁华如梦,金玉如堆,却充满了勾心斗角,诡计算计。况且女儿只喜爱秦郎!”
  
  “既然你如此执着,那让天意来决定吧!下个月便是京都科考,如果秦轩中得状元,便许了你们的事。”慕博故作开明的说道。心里却在计较考试的事。呵呵,状元的选生,原本就是帝王家的事。皇帝下了密旨,不让中状元,谁还管你才华不才华。
  
  “感谢义父,我相信秦郎肯定可以的。”只见慕容烟自信的说道。
  
  慕容烟啊!蓉烟!傻儿啊!傻儿!你怎得这么糊涂。
  
  五:【郎有爱意妾有情,相思方能两相伴】
  
  是日,浮云初生,旭日流光。慕蓉烟很早便匆匆的往城北去了。慕容烟便是再往秦轩的住处。等走出城门,待绕过一片菊花丛后,便见得一间竹屋坐落在山涧丛边。
  
  青褐的碣石上,一粗布白衣的男子,星眉剑目。一帘清瘦儒雅的身影,手执絮笔在作画。深入浅出,淡墨湿磨间,笔走龙蛇,蝶花乱舞。如此作画手法,确实高绝。
  
  慕蓉烟不忍打搅,便静静看着爱郎把画作完。
  
  不一会时间,一幅蝶舞花丛的画便已做完,当真是惟妙惟肖,情况交融。
  
  “咦,烟儿,你怎么来了”看见慕蓉烟后,秦轩不禁一阵欣喜。
  
  “前些日子,我去宫里奏琴时,被皇帝看中。现在,皇帝欲纳我为妃。我与义父说今生只愿与你结缘后,义父便说只要你下月科考中了状元,才肯认许我们的事。”慕容烟对秦轩、目光婉转的说道。
  
  “这如何是好,皇帝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但既然有言如此,我肯定会考中状元的。烟儿,肯定要等我。”秦轩坚决的说。
  
  “恩。”慕容烟靠在秦轩肩头,目光深情的轻嗯了一声。
  
  此生,心已属君。便只为君。为君痴缠,为君等。
  
  两人情意绵绵的温情,似乎一刻便是地老天荒。后慕容烟想到今日出来太久,只片语间便要回去了。
  
  “别忙走,让我为你做一幅画,这样,在晨起与晚间,我便能想起你的影子。也便能更专心的为了你而刻苦攻读诗书。”只见秦轩拉着她的手,神情挚重。
  
  “恩”慕容烟细语回答。
  
  说着,慕容烟便静坐在水湄云边,蓝衣飘飘,顾盼流转间尽是绝代风华。
  
  秦轩望着慕容烟绝代的容颜,眉角微闭,又张开皓目。
  
  意想把一颦一笑,一丝一缕都揉进眼里,刻进纸里。白纸上,灵笔潇洒自如,弱柳扶风的身影便在山间云开,绝代的容颜,妖娆的姿态,顷刻间便一笔勾成。
  
  “烟儿,你可知,这是我今生,画得最好的一幅画。”
  
  萼退芸窗,梧桐飘黄。一江月满何处藏,思悠悠,情长长。
  
  风起静香,寸雨悲凉。交相无语变星霜,夜茫茫,意苍苍。
  
  蓉烟啊!蓉烟!今生情,在画里。此一刻,你便应知足。
  
  六:【半缕香魂半入画,今生情断来生缘】
  
  一月转眼即逝,科考早已过去。如今,正是看榜的日子。
  
  京都道间,各方学子,往来不断,如斯喧嚣。人间,还是如此的繁华。
  
  青树翠隔离,望郎何在?一红袖,一素手,便倾尽一生。
  
  前几日,在鼓楼下的一个寺院里,慕容烟还在期待,还在祈求,愿郎高中,从此,比翼天涯,相生相思。观音像是否懂得人间情,人间爱?此意可否通灵?
  
  果然,今日皇榜下发,诸多名字里,独独没有秦轩之名。看到榜上无名之时,秦轩早已含恨悲愤而去,或许,他觉得,自己已对不住慕容烟。已无颜面再谈欢情。
  
  这一刻,慕容烟也心碎了,难道如此的执着只能换来如梦一场?断肠的悲痛,无语的凄凉,竟让慕容烟消瘦了很多。
  
  皇宫里多少的繁华如梦,多少的纸醉金迷,多少的软红香土。在她踏入的时候,无疑在她的眼中,都是浮云。
  
  任你雕梁画栋,任你锦衣玉食,都抵不过,我一曲多情音,郎一副痴缠画。
  
  慕容烟又来到这玉华殿,一样曼妙的身影,一样倾城的美人,一样绝世的容颜。大殿内除了皇帝萧炎,便没有别人。
  
  “慕容烟,从今以后你便是我萧炎的女人了,就叫你慕妃吧。”玉殿之上,萧炎手扶额头。
  
  “皇上,可否答应小女子一个请求?”慕容烟淡然的说道,看不出一丝的表情。
  
  “慕妃有什么要求尽可说来?”
  
  “小女子只有一个请求,那便是若抚琴,不侍寝。若侍寝,不抚琴。”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朕。”皇帝萧炎一声怒喝。
  
  “小女子只知道,礼可忘,不忘情。”
  
  “忘情。可笑可笑。朕想得到的,没有什么得不到。你怕是忘不了那个书生秦轩吧?”
  
  “皇上既已知道,何必追问小女子。”
  
  ”好……好,你既然这样说,我就实话告诉你。科考秦轩本是鼎元,只是,我吩咐了主考官。他人不论,唯有秦轩。决不能入甲。”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慕容烟此时满脸已是梨花泪雨。
  
  “为什么。我只是想到得到你。仅此而已。而你,不过是被你义父用来做奠基富贵的棋子,当初是,现在也是。你的一切,你的义父早已设计好。”
  
  谁知殷情,都是假。如果都已注定,当初想来该是不必遇见。
  
  痴心妄断,君王意。如是未曾抚曲,想来也不必有如此结局。
  
  往后,慕容烟虽留宫中,却已没有了昔日的风华。柳黛携眉,云眼桃腮,化作了一份憔悴,一份秋水。
  
  缘尽、缘散、缘无期;难过、痛心、永无息;想念、成疾、永离别;睁眼、闭眼、泪已稀。
  
  几日后,有宫女报皇帝慕容烟投皇宫后菀鱼井而死,井边只留下了一片绸布。容颜只化为香魂一缕,不知何处归去。
  
  皇宫,依旧三千繁华,繁华如梦。
  
  而京都城北的竹屋,时有青烟缕缕,桂魄飞升。
  
  竹屋里有一醉酒麻痹的男子,不是秦轩又似谁?物是人非。当初的爱郎已不复当初模样,是情已成伤,还是情已断肠?
  
  月明如风,月色如水,那端放的画卷在月色月明中伸展开来,一女子从画卷中跃然走出。而醉酒的秦轩,迷糊间瞥见了女子的容颜,一时泪流不止。
  
  因为,这个女子,便是慕容烟。
  
  “秦郎,我如今已是一缕孤魂。因鬼神们怜惜我们的故事,同情我的遭遇,我才得以魂魄不消。所以众鬼神们便把我的灵魂输灌于你的画中了。莫要难过,究竟,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听鬼神们说,来世,我们还会在一起。到时,我化水,你做鱼……”
  
  而今生,我便藏于这画中,与你相伴到老。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化蝶飞 生生 西湖 浮云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有怨抱怨,快意江湖 下一篇落寞一枝玫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暂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