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有怨埋怨,快意江湖
2017-04-07 20:50:03 来源: 作者: 【 】 浏览:27次 评论:0
  

  何谓江湖?
  
  有仇报仇,有怨埋怨,快意江湖!
  
  何谓江湖?
  
  同仇敌忾,肝胆相照,勇闯江湖!
  
  何谓江湖?
  
  除暴安良,劫富济贫,侠义江湖!
  
  孤行天下,剑指苍穹,是谓江湖!
  
  不畏权贵,甘洒热血,是谓江湖!
  
  桀骜不驯,信义永存,是谓江湖!
  
  江湖,有太多太多的魅力,不仅于此。无人能够诠释他的漂亮,直教人向往!
  
  杨柳岸晓风残月!
  
  初秋的相思湖,无边无际的广阔,湖水波光粼粼,无比明澈!
  
  也不知是相思湖的哪一边,郁郁青青一排排杨柳树生长在岸边,吐出了千丝万缕的柳枝条垂于湖面,微风而过,吹动着很多柳枝在湖面上划动,像是戏水的孩童般不知疲劳的划动着,随着柳枝的划动湖面也荡起了一圈圈的波浪四散而开!
  
  杨柳树的尽头有一个简单的渡口!
  
  一根木桩支撑着一块约七八尺长短的木板于湖面,木板的尽头再有一根相比水中木桩稍细些的圆木!圆木之上缠绕着一盘拇指粗细的麻绳,想必是固定船只所用。只是这个简单得说是简易的渡口不知道多久没有人光临了,那圆木都已经腐败不堪了,让人担忧安不安全!
  
  渡口左边湖面上长满了芦苇,芦苇丛中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片小舟,小舟之上坐着一个一袭青衫头戴斗笠的男子,男子手捏一支竹竿正垂钓于湖中!
  
  此时,红日西下,微弱的红光照射下,想是男子拉动竹竿拨动了芦苇而惊起了几只黑鸦,呱呱叫唤了几声展翅而去!
  
  时间定格于此刻!
  
  一叶孤舟一人垂,
  
  几只黑鸦向天飞。
  
  好一幅夕阳西下!
  
  好一幅悲诗残画!
  
  青衫男子似是已知时候不早了,渐渐地摇着小舟预备离去!男子右耳动了动,立即一声冷笑,不予理会!
  
  突然一阵奔雷之声由远至近从岸边传来。
  
  那简易的渡口附近露出七个高大的身影,之所以高大,是因为七人都是骑马而来,先前的奔雷之声想必便是马蹄的踩踏之声吧!七人尽都是锦衣玉束,看来是大有来头了!
  
  “船家,船家,请留步,还请船家载我们兄弟过河!”一声豪迈之声传了过来!
  
  “船小人多,诸位还是另谋他路吧!”说完也不理会,不急不缓的离去!
  
  岸边七人最中间的那人眼中寒茫一闪而过,那双阴沉的眼睛嵌在一张灰白得吓人毫无血色的脸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敢相信刚刚那中气十足的喊话是出自他口中!病态青年似是七人中的领头人,话语一出其余六人皆沉默不语!
  
  此时,病态青年冷哼一声,立即问旁边的光头道:“老四,你看那人如何?”
  
  光头摸了摸头说道:“还如何,不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嘛,别让我碰见,不然拧掉他的脑……”
  
  “够了,蠢蛋,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有些长进!哼,你以为刚刚那人是凡夫俗子?虽然刚才我只用了三成的狮吼功,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连我都看不出漏洞,此人不简单啊!”病态青年教训道。
  
  “此人要么善于隐匿之术,要么便是绝顶高手”
  
  “此人,强”
  
  “强”
  
  七人中陆续有人做出了评定,顺便瞟了光头一眼,那眼神,似乎在看一头猪!
  
  “大哥,管他是不是绝顶高手,于我们有何干系,好不轻易打听到浪滔天身边那女人的消息,我们还是抓紧上路吧,免得迟则生变!”七人中身材弱小,小鼻子小眼的家伙说话了,说道那女子,眼神之中尽是淫邪之色,他可是看过了那女子画像的,此人是七人中的老三,名叫银剑!
  
  “我看你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病态青年一甩衣袖,扬长而去,众人跟上!
  
  “盼望我猜错了……”
  
  相思湖附近的一片竹林中,青衣男子跪伏在两堵土堆前,他已经摘掉了斗笠,赫然便是浪滔天!
  
  “哈哈哈哈哈,爹,娘,孩儿给你们报仇了,那个雇佣江南七绝剑的家伙还以为有多保密呢!还不是让我揪出来给宰了!如今,大的死了来了小的,哈哈哈哈哈,也好,让我一并送去给你们磕头!”浪滔天状若疯狂的大笑道!遮掩不住眼角的泪水!
  
  手掌滑落,露出了木桩上的字迹。‘父亲李优然之墓,母亲上官婉玉之墓’!!
  
  三十年前,震惊江湖的帝京灭门惨案当天。
  
  暴雨袭地,南海神尼济宁师太偶然路过李府,眼见府邸大门一无所有,并有混合雨水渗透而出的血水,济宁自知不好,推门而入,眼前的景象让济宁无比震撼!
  
  当可用尸横遍野来形容!
  
  “江南勾魂使者七绝剑?”济宁愣了,就算是她,同时对阵他们七人,胜算也不过五五之数!到底是谁有如此神功?能够全灭七人?
  
  .“啊!这是。。这是断天涯?难怪如此,不对,断天涯棋高一招,最后怎么会也死了?难道是玉石俱焚?”济宁摸了摸地上的血迹,其余的都冷了,明明断天涯的血还微热。立即她看见了断天涯怀中女子,她突然间似乎有些清楚了。
  
  默然……
  
  夜晚,她走了,带走了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她发觉婴儿还有气息。
  
  十年一晃而过,济宁这些年一直以浑厚的内力为小天续命,为他强化筋骨,内脏!
  
  这一日,济宁知道不能拖下去了,她已经是撑不了多久了,她本就大限已到,如今更是内力空竭。多则一年,少则三月,时间上要三月内赶到那里估量是不可能的,最少三个半月,至于没赶到的话,唉,盼望没那么早到来吧!
  
  一路上,一老一少皆沉默不语,少年也没有普通孩童的活波淘气。两人日夜兼程的赶路!
  
  还好,总算赶到了,没发生什么意外!
  
  “师兄,师妹造访,还请师兄撤去这万灭诛邪阵!”
  
  济宁师太的话说得不是很大,可传出去的时候,竟然越来越大,最后如同落雷般震耳!虽然已近油尽灯枯之势,可这么多岁月的修炼可不是假的!
  
  “哈哈,我北岛邪翁可不敢与南海神尼称兄道妹,还是进来再说吧!”济宁师太话音刚落,一声淡淡的声音传来!立即眼前的景象便是一变!
  
  济宁坚决果断带着少年进入。看见坐在一亭子中的老者,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不和你废话了,我已经时日无多了。”说到这,那老者眉毛一动!“今天来是盘算把这小孩托付于你,别问为什么,这是酬劳,至于他,养到十八岁便行了,把你的看家本领教给他吧。我可不想他夭折!”济宁师太从怀中掏出一本书籍,另外指了指那少年!
  
  老者接过那本书一看,震惊的说道“解天真经!”抬头不见济宁的身影了,只留一句话缓缓传来“师兄,我劝你还是别修炼它,我知道你一直记挂着这本秘籍,盼望不是我害了你!”
  
  老头一翻开,入眼第一句便是:欲炼此功,必先自宫!
  
  老头大怒道“他么的,怎么和葵花宝典一样!白白的还要养孩子,我丢雷老木的”立即不怀好意的瞄向少年!“嘎嘎,我炼不了不代表你也不行!反正你的还小也用不着它!哇咔咔,我真是天才啊!”老头仰天狂笑!
  
  少年看着发癫的老者,他那不为万物所动的小脸此刻涨的紫红,他虽然还小,可也知道那是命根子,完了完了,这老头不会来真的吧!少年恐惧的想到。还要跟他八年?!!他终于知道为何叫邪翁了!
  
  想到这些,浪滔天不由莞尔,嘴角苦笑,不过老头教他的生存之道确实不错,救过他许多次命!
  
  他记得满十八岁的那天……
  
  “天儿,过来”老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孩子道“今天是你满十八岁了,我也完成了承诺,明日便入世吧,还有,记得我教你的武功谁也不能说,听明白,是任何人!”
  
  “解天真经一旦传了出去一定天下大乱。唉,以后就不必再回来了!”说完这些,老头便走了!
  
  思绪电光闪石。
  
  那解天真经怎么炼成的,可能是年纪那么小,那东西有也跟没有没区别吧!!!
  
  正在浪滔天精神恍惚之时,“丝丝”之声传入他耳。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浪滔天一声怒吼!
  
  在这庄穆的地方打搅到他,自然让他怒不可竭,他双眼怒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微静了片刻,立即一声大笑声道“哈哈哈哈哈,浪大侠好大的威风啊!”刷刷刷,闪出七道人影,正是黄昏碰到的那七人!
  
  “呵,没想到你们这么快找来了,连找死也这么积极的还真是少见啊!”浪滔天冷笑道。
  
  “别急别急,浪大侠,谁生谁死还不肯定呢,我们兄弟知道浪大侠武功盖世,所以只好去请回来一个人。”那矮子阴测测的说道!
  
  浪滔天听他们这么说道,心中便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那光头放下肩上的麻袋,露出了一个女人,由于他迎着月光,他们背对着月光,所以看不明白到底是谁!
  
  那七人中的高个子想是知道缘由,身子一闪,露出了月光!
  
  浪滔天看明白了,心中不由得一跳!但脸色不变,如同一汪死水般!
  
  “呵呵,浪大侠果然不凡,如此局面还能荣辱不惊。钦佩钦佩。”病态青年讥笑道。
  
  “笑话,你们随便抓来一个女人就以为能让我坐以待毙?我浪滔天别的不多就女人多,便是全抓来又能如何?”浪滔天尽管心中有些不知所措,但嘴上却不让步的道。
  
  病态青年玩味的笑了笑!对矮子说道:“银剑,听到没?浪大侠说无所谓,那这女子就交给你了!呵呵”
  
  “感谢大哥!”矮子如蒙大赦般兴奋谢道,立即向那女子走来:“桀桀,如雪姑娘啊,原本我是不敢碰你的啊,无奈你的情郎不要你了,不如以后你就跟了我吧!保证你吃香滴喝辣滴!嘿嘿”
  
  浪滔天脸色铁青地看着这帮无胆匪类,咬牙切齿的吼道:“你们是不是男人,用女人来要挟,我都替你们妈羞耻!”
  
  病态青年脸色阴沉的道:“你很强,连金落雁都毙命你手,我们兄弟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立即对矮子说道:“银剑,浪大侠说你不够力啊!”
  
  没有回应,只有‘次’的一声响,南宫如雪的右臂袖子被扯掉了,她被封住了穴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
  
  又是‘次’的一声,南宫如雪上衣没了,身上只余一个红肚兜,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之下似乎散发出莹莹之光,再配上那天使般的容颜,没有人能够抵挡这种诱惑,更别说早如饿鬼般的银剑了!
  
  正待去抚摩那诱人的肌肤之时!
  
  “给我住手,住手,你敢碰她一下,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浪滔天赤红的双眼紧紧盯着银剑!那眼神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
  
  矮子看见那眼神不由得被吓得后退了一步!立即便感觉被眼神吓退,兄弟们肯定会讥笑他的,不由把心一横!
  
  “哼,你女人在我手里就是我说了算,你横什么横!”立即用力拧了一把!入手一片滑润,银剑不禁心中一荡,看向那肚兜之中挺立的双峰,手不由自主的伸向那里!
  
  “够了,若命天,是个男人就到此为止!说吧,你想怎样!”浪滔天服了,他不忍看见南宫如雪被人欺辱。只不过是嘴上服还是心里服,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好了,停手吧!”若命天也就是病态男子说道。
  
  银剑只好忿忿住手,好像不甘如此,便尖锐的道:“浪滔天,你现在马上自裁,我们就放了她!”
  
  浪滔天看都没看他一眼,在他看来一个死人没必要再理会。况且这么脑残的话也不必多废口舌。
  
  “这样吧,若命天,你把她放了,并答应我永久别损害她,我就自封经脉任你鱼肉!怎样”浪滔天淡淡的说道。
  
  若命天听到浪滔天这么相信他,笑声道“哈哈,难得浪大侠如此信任在下,在下也一定不负所托。”立即在身上摸了摸,仍给浪滔天一颗药丸道“这是梦断销魂散,你服了药我就放人!”
  
  浪滔天一把抓过看也不看直接吞了!
  
  “好胆识!”若命天赞道!
  
  待到南宫如雪过来,浪滔天赶忙脱掉外衣裹在她身上!
  
  “雪儿,话不多说,你抓紧走,快走,快走啊笨女人!”浪滔天看着没有反应的南宫如雪吼道!
  
  “走吧,放心,我没事的,很快就会去找你!走吧,我没骗你!”发觉南宫如雪那冤屈的眼神,浪滔天不由得柔声道!
  
  看着南宫如雪的背影,浪滔天转过身来对江南七骏说道:“你们不就是想要解天真经么,不然哪会这样大费周折的折腾。”
  
  “哈哈,果然不愧大侠啊,临危不乱!明人不说暗话,不错,只要你交出解天真经,我们可以放你一马!”若命天哈哈大笑的说道!
  
  浪滔天嘿嘿一笑“如此甚好,你们都过来吧,这种绝世秘籍有些东西是不能乱来的,我给你们演示一下诀窍。”
  
  七人略有踌躇,不过片刻便眼神炙热的围了过来!绝顶秘籍的诱惑盖过一切,何况他还服了药!
  
  等到七人过来,浪滔天怒然竖起食指中指并列以一秒三百次的速度在周身穴位上狂点!瞬间结束,一声大吼:“给你们解天真经,解天真经解天释地,归位!”
  
  随着浪滔天的大吼,七人知道不好,只因速度太快七人只能全力运功防守!
  
  肉眼可见的一股气浪从浪滔天体内喷射而出,朝四面冲开,‘轰’的一声气浪所过之处尽都化为湮灭。
  
  ‘砰砰砰砰’七人被这一圈气浪冲飞了,直到撞上一些阻体才落地,尽管如此,却是身受重伤,口吐鲜血!
  
  反观浪滔天却似乎比七人更加悲惨!整个全身都是血!
  
  “NO,NO,NO,阿天,你怎么样啊!阿天,你没事吧?”此时,南宫如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浪滔天在他身上四处乱摸!
  
  浪滔天刚憋住一口鲜血,本想吞下去,忽然听到南宫如雪叫他那么性感的名字,一下没憋住,‘噗’的一声喷出!立即感觉那双玉手的抚摩,不由得‘噢,噢’呻吟着!
  
  南宫如雪脸色微红,拍了一下“坏胚子!”
  
  却见浪滔天似乎没反应了,怔怔的看着她身后。
  
  只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高挑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面蒙紫纱!光看外表便是美艳动人,更何况面纱下的容颜呢!
  
  紫衣女子缓步而来,途中她芊芊玉指疾弹而出七道气剑分别射向七人,‘噗噗噗……’七人不是命中咽喉便是前额或是心脏,直接贯穿,哼都没哼便相继挂掉!
  
  女子步停,已到了浪滔天面前!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
  
  紫衣女子冰冷的眼神紧紧盯着浪滔天,那模样如同在看一负心郎一般!
  
  手掌一翻,把一颗荧光闪耀的药丸塞进浪滔天嘴中。整个过程中女子一个字也没说!
  
  转身欲走:“做事要凭脑子!别祸害苍生!”话虽然冰冷,可声音却特别动听,黄莺般清脆!
  
  话说浪滔天吞下药丸便觉浑身火热火热,一会便似完好如初!看着三两步便远去的靓影,一把跳起追了过去。
  
  “紫烟,紫烟,等等我啊!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浪滔天一边追一边喊到!
  
  可那唤紫烟的女子丝毫不停留,浪滔天跟不上步伐,不由脚掌重重一踏,飞扑而去,紧紧的抱住紫烟的大腿。“紫烟,呜呜呜,紫烟,我好想你啊!我找了你那么久,你怎么狠心见都不见我一面啊!”浪滔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紫烟感觉大腿被那可恶的家伙死死的抱着,脸上那万年不化的冰冷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娇羞!
  
  “混蛋,放开我,你这个无赖”紫烟抗议道。
  
  “呜呜呜,我不放,你这个狠心的婆娘,我一放开你肯定跑了!”浪滔天继续哭诉着,抱得更加紧了!
  
  紫烟感觉那家伙还在自己腿上擦鼻涕,噢,混蛋,就是一脚踢中了他的头!
  
  刚踢出去就后悔了,他刚刚还受伤了,浑然不想给他吃了伟哥已经全好了,只想可别伤上加伤啊!
  
  低头一看,果然只见那家伙趴在地上,除了依旧抱着她的腿,看着就像昏迷了一样!
  
  紫烟慌了,蹲了下来“喂,你没事吧,别吓我啊”没反应,紫烟焦虑了,不知所措了!
  
  浪滔天正顺势趴在地上观看裙下风光,看见紫衣手足无措,无语的喊道:“笨女人,人工呼吸!”
  
  紫衣似是醒悟了一般“哦,哦,哦,对”立即撩起紫纱俯身预备人工呼吸,突然想到这家伙没事!却已来不及了!
  
  浪滔天左手搂住紫烟的蛮腰,右手勾住其香脖,趁着撩开的紫纱,快速的吻上紫烟的嘴唇,挣扎是无用滴,霸道是强悍滴,浪滔天不知疲劳的索取着,允吸着香津!
  
  “啊,疯婆子,你干嘛?谋杀亲夫啊!”正当浪滔天沉醉无比的时候,感觉嘴唇被那小嘴狠狠的咬了一下!
  
  “登徒子,你无耻!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紫烟掩面而去。
  
  “喂,不是吧,五年前是这样,如今你又是这样,你不喜爱怎么接吻比我还投入啊?啊,喂!”浪滔天无比郁闷,好不轻易找到,没一会又跑了!等下一次……或许要在生死之际才会显现吧!嘎嘎,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话说浪滔天无比失落的回去了,只见南宫如雪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好像在学紫烟说道负心汉。
  
  浪滔天不好意思的干笑着!
  
  “那个…”
  
  “哼”
  
  “雪儿…”
  
  “哼”
  
  “我…”
  
  “哼”
  
  “哼什么哼,你鼻子有问题了?你也要走?要走就走!”浪滔天火了,当初早跟你说过了。
  
  南宫如雪哭了,他从来没这样对她说过话,那个女人一来就这样,她感觉很冤屈!是,自己没有紫烟成熟,没有她胸大,没有她妩媚!可是我比她活波可爱!
  
  浪滔天看着那灰白的容颜,刚才还为自己的伤势难过,如今自己又这么对她,难免有些过意不去!
  
  上前紧紧搂住南宫如雪:“雪儿,对不起,我是混蛋,我不该害你掉眼泪!”一边说道一边双手也没停,上下抚摩着怀中的娇躯!
  
  “你,你别乱摸啊!”
  
  看着怀中的人儿,浪滔天不由自主的想再尝一遍!
  
  一声怀疑的问话让浪滔天无语了!
  
  “你嘴上怎么弄的?都流血啦?”
  
  看着眼前那双无辜的眨呀眨的大眼,总不可能告诉她,哦,那是紫烟咬的!那刚稳固的情绪还不马上爆发啊!
  
  “额,没什么,刚刚被蚊子咬了,有些痒,所以就在墙上摩擦了几下,就磨出血了!”
  
  “额,不是有手麽?”
  
  浪滔天不再言语,言多必失还是知道滴!所以他付出了行动!
  
  和紫烟的清凉冰润不同,南宫如雪的是香甜可口的!!
  
  不知为何,浪滔天总感觉四周某处有双眼睛狠狠地盯着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Tags:普通人 杨柳岸 江湖 豪迈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雪花漫天江湖色 下一篇若有来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