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小说

TOP

放空的灵魂,怎奈墨伤?
2016-12-25 16:04:03 来源: 作者: 【 】 浏览:98次 评论:0
  

  你的发香,在我鼻尖荡漾。那一抹遗失的情愫,缠绕着今生不悔的眷恋。小河旁,彼岸花开,怎落得这碎了满地的伤。飞舞的青丝,滴血的诺言,已是徒悲空切。戛然而止的拂晓,只剩下昨日依稀的流离。
  
  (一)
  
  小镇上,人群攒动,好不热闹。本人不才,朝气蓬勃时,只经营着一古老画阁。阁内只有一位打点的伙计,叫二虎,他是我的同乡,已跟随我多年。
  
  画阁装饰简单,琉瓦青砖,柜台的横柱上缠绕着一素帘,素帘下放着一尊玉雕塑,至于雕镂着何物,我也不是很明白,这是开业前,我和二虎在市井的摊贩那里购得,当时纯属觉得它造型独特,像龙像鹰又像麒麟。柜台的前方放着些上好的画卷,也有些陈旧的书籍,书的封面早已被尘埃覆盖,早些时候,是看过这些书的,后来生意忙了,就当这里的陈设,到是独具匠心。
  
  那一日,凤阁雅庭,我正张罗着,有位女子身着轻盈的罗裙,披肩秀纱,款款信步,飞舞漫天,如诗如画。女子摇曳着绸扇,笑若桃花,害羞的走到我面前,甜美的音色惊得我一阵如痴如醉。“掌柜,可有荷花画?”烙得半时,我都没能回过神,颤颤的笑道:“姑娘,喜爱荷花啊!你看这幅如何?”我挑着一副甚好的画,捧在姑娘面前,心情有些许紧张,想着,看这位姑娘穿着装扮,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生的太美,美的惊艳惹人。姑娘认真审视着,从她的神情中,我看不出姑娘满足与否,她赏的很认真,把画拉近又拉远,终于露出一丝怀疑的神情,她缓缓的转过脸,“掌柜,可有比这更素些的,这幅有些鲜艳。”“有,有,有,姑娘稍等。”我抓紧走进阁内,精心的挑起画来,之后,拿了一副清素淡雅的荷花图奉在姑娘面前,微笑着说:“这幅很素,姑娘可喜爱?”姑娘定了定神,这时,我看到她满足的笑靥,心里顿时轻松很多。“掌柜,多少银两?”......
  
  凝望着姑娘转身离去,一种梦回情牵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四周,实在是美,美的堪比桃花。一阵风起,内心落得一丝怅然,不知几时再次见到这位姑娘。虽然在这小镇上,店铺开了有些时日,但是还是很少了解有关镇上大户人家的信息。我瞎思索着,这会是谁家的千金呢?张员外的?李府上的?
  
  忽然,我不知想起了什么,只是径直走入阁内,把所有淡雅的荷花图都收了起来。“掌柜,收起来干啥啊,这些画,应当挺好卖的啊。”二虎怀疑的对我说。我沉默着,没有搭话。“哦?!掌柜,定是为了那姑娘,你说,我说的对不?”二虎一脸坏笑。“还不去做事,多嘴。”我吼着,二虎没辙,乖乖的做事去了。因那姑娘?我想着,然后,倔强的摇了摇头。
  
  二虎忙着整理画册,我悄悄走出画阁,朝着姑娘轿子远去的方向多看了一眼。此刻,已是黄昏,街上行人熙熙攘攘,空气一下变得很宁静,是时候打点关门了。
  
  (二)
  
  好些时日了,我张望着姑娘曾来的方向,也不见其了解的身影。我就这样在闲暇时望着,望着,一直望着,辗转了白昼黑夜,转眼又将是一个季节。阁内的生意一向兴隆,每次进货,我都会挑些清雅的荷花画,虽然买荷花画的不是许多,但是,我相信,这些画是为姑娘而收藏的。二虎每次都会对这事说点啥,听着真闹心。有时候忍无可忍,便骂他两句,让他闭嘴。
  
  我一直认为心中怀有盼望的总有一天会实现,我也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姑娘会显现在我的阁前。也许我是想着,爱画的人是会前来的。
  
  这几天,正赶上科举,订画的特别多,还都是有名望的人家,卖的最多的是青竹画,也偶然会有些穷书生会买些梅花图,也许是为了像梅花一样,那种傲雪风霜,独领风骚的意志吧。我从小只喜爱画画,对于四书五经,虽是读了些,但未深究,结果现在只能做个卖画的掌柜,多少心里也有些许叹息。不过,人嘛,各有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鉴赏画这行,我也算是个行家。二虎不识多少字,不过,名画假画还是可以分别的,也许是跟随我多年,学点也是必定的。
  
  买画的人越多,二虎就比我越忙,究竟他还要清算,有时候虽然赚的钱多,但人是很疲倦的。除了介绍画,有时候还得帮人鉴赏画,赏的不好,惹怒了那些达官贵人,后果可不是那么通畅的,被砸摊子可是常有的事,不过至今,我开的画阁还没有过。有时候,感觉真像是提着脑袋过日子,虽然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过,为了避免财产上的损失,是要学会在这些人面前耍嘴皮的。
  
  “掌柜,可有好看的荷花画?”“有,稍等下,我给你找去,诶,最近阁内比较忙,还请见谅。”我一边说着,头也没抬的写着我的收据,正当我丢下手中的笔,转身的眨眼间,我怔住了,是她,是她,我日思夜想的她。她一身素装,很是典雅,身后跟随者几个丫鬟。我欣喜着赶紧走到她面前,“姑娘,好久,好久不见啊,上次的,上次的那幅画可喜爱?”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不知怎么招呼才好。这时,二虎凑过来,嬉笑到:“姑娘,我们家掌柜可盼着你来呢,你看,收藏了好多漂亮的荷花画呢,就等你来呢。”“你很闲啊,二虎,干活去。”我尴尬着,气愤的朝着二虎吼了句。“呵呵,”姑娘轻笑着,“掌柜,上次那幅画,我很喜爱,府上人也很喜爱,所以,这次来,还想买几幅有特色的荷花画。”“好,好,喜爱就好,我这就给你拿去。”说着,我匆匆的回到阁内,飞快的翻阅着收好的荷花画。
  
  “小姐,怎么这么久啊?”几个丫鬟很是不耐烦,我太激动了,手忙脚乱的,刚奉到手中的画,一不留神的掉了下来。我用余光看到姑娘抿起嘴,用手绢遮住了那娇小的唇。我懊恼自己的笨手笨脚,于是,只好摞起几卷,呈到姑娘面前,“姑娘,有这些,你看看,喜爱哪幅?我给你包起来。”姑娘舒适的说:“都要,我相信掌柜你的眼光。”这话,真是让我喜出望外,这画再说也有几十卷,钱多不说,关键是姑娘这份心意啊,“姑娘,这我就给你全包了,呵呵,姑娘,这些画都是,都是我选的,上次你说要素雅的,我都给你挑着呢,呵呵。”“我一眼就看中这些,都挺好看的,你选的,都挺好看,”姑娘有些害羞,微微的低下了头。“姑娘喜爱就好,改明儿,我再给你挑几幅工笔画的,这几幅都是水墨画的荷花,我啊,打从小就喜爱这国画,很有风韵啊,这国画啊,有工笔、写意、钩勒、设色、水墨等技法形式,设色又可分为金碧、大小青绿,没骨、泼彩、淡彩、浅绛等几种,主要运用线条和墨色的改变,以钩、皴、点、染,浓、淡、干、湿,阴、阳、向、背,虚、实、疏、密和留白等表现手法,来描画物象与经营位置,取景布局,视野宽广,不拘泥于焦点透视。中国画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要求“意存笔先,画尽意在”,强调融化物我,创制意境,达到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气韵生动。”我滔滔不绝的说着,“你懂得真多,我只是单纯的喜爱画,觉得好看就行了,还未曾有如此研究。”“如果姑娘有爱好,闲暇时可以来我画阁赏画啊,也好让我展示下鉴画的才能,”我站直了腰,深情的望着姑娘,姑娘乐呵着,吩咐丫鬟们拿着画,红红的脸衬托着她倾城的容颜,姑娘转身欲走,临行时,回眸中镶嵌着闪耀的霞光。
  
  (三)
  
  我不可否认我对姑娘的心动,我看得出,姑娘对我还是有点好感的。我告诉自己,如果姑娘再次前来,我便勇敢的吐露自己的心声。
  
  科举考试有些时日了,随着考试的终止,前来买画的人相对之前,显得有些稀有。一日,花灯节的晚上,阁内门可罗雀,难得多了些闲暇的时间,我对二虎说:“二虎,咱们去镇上赏花灯去,我看外面好是热闹。”“好,掌柜,我整理下,咱这就去,说不准还能看到杏花楼的姑娘,哈哈,掌柜,今晚会大饱眼福哦。”“我到喜爱可以看到那位姑娘,虽然杏花楼的姑娘有名。二虎啊,你说,我会遇见那位姑娘吗?”我惆怅的望着夜空,只听着霹雳巴拉的爆竹声。
  
  我和二虎并肩走着,打很久以前我们就在一起,我早已把他当做我的兄弟,而不是我的伙计。夜市灯火辉煌,姑娘们个个身着艳妆,装扮的煞是娇媚。有些姑娘则提着花灯,神色黯然,估量是有心事罢了,我猜想,可能是为了郎君吧。
  
  ”诶呀,这不是画阁的掌柜吗?今儿个也有情趣来赏花灯,实属难得啊。”一女子调侃的说道,我认真打量着这眼前的女子,长的倒也秀丽,身材高挑,穿着装扮像是个侠女,倒有些男儿风范。“姑娘是?啊,阁内今晚较为清闲,难得一年一次的花灯节,游玩便是。”“掌柜。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可我啊,依旧熟悉你,前段日子,我在你那买过一副山水画,当时,你正在和姜家大小姐谈论国画呢。那时,真是被你的才华所折服,一早就听说你这儿的画货真价实,而且你鉴赏画的能力在我们这可是屈指可数的啊。钦佩,钦佩。”“不敢当,不敢当,感谢姑娘赏识啊,对姑娘实在没有什么映像,实属惭愧啊。敢问姑娘芳名?啊,我叫无越”“无越,小女子羽青,哦,对了,下次去你那儿,可否教我鉴赏画?”“只要姑娘喜爱,当然可以,羽青,很美的名字啊。”我们相视一笑,“姑娘,”“叫我羽青好了,别那么见外。”“好,羽青姑娘,相见也算有缘,我看姑娘孤身一人,若不嫌弃,可否共赏花灯?这位是我的兄弟,也是我们画阁的伙计,叫二虎。”“好啊,我们去桥那,那儿美。”羽青很是欢喜,一个很活跃豪气的女子,和那位姑娘的羞涩真是天壤之别。“哦,羽青姑娘,方才你说之前去买画的时候看到的那位姜家大小姐?她是姜家大小姐?很漂亮的姑娘。”“是啊,全镇的人都知道,她爹可有权势了,家里珠宝可以堆成山,据说承蒙皇上恩宠。”“原来,真是不可及的姑娘啊!”我感叹着,我连一介书生都不是,只是个略有名号的生意人。羽青看到我失落的样子,似乎看穿我的心思,“我说,无越,别想了,看上姜家大小姐的人多不胜数,而且都是什么公子侯爷的,有权有势,据说这样,还高攀不起呢。你啊,还是......”她看着我的神情越来越灰暗,便没再说下去。
  
  是啊,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姑娘,只能这样深深的藏在我心底了。可是,我还是要争取啊,姑娘还是对我有意的,不是吗?我鼓舞着自己,想找回那么点仅有的自信。
  
  星空灿烂,斜影阑珊,二虎和羽青玩的很快乐,不,是人们都很快乐,惟有我,有些失意罢了。
  
  正在我叹息之时,她,她竟然显现在我的视线里,姜家大小姐,我忽然一个雀跃,奔到她的面前,“姑娘,这么巧,来赏花灯。”她惊异的看着我,我想,她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我吧。“掌柜,是你,这么巧,碰见了。”她还是一贯的害羞,烛火照着她,在黑夜里若隐若现。我摘下一朵荷花,那弥漫着淡雅的花香,泛着点点清波,飘逸空中。“送给你,喜爱荷花的你。”我勇敢的将花带在她的头上,荷花下的她美若天仙。她低低呢南着,“我叫秀荷,”说完便羞的匆匆离去,远处,是她和丫鬟们奔驰的背影。“秀荷!”真是闻名如见其人啊。
  
  ”喂,无越,快回神啊,别看啦,别看啦。”羽青拍打着我的肩膀,嚷嚷着,我竟然看到她一丝不悦的表情。我开玩笑的说:“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哈哈。”“哼,”她撅起嘴,“臭美吧你。”说完,气呼呼的去找二虎了。
  
  我望着她,淡然一笑,便转身望着秀荷离去的方向,伫立许久。“秀荷......”
  
  (四)
  
  自从上次花灯节后,羽青常来画阁找我,学着把玩国画,她很聪颖,也很好学,她习得一身好武功,对于这文人墨客的喜好,她也努力尝试。她经常捉弄二虎,估量觉得他好欺凌,二虎脾气甚好,从不跟她计较,到是陪着她游戏。
  
  科举考试的成绩出来了,状元榜就贴在我画阁的前面,我,二虎,羽青同去看了看,高中的是名叫朱浩然的。不久,便听到阵阵锣鼓声,状元郎骑着马,横挂红花,傲然悠哉的路过我的阁前,浩浩荡荡的队伍好不热闹,人群拥挤,随着队伍同行。我遥望着,状元,我下辈子的幻想吧。
  
  这是,传来一声急促的呐喊,“姜家大小姐终于有婚约了,姜老爷要把姜家大小姐许配给新状元郎!......”我懵了,懵了许久许久,恍恍惚惚的任凭人群向我走来,心里似乎被压着千斤石,让我无法呼吸。秀荷要嫁了,秀荷!要不是羽青和二虎拉了我一下,早已泣不成声的我,便挡住了状元郎的路,我竟没发觉,刚才的我站在了道路中央。
  
  也许,这早已是我预想的结局,但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
  
  忽然,我径直走到画阁内,将前日收藏的荷花画撕得粉碎......
  
  你没来过,正如我没有走过,可是,你明明来过,而且住进了我的心里......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麒麟 兴隆 信息 心情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眉眼风情,万物黯然失色 下一篇上课要迟到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