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像长在悬崖上的花想要摘就必须要有勇气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8-03-29 10:39:25 人气:
  

  莎士比亚说:"爱情就像长在悬崖上的花想要摘就必须要有勇气"
  
  ——题记
  
  一
  
  接到静姐电话的时候,王晓杰还躺在床上没有睡醒。揉了揉发胀的眼眶,努力适应窗外的阳光。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挂掉电话却不记得说了什么。静姐说要结婚。算不上吃惊,只是有些意外。那个骄傲的不屑一顾却是会在喝醉的时候软软的趴在自己胸口的女孩子,终究是年轻轻的就献出了自己。
  
  是我们都长大了,终归还是要走向即使是自己不愿意到达的地方。
  
  二
  
  透光的雕花玻璃门稍一用力便拉开了,里面却是自己意想不到的安静。随即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挂着职业性的微笑迎面走来,精致的水晶凉鞋与闪着光亮的暗红色地板摩擦发出“踏”“踏”的声响。
  
  “欢迎光临,请问吃点什么?”
  
  王晓杰踌躇了许久累积的镇定一下子便烟消云散。原本在外面计算好的言语现在却如何也说不出口。“呃,请问你们这里需不需要人手帮忙?”稍稍平静一下心绪鼓气勇气怯生生的说道。
  
  孟静看着眼前这个一窘迫的男孩子,微笑凝固在脸上。男孩红着脸好像想要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着没有说出口。玻璃窗外的灯红酒绿透了进来闪在发亮的地板上映着他身上的灰白色衬衫显得格格不入。
  
  “对不起”孟静优雅的拒绝,犹如天鹅般华丽的转身在王晓杰眼里却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而后巨大的落差又将眼前的一切毫不留情的击碎,只剩他一个人怔怔的愣神。
  
  “老板在里面,你可以跟我去见她。”
  
  很快便与中年女老板谈妥了工作的事情却是为了工作上手的事情伤神不已。随即找到了刚才“接待”自己被老板称作“小静”的女孩子。对于“前辈”王晓杰还是清楚理所当然的礼貌的。
  
  “那个,静姐,关于工作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最开始要怎么做?”眼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可以独挡一面的女孩子,王晓杰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佩服。
  
  “弟弟,从明天开始跟着我,我带你。”
  
  宛如精灵般调皮的语气伴着她笑的弯弯的眼睑与之前刚碰面的时候判若两人。
  
  “怎么,不想这样?”珠落玉盘般清脆将王晓杰惊醒。望着眼前一瞬间变回来微蹙着眉头的职业女性,重重的点了下头。
  
  你不知道的,你那一句“弟弟,我带你”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了我多大的勇气。
  
  三
  
  电话是若彤打来了,叫他一起去买静姐是结婚礼物。
  
  他在步行街的一家小吃店门口等她。看到一辆商务别克在自己面前停下来之后下来一个很新潮的女人。随即车窗门被摇开,前排开车的男人原本想要说些什么看到王晓杰一脸厌恶的转过头去便抿了抿嘴唇径直把车开走了。车尾带起的黄色烟雾翻了一个卷,仿佛被什么东西牵扯着一般,久久不肯落地,
  
  “还是不肯原谅他么?你知道的,那不是他的错…”
  
  “什么都不用说,如果你还想一起的话。”
  
  王晓杰决绝的转过身子,不留一丝图地。阳光照在他亚麻色外套上殷锈的赤铜纽扣上反射出刺眼的金属色光芒。她便赶忙跟了上去。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李涛的时候。
  
  恍惚记得那个站在自己身前举着小拳头的身影;那个被一群孩子围着打还要保护着自己的躯体;那个被打到鼻青脸肿还是不肯说去一句“王晓杰是野种”的男孩子…
  
  所以即使他从小便学会的冷漠与防卫在他面前终究是荡然无存。
  
  所以即使是胸口的水晶挂坠他若喜欢便还是会赠予的毫不犹豫。
  
  你在我面前站了这么多年所以对我来说任何东西都可以割舍。
  
  飞蛾之所以抱着覆灭的信念扑向火焰是因为它曾经获得过温暖,所以即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走进了一家小餐厅。林若彤点菜,要了两瓶啤酒。王晓杰要了一包红利群。熟练的打开包装先是递了一根给她,再给自己点了一根,用力吸了一口。
  
  “这么多年了,你的品位还真是没变。”她用食指与中指夹着烟,之间暗红色的蔻丹触在香烟上与顶部的腥红相互映着显得异常妖娆。
  
  “前些天听阿静说她就要结婚了,我还在纳闷怎么没听到你的消息,现在看来你倒是挺淡定的…”
  
  王晓杰又深深的吸口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粉饰的面容,似乎是想要看穿这个女人内心所想的一般。
  
  “这么说,当年的事你也差不多看透了…”
  
  “不要说了!”王晓杰低低的咆哮着,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我偏要说,我偏要说!阿杰,当初可是她…”
  
  “啪”一声他把筷子丢到桌子上不管身后的女人转身就走。餐厅里的喧闹还在继续着,嘈杂的声音仿佛是要穿过他的鼓膜一般,直刺得脑袋里一阵一阵嗡嗡的发响。
  
  不欢而散。
  
  对不起,不是不愿意原谅你们,而是原本就不是你们的错。
  
  四
  
  大厅的音响中放着一曲《春泥》。是几个人最喜欢的歌曲。
  
  玻璃窗外的车水马龙显然不及入夜景色的繁华那般惹人注目。所有人都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朝着自己想要到的方向前行,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偶尔遇到熟人也只是寒暄几句便匆匆而过,几秒钟之后便回到之前那个自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王晓杰眯一下眼睛,有股想要睡一觉的冲动。无事可做的时候他就在大厅里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安静的坐一会。见惯了这个城市的冷漠,早就失去了最初来到这里的新鲜感。
  
  耳后传来“踏”“踏”的声响,他没有回头,只是从玻璃的光影中模糊的看到背后那个女孩的身影。孟静的嘴角弯了一下,凝成一个孩子般的笑靥,他便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喏,吃水果。”
  
  她放下果盘坐到她背后的位置上,两人相隔一张桌子。玻璃外面透进来的阳光环绕在他周围,神圣的让人蓦然有一种虔诚膜拜的感觉。
  
  “弟弟,转过身来陪姐聊天。”
  
  王晓杰转身趴在桌子上假装困顿的闭上眼睛。静姐有时候的热情总是让他无所适从。女孩眨了一下眼睛也趴在了桌子上,没有说话。阳光撒在她随意散落在背后的碎发上,闪着阵阵金黄色的光辉。
  
  假寐了一会,王晓杰闻着女孩身上淡淡的香味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调整一下姿势,将一只手掌心贴到冰凉的玻璃桌面上。
  
  一阵冷意之后却覆上了一层温热。他抬起头,静姐正在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她的手掌贴在自己手背上。没有言语,亦无须言语。
  
  愣神之后,王晓杰抽出手掌,转过身背对着女孩,慌乱的,没有一丝风度。
  
  孟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她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漫天的花语
  
  纷乱落在耳际
  
  你我沉默不回应
  
  牵你的手
  
  你却哭红了眼睛
  
  路途漫长无止尽
  
  …...”
  
  玻璃窗外有人朝这边招手,王晓杰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便起身迎了上去。
  
  回来的时候静姐已然失去了踪影。诧异了一下之后便去找中年女老板请假。李涛刚说有事要对他说,很重要。
  
  “阿杰,我喜欢孟静,就是你口中的静姐。”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坐在街口的烧烤铺里喝酒。王晓杰愣了愣神,手里端着的杯子不着痕迹的颤了一下,灯光在满是波纹的杯面上碎裂成一面镜子。抬起头,一饮而尽。
  
  “好的,我知道了。”
  
  对面的李涛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酒精的作用让他兴奋的脸上染上一层鲜艳的深红色。王晓杰却早已经醉倒在桌子上,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你我之间,从来就不用多说什么。你想要的,我绝对不会指染。
  
  翌日。无事的时候依旧是独坐在窗前。只是那个亲切是称呼他“弟弟”的那个女孩不再靠近。从小便养成了冷漠一旦张开尖刺,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玻璃窗外的夜景一如的繁华,灯红酒绿的光彩对王晓杰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黑色的背景中映衬着静姐与李涛玩闹的影子。他便不觉握紧了手指,随即慢慢的松开了,在雕花玻璃上印上一个雾气缭绕的手掌。
  
  原谅我的懦弱。有些东西注定没有开始,因为有些事情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五
  
  回到家的时候,若彤又打来了电话。
  
  “阿杰对不起,中午是我的口气重了点…”
  
  “…”
  
  “只是阿杰,我说的原本就是事实。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有看清么?你听好了,阿静她就要结婚了,新郎不是你,也不是阿涛…”
  
  “这和你有关系么?”
  
  哑口无言。
  
  电话那端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发怒的前兆。
  
  “李涛在你身边么?”王晓杰不想与她争吵,有些事情无论怎么争吵已经没有了意义。
  
  “在。”一阵嘈嘈切切的声音还带着几声听不清楚的争吵,随后一阵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
  
  “阿杰,是我,当初那件事…”
  
  “先不要说什么,我想说你要是还拿我当兄弟的话就在静姐结婚的那天出现!”
  
  “我肯定是会到的,只是阿杰…”
  
  把电话挂断,王晓杰陷在一旁柔软的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把整个身在埋在里面。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所有人都回到了几年前,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所有人都还是好朋友,永远的朋友…午后温润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折射出一个异常优美的弧度。
  
  六
  
  夜色将空气染成淡漠的蓝黑色,几盏昏暗的炽灯在灯火阑珊的街口散着阵阵发黄的暧昧。女孩端坐在那里,身上依然褪去了素常的成熟与庄重。端起酒杯对着他惨淡一笑,一饮而尽。
  
  听到静姐与李涛分手的消息时,王晓杰表现的和当初听到他们在一起一样平静。
  
  他没有阻止静姐,任由她兀自发泄着。他想起了当初在这家铺子喝酒的时候,那时候对面坐的女孩是若彤,那个单纯的像野百合一样的女孩子。
  
  关于林若彤,王晓杰最初对她的印象就是一个羞涩的小女生。知道那天自己一个人半夜买醉若彤听到后风尘仆仆的赶到一屁股坐下端起酒杯直接干掉一杯的时候才才意识到这个小妞的彪悍。她说,王晓杰,我喜欢你。他说,我喜欢静姐。于是她甩了谁头发,喝掉一杯酒:“好吧,那我就不喜欢你了。”
  
  看看,就是这样单纯。想到这里王晓杰不由得掀起嘴角。只是静姐软软的趴在他怀里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听不清楚的话语让他不得不回过神。
  
  安置好静姐,他在一家迪厅里找到了正在喝酒的李涛。上去直接揪起他的衣领诘问他为什么会这样。王晓杰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这样对待他,自己从小大到大的玩伴,最初的死党,说好一辈子的兄弟。
  
  李涛对面坐着的是林若彤,那个单纯的说着“那么,我就不喜欢你了”的小女孩。
  
  “砰”到最后王晓杰还是忍不住打了他一拳,只是因为李涛的那些话。
  
  “女人嘛,就像是衣服,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就像是衣服”
  
  “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从来都没有要求你的给予,一直都只是你自以为是的风险。没有人是你看的最清楚的,每个人都不是。
  
  后来的事情便简单的多。李涛在没有出现在他面前,静姐也在王晓杰决定上回家之后失去了联系,直到不久前才主动联系他。只有林若彤与他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一只都只是单线的。还有就是有一天收到了李涛发来的短信:
  
  “王晓杰,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这辈子依然算是兄弟。”
  
  七
  
  静姐结婚的日志如期而至。
  
  王晓杰早早的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婚礼的观众席上。只是安静的坐着,望着厅堂上新娘子的结婚照片发呆,没有任何言语。
  
  西方式的婚礼不仅仅是会在教堂中上演。所以当站在司仪台上主持婚礼的牧师问出那一句“你愿意吗”的时候,他不禁攥紧了手心。
  
  你愿意吗?
  
  这么多年自己一只没有机会说出这一句话,只是当我准备好的时候早就已经不需要了。
  
  新娘子甜蜜的笑着,滑腻的脸蛋上妆容着淡淡的粉脂犹如冬季里雪后孩子们堆砌的雪人的笑脸。
  
  我愿意。
  
  一切都按照应该走的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婚礼快要结束的时候林若彤才挽着李涛姗姗到来,她不停的笑着,素白的脸蛋成了整个婚礼上除了新娘子意外做惹人瞩目的焦点。
  
  静姐一直忙着招呼客人,略显疲惫的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站在他身边的新郎一直在傻傻的笑着,看起来是个忠厚老实的男人。
  
  李涛回旋在社会名流之间,一脸的亲和。对于他这样一个成功的商人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婚礼。
  
  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是多余的。
  
  是我事情想得太重还是他们看到太清。
  
  我不知道。
  
  时光将记忆拉扯成一条锁链,于是便不断有记忆从缝隙处涌现。
  
  婚礼结束之前王晓杰便偷偷的离开了,一个人走在街口寻找当年那间发生过许多事情的烧烤铺却发现早已事过境迁,一切都不复存在
  
  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想起一些埋藏在心底不愿意被挖掘出来的东西,就像小时候走夜路的时候总是会控制不住的去想一些鬼魂之类的东西吓自己。
  
  所以需要找一些东西将自己充实的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
  
  所以决定离开。
  
  最先得到消息的若彤。
  
  那个成熟了许多却依旧强势的女子终于在听到王晓杰轻声的言语之后发飙了。她端起桌子上冰冷的卡布奇若在他头顶浇了下去,“砰”一声把杯子扔在桌子上转身就走。
  
  “你这个懦夫!”
  
  依旧是不欢而散。
  
  坐在开往上海的火车上的时候王晓杰拆开了林若彤在他临走前给的一封信:
  
  “啊杰,我不知道我对你说这件事情算不算是来迟了,本来我和李涛商量好了要把这件事情藏在心底一辈子的,只是我实在不忍心看你再这样消沉下去。
  
  当初阿涛和阿静在一起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最开始的时候是阿涛喜欢上了阿静,而最开始的时候我喜欢的是你,相信这一点你清楚。只是你知道的是阿静一直喜欢的不是别人,而是你啊!
  
  因为你的冷漠,阿静选择了对自己穷追不舍的李涛,而阿涛也在和她在一起许久只后明白了你的心思。所以他只有退出,找一个蹩脚的借口。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在迪厅看到了他一个人喝闷酒才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们才一起决定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他说,你是一个不允许自己犯错的人,他又怎么忍心自己的兄弟陷在一个巨大的漩涡里无法自拔。
  
  这一切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而阿静的消失又坚定了我们不对你说这件事情的决心,你有更多事情要做,不值得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原来是这样么。
  
  王晓杰随手将散着馨香的信纸扔出窗外。纸片忽闪着像一只飘零的蝴蝶,不知道何处是它归家的方向。
  
  当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就算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面坦在我面前,也都失去了魅力。
  
  八
  
  有些东西在没有亲眼看到它之前你永远也不会相信他是真的,有些东西即使你亲耳听闻抑或亲眼目睹也不会相信它是真的。人总是这样,自欺欺人的时候永远也不会认识到自己是错的。
  
  王晓杰到达上海的时候又买了开往杭州的火车。
  
  决定旅行,这次不是为了逃避什么,或许等哪天我想通了就会回来了吧。
  
  候车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了庾澄庆的《春泥》。
  
  “那些痛的记忆
  
  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
  
  开出下一个花季
  
  风中你的泪滴
  
  滴滴落在回忆里
  
  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所以说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沉浮不定的情景剧,谁也想不到下一幕会发生什么,也搞不
  
  台上那些看似无谓的举动。
  
  只是别人也永远看不懂你。
  
  如是而已。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