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TOP

素年如水,杯中离歌尽凄然
2018-01-03 14:10: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如果可以,不如不见,多好。
  
  ------前言。
  
  『壹』
  
  安锦陌走了,离开了那个了解得陌生的小镇。
  
  她始终记得,她走的那日阳光暖和得似有些不寻常,细细碎碎的洒在身上,她是笑着离开的。
  
  安锦陌喜爱赤着脚在屋子里走路,冬日里冰凉的地板让她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她可以放很大声的摇滚音乐,然后赤着脚在屋子里随着音乐有节奏的跳动或是躺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想些有或没有的事。
  
  早上,沫沫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在为那并不怎么的分明的黑眼圈发愁。沫沫说,锦陌,我跟他约好了,就在你在的那个城市。听着电话那端沫沫略带乞求的语气,她沉默了片刻,轻轻说,你来吧,我来接你。挂了电话,她望着略有些划花的墙壁发呆,沫沫跟她都是同一个小镇上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跟沫沫的关系并不怎么好,或许是她看不惯沫沫花枝招展的摸样吧,她这样想。
  
  『贰』
  
  见到沫沫的那日,安锦陌眼里盛满了惊诧。嘈杂的车站,沫沫就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冲着她无力的笑。那一刻放佛全世界都静止了,只留那一个洁净的笑容回荡在她脑海。其实,安锦陌记忆中的沫沫并不是这样的,她印象中的沫沫总是一副花枝招展的摸样,后面还总是跟随着一大群的男生,然后招摇过市。
  
  回去的路上,安锦陌看着沫沫宁静的侧脸,忽然就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尖削的下巴,灰白的面容,蜿蜒的锁骨,不应当是这样的,她想问沫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让她变成现在这副摸样。动了动嘴唇,终是没发出任何声音,欲出口的话也给咽了回去。她想,她终究还不是个习惯关心别人的人。
  
  回到住处,安锦陌在那不知道怎么忽然就好像变得有些拥挤的小屋子里,忙碌的安置着沫沫的行李。沫沫伸手拉开久掩的窗帘,看着洒在地板上的阳光发呆,许久,侧过脸看着窗外的天空,万里无云的摸样。安锦陌看了她一眼,盘算进厨房的时候,沫沫的声音传来。她说,锦陌,我爸过世了,我妈要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打开冰箱的手僵硬了瞬间,安锦陌扯了扯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的说,冰箱里没吃的了,我去超市买点,你等我。然后,落荒而逃。
  
  『叁』
  
  那一晚,她们喝了好多酒,沫沫告诉她,早在她刚离开那个小镇的时候,她爸就因酒后驾车出车祸死了,还赔了一大笔钱,她家的家境本就不是太好,如今又要办丧事,还要供他弟弟上学,所以***为了减轻负担就要她嫁给镇长的儿子。那个镇长的儿子安锦陌熟悉,是她们镇的霸王,都说女人如衣服,在他眼里真的如此,他从来都不把女人当回事,仗着他爸是镇长更是嚣张跋扈。
  
  沫沫说,起先的时候,***还给她说好话,后来见她真倔,就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她哭她求都没用,甚至还曾以绝食为要挟。最后,沫沫抱着安锦陌凄凉的说道,锦陌,如果我心中没有让自己深爱的那个人或许我早已经答应嫁给了他,锦陌,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为了自己竟然放弃了家人不顾,而且那人还不肯定值得自己如此。
  
  安锦陌只是沉默,她没有经历过这一切,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抚慰她,况且她本身就不会抚慰人,只能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她,给她些许身体上的暖和。她们就这样相互依偎着过了一晚,安锦陌一直睁眼望着窗外,看着天空一点一点的泛白,困意才慢慢的袭来,最后一抹意识消失的片刻,她似乎听到沫沫在她耳边呢喃,她说,锦陌,其实、我跟他只是网恋。『肆』
  
  十一月的寒冷天气,连上海这个拥挤得不行的城市也不例外的冷。安锦陌记得,她到这个车站来接沫沫的那日,是一个艳阳天,阳光透过车窗洒在玻璃上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圈。今日,她陪沫沫一起穿过这漫天的白雾来接沫沫的他,还是这个车站,不同的只是天气。恍惚间,一个男子迎面走来,紧紧地抱住了沫沫。没有鲜花,没有多余的花言巧语,就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拥抱,却是暖和人心。安锦陌看着拥抱在雾中的他们,暖和得似乎不真实。
  
  那个男子叫莫城,是沫沫为了他而放弃家人的那个莫城。听莫城说,他家里人也曾为他布置了对象,他为了沫沫拒绝了他们,所以才约在了上海这个城市见面,他也本不是这里人。他们的爱是执着的,那样不顾一切的爱,尽管他们是网恋。其实,安锦陌一直都知道,只是沫沫不说她便不说。
  
  『伍』
  
  天气更加的冷了,安锦陌依旧会赤着脚在屋子里走路,不同的是现在有沫沫陪她。沫沫边吸着气缩着脚边问,锦陌,你为什么会喜爱赤着脚走路呢,你不怕凉吗。安锦陌望着地板的眼,忽然有一瞬间的凝滞,然后微扬了扬唇说,习惯了就好。看着沫沫似懂非懂的摸样,她怅然若失的低垂下眼眸,许久,忽然说道:“沫沫,你还记得安锦年吗?”
  
  沫沫微愣,奇怪的问:“他不是你哥吗?”
  
  “他死了。”
  
  “死了,怎么会死了呢,我明明记得……”
  
  忽略沫沫双眼里盛满的惊恐和不解,她越过窗,外面的天空阴暗得似要将人吞没,“那日也是这样的天气,我为了捡落在马路中间的纸飞机,所以没有留意到来往的车辆,而安锦年为了救我断然推开了我,我始终记得那日、他的鲜血染红了到处尘埃……”
  
  “锦陌,别说了,我懂,我懂那种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面前的感受。”沫沫一把抱住面无表情的安锦陌哭道。
  
  “你不懂。”安锦陌推开沫沫,“你不懂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沫沫,你知道吗,其实、安锦年并不是我的亲哥哥。我也是在那日才知道,原来、我根本就是安爸安妈收养的孤儿,安锦年死了,他们说我是克星把我赶了出来。我也是在那日才知道,原来安锦年爱我,所以才会为了我连命都不要。”
  
  看着安锦陌轻描淡写的表情,沫沫心痛的拉过她,说:“锦陌,你知道吗,其实我们都是可怜的凉薄女子,非要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才知道痛,所以,锦陌你放心,哪怕所有人都遗弃了你,我也不会不要你,你永久都是我的锦陌。”
  
  安锦陌不语,只是回了她一个简单的拥抱。沫沫懂她的意思,自己若不离,她便不会弃。
  
  是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陆』
  
  今日的沫沫很漂亮,也很幸福,她说,莫城约她见面,说是有话跟他说。安锦陌强压下心中移山倒海般袭来的各种不安,若无其事的说是要跟她一起去。沫沫虽奇怪,却也是点头笑着答应了。
  
  杂乱的酒吧,各色各样的灯光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显得有些光怪陆离的摸样。安锦陌面无表情的看着同样是面无表情的莫城跟沫沫说着绝情的话,他说,他家里出事了,父亲让他回家,他已经买好了车票,明天的。一句话而已,却让沫沫的脸瞬间灰白了下来,她没哭没闹,只是宁静了片刻,然后扯出一抹笑,说,那、一切安好。仰头,喝下一杯酒,起身决绝的离去。
  
  安锦陌跟着离去,看着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的沫沫,回过头,身后是莫城心痛的双眼
  
  ,她想莫城终究还是爱沫沫的。她问她,既是彼此相爱,为什么不开口挽留,或许他会为你留下的。沫沫没有看她,淡淡的说,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我不想强留他,我们不光要只为爱而活还有责任。她想,沫沫终是看开了。
  
  『柒』
  
  又是这个车站,只是前两次是接人,这次是送别。安锦陌亲眼看着莫城上的车,他的眼里是铺天盖地的心痛与扫兴,他是在等沫沫吧。看着车子渐行渐远,她跟莫城挥手辞别,对于莫城她是不怪的,他们都只是这个社会的试验品而已。
  
  看着远处躲在人群中央泪流满面的沫沫,她宁静的走过去,拉过她,轻轻的说,沫沫,我们回去吧。
  
  尾声》》
  
  有些人来过一阵子,却让人记住了一辈子。安锦陌永久都记得,她的生命中曾有个视她如命的安锦年,而沫沫也始终记得,她的生命中曾有个让她不顾一切去爱的莫城。
  
  如果可以,不如不见多好。
  
  -------END------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音乐 天花板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红颜无罪——第六章:新员工见面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