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TOP

依偎在寂寞深处
2017-12-27 10:53:48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从小吃街回来,一路的灯火辉煌在我眼前闪耀,满城物质生活如同凋落的樱花飞扬起舞,声色犬马,纸醉迷金,来往的人群如同潮水般涌动不息,一张张艳妆浓抹的脸,映着灯光,呆无表情,萧瑟肃杀,冷漠如霜,抑或是那种麻木不仁虚伪的灰白的笑容,空洞的眼神,如同泥人一样的面孔,毫无生气,潜伏在茫茫夜色之中,沉醉其中,享用着短暂的快乐,繁华奢靡的背后透着无限悲凉,热闹熙嚷依旧掩盖不了心中的那份寂寞,我想“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便迈着匆匆的步伐,淡出了吵闹的人群,宽广的马路延伸至无边黑夜,无穷无尽,高大的梧桐和林立的高楼无限荒凉,天边的寒星若隐若现,孤独,寥落,伤感…
  
  我回到寝室的时侯,刚坐到床上,范杰发来了短信,“没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无人可爱时,我会更加爱惜自己,没什么能够打倒我,包括爱情”,我没有回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
  
  范杰是我的一个要好的朋友,在我们看来要好就是各自好吃的东西彼此从不客气,有点绿林好汉的习气,但称不上是酒肉朋友,不过喝酒又是我熟悉的朋友中频率最高的一个。前年刚开学的时候,我是第二个到的寝室,他是第一个,我进去时,他已经把床铺整理好,在床上坐着抽着烟,翘着腿,“来了,哥们”,他向我问侯,
  
  我回了声:“嗯”。
  
  他说:“要来抽一根不?熬过高中,终于解脱,抽烟再也不怕被逮了。"
  
  “不了,我还要整理东西呢”,我边说边放下书包,“哥们,怎么称呼?”
  
  “范杰”,他朗朗答道。
  
  我说:“什么,犯戒?那你哥是不是叫犯贱(范剑)?”
  
  “不,那不是我哥,而是我弟”他答道,一脸沉静。
  
  我早已压制内心的兴奋,笑的前仰后合。“我叫王秉清”我说着姓名,“以后还望多多关照。”
  
  因为我感觉高中能够躲在厕所抽烟的不把学校领导放在眼里的,而且学习这么好能考入A大的,都是智商高背景强大的人物。
  
  就这样在一片笑声中成为生活和学习上一起堕落,而且将要并着肩拉着手走过四年已经走了两年的朋友。
  
  我们寝室有四个人,还有两人分别是耗子和刚子,我来自东北的哈尔滨,我天天站在黑土地上,面朝南方,春暖花开,来南方是我由来已久的幻想,我逃离严寒的黑土大地,飞进温润优美的江南水乡,古人“腰缠十万惯,骑鹤下扬州”,我呢“考场得了势,乘车来A大”。犯戒和耗子是A大附中升过来的,刚子是从河北的一个小县城升过来的。我和耗子、刚子都是中文系的,犯戒独自是系术系的,就这样,我们就组成了这个肮脏的乱七八糟的让管理员头疼,次次通报批评的混合寝室,后来大家都说总算开眼了:“搞艺术的就是***的呢一群疯子”。
  
  刚入住时我们总是以多欺少:“范老大,咱艺术系的高材生,这么大的腕,干嘛来我们中文系的寝室呢?”
  
  “你们有所不知呀”,犯戒一脸苦相,“商家有云‘同行是怨家’,搞艺术的呢‘同行是敌人。我们纷纷同情范老大的悲残遭遇,表示肯定把他当作自家兄弟,绝不抱有成见,搞“反外主义”,犯戒感动的一塌糊涂,鼻涕肆溅。
  
  犯戒是艺术系的,准确来说他是学画的,专攻西洋画,范戒也名副其实,有着艺术家独特的性格,沉默少言,孤高自傲,一般总是对着天空发呆,颇目中无尘,但也有特别的时候,那就是他在看西洋画的时候,每当那时,他便会说:“你们过来过来,让艺术熏陶一下你们,沾点艺术气息!”然后我们就围上去,他就拿出一副西洋的那种坦胸露乳的水彩女神画,给我们说:“看,别害羞,这也是西方伟大的艺术的结晶。”他还会给我们讲解东西方画的差异,比如东方人注重线条美,喜爱用清淡的笔墨来描画自然风光,追求恬适淡雅的风情,而西方则不同,喜爱结剖自我,追求真实美,人体绘画是西方绘画的最高成就。耗子恍然大悟,原来裸、体画是一种高雅艺术,那么说妓女也算为艺术献身,也算是高尚的职业了,日韩大片也算艺术结晶了,也难怪哲人都说真理是赤裸裸的!大家都表示后悔,悔当初没选择学画画,“一时错选终生恨”,要不这样就能光明正大的看西洋画,欣赏高雅的人体艺术了!
  
  黄昏天色隐约,黑夜降临时,我还在睡觉,犯戒打来电话:“作家,咋的还在睡呀?我在小吃街为你摆下“鸿门宴”,有胆识来吗?”话语嚣张,怒气冲冲的,听这就让人冒火。
  
  “你听着,本人除了阎王爷的宴没去过,谁的宴,老子还不敢去呢”,我也有点生气了。
  
  我想了想,这几天好好的,他摆什么鸿门宴,发什么疯,不和他女友一块鬼混,咋想起我了,在寝室啥不能说,醉***啥酒,装啥逼呢。我就起来,洗了把脸出去了。
  
  还是那家小饭店,由于店小,人也少,显得特别宁静,此时正是夜晚,光线昏暗,一切都蒙上一层灰暗的颜色,让人很轻易产生阴郁的情感。我进去时,他已经在那,菜已摆上,地上摆着两个空酒瓶,显然是他一个人喝的,也可以看出他让我出来是已经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
  
  “咋的,范老大,良心回改呀,舍得请我吃饭了?我一脸嘻笑,试图打破那种阴森的沉闷氛围。
  
  “来了,坐吧!”他边说,边掏着烟,递给我,“没事,心里不爽,就来解解闷”
  
  我点上烟,轻吸了一口,夹着嘴里,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是个喝酒就为醉酒的年纪,借酒浇愁,只图片刻的兴奋的年代,可我也不能傻坐着,就随手拿起酒倒了一杯。
  
  我又抽了口烟,轻轻地吐着,烟气飞扬,“怎么了,啥不爽呢,梅呢,咋没和你一块?我问着。
  
  他脸色更难看了,拿起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还***提她呢,都怪你,都怪你和敏了,她非给我介绍什么女朋友!要不何来这烦心事!”他说完,长长叹息着。
  
  我还依稀记得,去年的学校晚会上,我们一起去观看,一个女生穿着棉布白色的裙子,淡淡的妆着,学着王菲在脸上涂着两抹钻石的颜色,让我想起我初中时的一女同学,就多看了一会,敏好像有些在意了,“别想了,没门的,她是我姐妹!”郑重提醒着我,再后来就敏就介绍给了犯戒,这是成人之美,后来他们也发展飞快,很快就如胶似漆粘一块了,咋又怪起我们来了呢?我不清楚了,便说:“你怎么这么讲呢?啥麻烦,你们分了还是她怀…了?
  
  “什么呀,也没分也没怀什?他依旧那种愁闷地说着,断断续续的。“如果没追不上她,或是她看不是我,没那种缘分也就罢了,大不了一声大崖何处无芳草哦啊!。。。。。”
  
  “怎么样,哪还有什么?我追问。
  
  “可问题是,她不是。。。不是。。处。。处。。女。。了!"他说完便拿起了酒瓶咕咚咕咚得喝起来。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脑里一片空白,跟遭受雷击一般。“怎么、。。怎么。。可能呢?你看她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单纯,那么的惹人爱。。”我随口说着,我也不知怎么说更好了,或许搞艺术的人都不较敏感吧!
  
  “就是啦,最初我感觉也是呀,可是事实又就摆在那,我能不信吗?”犯戒还叹息着,“要是追不上,咱不配人家,这样也能给咱留下一个美好印象,让咱去念想!”
  
  啊啊啊。。。我彻底无语了。
  
  “还还不止呢,她玩过的男生比我暗恋过的女生都***的多!我咋去接受呀!"犯戒彻底的是疯了,守在桌子上拍着。“即便有可能,我最多不过再去增长一个她心中的数量罢了”
  
  “夸张,绝对是夸张吧!这年头固然开放些,但还不至于到那地步吧!”我语无伦次了。
  
  犯戒不再说话,沉默。。。沉默。。。。。
  
  我也在那里坐着,沉默。。。沉默。。。。
  
  我又能说些什么呢,任何话语又是多么的灰白,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去接受这样的事实呢?我们不知在哪坐了多久,老板说要打烊了,我们才默默地走出来,我扶着他往回走,怕他摔倒。他推了推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随便走走!
  
  我知道,现在的他最好是一个人静一静,或许也只有这样吧。我站在街上看着他,他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回去,我一边回走一边回望他,我不知在担忧什么!
  
  回到寝室,我在窗台上站了好久,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世界上将多一个艺术家还是这世上将少一个爱情的信仰者呢?
  
  夜静如水,天边的那颗星星悄悬着,无声静谧!
  原创QQ:931617671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带你去吃你最爱的炸鸡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