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TOP

一世情缘,空余相思愁
2017-12-11 18:53:40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壹、
  
  天朝元年,长安城内,大雪纷飞,漫如柳絮。只是大雪照旧盖不住长安地繁华之景,街道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
  
  苏妍妍一袭洁白狐裘披身,柳眉杏眼,葱鼻如玉,樱唇似丹。立于满园桃花之间,遗世而独立,清悠而空灵。若不是伺候苏妍妍久了,绿如差点就认不出来这是她家小姐。
  
  “小姐,太后已经下了懿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即将嫁给皇上。近来府上送礼贺喜的川流不息,宰相府的门槛都快踩烂的。”绿如眉间全是为小姐快乐的笑靥。苏妍妍满目的悲痛,无人知晓。嫁入帝王之家,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是她却不爱。她情愿做一个一般的女子。可是理智战胜了情感,她是宰相之女,是太后钦点的皇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尚且要听从,更何况是太后。
  
  皇上纳后,举国庆祝。
  
  大婚当日,苏妍妍一身大红的嫁衣,凤冠霞披,脚蹬金线玉屡,面若桃花,肤如凝脂。含泪辞别爹娘,坐上迎接她的花轿上。许久,她轻轻撩开轿帘,映入眼眶的是红瓦高墙,伤感之情油然而生。苏妍妍苦笑,此生只能在这个深宫中度过,虽有锦衣玉食,又怎及的自由自在。
  
  云清,当朝皇上,面若冠玉,剑眉星目,自是有帝王之象。此时,他正站在金华宫外,等候他将来的后,亦是他深爱的女子。远远地,他就看到了迎接苏妍妍的花轿,嘴角轻轻上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终于等到了。他曾未对任何人提起,那年,那个在桃花下嬉戏的顽皮少女早已占据了他的心。
  
  洞房花烛夜,金华宫内,点点烛光,更衬的几分旖旎。皇上拿起喜称轻轻一挑,喜帕瞬间掉落床榻上。看着眼前的女子,那个在自己身后喊着云清哥哥的小丫头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妍妍,从今以后,你便是朕的后。”皇上的眉间是似水的温柔,似乎要将女子融化。
  
  喜娘与宫女都是清楚之人,一一退出房内。红烛悄息,暖帐轻放,一室旖旎,春光无限好。
  
  贰、
  
  进宫数月,皇上对苏妍妍百般疼爱。这一切苏妍妍都看在眼里。
  
  曾几何时,她以为她与他之间只有兄妹之情。时至今日,她才知,原来他一直深爱着她。只是她不曾了解,他亦不曾对她诉说。每每看见他对她温柔呵护,当心翼翼的疼爱,她的心里都是满满的感动。苏妍妍偏爱桃花,自她入宫之日,皇上便命人在金华宫中种养了很多桃花。闲来无事,皇上就会与她一起赏花吟诗,好不自在。
  
  苏妍妍心念,红瓦高墙之内,唯一能给予她心安的只有皇上对她的爱。“满目山海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如今,有皇上这般痴情男子对她至真至爱,她也努力放下心中的忧愁。只愿此生伴随皇上身边,为君喜,为君忧。
  
  初春时节,草长莺飞,御花园内繁花盛开,姹紫嫣红。
  
  后宫妃嫔正随同皇太后一起赏花。走在最前自然是身为皇后的苏妍妍,随后的是慧贵妃,欧阳大将军的女儿欧阳婉嫣。
  
  一个是宰相之女,一个将军千金。苏妍妍虽不大懂的朝政,却也深知将军的地位不可小觑,更何况苏丞相与欧阳将军一直不合,所以于慧贵妃,她不近不远,不温不热的相处。
  
  其实偌大的后宫之中,皇上唯有对苏妍妍与慧贵妃两人雨露均沾,太后自然盼望二人可以早日怀上龙种。自古立长子为储君,也是因为这个不成文的习惯,后宫的明争暗斗与朝堂之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入宫门深似海”。苏妍妍一直铭刻这句话,她清楚后宫一直都是是非之地。若能安宁静静的度过这一生,便是莫大的福气,若天不遂人愿,也只能步步为营。
  
  叁、
  
  七月,宫内的的蝉鸣声一日比一日聒噪,宫女们都躲在阴凉处闲聊。最新鲜的话题就是今年科举状元,名唤叶青衣,听说生的一副俊朗容貌。
  
  蝉鸣扰人耳,国事烦人心。皇上与众大臣正在书房商议国事,当然也叶青衣也在场。叶青衣乃是江南出身,喜爱泛舟吟词,对官职本是无心,可是父亲的遗愿,他只的踏上官途。“微臣不求落得多大的官名权利,只愿安乐过一生......”苏妍妍来到书房时,正巧听到叶青衣的一番言辞,不由感叹。富贵荣华,锦衣玉食,是每个人的终生幻想,他是怎样的男子?竟然可以视金钱富贵如粪土。
  
  苏妍妍走进书房,看到男子的背影,恍惚之间觉得似成相识。男子转瞬回眸,目光交错的刹那,往事移山倒海而来,二人惊愕,窘迫,苦笑,是几世的情缘牵绊着彼此?
  
  夜幕四合,万籁俱寂,皇上依旧在书房繁忙国事,苏妍妍倚在窗边,天气有些闷热,宫女端来的解暑茶早已搁置冷了。思绪飘远,忆起旧事。
  
  江南烟雨隐约,苏妍妍着粉红披风于湖畔游玩。彼时,叶青衣一袭青衫站于湖畔,湖水明澈,荷花含苞待放,叶青衣,手执箫,缓吹奏。箫声婉转悠扬,清新灵动,吸引了苏妍妍的目光,苏妍妍也是喜好琴瑟之人。自此二人经常相约出行,久而久之,感情日渐浓厚,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苏妍妍只是到江南游玩,时日已到,苏丞相派人来报,让苏妍妍早日回京。离别前日,叶青衣重重把箫交于她手中,“妍妍,他日我定会去京城迎娶你。”
  
  时隔两年,最初还有书信来往,往后,再无讯息。
  
  而今,再次相遇,苏妍妍想问明白,那年那事那段情,他是否已经忘却?难道他当真的是个薄情男子吗?
  
  肆、
  
  金华宫依旧不减纳后当日的喜庆,红烛星光,几分浪漫。苏妍妍依偎在皇上的怀中,柔情似水,眉目带笑。“皇上,叶青衣你如何布置的?”苏妍妍柔声问道。”
  
  “此人并无大志,我只给他安了个闲职。”苏妍妍皱眉,不懂叶青衣到底在想什么,若非真的不喜爱荣华富贵,又为何要考个空名。
  
  正是此时,宫外的太监匆匆忙忙的来报。“慧贵妃有喜了。”苏妍妍随同皇上赶往慧兰宫。太医给慧贵妃把完脉,继而开了一些调养安胎的补药。
  
  “臣妾给皇上请安了。”慧贵妃想要起身行礼,被皇上阻止。“如今你怀有身孕,行礼就免了,放心养胎才是。”
  
  “恭喜妹妹为皇上添上子嗣。”苏妍妍笑颜如花,为皇上快乐,为慧贵妃快乐。后宫和睦,太后打心眼里开心,她知道皇后是知书达理的可人儿,若非如此,她也不会答应皇上立她为后。
  
  自慧贵妃怀孕,苏妍妍每日都会到慧兰宫陪她,苏妍妍虽有一个哥哥,却是同父异母,如今遇慧贵妃,视为亲妹妹待之。“他日妹妹诞下龙种,本宫定视为己出。虽然家父与将军在朝堂上一直各执己见,争吵很多,盼望不会影响我们姐妹的关系。”
  
  “这后宫之中,人人为自己的势力不择手段,能碰到姐姐这般真心待我好的人,是妹妹几百年才能修来的福气。妹妹会劝家父不再与丞相不合,姐姐放心吧。”慧贵妃轻拭眼角的泪水。
  
  人生得一知己难得,苏妍妍与慧贵妃已然成为好姐妹,成为后宫的一段佳话。
  
  伍、
  
  到了十一月,天气骤然冷了下来。
  
  苏妍妍依旧每日陪伴在慧贵妃身侧,而朝堂之上,也是一派和气。只是太后的身体成了众人所忧,太医也看不出来太后到底得了何病,又怕受罚,只是开了些补药,应付过去。太后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宫里人都说太后恐是过不了冬了。
  
  世事改变悱恻,措不及防。后宫的暗潮涌动,不是任谁都能控制的。
  
  慧贵妃忽然滑胎,当皇上和苏妍妍到慧兰宫的时候,只见慧贵妃躺在床塌上,脸色灰白如雪。“皇上,贵妃因误食不洁净的食物才会......现在贵妃已无大碍,只是腹中胎儿保不住了,请皇上恕罪。”太医纷纷跪地求饶。苏妍妍走到床前,看到慧贵妃灰白的容颜,心疼万分。
  
  “李太医,慧贵妃是吃了什么不洁净的东西?朕命你马们上查出来。”皇上一声喝下,太医们都退出慧贵妃房内,盘查所有的饮食。
  
  慧贵妃醒来,双手不自主地放在平缓的小腹上。眼角有盈盈泪珠,不言不语。
  
  太医检查出慧贵妃所食用的燕窝里有藏红花的碎末,藏红花是堕胎所用。苏妍妍的身体险些倒下。“不是的,不可能,燕窝是我亲自做的,决对不会出问题的!”
  
  “姐姐,我把你当亲姐姐看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慧贵妃本是灰白的脸庞,梨花带雨,更是万般惹人怜爱。“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苏妍妍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朦朦中,她感觉的到那个了解的胸膛。
  
  很暖和,就像第一次依偎在他怀里的时候。
  
  待苏妍妍醒来,才得知自己有了身孕。此时她是该喜还是该忧?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加害于慧贵妃。如今当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皇上一直未对她做处罚,可是却也不再踏入金华宫。太后得知慧贵妃滑胎,又是皇后加害,虚弱的身体卧床不起。
  
  之后的事情都如苏妍妍所料,金华宫似乎变成了禁地,无人问津,似是冷宫。
  
  陆、
  
  金华宫的桃花再不如从前一般鲜艳芬芳,许久不曾踏入金华宫的慧贵妃,走到苏妍妍的面前,笑语盈盈,面如桃花。“姐姐近日可好?”
  
  “托妹妹的福,本宫身子很好。”看到慧贵妃,苏妍妍未觉得惊诧,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知道姐姐还记不记得叶青衣,你知道吗?他今天求我了,求我带他来见你一面。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有情郎,姐姐真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真心呢。”听了慧贵妃的话,苏妍妍诧异不已“青衣,怎么会?”“会不会?姐姐很快就会知道了,还有忘了告诉姐姐了,苏丞相好像被罢官了。哈哈......”语毕,慧贵妃款款走出金华宫。苏妍妍抚着肚子,终是流下了泪水。
  
  夜色清冷月如钩,苏妍妍看着眼前的男子,泪水盈满了眼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慧贵妃真的会把叶青衣送进来。“你怎么这么傻?伴君如伴虎,你不懂吗?为什么要进宫?”叶青衣把心中疑虑说了出来。苏妍妍拭去泪水,微微一笑,让叶青衣就坐。“进宫本是无意,却深陷其中。如今我只想诞下孩儿,从此安安稳稳的在宫中度过一生。”苏妍妍看着叶青衣,这个温润的男子,曾经给自己美好的情意,现在已成过往,现在心中只有那个对自己柔情似水的男子。“你真以为你可以安安稳稳的在宫中过一辈子吗?慧贵妃是什么样的人,你应当看明白了。”苏妍妍不语,叶青衣不言。宁静的氛围,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房门忽然被推开,官兵蜂拥而入,一切出乎意料。皇上从人群中走进来,尖锐的目光落在苏妍妍和叶青衣的身上。在她还将来的及回神时,叶青衣已经被人抓了出去,房间里只有皇上和她。苏妍妍跪在地上,皇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若非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如慧贵妃所言,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从今以后,你不得走出金华宫,任何人不得进来,直到你诞下孩子为止。”
  
  皇上离开之后,苏妍妍久久跪在地上,不愿起身,凉意从膝盖直达心底,彻骨的寒冷。“为什么不听我解说?为什么不相信我?”
  
  山盟海誓,地久天长,竟然抵不过他人的谗言,一个误解。
  
  柒、
  
  又是一年秋来临,皇宫早已冷的像个冰窖。太后最终没能过完寒冬,崩。
  
  苏妍妍大腹便便站在金华宫的门槛内,抬头看着天空,眼眸尽是悲凉。此时,距离她临盆之日还有七天。那日,慧贵妃再来到金华宫:“姐姐,不久你就会诞下孩子,你该怎么做,心里应当明白了吧?”她是明白,后宫常有的手段。
  
  七日后,苏妍妍顺利诞下一个男孩,在她还没看到认真看明白孩子的长相之际,喜婆就匆忙地把孩子抱了出去。苏妍妍没有流泪,这是她唯一在她预想之中的事情。
  
  深宫寂静的夜,只听得见马蹄奔驰的声音。苏妍妍撩开帘子,就像第一次进宫时的情况,只是夜太黑,看不清宫墙有多高?红瓦有多红?苏妍妍放下帘子,眼神暗淡。
  
  皇宫外,苏妍妍看着温润男子缓缓向自己走了,她欣慰的笑道:“青衣,你来啦。”叶青衣拉着苏妍妍的手“妍妍,此生海角天涯,我都会与你相伴,再不会让你空等候。”
  
  苏妍妍知道,这个皇宫太多的纷扰。慧贵妃从没有怀孕,一切都是局,自己最初就被设计其中。皇上爱她,却不能留她,美人和江山,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切都是命,躲不过躲不掉。
  
  红尘如梦,放下曾经的痴恋,有情无情,情深情浅,也只是徒留悲痛。
  
  世间多少情缘难终了,空余相思几世愁。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女子 独立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缘止秦梦 17章 善琏庄快乐的日子1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