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有一个昏迷的陌生男人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9-07-12 23:26:22 人气:

泥石流中,他俩同时跌入一个山洞;生死关头,他们相许一生。获救后,他们争相看对方第一眼:他,高大帅气;而她的脸上却长满了雀斑……

  身陷险境

  身旁有一个昏迷的陌生男人

  

  四川境内的涪江发源于松潘的雪宝顶,穿越崇山峻岭经平武县到江油市的武都镇,然后一马平川经绵阳、遂宁、合川汇入长江。涪江六峡就在平武的响岩乡到江油的武都镇之间,全程40公里。峡谷内山形婀娜多姿,绝壁上有古栈道环绕,近年来,涪江六峡成为国内外驴友探险的热门去处。

  平驿峡是涪江六峡中最为开阔的峡谷。今年29岁的黄小青的家就住在离平驿峡五六里地的鹤林畔,黄小青的爷爷是当地有名的草药王,受其影响,黄小青从20岁开始就在涪江上游的悬崖峭壁之间采草药补贴家用。

  2009年2月26日,上午10点时分,黄小青又背着背篓来到平驿峡一处百余米高的悬崖边固定好降绳,然后轻轻往下一跃,沿着绳子灵巧地降到了壁腰,她今天要在这里采集一种叫做“天仙魂”的草药,这种药拿到成都的药厂去可以卖个好价钱。当她的身子贴在悬崖上蜻蜓点水般地采集药草的时候,峡谷里隐隐传来了轰隆隆的闷响。

  黄小青心知不妙,她四处张望,却又看不到任何异样。正在纳闷之时,泥石流轰然而下,向她铺天盖地而来,她被卷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黄小青醒过来了。她睁开眼睛一看,四周一团漆黑,她揉了揉眼睛,发觉自己并没有死去,腰间还有被捆着的半截绳子,背篓仍然背在背上,她的身子正好担在上面,很不舒服。看来,正是这个背篓垫在下面,才使得她幸免一死。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情,除了全身有多处淤肿之外,左手的肘关节已经脱臼了。

  黄小青强烈地意识到,必须赶紧想办法出去!她艰难地起身,却找不到方向。她的身上除了压瘪了的背篓和半截绳子外,什么都没有。回想起刚才遭遇的那一幕,惊悸之余,不禁悔恨交加:作为一个在峡谷里土生土长的人,竟然忽略了前几日的一场雨会导致泥石流发生!

  洞内没有一丝光亮,黄小青忍受着全身的剧痛,起来摸洞口,却不够高。她又把背篓垫在下面,这次摸到了,但洞口已经被泥石堵住了。她用手拼命地掰,却连一点泥灰也没掰动。黄小青急得满头大汗,欲哭无泪。

  很快,她又想到,自己的呼吸不很困难,这说明还有其他的洞口。于是,她朝前走去。她明显感觉到,洞内满是泥沙,越走地势越低,地上的泥沙也越来越湿,耳边有微弱的风吹过,还隐隐听到有流水声了。她明白,前面,就是暗河了。早就听说平驿峡下面暗河交错,果真不假。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更危险了,不敢再往前走。

  黄小青折转身子刚往回走五六米,突然,她的脚被什么软软的东西挡住绊了一下。这是什么?她壮着胆子蹲下身子去摸,顿时吓得汗毛倒竖!是一个人,活的?死的?她吓得瘫软在地。

  这时,跌在地上的她,看见了一丝亮光漏了下来,透过这一丝亮光,她看见地上躺着的是一个男人。从他的头盔和装束上看,这是一个探险队员。她猜想,他也是为了躲避泥石流,从这上面掉下来的,这是她今天发现的第二个洞口。

  黄小青用手探了探他的身子,发现他还活着。她欣喜若狂,赶紧趴下身子掐他的人中。

  生命绝地

  用体温温暖陌生男人

  不一会儿,陌生男人醒过来了。男人告诉黄小青,他叫张路平,来自重庆,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张路平是个骨灰级驴友,连雪山都爬过。由于他的工作很自由,所以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路上。这次他们有4个人来涪江六峡探险,没想到遭遇泥石流突发,他在奔跑中,不慎跌入了洞穴,其他人生死不明。张路平十分感谢黄小青救了他,在现在的情境下,他们只有想办法自救。张路平伸手去拉黄小青起来,碰到了黄小青脱臼的手肘,疼得她直流眼泪。张路平索性一手按住她的手肘,一手握她的手心,用力一扯,随着一声惨叫,黄小青的手肘合位了。“没想到你也有这一手?”黄小青感激地说。张路平笑笑:“作为一个探险爱好者,跌打损伤是常有的事。”

  张明平身上唯一的信息工具就是手机,虽然没有信号,但尚有一格电量。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是下午4点,他们掉进洞里有6个小时了。张路平去探看第二个洞口,但不够高,他叫黄小青踩着他的双肩上去。黄小青伸手一摸,一块巨石挡道,而且被塞得紧紧的,她用手抠,用头盔啄,却只落下了一点泥灰粉末。

  这时,上面的光亮也不见了,估摸是外面的天色暗了。他们只得继续寻找第三个洞口。他们相互搀扶着往左走。大约走出了十多米,已经摸到了湿漉漉的崖壁,仍没有洞口。他们转身向右探去。向右大约15米的地方,张路平扑通一声,掉进暗河里了。他拼命地将黄小青往外甩,黄小青死死地拉住他,在黄小青的帮助下,他终于爬起来了。

  这下更遭了,手机进水,黑屏了。没有光明,加上饥饿,他们的心一下子凉了。特别是张路平,浑身伤痕累累,渐渐地,他的身子失去了热度,越来越冰冷。黄小青急了,急忙去脱张路平的湿衣服。

  张路平迷迷糊糊地被黄小青脱光了衣服,黄小青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穿在他的身上。但黄小青的衣服太小,怎么也为他穿不上。张路平的牙齿叩个不停,浑身像筛糠一样。

  黄小青不顾一切地紧紧拥抱住张路平,接着,她不停地转动着张路平的身子,张路平哪里发冷,她就贴紧他哪里。终于,张路平的身体回暖了。这时,他真切地意识到,黄小青脱光了两人的衣服,他们正赤裸裸地拥抱在一起!

  黄小青喃喃地说:“我们要活着,一定要活啊!”

  “是的,一定要活着走出去,上帝要我们活着在一起,冲破生命的绝境!”

  “是的,只要能战胜生命,就没有什么战胜不了!”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立下誓言。张路平轻感激万分:这个陌生女孩,分明就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

  半个小时过去了。张路平感觉到体能有了一些恢复,他决定再次出击。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他不想和黄小青坐以待毙。

  他们把背篓放在原地,这里正好在第一个和第二个洞口之间。随后又开始了手拉手地开始寻找第三个洞口。努力了两个多小时后,张路平利用自己的登山工具探明了这个地穴大约有8米多宽,从第一个洞口到暗河有15米左右,第一个洞口处高2.5米,第二个洞口高有3.2米,越往暗河走地势越低,洞内的空间也就越大。

  但他们仍然没有找到第三个洞口,只好又回到了原地。大约过去了12个小时,饥饿再次袭来,张路平拿着头盔摸到先前跌落的地方打来水,两人只能喝泉水充饥。

  喝足了水,他们又有了精神,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寄托在外面的救援了。他们坐在地上呼救,但嗓子都喊哑了,外面一点回应都没有。实在太劳累了,他们把背篓踏烂了垫在地上隔湿,又相拥在一起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黄小青醒来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张路平的额头。张路平发高烧了,还不停地咳嗽。她赶忙找些水给张路平喝下,又把他搂在怀里,轻轻地捶他的背心。张路平醒来时,感动得热泪盈眶,他想:有人说祸福相依,现在看来,就是失去了生命,有这样的女孩出现在面前,也是一种幸福啊!他轻轻地叫过黄小青,说:“小青,如果能出去,你可以嫁给我吗?”黄小青愣了一下,说:“我,我还没想这个问题!”张路平捧起她的脸:“我们能相依相偎走过生命的绝境,未来的路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面对?”黄小青见张路平说得真切和在理,点了点头:“好,如果走出去了,我们永远不弃不离,厮守一辈子。”

  这一次,他们说了很多话。张路平得知:黄小青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是爷爷把她拉扯大的,并供她上完了中学。爷爷年老了,黄小青不忍心嫁出去,一直守候在爷爷的身边。张路平说,这样好啊,我从小爱山爱水,重庆的山水看不够,以后,我们可以背着爷爷一起去,你们一起教我认识各种中草药,说不准,我会成为第二个李时珍、徐霞客呢。他们边说边憧憬美好的未来……


天使阅读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山洞奇遇黑暗中我只看见你的心


相关阅读: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