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TOP

天边的云彩
2017-12-13 09:54:55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一)
  
  艾文在快四十岁时经历了一场网恋。网友名叫舒云,二十四岁,在英国攻读硕士研究生。
  
  艾文担任公司IT部门经理一职。这些年来他内心深感孤独,有种在精神上急于被异性理解的盼望,因而在舒云面前卖弄风趣和学识。艾文起初觉得她年青单纯,和她网聊是短暂安全的,她会象其他聊友那样在他的好友名单里匆匆而过,不会带给他任何感情上的困扰。但随后他发觉舒云对自己产生了依恋。
  
  有一次在公司,当艾文在午餐时间登录进QQ时,发觉舒云在线。艾文以前几次都是在晚上和她聊天,那正是舒云的白日时间。此时的艾文有些纳闷,问道:“你那里现在几点?”
  
  “快凌晨五点了。”
  
  “为什么不去休息?”
  
  “在找论文资料,顺便等你。”
  
  至此,艾文认为情形不严重,因为双方还没有任何表露。随后一段日子里他借故工作忙,没有再登录QQ。他们只是用邮件通话。艾文曾向舒云要过照片,当时她回绝了。有一次舒云给他发来她的照片: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戴着黑框眼镜,扎起来的长发,身着牛仔裤和体恤衫,腰上围着一件夹克衫。在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身影背后是一片草原。
  
  “这是苏格兰高地的一个牧场。”舒云解说说。
  
  “太美了!”
  
  “什么太美了?”
  
  “年轻。”艾文含糊地回答。年轻就是好,能拥有许多前景和可能性。艾文想象自己重新回到学生时代,也去体验出国留学的各种经历。或许他恰好成了舒云的同学,和她结伴旅行,途中产生了期待,发生了故事。
  
  作为回应,艾文找了张自己回老家休假时拍的照片:油菜花盛开着,他站在田埂上冲着太阳忧伤地微笑。艾文留意到自己的眼角鱼尾纹增多了。他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舒云。
  
  “我喜爱这张照片,这个年龄的男人最有成熟的韵味。”舒云说。
  
  (二)
  
  晚上艾文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穿着黑礼服和白衬衫在舞台上演奏肖邦的幻想即兴曲的中段,那个旋律如歌的部分,艾文将这段曲子的乐思理解为“柔情的表述”。在回复舒云的邮件里他把这个梦告诉了舒云。舒云曾向他谈起过她学钢琴的一些往事。
  
  “我练过这个曲子,差点去考十级。你给你女儿买钢琴了吗?”舒云回了邮件。
  
  舒云的回复提醒了艾文,他开始争取为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买钢琴。说“争取”是因为艾文的太太沈晓群一直认为让女儿学琴既浪费钱又影响孩子的正常学业。经过数次艰难的争执后,太太终于同意了。
  
  艾文还是深感沮丧,他知道事情虽然得到解决,但问题还存在着。他认为靠争吵来沟通是个特别蠢笨和糟糕的手段,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有效方法了。因为他们双方都认为自己的感受被对方忽视了,两人都心存怨恼,所以不争吵才怪。
  
  “艾文,这几天在忙什么?”舒云问。
  
  “给女儿买琴。”艾文匆匆回复。
  
  “我喜爱黑色的钢琴。”舒云在邮件里告诉艾文。
  
  “我也是,但我女儿喜爱深棕色的。”
  
  在灼热的阳光下,艾文大汗淋漓地帮着搬运工将大包小包的钢琴包装件搬进家门。他胆战心惊地照看着装配师将一个个部件装配成钢琴,殷勤地为调律师递各种调音工具或者消暑饮料。
  
  他也不得不又一次为钢琴的放置位置和太太争论。艾文认为将钢琴放在客厅里,有利于发挥它的音色,也能在视觉上起到愉悦人的效果。而太太不想让一个吵闹的大玩具破坏了客厅原有的布局和功能。艾文作了退让,他将自己的书房腾出来当琴房,把自己的书桌和书架搬进了平常用于储物的房间。艾文感觉史无前例的疲倦,比小时候在乡下干农活还累。
  
  当钢琴终于安置好以后,艾文坐在琴凳上,他拙笨的手指在光亮的黑白琴键上探求,指间流出的琴声虽不成调,但清脆乐耳,带给了他一些宽慰。
  
  (三)
  
  舒云来邮件了:“我一直向往去西奈山,想找人结伴而行。”
  
  艾文在网上查了“西奈山”的资料,清楚了舒云话中的含义,但他违心地回复道:“那鬼地方太荒凉了。”
  
  舒云却又发来一个图片,上面是一杯看上去芳香浓郁的咖啡:“这是StHelena咖啡,我最爱的咖啡。它可能没有牙买加BlueMountain那么有名。但我喜爱它的浓郁和它顽强的生命力,在陌生的地方一样可以绽放雪白的生命花朵。我喜爱坐在煮咖啡的房间里,暖和而又芳香,心情会放松许多。艾文,你累了吗?和我一起喝一杯咖啡吧。”
  
  艾文喜爱她的文字。他微笑着阅读这份邮件,而最后那句话几乎让艾文的嗓子哽咽。
  
  “舒云,你让我感到年轻了十岁。让我们相约一起去西奈山朝圣吧。”这次艾文在心里回复道。
  
  公司总经理约谈艾文。他高度赞扬艾文管理的部门建立了稳固的技术平台,为公司业务的顺利运作打下了基础。然后他问艾文:“有没有考虑过更上一个台阶?”
  
  艾文说自己喜爱现在的工作,部门经理这个职位给了他做具体工作的机会。总经理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微笑地说:“你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是时候不劳而获了。”
  
  艾文感觉到他的笑容里隐藏着一丝暧昧,就直接了当地问:“公司对我另有布置吗?”
  
  总经理没有直接回答艾文的问题,而是提到艾文手下的一个项目主管:“你知道他是我们一个长期客户的老总的亲戚。”
  
  这个项目主管三十多岁,是二年前总经理安插进来的。艾文对他很关照,和他相处得也不错。艾文这时清楚了总经理约谈他的目的,公司要艾文让出技术经理的位置。“我有什么选择吗?”艾文问。
  
  “公司缺一个负责技术的副总,你可以担任此职。要是你更喜爱做具体工作,销售或客服你可以选一摊,让那边的经理来坐副总的位置。”总经理一下子和盘托出他的打算。
  
  艾文回答说自己要考虑一下。
  
  “行。”在办公室门口,总经理扶了一下艾文的肩膀,关切地说道:“艾文,你看上去有点累,到了这个年龄要留意身体。”
  
  艾文从总经理室出来后,有点闷闷不乐:我看上去真的上了年纪吗?或者这个岁数本身就算是上了年纪?
  
  他目睹此行业人来人走的景象,理解自己从事的是流水花落一般的职业,而公司为他作出这样的布置也算是对他显示了足够的善意。只不过今后不做具体事情了,他不知道如何去适应这样的工作。
  
  (四)
  
  艾文又梦见自己在舞台上演奏幻想即兴曲。这次他弹奏着乐曲起始段的快板部分,他急速地弹奏着。但是每当到这部分完结时,旋律本身又把他带回到起始点。他不得不一遍又一到处急促弹奏着同一段音符。他觉得自己正处于一个险境,他必须冲过这一段旋律,才能得到喘息的机会,进入到一个安全的境地。他反复去冲刺,觉得自己像逆着瀑布的流水而上,但总是翻越不过一阵阵激流。他十分焦虑,惊醒了过来,他发觉自己颈项下都是汗。
  
  艾文起床溜进书房,登录进QQ。舒云不在线,他给舒云发了邮件:“舒云,你在吗?”
  
  他内心焦虑,想找人倾诉。
  
  第二天他收到回复:“艾文,你发邮件时我在上课。你怎么了?”
  
  “没什么。”艾文回复。
  
  艾文最后选择了公司副总这个职位,一是他认为自己不善于和客户直接打交道,二是顺了太太的意。艾文理解做妻子的一般在意丈夫的职务头衔,尽管这次升职只让他涨了少许薪资,他确定沈晓群早已让她所有的闺蜜都知道自己的丈夫升为副总了。
  
  艾文的心里是另外一番味道。在原来的职位上,艾文经常亲自编写系统框架和一些核心代码。编写程序一直给他带来乐趣,并能使他维持思维灵敏。数年前,他看到许多同学以及同龄的同行朋友纷纷从技术岗位转向管理岗位,肚子和处世都变得圆滑起来,而反应却变得迟钝了。艾文不盼望自己过早地成为那样的人。艾文无法向太太剖白这一心迹,她会责备他胸无大志,甘愿沦为庸人,她无法理解自己的丈夫有时更乐意当个快乐的庸人,有朝一日她甚至会巴巴儿地指望着他成为总经理呢。
  
  因此艾文不得不面对现实,去适应新的工作。公司新设岗位无非是让原本他一个人做的事情分成二个人做,而分到他手上的事情是简单枯燥的事务性工作。为了填补上班时间的空白,他必须去查找更多这样的事情,去加入更多的内部和外部会议,撰写更多无关痛痒的报告。同时他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来阅读舒云的邮件。
  
  (五)
  
  有一次舒云向艾文倾诉:“我今天打工不是特别累。不过钱没带够,不能买车票。不是特别远,走了四十五分钟而已。下雨了,淋得湿湿的。而且很害怕,因为路很黑。这里八月时刚被杀死一个韩国人。我很怕黑,晚上睡觉都开灯……”
  
  艾文听舒云提过她的留学费用主要来自叔叔的资助,她有时去打工以减轻叔叔的经济负担。艾文为她的安全担忧,他向舒云要了她的手机号码,买了张电话卡拨通了她的手机。
  
  一开始,话筒那一端没有回音,他大声叫喊。几秒钟后,艾文才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说:“你是艾文吗?”
  
  当两人了解了对方的声音后,说话轻缓的舒云变得能说会道起来。电话里艾文婆婆妈妈地对她一顿嘱咐。
  
  “你很担忧我吧?”舒云问。
  
  “是。”
  
  “你放心,我会照料好自己的。”舒云柔声说。
  
  艾文心里涌上来一股柔情,同时头脑里闪出一个想帮助她的念头。“舒云,你做我的妹妹吧。”艾文说。
  
  舒云踌躇了一下,说:“不好。”
  
  “为什么?”
  
  “我们现在这样难道不好吗?”舒云反问。
  
  “我不想让你去打工。”
  
  “我今后不打工就是了。”
  
  艾文没有坚持,他觉察到她的心思。
  
  周末艾文带女儿艾琳去琴行上课,因为那里的学琴课时是买琴时赠予的。到了晚上,艾文陪艾琳练琴。他上网查找下载各种练习曲的视频,指导艾琳学习。他连哄带骗,催促艾琳练琴,恨不得女儿一下子会演奏出如歌般的旋律。但艾琳不得要领,对父亲的热心性急产生了厌烦,她拒绝将手指放在琴键上,无望而恼怒地望着艾文。艾文做了反思,不再强求女儿花许多时间练琴了。他认为自己不适合指导女儿,便婉转地向太太提议给艾琳请一个钢琴私教老师,而沈晓群当然是一口回绝。
  
  艾文又思念起舒云,回味着和她聊天时,她温婉的个性和善解人意的聪慧带给自己的快乐。他想给她发份邮件述说自己最近所经历的改变。他打开邮箱,却收到了舒云的邮件,她向艾文细诉自己在功课上面临的压力:“一直听别人说:女孩子不适合学工科。可我很倔强,不甘于平淡,不甘愿做只适合女性的工作,为此也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代价,但还是很艰难,也很伤感。生活就像在不停的打开一个个盒子。打开之前你有着美好的愿望,虽然你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你早知道里面是什么(自我欺骗)。可是还是不停的打开。于是人就生活在自己编造的谎言中,不停地在盼望,事实,和扫兴中轮回……”
  
  艾文一改初衷,他无意递给舒云另一个盒子。他在回复邮件时说了些抚慰和勉励的话:“不管男女在人生的许多阶段都会经受挫折。学生面临学业上的压力是很广泛的现象。在这个时候你需要耐心,很大的耐心。转机和飞跃会显现在耐心之后。当然你也可以评估一下是否需要调整自己,包括调整对自己的期望值。有时需要调整来找到适合自己的东西。”
  
  舒云马上有了回复:“艾文,你的话转变了我的心情,我就需要你这样的勉励。”
  
  (六)
  
  给舒云发了邮件后,艾文觉得这份邮件也是写给自己的。在升职前,他经常把工作带回家做,那些是他喜爱做的事情,因此再忙也觉得活着积极充实。如今他需要调整自己,去找些喜爱的事情去做。
  
  他想起远在互联网没有普及的年代,单身独处的他以阅读为趣。尤其在孤清的夜晚,他总是早早上床,躺着看书。他热爱书中的世界,喜爱与那些被虚构出来的,而又栩栩如生、壅智高贵的人物进行心灵交流。
  
  艾文弄来一张小床,架在储物室——也就是如今的书房的一个角落里,让本已窄小的房间显得更加拥挤。床前是书桌,床头是书架,但艾文觉得这样很充实,他要把自己象粒青豆般包裹在干净而安全的豆荚里。
  
  他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躺倒在小床上,打开床头小台灯,迎着紧凑的灯光翻开手中的书。一下子,艾文似乎回到了过去的时间。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能对书中的人物名字如数家珍。这些人物曾伴随他渡过了他一生中最为敏感脆弱的时期。和他们为伍,艾文追寻着人类亘古不灭的理想人性——正直善良,自尊勇敢,热爱生活,向往爱情。他那时虽然薪薄囊涩,性情上自闭内敛,但阅读让他在精神世界里变得丰足多彩。
  
  太太沈晓群安置完爱琳入睡后,推门而入。她看到自己的丈夫象条丝蚕般蜷缩在狭窄简易的小床上,就差吐丝了。太太有点惊诧:“你这是干什么?算是修行?”她的口气里是嘲讽。
  
  “没事干,我想看点书。”
  
  “去卧房里不能看?”
  
  “不是怕影响你看电视吗。”艾文言不由衷地说。事实是沈晓群喜爱没完没了地看那些粗制滥造的电视陆续剧,而艾文认为里面那些桥段和对白弱智无聊,让他受不了。以前他还可以躲在书房里干活,甚至上网聊天。如今他没活可干,并且自从和舒云网聊以后,他失去了和其他人聊天的爱好。
  
  “我不怕你影响我。”沈晓群说,她靓丽的脸上是婉妩的笑容。
  
  艾文身穿裤衩,手上拿着书,跟着太太回到卧房。他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花了五分钟阅读同一行文字,试图将它摄入大脑,但外面电视机里咿咿呀呀的声音无法让他集中留意力,最后他放弃了。他站起身,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一副憔悴困惑的模样,象个走投无路的人。
  
  他想起舒云,想象她是自己的妻子,他们在月夜下的阳台上一边听音乐,一边喝红酒——舒云说过她喜爱喝点红酒。或者他们在一张很大的书桌上一起干活,其中的一个会不断去撩拨另一个,直到对方无法继续做事,一起跟着疯疯癫癫起来为止。想着想着,艾文偷笑起来。当艾文想象到自己不得不跟着舒云去见她的父母,而面对五十出头,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想象中的岳父岳母时,艾文认为自己肯定会羞愧得无地自容。
  
  艾文叹口气,走出卫生间。他躺在太太的身边,试图去理解,或更准确地说,强迫自己去接受电视剧对白的无趣,剧情的无聊。但思维严谨,品味挑剔是艾文的本性,他放弃了尝试。面对太太那双修长的大腿,他不禁心动,想去搂她。而沈晓群正沉浸在电视剧感人的场景里,她挪开身子,埋怨道:“正看到出色的地方,别烦人。”
  
  艾文溜下床,回到自己的书房,将书放回到书架上。他在合上的电脑前迟疑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打开它,他关了灯,又躺回到小床上。他将毛巾毯掖住肩头,象个孩子般把手藏在被窝里。这一次艾文感到自己回到了儿时的岁月里,储物室的拥挤,让室内弥漫上一层往昔的气息,他的心境也变得无忧无虑,脑袋里是一幅幅儿时的画面。在黑暗里和往昔的自己重逢,让今日的艾文既感受到甜蜜,又心怀忧伤。
  
  外面下起了入秋后的第一场雨。雨滴打在窗户上发出极稍微的沙沙声,艾文进入了梦乡。
  
  (七)
  
  艾文感觉自己近来变得轻易疲劳,他认为这是由糟糕的心境造成的,并且他多年缺少运动。秋天到了,艾文决定恢复单身时晨跑的习惯,以转变心境,恢复青春活力。
  
  早上五点刚过,太太还在酣睡,艾文溜出家门。凌晨凉快的空气让艾文的胳膊起了鸡皮疙瘩,他几乎想折返回家。但他准时意识到晨跑的意义,他在思想上克服了畏缩,沿着小区的灌木绿化带跑起来。平常干什么都是以车代步,以至于今天他步履拖沓,跑步的姿势笨拙。但他总算跑步出小区,跑上护城河堤岸。多年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大自然如此亲近。
  
  同时他积极地走到户外去。中秋节长假到了,他和几个自驾车旅友拼车一起去外省的一个农家乐景点游玩。在路途中,艾文从手机上收到舒云发来的一张电子贺卡:“艾文,中秋节到了。在中国,这个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月饼。以前在家时,没有想过家的含义。现在才清楚家意味着什么:当你完结一天的工作时,不论几点,有一盏灯永久为你而亮,心里不会觉得太凉。我好想家。”
  
  艾文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扎了一盏桂花灯,到了晚上,他把它点亮,拍了照片。他将灯的照片连同沿途拍摄到一些景致和享用到的山村土鸡,烤红薯,米酒等照片发给舒云:“这是我专门为了扎的桂花灯,让它陪你吧。”
  
  舒云回复了:“这些东西都很受用。感谢你,艾文。祝你玩得快乐。”
  
  (八)
  
  艾文去外省加入技术会议。这是由一家国际大公司赞助主办的会议,旨在推广他们的新版本技术平台。在新版本平台上引入的一些新特点吸引了艾文,他有跃跃欲试之感。不过他也知道不在其位不谋其事的原则,因此他没有刻意去了解技术细节。在四星级宾馆的餐厅里吃完晚饭,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花了半个小时写完了一份报告,然后坐在床上,拿电视遥控器来回换频道,想找个喜爱的节目看,结果他双手搁在肚子上,看了一会动画节目。他发觉几个月清闲的工作让自己的腰围大了许多。
  
  第二天,一辆空调大巴把开会的人拉到山上看枫叶。枫树林里秋意正浓,天气有些寒冷,但近正午时的秋阳温丽,阳光穿越高高的树林在树干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偶然秋风摇瑟,从枝上飘下一二片红叶。眼前的景象让艾文又思念起舒云:漂流在外的舒云就是一片随风飘落的枫叶,无论风吹日晒雨淋,只有承受。它会被车辆碾压吗?会被行人糟蹋吗?或者一阵残暴的大火袭来吞噬了它?
  
  如果我是一个护林人,我会俯身拾撷起你,当心翼翼地把你护藏在枕头下。
  
  晚上,身处异乡、感同身受的艾文给远方的舒云打了电话。舒云在那头听上去很兴奋:“我正在想你是否会给我打电话,电话铃就响了,原来真的是你。”
  
  艾文说自己正在外地开会,他告诉了舒云自己工作上的改变。
  
  舒云问:“新的职位肯定让你觉得很无聊吧?”
  
  “没方法,年龄到了,原来的位置要让出去。”
  
  舒云不这么认为:“你记得吗,你在聊天室和我谈过你编程时用各种算法轻易地解决问题。你年轻着呢!”
  
  “你还打工吗?”艾文问。他这次打电话的真正打算是想知道舒云的近况。
  
  “我答应过你不去打工。”
  
  “如果经济上有什么难处的话,告诉我……”
  
  舒云打断了他:“艾文,你不应当不做自己喜爱做的事情。再说你们这个行业的实践经验是很珍贵的,或许你可以去上课。”
  
  艾文恍然大悟:“对啊,有空我可以为求职培训班上课。”
  
  (九)
  
  回到家的艾文给一个经营职业培训中心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有没有合适的班让他讲课。他朋友问:“你现在还需要挣这种辛劳钱吗?”
  
  “女儿学琴,我想给她请个私教。”艾文的自豪中夹杂着为人之父的艰辛,他心里一直没有放弃给艾琳请老师的念头,“再说我的业余时间比较清闲。”
  
  “噢,”对方的语气里是同情和理解:“你把你能讲的内容用邮件发过来,我用它登个招生广告。”
  
  舒云有个国内的网友姐姐在大学教IT课程。舒云在QQ里给他留言说:“姐姐有些技术问题要问你,我夸过你。你能帮帮她吗?”
  
  艾文拨通了她的网友姐姐的电话。事实上没有什么技术问题,对方只是想和他谈舒云。
  
  “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她直接了当地说。
  
  “是,很可爱。”
  
  “你将来会对她怎么样?”
  
  “我对她没别的想法。”
  
  “她可是喜爱上了你。她很单纯,我很担忧她。”对方很坦率。
  
  “我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你是故意想让她迷上你的吧?”
  
  “我为什么要这样?”艾文无精打采地说,似乎在问自己。
  
  “想证明你有魅力,许多结了婚的男人都这样,专门让舒云这样的单纯女孩喜爱上你们。”
  
  艾文羞愧难当,他不知如何为自己辩护,也找不到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他说知道自己怎么做,并请对方和舒云谈一谈。
  
  他匆匆挂了电话。
  
  (十)
  
  艾文和她姐姐交谈过以后,不再回复舒云的邮件。有一次他收到舒云的邮件:“……什么是爱情呢?应当是一种放弃吧?如果我的放弃可以使对方过的更好,那么我的放弃就是最好的爱情。是么?”
  
  艾文猜想她的网友姐姐已经和她谈了。艾文压制住回复邮件的强烈欲望,没有回答舒云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的心沉人到了无底的深渊。
  
  艾文在雨中跑,在风中跑,在孤独中跑。
  
  他朝着东方跑。太阳还没有升起,淡墨色的天空中挂着一弯新月,天边地平线上方的云是深蓝色的。现在艾文已经调整好跑步的速度了,他的双手在胸前有力地摆动,他的坚决的脚步有节奏地踩踏在护城河的堤岸上。柳树在晚秋的浅寒里静静地肃立,树叶已经枯黄了。但艾文知道熬过一个严寒的冬天后,早春之风自然会带给它们绿色的生命气息。
  
  太阳还在地平线的下方,但艾文也知道它正在升起,因为远方的那朵云彩的颜色正在变淡,云彩四周的绯红色却越来越浓重。
  
  此时在晨色中穿越柳树林的艾文,就如逐日的夸父,执着而自信:只要我这样一直跑下去,我就能追回我的青春、自信、爱情和浪漫情怀。要是我能坚持这样跑下去,我还能追上天边的那朵彩云。
  
  (十一)
  
  有个中午,艾文隐身登录QQ,他看到她舒云在线,并给他留了言:“艾文,我在等你!”
  
  艾文下意识地显身:“舒云,你怎么了?”
  
  “我在实验室,不敢回家”
  
  “为什么?”
  
  “我害怕”
  
  “发生什么事了?”
  
  “我被抢了”
  
  艾文用电话卡拨通了舒云的手机:“你人没事吧?”
  
  “手被划破了。”
  
  “严重吗?”
  
  “出了点血,不严重。”
  
  “快去看医生吧。”
  
  “不用,我用了创可贴。”
  
  “报警了吗?”
  
  “没有,报了会很烦琐。”
  
  “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我晚上十二点下班,在回来的路上有个人拿着刀子要抢我的包,我抓着包不放,他拿刀刺过来,手就划伤了。”
  
  “怎么又去打工了?”
  
  “我想挣张机票钱,圣诞节想回趟国。”
  
  “你以前没提过要回国过圣诞节啊?”
  
  “我想回来看你,”电话的那一端,舒云开始哽咽起来,“我很不甘愿就这么放弃。”说完这句话,舒云终于哭出声来。
  
  此时的艾文彻底迷茫了。
  
  (十二)
  
  艾文又在晨光中追逐天边的那朵云了。天气转冷了,他穿上了长运动衣裤。
  
  初冬天边的云彩看上去更远。这一次艾文也比任何一次都跑得远。他撵过很多骑自行车和蹬三轮车的人-他们多半赶着去上早工,都是些靠耗时间和体力,为生计奔波的人。
  
  早行的人们,让我来问问你们,你们是不是也曾遭受过失落的痛苦?你们是否也象我这样需要靠一种体力上的耗损来救赎自己?也像我这样靠长跑来压制对你心爱人儿的想念?来压制对爱情的渴念么?
  
  人们匆匆而行,神色默然。
  
  心怀忧伤的艾文感觉自己必须孤独地,以同一个姿势一直这么跑下去,跑到地老天荒,跑进虚无的时空。如果我精疲力竭了,跑不动了,我就这么倒下去,我的身子会化成一滩异乡的泥。我盼望在这滩泥土上长出一朵想念的花,一朵洁如白云的花儿,远望着远方的那朵白云。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起来了,白云的颜色变得越来越干净,四周的颜色正在消失。而艾文脚下的堤岸也快到了尽头,前方有一截水泥护栏挡住他的去路。艾文加快速度,在护栏前他身子全力往上跃起,他跨出脚步。
  
  而正在这时,一股焦虑的柔情,伴随着一阵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悲怆向艾文袭来,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艾文抬起的那只脚酸疼无力,被护栏拌了一下,他向前扑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砾石地上。
  
  躺在地上的艾文觉得身上多处生痛。慢慢爬起来后,他查看自己的受伤情形:一只手掌的腕部处在流血;他拉起裤管,看到膝盖处也在流血。艾文一瘸一瘸地拐上马路,在寒风中他东张西望。好不轻易拦了一辆出租车后,艾文钻进了车的后座。在车里,他向司机要了一些餐巾纸用来擦血。
  
  艾文用餐巾纸包裹着受伤的手,纸被染上了一滩滩的殷红色—这血是用来偿还舒云为我所流的血。
  
  他转身朝车后窗望去,看到了蓝色的天边漂浮着一朵雪白的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其他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亲爱的 请你再爱我一次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