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被震阅读的好处撼了

来源:天使阅读网 时间:2014-01-11 17:20:56 人气:
  

  颜路打电话给我时,我在看《男生女生》!我承认看这样的杂志是有目的的,可我还是被震撼了。
  
  颜路说他和女朋友说拜拜了,心烦,就找到了我。我有点气那小子,平时没事都不鸟我。我说出来散散心吧。
  
  我们找了一家叫“檬茶茶”的饮料店,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只因为那里幽静得像个抒情咖啡厅。我想应该适合颜路的,没有恋爱过我有一点的坚持,那就是受伤理就要遗忘。
  
  颜路开始说他的罗曼蒂克爱情史。他说他总是坚持在早上给她一条起床信息;他总是习惯买好油条加牛奶在她楼下等她;他总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过马路时,他总是走在她的右边;上网时,他总是找一些她喜欢的偶像剧一起观看。她要去参加舞蹈大赛了,他会帮她做笔记;她想吃城东的老米粥,他会转几趟汽车给她买到……说着说着颜路狠狠得灌苹果醋,这里是没有酒,这也是我的理由。
  
  我一时找不到什么可以安慰颜路的词语,只有沉默不语听着阿桑的《一直很安静》。我知道一个连恋爱的滋味都没有尝过的毛头小子是不会深刻理解失恋的。
  
  阿桑唱到“对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时,颜路叹口气继续说。我这么做真的没有什么不纯的目的的,我喜欢她,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可是,她怎么能误会我,还和别的男生约会。
  
  说到这,颜路一口气喝了50毫升的苹果醋。接着,他离开了。
  
  我想我不适合当任何人的听众,更不是颜路的。从始至终,我没有说过一句话,沉默得连我都觉得颜路是在对电线杆诉说情怀。直到颜路离开,直到颜路在路上和我电话。连接着一条线,我分明听到颜路声音的心如死灰。他说,她说如果我能找到一万株狗尾草,她就答应做我正式女友。我依然沉默,我相信他会去做的。
  
  一个人走出“檬茶茶”,我的心情多少受了颜路的影响,似乎也蒙了一层什么。好在夏日凉风习习,回去的路才不至于漫长。
  
  我再接到颜路的电话时我已经把那件事忘得差不多了,我就是这样记不住别人的悲伤故事。在电话那头我明显听到他颤抖的声音里夹杂些许兴奋。
  
  颜路说,小德,我终于找齐了一万株狗尾草,我要去找她,告诉她阅读的好处我愿意用一生呵护她。这是好听的话,我不是那么喜欢。可当颜路出现在我面前后,突然觉得那些话是那么悦耳。
  
  在我面前的颜路变了,我不认识他,如果不是他沙哑叫了我的名字的话。他双眼满满都是我看不明白的欲望。事实我们才几天没见。
  
  我看到了那个女生,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平凡到随便一抓就有大把。她牵着一个男生在逛街,我们的出现打起了他们原来的温馨。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不会破坏这对情侣的美好约会时间的。
  
  啦啦,我终于做到了,我为你找到了你想要的狗尾草,你跟我走好吗?颜路说这话是温柔的,声音几近哀求。
  
  随后啦啦好声好气地说,颜路,你死心吧,我们不会在一起的。说罢拉紧她身边的人的手。
  
  颜路那里肯罢休,他强行拉住啦啦的手,疯狂拉扯,嘴里喃喃自语。
  
  最后那男生动手了,打了颜路的右脸颊。借着昏黄的路灯光,我看到有鲜红的血液溢出嘴角。我从后面拉住男生,颜路趁机一拳打在男生的肚子上。可惜那男生肌肉并不是盖的。他一下摆脱我,冲着颜路的肚子就是一拳,接着一下,两下…我挣扎起身时,颜路已经倒在地上缩成一团。我当时看傻眼了,再回顾四周,啦啦和男生已经跑老远了。我不管了,把颜路送到了医院。
  
  事情的进展应该是啦啦接受颜路的狗尾草然后他们像其他情侣一样牵手的。我想。没想到竟是颜路挂彩了。
  
  因为没什么大碍,颜路几天就出院了。他跟我说,小德,我决定忘了她,重新生活。
  
  我知道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可我还是搭上他的肩头,说,好样的。
  
  再过几个月,颜路便离开了这里回到原本属于他的城市。我们至今都有联系,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莽撞的男生。
  
  我想,爱情总是会让人成长的。
  
  有时候我也会想起在医院看到的那番景象。颜路拿着啦啦的相片,不停的抚摸,嘴里说着,我会离开,只要你真的幸福。然后我看到一个为爱宽容的男生悄悄地拭去欲落的眼泪。
  
  突然想起有人说:如果狗尾草在偷偷哭泣,那他是真的委屈了。

图片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