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TOP

天空依旧飘扬着飞雪
2018-04-12 11:24:31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又是冬天。天空依旧飘扬着飞雪。天诺以上了高三,面临着来年的高考,学校有条规定每年高考学校都会选出一名全面优秀的学生作为保送名额送往国外留学。以天诺的资质本应是他。可同班的梦飞家境远远超过自己,学校内定人选是梦飞,但并没有公开。
  
  雪瑶一个人漫步在街上,天地间银装素裹的。天诺最近忙着选出国留学的竞争,所以没有陪她在一起。雪瑶并不在意这些,她理解天诺,而且永久是他最终的依靠。“雪瑶”一个甜美的声音叫住自己,停住脚步,迎面走来一个少女,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但自己并不熟悉。“你叫雪瑶,天诺的女朋友吧。”“没错,你是?”雪瑶怀疑的问着。“我叫梦飞,聊聊可以吗?”雪瑶点头应允。
  
  二人到街对面的咖啡厅坐下“什么事,说吧。”梦飞喝了一口咖啡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找你聊聊天诺,我和他是一个班的。”“哦”显然雪瑶对此谈话毫无爱好。梦飞接着说“天诺最近一直忙着竞争,我看他很累。不过我不得不告诉你他根本选不上。”“为什么,你怎么知道?”“这有什么难得,学校学的人是我,因为我爸是校长。”雪瑶说“难道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个?”“不,不是,我想说,我可以帮他。”雪瑶灵敏的反应说“帮他?你爱他吧。”梦飞也干脆的回答“没错,所以我来找你,因为帮他是有条件的。”“什么条件?”“要你离开他,我就可以拥有他不好吗?”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刚刚的氛围已全部消失。“你开什么玩笑,他是不会离开我的。他可以为了我放弃这次机会。”梦飞冷笑着“是吗?那你肯让他为了你失去这次深造的机会?你不会心痛?”雪瑶拍着桌子站起身“不可能,我永久不会离开他!永久不会!”说完气冲冲的离开咖啡厅。
  
  黄昏,天诺与雪瑶在一起漫步着,好久不见,但二人却什么也没有说,“怎么了?今天不开心?”天诺关心的问着。“哦,没事。”一个微笑搞定一切。“最近好吗?学习累不累。”“还好,但见到你一切烦闷都没有了,我要争取盗唯一的名额。”“天诺,出国对你很重要吗?”“可以这么说,听说这次是去希腊,而且出国深造可以找份高薪工作,我要让你幸福。”“可不可以不走?”雪瑶问着“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那你走了,我怎么办?”雪瑶有些生气,天诺抱住她“傻雪瑶,舍不得我走啊,还是怕我变心?我发誓只爱你一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像亚希兰王子一样爱你,呵护你,雪瑶记住,我们的暂时分开,只是为了我们的将来。”雪瑶无语依靠在天诺怀中,可天诺并没有发觉雪瑶的泪水伴随着雪花流下。
  
  终于到了考试的一天,一上午的时间。天诺如释重负的从考场走出,电话响起,是雪瑶的。“考的怎么样?”“一切OK,你在哪呢?”“我在家,在学校外咖啡厅等我,一会去找你,拜拜。”“拜拜”天诺不知为什么这么开心,或许自己每个目标都实现了。在咖啡厅等了好久。终于看到雪瑶显现在对面的路口,挥挥手,二人会意的笑了。雪瑶兴奋跑过来,马路上一辆飞驰的出租车与雪瑶相撞,伴随着刹车声,雪瑶被撞出几米外倒在地上。手里还死死的握着送给天诺的礼物。天诺看到这一切惊呆了,飞奔出去,将雪瑶抱起,雪花落在雪瑶的身上被染成红色。天诺抱着雪瑶大声吼着“雪瑶,雪瑶,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抱着她向医院跑去。在颠簸中雪瑶慢慢醒来。微弱的气息叫着天诺“天诺,我。我们真的像亚希兰王子和雪天使一样,还是会分开的。”“不,不会的,我们会比他们幸福,坚持住。你不会有事的,我不许你有事!”“天诺,我是真心的爱你。可,可是冬季终会过去,春风将我带走,你,你会如何让挽留。”天诺泪水涌出,没有回答。“我不许你说承诺,不许。”向往着血天使般的爱恋,但现在天诺不要了,他只要雪瑶活下去。“你回答我。”“我,我会用一生等候。”话音刚刚完结,雪瑶带着微笑闭上了眼,手重重垂下。天诺也赶到医院,因为从天而降的打击晕倒在地。
  
  “雪瑶,雪瑶怎么样了?”天诺醒来的第一句话。“天诺,雪瑶,雪瑶她死了。”梦飞说着。“不!!!不会的!婷婷你告诉我他骗我!她在骗我!!雪瑶不会死的。不会!”“是真的,雪瑶死了。”“唰”泪水流下,天诺瘫坐在床上。“不,你们都在骗我!你们全都骗我!”将房内能摔得全部摔碎。“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雪瑶!”天诺痛哭着。
  
  傻傻的看着学要的照片已有两个多小时,无视众人的存在,似乎空间内只有他与雪瑶的照片。照片上的雪瑶笑得好天真,好可爱。六神无主呆看着。“天诺已经这样了,别难过,竞选的名额下来了,你是去留学的人。”梦飞将通知书递给天诺,天诺将其慢慢撕碎就像他的心一样碎。“没有了雪瑶,出国又为了什么。”天诺自言着。“出国就是为了雪瑶,这样沦落,雪瑶看到是不会开心地。”众人劝解着,天诺无动于衷。“后天的飞机,去不去你自己想吧。”梦飞走了。
  
  第三天,天诺在众人的劝告下,还是决定去希腊,飞机起飞时,天诺望了好久这片有着快乐的天堂。拿着雪瑶临终要送自己的礼物,那块雪花壮的玉佩去了希腊。
  
  回忆模糊了视线,越美的往事变成回忆,越会刺痛内心。
  
  没想到在希腊也会碰到熟人,梦飞也来到这里深造。梦飞似乎很开心。将家搬到天诺家楼下,放学,也会等候天诺一起走。但她所做的一切却不晓得刺痛了天诺的伤口,让天诺产生烦感。
  
  时间总是无情的流逝,来到希腊多长的时间天诺也没有算过。反正是好久好久。梦飞终于对天诺说出自己的爱,回应的只是拒绝,拒绝。没有人可以代替雪瑶在他心里的位置。
  
  “今天是来到希腊的第一个冬天,我一个人走在雪夜下,好冷。冷得我无法呼吸。想你,想你想到无法自拔,没有你的冬天真的好冷。雪瑶回来好吗?我现在只喜爱睡觉,因为只有在梦中我才有机会见到你。我们依旧唱着忘了爱,跳着舞。我们肆意的奔驰,肆意的笑。可是梦醒来,空空的,只有泪水。似乎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解脱,没有你的冬季真的好冷,是我的地狱。让我在见见你好吗?哪个冬天我们还会遇见?”
  
  去冬来,孤独的度过一个又一个冬季。他依旧喜爱冬季,喜爱雪喜爱在漫天飞舞的雪夜中漫步,唱着忘了爱。
  
  五年后
  
  “希腊深造毕业了,你盘算去哪?”梦飞问着。“回中国,回到属于我的地方。”“你就不能和我一起留下吗?这的待遇多好,回去干什么?”“回到高中,当老师,历史老师。”“为什么”“因为雪瑶,不要说了,祝你留下好运。”“感谢,什么时候走?”“后天”
  
  “天诺,天诺。”梦飞呼唤着推开房门,房间内没有人“这是什么?”梦飞亦或者拿起,原来昨夜天诺写日记忘了收,放在桌子上。梦飞一篇篇翻看着,上面记述了五年内天诺对雪瑶的想念。原来这五年天诺始终没有忘却过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感化他。一页页的哭诉,将梦飞感动的流下泪水。她觉得自己好卑劣,当初不应当做那样的决定。
  
  最后一篇日记:
  
  “雪瑶,明天我就可以回到属于我们的家园,在天国过得好吗?会不会出来接我,我知道你会的。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今生你是我的唯一,那份回忆,只属于我和你。爱你的天诺。”
  
  天诺整理着行李。“今晚就走吗”“是的”“我请你吃饭,就当饯行。”天诺迟疑一阵“好吧”二人在餐桌上吃着饭,开始沉默着,梦飞终于打破宁静的晚餐“可不可以不走,为了我。”“不可以,没有人可以代替雪瑶。我们只是朋友。”天诺冷冷的说。“她都死了五年了,干什么还那么执着呢.”“够了!无论活着也好,死了也罢,我只爱她一个人。不吃了。”显然天诺有些生气,起身,依旧整理着行李。最后拿着雪瑶的照片看了好久。“她,她没有死。”梦飞说着。“什么?”天诺怀疑的看着梦飞,将照片装入行李箱。“你说什么?”“我,我说她没有死”“什么意思,都五年了。”“事情到这种地步我和你说了吧,当初学校竞选的名额是暗定了我,我喜爱你,所以就找到雪瑶和她谈条件。只要她肯离开你,我就能把名额让给你。”“她同意了?”“不,起先她没有同意,可是第二天她主动找到了我,说出国对你很重要,她乐意为你而自己受苦。因为她爱你,所以选择离开你。”“然后呢?你们的期限是多少?”天诺冷冷的问道。“是永久,但是她爱你爱的太深,她承受不住失去你的感觉,与其活着不如一死了之。什么也不想,所以她策划了那场车祸。”“车祸不是意外?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不相信雪瑶对你的爱。雪瑶并没有死,在你离开祖国,飞往希腊的那天她才醒过来。”“婷婷是我的朋友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是雪瑶求她的,求她不要告诉你,求她保守这个秘密。”“为什么要告诉我”梦飞迟疑一阵说“五年了,五年你都不曾忘却她,我根本得不到你的爱。”天诺红着眼圈,他恨这场骗局,更心疼五年中雪瑶的生活。“啪”一声清脆的掌声打在梦飞的脸上“你好卑劣,骗了我五年。你知道这五年我有多么想她吗?”梦飞流下泪水“对不起,我错了。”天诺没有理会,提着行李向外走。被梦飞抱住“原谅我好吗?难道爱你有错吗?”挣扎出她的怀抱“我永久不会原谅你。”向门外走去。“你回去也没有用的,当年由于伤到脑部,脑内有淤血,失去了记忆。她失意五年了!你回去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天诺没有理会,还是离开了。梦飞痛哭着。
  
  时隔五年,终于回到祖国,回到这片有着快乐的土地。刚刚回国天诺马上去了雪瑶家找雪瑶。可是房主已经换人了,已经换了不知多少家。
  
  “天诺,你回来了。”婷婷见到天诺开心的说。“雪瑶呢?”天诺问着。“她不是死了吗?怎么突然问起,你一走五年,该忘就忘却吧。”“你还骗我,她没死,梦飞和我说了。她在哪,你告诉我。你知道这五年我多想她吗。”婷婷脸色内疚低下头。“对不起,我骗了你。她是没死,可是她失意了。你走后几天她就搬走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天诺像泄了气的皮球,好不轻易知道她还活着。却又没有了音信。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一步步踉跄的走着。“天诺,天诺,你别难过。我帮你找她。天诺......”
  
  又是冬季,雪依旧在飞,又是元旦,学校搞着庆贺。回国一年多没有雪瑶的下落,天诺能做的只有等候。等候下个碰到她的冬季。自己已不再是学生,而是老师。还是那么喜爱宁静。学校联欢的热闹与他毫无关系。一个人走在漫天飞雪的校园内。望着星星。依旧没有月光。想着那年的元旦......几声笑语将思绪打断。
  
  “哦,好好玩啊。好快乐。呵呵呵.....”天诺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天真的女孩在雪中肆意的笑着,奔驰。“是你吗?雪瑶,你终于回来了。”天诺想着向那人走去。那人并没有察觉,走进。天诺停住脚步“雪瑶。”随口而出。女孩停止玩耍,转身正视着天诺,果然是雪瑶。六年了,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漂亮,漂亮。一个微笑“你是谁?你找错人了,我叫冬雪。”“雪瑶,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天诺。”“你这人真逗,我说了我不是。”天诺不理睬她,依旧说着“我们一起看日出,看日落,一起爬山。曾经的咸亨诺你忘却了吗?我们要一生一世在一起。”“你好像在讲故事吧。”天诺拿下颈项上的玉佩“这个你忘却了吗?你送我的,你说过会像雪天使一样爱我,你曾经给我承诺,不会离开我。我们最爱的是雪天使的传说,你忘却了吗?”将玉佩递到她面前,泪水充满眼眶。好盼望哪呢个唤醒一丝记忆。但无济于事。“送我了。感谢。就当交个朋友,记住我叫冬雪。拜拜。”说罢又奔驰在雪夜中。天诺望着雪瑶离去的身影流下泪水,不断的流着。不由的唱起了《忘了爱》
  
  “街道我彷徨,灯亮起来。冰冷冷的雾气风吹不散。看着你离开,心有些乱,该热闹的时候你却不再。一个人能说出怎么样的对白,空房间只剩我的无奈。花谢了,花又开。你却不再回来。静静的试着忘了爱......”
  
  一次场反复的唱着,雪瑶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天诺难过地唱着“他是谁,好了解的歌。好了解的画面。”看着手中的玉佩。“我是谁?为什么会心痛。为了他?但我们从来不熟悉。我们发生过什么?雪天使,雪瑶,我是雪瑶。雪天使的承诺,天诺,他,他是天诺。”记忆一点点从封印中被唤出。“头好痛,好痛。”一次次挣扎,一幅幅画面出现在眼前。“我会像亚希兰王子爱雪天使一样爱你。”“我会像雪天使爱亚希兰王子一样爱你。”想着想着泪水流下,与天诺对视着。歌声荡漾在雪夜中。雪瑶一步步向天诺走去。与其应和着《忘了爱》。“天诺,我的爱。你还是回来了。六年了,你还是找到了我。天诺,我的爱。”雪瑶在压抑不住内心的快乐,冲上去深深的将自己的身躯埋在天诺的怀里。“宝贝,你记起来了?”天诺问着。雪瑶舍命地点头,“嗯,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的天诺。你会像亚希兰王子爱雪天使一样爱我。”“我们比他们幸福,我们再也不会离别。”
  
  雪夜下,一对深爱的情侣在相拥热吻......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学校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男孩叫瑰,女孩叫玫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