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TOP

混小子别太小看我
2017-12-27 10:27:05 来源: 作者: 【 】 浏览:52次 评论:0
  

  “我们分手吧!”
  
  这是我跟着果冻来到操场听到的第一句话。然后果冻转身离开,我开始疯狂的围着操场跑圈,一边跑一边哭。
  
  果冻原名叫季杰森,而我觉得咬嘴,不叫他名字。同学们都喜爱叫他勒布朗.詹姆斯,不只是因为他长的黑,还因为他有着让人咂舌的球技。但我叫完这个名字,就会忘却我要说的话。我问他叫他喜之郎可以吗?他摇摇头,我说小布丁,他直接一个暴栗闪在我脑袋上。我就只好叫他果冻,他一气之下,叫我吸吸,我原名叫田熙麦,被他恶搞成吸吸以后,别人都以为是吸血鬼的美名。
  
  “你别在跟着我跑了行吗?”
  
  我对旁边的大家公认的白马王子蓝泽宇说道,从刚刚就一直跟着我跑圈。
  
  “不要哭了。”
  
  我擦干眼泪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还跟着我?”
  
  这家伙真是个牛皮糖。
  
  “不要再跑了!”
  
  “你!蓝泽宇!得寸进尺是吗?我哭因为我在洗眼睛,我跑步那是因为我在锻炼身体。而你在做什么?”
  
  “慈善事业!”
  
  妈呀!我真是被这个家伙气死了。他在怜惜我吗?好像就是这个意思。我停下来,对着他的小腿猛踢一脚,甩头离开。
  
  我早就觉得这个家伙脑袋不正常。人如其名,他的外号,微笑王子。成天摆出一口皓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牙齿一样。而且在他身边,美女如云,却偏偏总缠着我,害得我成天被那群花痴上下打量,然后给出一句评定‘简直是三无产品’哎!我田熙麦混到这般田地,还真不是一般的衰。
  
  我跑到一班,踹开紧关的大门。
  
  “季……姐姐……季杰森,出来!”
  
  在我甪直舌头叫出果冻的名字时,他已经站在我面前。
  
  “给我个理由,被甩的理由!”
  
  “我要退学了!”
  
  “退学?不上高中去哪儿?”
  
  “当兵!”
  
  “什么?”
  
  我真想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扔到楼下。这家伙竟然说去当兵。当兵有什么好?除了能把他晒得黑天更加找不到他之外,我找不到任何理由。
  
  “当兵就要把我甩了,军人不能有老婆吗?”
  
  “需要两年!”
  
  “我可以等!你认为我田熙麦是始乱终弃的人吗?”
  
  “那好,两年后再来做我老婆!”
  
  我瞪着果冻,转身离开。
  
  等着吧!一年追到的猎物,我不会轻易让他逃脱。我田熙麦等,两年后你果冻仍旧是我的。
  
  就这样果冻真的走了。临走时他为我唱了一首粤语的歌曲,但我至今不知道歌曲的名字,因为我听不懂歌词,无从下手去找它。
  
  “笨蛋!还在考虑这道题吗?”
  
  我下巴抵在桌上摊开的课本里,一只手转着笔,嘴一张一合,另一只手搭在桌下,眼神涣散,可以用‘白痴’两个字来形容。
  
  抬抬眼皮,看着坐在前面的蓝泽宇,他也趴在我桌上,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该死!你没听到那些人在起哄吗?没看到那些女生在向我放冷箭吗?还有,我知道你很聪颖,但是,请不要用你的智商来揣测我的行为。我是在想我的果冻,不是在考虑这让我头疼的题。
  
  “给你一秒钟,离开我的课桌!”
  
  我阴沉着脸,将话在舌间酝酿了又酝酿,以最狠的口气说出来。蓝泽宇看着我笑了,笑的那样阴险,说了句‘好’,然后将交叠的双臂抬离我的课桌一公分,下巴依旧抵在双臂上,以一种稍微俯视的姿势看着我。
  
  “该死!离我远一点!滚到你的座位!”
  
  “不要!”
  
  “为什么不要?”
  
  我怒了,哪有这样死皮赖脸的人那!
  
  “因为我喜爱你!”
  
  天啊!这和喜爱我又有什么关系?喜爱我就非要赖在我桌子上吗?
  
  “我不喜爱你!我只喜爱果冻,听明白了吗?”
  
  我要疯了,一掌拍在桌子上,对蓝泽宇大喊。我才不管什么风度,什么眼光,都靠边站,我只想教训这个臭小子,从熟悉季杰森的时候开始就想教训他。亏他还是季杰森的朋友,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都不懂吗?
  
  “我比他更优秀!”
  
  “的确是!他长的又黑,脾气又大,又不懂的体贴人,但我就是喜爱他!永久都会是他,不会是你!”
  
  我竟然气的快要哭出来,为了证明我足够坚强,我跑出了教室。
  
  的确,一无是处的果冻和又帅又多金又体贴的蓝泽宇相比,的确是输得惨烈,但我就是喜爱果冻,即使所有人都在说我没长眼睛,我还是喜爱着果冻。
  
  果冻走了一年了,没有和我联络,因为部队不让使用手机。蓝泽宇粘了我一年,他说我不结婚之前,永久都别想甩开他。
  
  再一年后我成功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老妈奖励我五千元。我携带者这笔巨款奔赴北京,以旅行之名,去探望我的果冻。他也还有四个月的时间就要分配。
  
  在我要上车的前一秒,一个背着巨大黑色书包的男生,硬插队到我前面。我够不到他的脑袋,因为他的大书包实在是太大,不然肯定给他个暴栗。
  
  “同学,有点素养好不好?”
  
  那个插队男回头冲我奸笑的一瞬,我有连忙踩扁他的念头。如果不是资金有限,如果不是想尽快看到果冻,如果不是因为首次出远门有些害怕,我肯定大手一挥,车票撕碎,坐下一班次的车。
  
  在我爬进车厢,查找我的位子时,那个黑色大书包又显现在我面前,那个该死的大书包主人冲我谄媚的大笑着,大手不停的摇摆在头顶,好像我是弱视一般。然后在我走近了时,指着旁边的座位,满面幸福的说“原来这就是缘分,你的座位在这儿!”
  
  我想杀了这个该死的臭小子,脑袋笨到被车门挤了,如果不是提前有布置,怎么会知道我的座次是几号。
  
  “警告你!蓝泽宇!我们相遇在这里可以,但完结必须在终点,你如果敢尾随一步,我就……”
  
  “你听说了吗?现在有好多人贩子,专门拐卖花季少女!”
  
  “啊!是啊!现在女孩子还是不要单独出门的比较好,社会乱啊!”
  
  听到蓝泽宇与对座大叔讨论的热火朝天时,我要说的话哽在嗓子口,硬生生的让他返回肚中。
  
  我头靠在靠背上,预备睡觉,这时蓝泽宇将耳机一端塞在我耳朵里,另一端塞进他耳朵。该死的!我忍,好在歌不难听的份上。
  
  “醒醒了,小麦,到站了。”
  
  该死的!我还没有听完,就被蓝泽宇叫醒。梦中果冻的声音真的很动听,可惜我无耳福听完,见了果冻,我肯定要补偿回来。蓝泽宇正将他的耳机塞进书包,我揉揉眼睛,径自走下车去。
  
  看到漂亮的太阳,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身后是气喘吁吁的蓝泽宇,肩上又多了一个硕大的行李包。这又何必呢,自己找罪受!
  
  我轻快的走在前面,踏上103路车。
  
  车窗外景飞速闪过的一瞬一瞬,我的心跳也一拍一拍加强。
  
  到了皇家警卫团,登记结束后,我便进入了院内。此时的蓝泽宇已经累到腰微弯的地步,我上前提过行李。
  
  “辛劳了!”
  
  拍拍他的双肩,径自向里走去。这是一路上首次对蓝泽宇笑,可能是快要看到果冻的缘由,才会不由自主的笑出来。
  
  我放好行李,偷偷攀在家属院的栏杆上,查找着队伍里的果冻。此时我的眼睛真的处于弱视,查找了三遍,都没有找到,眼里着急的泪水已经快要溢出来了。此时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我回头,身后的那个人的微笑第一次感觉那么迷人,然后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正迎面走来的三个升旗手望去。眼泪瞬间冲破防线,流满脸颊。那个主旗手,我的果冻,好帅,好酷。他终于站在了他喜爱的位置。
  
  我喜爱果冻,所以看到此时意气风发的果冻,我真的想放弃我的喜爱。如果四个月后,他还坚持留在这里,我会放手,会用支持的眼光去喜爱着我的果冻,会用放手爱来证明我的爱。究竟对于我的爱,对于不能回报我的爱的果冻,是一种负担。
  
  在看着队伍解散,所有人都散去的时候,我在门口一把环住果冻的颈项。两年来的思念,在这一刻再也无法压制的全部倾泻出来。
  
  果冻掰开我的手臂,对我微微笑道。
  
  “对不起,这里是部队!”
  
  “坏蛋!你个大坏蛋,超级大坏蛋!”
  
  我的泪水越流越多,越流越急,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他。
  
  “待我踏出这条线,任由你处置!”
  
  果冻低头看了眼脚下踩的黄色胶线,抬头对我魅惑的一笑。然后在我稍愣住时,他已经一脚迈出了黄线,随后我便被拽进了那个思念已久的怀抱,此时更宽厚,更暖和。所有的兵哥哥都驻足为我们鼓掌,此刻我的幸福无限大,全世界都能看到。我在笑,果冻在笑,所有兵哥哥在笑,只有蓝泽宇的背影,有些孤独的背影。我的嘴角稍稍抽动一下。
  
  “果冻,你看那边的云像什么?”
  
  “田熙麦!”
  
  “什么啊?怎么会那?”
  
  “很美啊……第一次发觉,原来田熙麦这么漂亮,我越来越喜爱她了!”
  
  果冻看着云朵,回头对我笑了。这是我的果冻吗?这么圆滑的一个人是我的果冻吗?我的果冻应当是个不乐于言表,很笨拙的一个人才对啊。我看着此刻也正看着我的果冻。不管怎样,真的很意外。
  
  “手给我!”
  
  果冻看着我,脸上是神秘。
  
  我发觉果冻爱笑了,不像以前那样总是带着金刚石的脸了,而是时刻挂着自信的笑容。
  
  我当心翼翼的伸出手,这家伙有点让我害怕了,让一直主动的我忽然变得被动,真的觉得有些不习惯。
  
  红色的火烧云,很壮观,精致的红宝石,很漂亮。这是果冻刚为我戴上的红宝石手链,很漂亮,很惊喜。似乎我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就是他为我戴上手链的那一瞬,才开始的。我不想流泪,可幸福来的太出乎我意料了,我搂住果冻的颈项。
  
  “我很喜爱,感谢!”
  
  果冻轻轻推开我,双手扣住我的双手,稍稍俯身吻在我唇上。天啊,这种曼妙的感觉好像在旋转。第一次,果冻第一次吻我,感觉好幸福。
  
  经过幸福的Kiss之后,果冻冲我稍稍向后挑挑下巴!我回头,一张黯然的脸。该死!为什么这副表情?好像我田熙麦欠他什么似的。然后蓝泽宇冲我笑了,似乎是笑,又似乎不是,好像两边的嘴角被生生按住,使他抽动那么难处。
  
  “喂!”
  
  在我叫出声时,蓝泽宇已经转身走掉,步伐不快,却又那么快,连给我打招呼的时间都没留下。
  
  “该死的家伙!”
  
  我冲那个远去的背影咒骂道。他是在看现场版电影吗?电影完结了,他就离开了,是吗?真是该死!
  
  “阿森!”
  
  一个高亢的声音使我回过头看向果冻,他正向训练场地看去。看那场景,应当是新兵训练。
  
  “过来!”
  
  高亢的男生再次响起。果冻冲我笑笑,飞速的向训练场跑去。我则靠近训练场的栅栏向里望去。
  
  “他呢!在入营两个月时,这些动作就基本和老兵不相上下了。阿森,来一个转身横踢,让他们看看。”
  
  果冻又看向我,对我微笑,然后看见他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180?
  
  上帝!我没有眼花,我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刚刚那个帅气的转身横踢,真的是果冻踢出来的。我伟大的果冻!
  
  “果冻,你教我那个转身横踢吧!”
  
  “不可以!以后有我保护你,你学习那个做什么?”
  
  “真的很好玩,你教我呀!”
  
  “不可以,除非你给我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
  
  “因为可以……锻炼身体。”
  
  果冻此刻的表情应当是想掐死我。
  
  “因为可以……可以教训厌烦的人。比如那个该死的蓝泽宇,等我学会,我肯定踢飞了蓝泽宇。”
  
  我信誓旦旦的攥紧拳头。我也不知道,脑袋里忽然显现他欠揍的脸。
  
  “|你这丫头。”
  
  果冻戳我脑门一下,又露出自信的笑容。
  
  “站要注重稳,出腿要注重速度。”
  
  在吃过午饭,果冻开始教我。
  
  “啊……”
  
  ‘咣’的一声,我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眼前是很多的小星星。
  
  厌烦的果冻,我说过我腿抬不那么高的,还硬向上抬。好了,看我呈这个姿势摔在地上,很开心吧?
  
  “起来!”
  
  “不!”
  
  “1”
  
  “2、3、4、5,上山打老虎!”
  
  哼!哪有那么严格的教官。我是女生诶,而且论关系,我还是你女朋友呢。当然,军队纪律严明,不可注重私情,不过这可是私下啊,你怜香惜玉一点嘛!
  
  “好吧!那你睡吧!”
  
  在我满意果冻拿我没辙时,头上被蒙了一个床单。我扯下床单,发觉果冻已经向门口走去。
  
  “喂!”
  
  我爬起来,跑过去,环住了果冻的腰。
  
  “干嘛那么凶!还真生气啦?我练还不行吗?只要是你果冻要我做的,再苦再累我也会坚持,我都会去做好。”
  
  看看吧!我田熙麦向谁这么低声下气过,只有你果冻而已。臭家伙,谁让我爱你呢!我幸福的在果冻背上擦了擦口水。
  
  就这样,我天天在果冻训练解散以后,便粘着他不放。在他训练时,我也只好在屋子练练转身横踢或找蓝泽宇吵吵架。这家伙真是的,明明是自己像跟屁虫似的跟来,看到我和果冻在一起后,还半天不理我,好像我是他什么人,而又成天勾引果冻一样。这又怎么能怪我呢!我能和果冻在一起的日子也就还有三天而已啊。四天就这么快过去了,该死的,还要规定什么探亲时间,真是不近人情。不过军有军规,我也能理解,不然真的像蓝泽宇说的那样,没有时间限制,我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死赖在这不走。
  
  距离果冻训练解散还有十分钟,我做了最后一个抬腿,倒地,眼冒金星的动作后,爬起来,晃晃脑袋,左摇右摆的走去训练场。
  
  “漂亮姐姐!”
  
  “你们好!”
  
  这群新兵真的很可爱,才短短几天,已经和我很熟络了。
  
  “漂亮姐姐,你帮我们求求情吧!”
  
  “求情么?”
  
  “是!向森教官!”
  
  “森教官?”
  
  “是!已经决定留下来做教官了,专门接管新兵训练。”
  
  刚决定的吗?怎么我还不知道,这是真的吗?还没来得及问,新兵已经被远处走来的果冻吓跑了。
  
  “你决定留下来了吗?”
  
  “是!”
  
  “什么时候决定的?“
  
  “一个月之前。怎么了,你不盼望我留下来?”
  
  果冻将我脸上的一缕头发拨至耳后,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
  
  一个月之前?一个月之前就决定了,而我现在才知道。
  
  “为什么没告诉过我?”
  
  “有必要吗?你会等我的对吧?就六年,你会的,是吧?”
  
  果冻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轻轻捧住我的脸,唇就要覆过来。
  
  这个人是谁?他不是我的果冻。他凭什么这么自信?他凭什么认为我会等他?就六年?六年的时间很短吗?在他看来我田熙麦是傻瓜吗?
  
  我掰开他的双手,仔认真细看了他一遍。你错了,季杰森,田熙麦不是玩偶。或许你也错了,田熙麦,他并不爱你,他只是在玩一个难得的可笑玩具而已。
  
  我转过身,却不当心撞到了身后一个女生。超短裙,过膝的皮靴。虽然有些黑,但很水灵。她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
  
  这里竟然除了我还会有其他女生,傻傻的跑来看自己深爱的男朋友么?穿成这样,男朋友肯定喜爱死了。
  
  “森森,想我了吗?人家都走了一个月了呀!”
  
  男朋友?呵呵……和我同一个!太可笑了。
  
  她挽住他的胳膊,一脸的幸福。
  
  “听说你决定留下来了,真的吗?是为了我吗?太好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教训那群小鬼了。我被调走一个月了,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我这个魔鬼女教官那!”
  
  果冻想要抽出胳膊,却被紧紧扣住。他一直看着我,似乎女生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
  
  “你看,我把我们的照片洗出来了!”
  
  果冻仍旧看着我,不说话。呵呵……还有照片。连女教官都勾搭上了,可真服了你季杰森。我向前迈一步,抽过照片,竟然是接吻的照片啊!很般配哦!都那么黑!
  
  我将照片按在季杰森胸口,然后在它飘落地上的一瞬,我转身。算你狠!季杰森。
  
  “这儿有女教官吗?”
  
  此刻我的表情恐怕谁也不会叫我‘漂亮姐姐’了,况且此时我站的是男营房门口。
  
  “是!是上校的女儿。”
  
  “和季杰森什么关系?”
  
  “她……她喜爱森教官。”
  
  她喜爱……果冻?或许果冻并不喜爱她呢!或许这是个误解呢!我厌烦此时为季杰森开脱的自己。怎么可能是误解,他一直在说谎,一直在对我隐瞒。不过,我似乎应当对自己做个了断了。
  
  我快步走向季杰森的营房。时间刚刚好,季杰森也向自己的营房走来。
  
  “停!就站在那,不要动!”
  
  我转过身,泪水已经该死的像泄洪一样充满了眼眶。我不能哭,不能哭,不能让他看到我脆弱的样子。看吧,我很坚强的,即使下一秒就失去了我的最爱,即使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这样叫他果冻了,即使我真的隐藏的很好,可我还是好难过。果冻,我好难过。
  
  “果冻!我们分手吧!你可以继续你的幻想留在这儿,而我……也可以去查找我的幻想!”
  
  我转过身,以最快最自然的语气将话说出来。如果果冻说不可以,或许我会说服自己等下去,如果先前是误解的话。
  
  “好!”
  
  这是我说完话0.001秒后果冻的回答,如此的不假思考,如此的干脆,好一个果冻!这个该死的家伙,看来真的没有把这段感情当真!该死的!该死的!果冻,我很想恨你。我转身走掉,步伐很快,快的让我感觉呼吸好难处,心口好疼痛。
  
  我一直在走,从白日走到晚上,从晴天走到阴天,却还在走,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我感觉脚疼,停下来,滑坐在树底下。有水滴落在我脸上,然后越来越多的水滴,是雨滴还是泪滴,我也不知道,我想应当是雨滴,因为我没有哭,我一直都坚持着,我很坚强!
  
  慢慢的,我看到了果冻,好帅的果冻,果冻……
  
  “果冻……呜呜……果冻,我好喜爱你,你怎么就答应了呢?你怎么可以和我分手呢?果冻……你好坏哦!”
  
  清早,不,准确的说是中午。可能睡的时间过长,脑袋晕晕的,原来昨天我一直在做梦吗?在树林里,果冻抱起我,果冻哭了,果冻吻在我额头上,果冻说永久在我身边。呵呵……这一切怎么可能是真的,果冻已经很干脆,很干脆的答应和我分手了啊。我把脸深**进水盆里,让自己清醒过来。
  
  “蓝泽宇,去吃饭吗?”
  
  刚好看到蓝泽宇倚在他门前的柱子上,我向他走近几步。
  
  “不吃!”
  
  哈!这家伙竟然回答的这么干脆,到底哪根筋不对了?据我回忆,这可是第一次这样对我说话。
  
  “不吃?你盘算饿死吗?快点啦!”
  
  我转身向前走去,可并不像我想的那样,蓝泽宇会像往常一样乖乖的跟来,反而扶墙坐在了台阶上。
  
  他的脸很红,脸色很差,看起来像霜打的茄子,这一点儿都不像蓝泽宇。
  
  “发烧了吗?”
  
  当我的手碰触到他的额头,我确定了我的推测。而他却是冷漠的打掉我放在他额头的手。这个臭小子,你在拽什么啊?
  
  当我圈起蓝泽宇的胳膊预备把他搀起来时,他却抽出胳膊,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自己站起来,然后向远处一瘸一颠的走去。我默默的跟在他身后,这家伙中邪了吧?肯定是的。一个踉跄差点让他摔倒,我准时搀住他的胳膊,而这个该死的家伙又想再次抽出胳膊。
  
  “你在逞强些什么?到底那根筋不对了?”
  
  “我全身的筋都不对。自从熟悉你田熙麦开始就没有对过,我堂堂跨国集团总裁的儿子,凭什么天天辅佐在你的身边,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啊?”
  
  蓝泽宇抽出胳膊,身体向后晃了一下。
  
  “你这家伙疯了吗?你……”
  
  还不待我说完,蓝泽宇已经在我面前,眼睛微闭,向后仰去,然后听到‘咣’的一声,他倒在了我面前。
  
  “蓝泽宇!蓝泽宇!坏家伙,醒醒……”
  
  任凭我怎么拍打他的脸,他始终如烂泥般附在地上,一动不动。
  
  上帝呀!这得烧到多少度了啊!这个傻瓜,超级傻瓜!
  
  “蓝泽宇,你可要感谢我哦!你知道你多重吗?哎呀……你这家伙,肯定要提重金来感谢我哦!”
  
  我边挪着沉重的步子,边侧头对背上的家伙说道。该死的,幸亏不是很重,不然我肯定累到吐血。
  
  “蓝泽宇!你听到了吗?刚刚医生还开我们玩笑那,说我们真有意思,昨天你抱我来拿药,今天我背你来输液。感谢你哦,蓝泽宇,感谢,以后我会对你好点的,所以你快点醒来啊!”
  
  我抚摩着蓝泽宇的头发,这家伙真的很帅啊,可惜我都没有正眼看过他。想想他为我做的真的不少,我却一点回报也没有,对不起了,蓝泽宇。
  
  “蓝泽宇,你什么时候像个女人一样了?还得了肺炎,怎么能得这种病呢?害我还要呆在你身边为你敷毛巾。真是!快点退烧,快点醒来啊!”
  
  我边为蓝泽宇换毛巾边对他说话。哎!可惜这家伙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真是无情!
  
  蓝泽宇真是一个顽固的家伙,高烧两天都还没有退,真是为他担忧了。
  
  “蓝泽宇,听歌吧!我有把播放器拿来!”
  
  我将一边的耳机塞在蓝泽宇耳朵里,另一边塞进我的耳朵里,调试着音量。
  
  “是不是很好听?蓝泽宇。”
  
  蓝泽宇依旧紧闭着眼,依旧发着烧。
  
  咦?哒哒哒……这旋律是……是果冻唱过的那首粤语歌曲。
  
  我飞快按了播放器——蓝色伊人。原来蓝泽宇也喜爱这首歌,呵呵……怪不得他们是朋友。
  
  “蓝泽宇,是蓝色伊人啊!听到了吗?很好听的吧?快点醒来啊!”
  
  斑驳的阳光跳动在病房里,把我的眼睛叫醒了。我睁开眼睛,除了白色的被子,放在一边的播放器,空空的。我问遍了医生护士没人见过蓝泽宇。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又在发烧的他能去哪儿呢?我感觉自己像被泼了汽油一般,随时都会急的升温,然后自燃。
  
  跑回了部队,蓝泽宇的房间里没人,我只好去找果冻,我想在这里我能找的也只有他了。
  
  “她不会舍得离开我的!”
  
  “你说什么?”
  
  “你忘却了吗?那丫头是多么的爱我啊!她怎么可能放弃我呢!不会过多久,她会主动来求我,要我和她复合的。”
  
  “你这家伙!”
  
  一个拳头的声音镇醒了我的梦。
  
  “你是在采用小麦的对你的感情,来炫耀自己吗?”
  
  “NO!NO!NO!蓝泽宇!这你可大错特错了,我根本没想过采用她来证明我的优秀。从田熙麦喜爱上我开始,我就知道,你对那丫头已经动真情了。”
  
  “既然知道我喜爱小麦,为什么还那样对她!”
  
  “正是因为你,我才这么对她!因为我厌烦你,厌烦透了!就因为我爸爸是你爸爸的司机,你从小就到处让着我,可就算这样,你还是比我优秀,所以我妒忌你!还有‘蓝色伊人’,那是我写的歌曲,也是唯一超过你的地方,就因为你拿给你爸爸看了,你爸爸帮你申请了创作权,而我爸爸却让我闭上嘴巴。哈哈……可笑吧?你个盗窃犯。”
  
  “这件事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不是吗?”
  
  “是!你可以那样讲!不过我就是想报复!所以我找到了田熙麦,很好的一个报复工具,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没喜爱过吗?”
  
  “什么?”
  
  “没喜爱过小麦吗?”
  
  我也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难道只是一个工具吗?只是这样吗?
  
  “没有!从来没有过!”
  
  是我听错了吗?为什么像在耳边,清明白楚的告诉我一样?哪怕是假的,撒一次谎也不行吗?果冻,为什么这么残忍那?
  
  “我应当喜爱她吗?一个成天穿着童装的傻丫头。哈哈……你认为我有和你一样的低级眼光,是吗?”
  
  童装?呵呵……喜爱可爱的东西有罪吗?我就是喜爱穿可爱的衣服,就是因为这样,你就可以说我是傻丫头,可以以这么低级的理由来贬低我吗?不过,的确,我不聪颖,不然不会被你骗了这么长时间。
  
  “那个傻女生追我的那一年来,我不答应她,你却来求我答应她,可我不要,因为我知道田熙麦死缠烂打的功夫。这样她得不到我,她会难过,你也会难过,所以我会开心……而你,却傻傻的认为我是因为你喜爱田熙麦而不答应她,哈哈……真是太傻了,真是太有趣了,一箭双雕呢!哈哈……”
  
  这种笑声真刺耳,难听到我想要捂上耳朵,想再也不要听到声音了,似乎这个世界就是谎言,就是天大的笑话,而我,哈哈……就是其中那个最可笑的道具。
  
  “后来,我要来当兵了,我知道田熙麦不会放弃学业追我到北京,所以我答应和她交往,让她更加的爱上我,这样就算我走了,你也得不到她。哈哈……没想到,田熙麦还真是死心眼,所以这一局我又赢了。”
  
  “你真是……臭小子!我宰了你!”
  
  里面的凄风苦雨可不可以和无关呢!就让我当傻瓜好了,这样我就不会再难过了。
  
  我扔掉了季杰森送的手链,原本想多戴几天的,可现在一秒也不想多戴,因为看了恶心,真的很恶心。
  
  我拐进一个胡同里,蹲在了地上,我不哭,即使我和我以前最爱的果冻彻底分手了。我不能哭,就算我知道了果冻没有爱过我,就算知道了果冻从没有把这份我认为的刻骨
  
  铭心的感情当真,我还是不能哭,就算我真的很想哭,还是不能。因为我很坚强,这点事多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季杰森,不要小看我,我很好!我紧紧咬着牙,努力压制着颤抖的身体,墙上的漆被我扣下了一大块,但我还是没有哭,看,我没有哭。
  
  一个影子慢慢向我移来,慢慢盖住了我整个蜷缩的身体。我想藏起来,我不想被任何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走开!走开啊!该死!声音为什么颤抖?”
  
  “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你不是不可以脆弱的女生。”
  
  “你这个厌烦的家伙!”
  
  “如果想哭就哭,我不会认为那是不坚强。”
  
  “该死!我没有哭,我没有!我哪有哭啊,哪有……呜呜……好痛啊……呜呜……心好痛啊……呜呜……”
  
  我很想压制,但面前这个人将我完全瓦解了。好吧!我把所有的痛苦都抛掉,就哭这一次,就为这没意义的感情哭最后一次!
  
  当我在蓝泽宇的怀里抬起头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警告你!不要再提今天的事!”
  
  我揪起蓝泽宇的衣领,即使我红红的眼睛,肿胀的眼皮让我睁眼那么难处,让他看起来那么不强悍,我还是怒瞪着眼。
  
  蓝泽宇不可以打季杰森,这样,季杰森会玷污了蓝泽宇。而季杰森,就交给田熙麦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王子 詹姆斯 布朗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唯美的童话上演 下一篇抒写我心中的世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