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经典语句
经典语录短信哲理
励志文章伤感
生活随笔心情
情感故事江湖
爱情故事校园
爱情小说儿童
生活随笔人生
杂文欣赏奇幻
武侠仙侠网游
感人故事军事
都市小说历史
灵异鬼怪穿越
精品小说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TOP

青涩的单相思(男女小说版)
2017-12-13 10:01: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青涩的单相思(女版)
  
  (一)
  
  一串蝴蝶手链,让菲儿的心隐隐作痛。
  
  这是小凡送给她的,从前菲儿最喜爱蝴蝶图案的饰品,在她十六岁生日的那天,在那个下着大雪的晚上,他送给了她蝴蝶手链。
  
  她兴奋得一宿未睡,在这夜后菲儿发觉自己喜爱上了他——
  
  从此每一天上学菲儿特意的早到半小时。把他的书桌擦了又擦,她知道他有洁癖,她不想让他皱一下眉头。有时她还会轻轻抚摩他的书桌,因为那有他遗漏留下痕迹。
  
  就因为他们是同桌,就因为他们是同学,他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太多太多。菲儿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已经一年了。这是菲儿最幸福的一年。
  
  她觉得爱一个人就是对他默默的贡献,只要他快乐就是菲儿的全部快乐。十几岁的青春装满了甜甜的青涩!
  
  “菲儿,”小凡倚着大树,把头歪向菲儿,斜斜的看着菲儿。
  
  “什么?”菲儿一丝微笑挂在唇边。
  
  “我想你帮我个忙。。。。”小凡依旧靠着大树,只是把眼睛移到了篮球场那边。
  
  “什么”她像是没听清又像是清楚了——
  
  “是关于莲心的~~~”
  
  “莲心,”她怔住了,双手开始发抖。
  
  原来传言都是真的:莲心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菲儿也曾听说过小凡在追莲心的传言,今天怕是真的验证了这个事实。他们都是校园的佼佼者:一个才子一个佳人,好完美的匹配——
  
  “莲心好美是吗?”菲儿像是对小凡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泪模糊了视线~~
  
  小凡是喜爱莲心的,只当自己是朋友而已。一个可以谈心的,聊天的异性朋友而已,只是知己却不是红颜——
  
  可是菲儿记得好明白。那天小凡送给他蝴蝶手链时,他亲了菲儿一下。
  
  也就是这个吻,注定了这场单相思的开始,但相思是没有什么边界的。
  
  菲儿抚摩着蝴蝶手链,可那个吻对小凡来说又代表着什么呢?
  
  阳光下晶莹的蝴蝶手链一闪一闪的发出那么微弱的光。
  
  (二)
  
  春天的时节,菲儿知道自己的成绩一落千丈,她却没有心思学习。
  
  她依旧恋着小凡——
  
  小凡与莲心已是出双入对了,这样菲儿的心被刀割一样难过。
  
  整个春天,万物复苏、她却觉得自己的心都老了,枯了,死了,她始终沉默寡言。
  
  当小凡客气的对菲儿说:"感谢你”(是菲儿把那封烫手的情书给莲心送的~~)
  
  菲儿苦笑着说,"算了吧~~反正也要走了。"
  
  是她们全家要搬走,搬到外地去,很远很远~~~
  
  “可以不走吗?”小凡眼中透漏着一丝眷恋,
  
  有些依依不舍是吗?好像是的,菲儿揣测着,究竟相处了三年,人是有感情的,不是恋人怎么也算朋友啊?菲儿是这样想的。
  
  “给我一个理由?”菲儿依旧低着头,因为这样才能掩饰她那眼角不断好处的泪。
  
  一阵沉默,好一阵沉默!
  
  最后小凡答应给菲儿一个承诺,只是她要走了,也许永久也不会再见面。也许是要感谢她帮助牵的红线。菲儿走了,最后只带走蝴蝶手链,菲儿真的好难过——
  
  她在心中默念:凡,别说你不懂我的意思,别说你不懂我的心.
  
  就这样————
  
  一切好像从未开始,一切偏偏开始了~~~
  
  一切好像还没有结果,一切又偏偏定居了!!!
  
  (三)
  
  时间真是可恶,它永久不会为了谁而停留。
  
  命运就只会捉弄人——
  
  两个人在这个小城相遇了~~~
  
  是北国的秋天,但是已经过去了七年,鬼使神差的相遇。使她的心像极了春天的嫩叶——开始复苏生长。
  
  “我差点忘却了你,”菲儿说着苦笑了一下。天知道她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分开了七年,叫人无法面对不是吗?菲儿觉得自己好没出息。
  
  “你不会忘却我的,你看你的手腕上是什么?”
  
  小凡痴痴的笑着。
  
  菲儿忙低下头,晶莹的蝴蝶手链此刻正在闪着柔和的光芒,把它烘托的好美好美~~
  
  小凡笑了,他依旧是那么可爱。也许他们有缘才能又相遇~~
  
  菲儿痴痴的想着,嘴角抿过微笑。
  
  两个人去了东北餐厅,菲儿要了小凡最喜爱的水饺。
  
  小凡似乎今天的胃口特别好,一口一个的吃了起来。
  
  菲儿痴痴的看着,把盘子的水饺拨向小凡。
  
  “莲心好吗?”
  
  她问完就后悔了,不该再这样的时候谈起莲心的不是吗?
  
  小凡的眼睛分明闪过什么异样的东西,菲儿看了也说不清是什么!小凡又笑笑说:莲心很好。
  
  菲儿试探着又问,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不结婚。
  
  “结婚”小凡有些惊诧,但更多的是踌躇和躲避,
  
  他似乎不愿提到这些。
  
  菲儿是个聪颖的女子
  
  一个女人总是比较细心,特别是聪颖的女人。她朦隐约胧的感觉到了小凡有些什么不对劲,是什么呢?说不清啊——
  
  身边的小凡只是笑了又笑,不停的咀嚼食物。
  
  今天凡的笑似乎太多了,
  
  一个人若是哭得太多了,她就不会有什么愁事不敢去面对,一个人若是笑得太多了,她就学会了假装自己,把难过的东西埋在心里,笑的越多埋藏越深——
  
  就像她自己,七年了,她总是觉得再见面也只能是朋友。
  
  可今天见了面,才知道爱是无法转变的。它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旋转而淡去。
  
  爱却像陈年的酒愈振愈香——
  
  (四)
  
  酒吧里的空气太污浊,太沉闷。
  
  可只有在酒吧里她才会放纵自己:她喜爱把自己装扮得像玫瑰一样妖艳,她喜爱穿性感暴露的衣服。她喜爱在舞池里尽情的展现着自己,她喜爱听所有人的掌声和欢呼声。她想啊,只有这些都是属于她自己——
  
  今天她依旧是那么性感,那么妖艳但是她身旁却多了一个他。
  
  菲儿要来几杯烈酒。
  
  小凡笑着说:“菲儿,你想把我灌醉??”
  
  菲儿不语,拿起一杯酒猛地灌了一口。
  
  小凡把两只手指放入辈子,也大口的吞了进去。然后笑着对菲儿说:“菲儿,咱们做个游戏,只用两个手指拿酒。我喝多少,你就喝多少。敢吗?”
  
  菲儿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两个人一杯又一杯的喝着。他们默默无语。
  
  三杯五杯,十杯八杯。
  
  这时酒吧里已有人跳脱衣舞,人越来越多,空气越来越烦闷。人也越来越烦躁——
  
  不知不觉菲儿已泪流满面,满脸都是泪水和酒水的混合物。
  
  是哭了吗?菲儿自己问自己,
  
  喝酒是最厌烦的消遣方式,但有一种人只能用喝酒来麻痹自己,这样才能减轻自己伤痛了的心。
  
  这时菲儿的话多了起来,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说起来!小凡其实也模糊了起来,他比菲儿要喝得多。
  
  “菲儿,我要把你扛出去,等一会你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今晚我要定你了~~~”
  
  菲儿趴在桌子上,像是醉了,像是睡了,一动不动!!!
  
  她想用朋友的身份去帮助他,但是她办不到,因为她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他。她想爱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她今晚就做了她的女人。
  
  她不愿他
  
  也许是他喝的太醉,也许是他把她当成另外一个女人
  
  看着躺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他轻轻的鼾声好稳好甜,帅气的小凡啊,你注定是菲儿第一个男人。
  
  可是菲儿突然想起了莲心,这个漂亮的女人占据着菲儿的心,忽然一股涩涩
  
  的伤悲涌上菲儿的心头就像谁在割裂了~~
  
  菲儿忽然想起自己差点上当了,她差一点就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
  
  要知道,小凡心中的那个女人,她如影随风,无孔不入。她不仅仅是此刻正在攻击着菲儿的心,她时刻都在都霸占着小凡的心!!!
  
  误解了今天不能误解了一辈子啊,究竟这样会损害了小凡,菲儿这么爱他,怎么能忍心让他受一点点冤屈。因为小凡是哎莲心的~~
  
  这时菲儿想到了走,在他未醒之前就走,趁着这月夜,菲儿像极了蓝色妖姬忽然消失在这茫茫深夜。
  
  只要小凡幸福就好!
  
  菲儿眷恋的回头看了一眼小凡:“凡,我是真的爱你”。
  
  青涩的单相思(男版)
  
  饰品店里,少年的掌心托着一枚湛蓝的骨戒。
  
  店主说,深海鱼骨制成的戒指有美好的寓意,你喜爱的那个人,也会爱上你。
  
  就是说,暗恋会变成现实?少年颇为动心,可是,菲菲是喜爱蝴蝶的。最后,他买了一串蝴蝶手链,还有那枚骨戒。
  
  菲菲生日那天,同学们都把礼物放在桌子上,说过祝福的话,目光就落在少年的身上:小凡,你送菲菲什么呀?少年的鼻子沁出细小的汗珠,然后飞快地把蝴蝶手链放在桌面上,看,这个漂亮吧?迎来一片盛赞的时候,看着笑若桃花的菲菲,小凡想:菲菲,只要你快乐就好。
  
  那枚骨戒,被他套在弯过的小指上,只是偶然的抬起手臂的时候,阳光下闪出一抹刺眼的蓝。
  
  太了解吧?
  
  他太了解菲菲擦过桌子后留下的香草味道,太了解菲菲不会解三角函数,太了解菲菲会在考试前一晚失眠。这样的了解就像透亮的泡泡,绕在两人中间,走不出,也撞不破。他成天神情恹恹,用涣散的目光看着菲菲发自心底的微笑,递给他一块小熊饼干。
  
  菲菲,你真的在乎我么?
  
  邻班的一个很要的同学找到他,说小凡你要有本领把莲心追到手,我请你玩一个月的游戏机。
  
  真的么?
  
  他用落寞的目光望着天空,嘴巴翘起一个狡诘的笑。
  
  他写了一张字条:我爱你。装进一个精致的信封。
  
  在菲菲走过操场的时候,小凡说:菲菲你帮我把这个给莲心行么?
  
  菲菲还是一如既往温和的笑,天使的笑容和魔鬼没有区别,都把小凡的心拉进万丈深渊。望着菲菲的背影,他毫无生气的靠在树上,结局,已经很清楚,菲菲不在乎他爱谁不爱谁。
  
  ~~~~~~~~~~~~~~~~~~~~~~~~~~~~~~~~~~~~~~~~~~~~~~~~~~~~~~~~~~~~~~~~~~~~~~~~~~~~~~~~~~~~~~~~~~~~~~~~~~~~~~~~~~~
  
  小凡说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艳遇的,他说这种味道真的不好受。
  
  莲心同意和他恋爱,于是他们像情侣一样出双入对。
  
  偶然与菲菲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没有看她,只是觉得一阵清凉。像秋风吹落叶子一样,难过的让人想哭。即使没有偶遇,他坐在菲菲旁边宁静听课的时候,也会觉得时间的节奏很紊乱,慢的时候,蚂蚁与瓢虫死去的尸身也会留下痕迹,快的时候,就像蚂蚱的后腿,轻轻一弹,菲菲的指甲就又长了一块。
  
  他们的话越来越少了,相对情侣来说,同桌的身份算得了什么呢。
  
  雨碎苍穹,银线满目。
  
  即使在阴郁的天光里,菲菲的笑容还是那么暖和,她淡淡地说,要离开这里了。
  
  他很想抱着菲菲让她留下来,可那些挽留的话,他不知从何开口,一旦开口,最先说出来的,肯定是菲菲我爱你。
  
  可是莲心呢?那又是怎么回事?
  
  菲菲你能相信么?
  
  小凡皱着眉看过去,咬着嘴唇倔强的走了。
  
  车站里是温馨的一幕,菲菲的父母,送别的同学,依次和菲菲拥抱辞别。轮到小凡了,他只是淡淡的笑了,拿过菲菲的背包,往里面塞了一大盒德芙巧克力。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么?
  
  假装太久的微笑终于有些疲倦,表情缓慢又坚决的恢复平静,菲菲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碰到一个好同桌,忘了我这个大笨蛋,你要记得好好吃饭,早点睡觉……台词一般纯熟的话忽然顿住:菲菲我知道你不会听我话的。小凡最后望了一眼菲菲灰白的脸……
  
  ~~~~~~~~~~~~~~~~~~~~~~~~~~~~~~~~~~~~~~~~~~~~~~~~~~~~~~~~~~~~~~~~~~~~~~~~~~~~~~~~~~~~~~~~~~~~~~~~~~~~~~~~~~
  
  大雨后的校园,水洗一般的干净。
  
  一个身材只有青春期才有的消瘦挺立的少年,走在一个少女的身后,脸上擦过一丝忧伤。
  
  小凡,你总踩我影子干嘛?你厌烦我么?
  
  忽然转来的声音,让少年的表情有些惶恐,莲心我没有啊。
  
  莲心未出声的咒骂了一句,快速走开了。
  
  小凡上帝作证,小凡没有踩莲心的影子,他只是想,菲菲的影子是不是也有这么长了。
  
  莲心真的很漂亮啊,莫非前世的狐媚?
  
  学校里,公司里,她装扮的花枝招展,人前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下班后她会给小凡做饭,宝宝,你今天想吃什么?我买了牛肉,生菜,沙拉,要不我们……转头看过来,甚至鼻子凑到小凡的眼睛上,他都不会眨一下,顺着目光望过去,电视上放着凯丽阿姨的《盼望》。莲心苦笑了一下,有些事情,真的需要证实么?
  
  几天后,她在同学录里看到一条消息,大跳起来:小凡,小凡,快来,菲菲得白血病了,班长在号召大家捐款呢。她惊恐的说着,眼睛却从没离开过小凡。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印刻在她的心里。起初,她有些意外,小凡面容平静的坐在电脑前看那条消息,然后转身回到床上睡觉。
  
  难道自己猜错了?
  
  是啊,七年没有音信了,怎么会是她?
  
  可三天后,她的银行卡里多了30万,来源于小凡。莲心握着那张卡,泪流满面,这30万,是他们要买房子的钱。而这张卡号,是她假冒班长发在同学录里的捐款帐户。假设成立的那一刻,连心想事成这样的词语,都显得阴险恶毒。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分手吧。
  
  小凡听了之后微微一怔,然后站起身来,冷静的穿衣,换鞋,转身出门的时候他仿佛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走在清冷的街上,小凡朝着北方大声的喊:菲菲,我用30万买断了爱情,你说值么?
  
  ~~~~~~~~~~~~~~~~~~~~~~~~~~~~~~~~~~~~~~~~~~~~~~~~~~~~~~~~~~~~~~~~~~~~~~~~~~~~~~~~~~~~~~~~~~~~~~~~~~~~~~~~~
  
  山一重,水一重,隔在光阴两岸的我们,只能泪眼相望。
  
  菲菲,你现在过的好么?
  
  小凡在回去的路上想着菲菲的样子。
  
  你还是那么瘦啊?
  
  我瘦了么?
  
  是啊,衣服瘦了很多。
  
  哈哈。
  
  他努力的笑着,笑着,笑着侧着身子让菲菲打他。探询的目光却始终没离开菲菲的手臂,那条蝴蝶手链还在。
  
  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和从前一样啊。他兴奋的快要哭了。
  
  菲菲说,小凡我都快把你忘了。
  
  菲菲问起莲心好不好?
  
  小凡抬头看了一眼她,依旧用微笑掩饰了一切。菲菲,你知道么?莲心是你的影子。
  
  晚上,菲菲带小凡去酒吧。
  
  她像是这里的常客,许多人都熟悉她。
  
  她玩的很好呢,穿着暴露的衣服,扭捏着蛇一样的身体,博得满堂喝彩。
  
  小凡用劲儿的拍着手,两只手,一张脸,一颗心,涨的通红。
  
  菲菲兴奋的叫着酒,威士忌,很烈的酒啊。
  
  小凡不动声色的喝着,两只手指提着杯,看谁先醉。
  
  慢慢的,菲菲不是对手,醉倒桌上。
  
  小凡知道菲菲没醉,又故意趴在菲菲耳边大声说:菲菲,我今晚要定你了!!!!
  
  她没有动。
  
  难道……传言是真的?小凡扛起菲菲的时候,心痛如锥。
  
  一路上,他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菲菲轻薄的像一张纸,随便的一个牵引,便能带她走。
  
  宾馆的房间里,他脱掉菲菲的衣服,看她赤裸极具诱惑的样子,随意的摆弄了几下,没有抵抗,甚至拒绝都没有。
  
  小凡把手指塞进嘴里,忍住没有哭出声来。
  
  那一夜,他彻底失眠,甚至失去所有知觉。
  
  天快亮的时候,他在她的钱包里塞了一千块钱,据说,酒店比较高级的妓女,都是这个价钱。然后回到床上睡觉,隐约间他用耳朵看见菲菲在平静穿衣,然后洗脸,不见丝毫反常。是啊,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菲菲走后,小凡仿佛才真的睡了,他梦见自己真的要了菲菲,她的功夫好极了,究竟伺候过很多男人了。然后他在梦里哭着笑出声来。
  
  然后,是被小指一阵剧痛惊醒,那个传说中有神圣预言的骨戒,最终没抵住年华的侵蚀,断成两截。锋利的断口,刺进手指,那种疼痛,深入骨髓。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天使、转弯处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ti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ian-shi.com 2003-2015